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一念天堂半生璀璨全文免費

一念天堂半生璀璨全文免費

魏子馨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婁月湯蓉的小說名是《一念天堂半生璀璨》是由魏子馨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虐心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女主湯蓉當初被人下藥和婁月一夜情,被記者拍到,讓婁氏處于風口浪尖。最后她承認是她下藥勾引婁月,婁月娶了她才算平息此事。這背后多少委屈多少苦水,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婚后她又為婁月生下孩子照顧公婆,如今他為了其他女人竟要和她離婚……

更新:2019/04/30

在線閱讀

主角是婁月湯蓉的小說名是《一念天堂半生璀璨》是由魏子馨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虐心小說。主要講述的是:女主湯蓉當初被人下藥和婁月一 夜 情,被記者拍到,讓婁氏處于風口浪尖。最后她承認是她下藥勾 引婁月,婁月娶了她才算平息此事。這背后多少委屈多少苦水,她明明也是受害者。婚后她又為婁月生下孩子照顧公婆,如今他為了其他女人竟要和她離婚……

免費閱讀

  “我要離婚。”

  婁月身穿藏藍色西褲,身上一件同色系暗紋襯衫。

  將一份文件仍在餐桌上。

  而此時的婁家正在用晚餐。

  “荒謬,你們結婚多久,孩子才一歲就離婚?我不同意。”說話的是婁父,是婁氏集團董事長。

  是湯蓉的公公。

  婁月不耐煩的解開衣領,坐在婁父對面,眼神輕蔑的漂了一眼湯蓉,“晶晶回來了。”

  說話的間隙湯蓉正跪在地上,擦著地毯上的污漬,聞言她身子輕輕一抖。

  這一天還是來了。

  就連婁父婁母亦有些震驚的看向婁月,“你說什么?晶晶回來了?可,可是...”

  “媽,晶晶當年為了救我為我做了什么你應該清楚,不用我在這當著外人的面說吧,況且,如今婁氏如日中天,就算再睡個湯蓉,也不用拿婚姻平息風波。”婁月說著無情的話。

  湯蓉心底鈍鈍的疼。

  ‘外人’。

  她為婁月名聲承認當年是她下藥在先。

  她又為婁月生下孩子照顧公婆在后。

  怎的在他眼里,她還是個外人?

  當初她被人下藥和婁月一 夜 情,被記者拍到,讓婁氏處于風口浪尖。

  最后她承認是她下藥勾 引婁月,婁月娶了她才算平息此事。

  這背后多少委屈多少苦水,她明明也是受害者。

  外人不知情,難道婁家人也要當這流言是真?

  婁母放下碗筷,眼角尖酸,言語刻薄,“行了,起來吧,整天一副苦瓜相給誰看,晦氣。”

  湯蓉站了起來,揉著酸疼的膝蓋,差點趴在地上,惹來婁母一陣絮叨,急忙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一角。

  還未坐穩,手一抖,又是個不小心盤子掉在了干凈的地毯上,發出悶悶的動靜。

  婁母猛站起來,狠狠就是一巴掌,“這盤子是從法國帶回來的,你誠心的吧。”

  湯蓉臉被打的瞬間腫了起來,嚇得不敢回嘴,不敢求情,一動也不敢動。

  這就是Z城聲名顯赫的婁氏集團的少奶奶,一個外表風光,卻被婆婆肆意羞辱的湯蓉。

  這樣的日子,她經歷了兩年。

  湯蓉無助的將眼睛投在婁父這個還算善待她的公公身上,期望對方能為她說有用的話。

  婁父深吸一口氣,“既然如此,那就多派倆人去好好布置一下那邊的公寓,贍養費也多給一些,畢竟她是豆豆的親生母親。”

  婁月恍若未聞。

  湯蓉忍著眼淚,她要的不是這個,“爸,豆豆還那么小,還沒斷奶,我能帶他走么?我可以每周將他送回來...”

  “荒唐,”湯蓉的話還未說完,婁母都沒發作,婁父瞬間變了一張臉,“我婁家的骨肉怎可流落在外。”

  ,湯蓉愣住,婁父這才自知語氣重了,急忙改口道,“你一個女人家的,帶個孩子不方便,再說你自己身體也不好還在用藥,你怎么照顧豆豆,留在我們家,他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婁母緊著說,“沒斷奶怕什么,我們家連奶粉都買不起了?讓你走就趕緊走,哪那么多廢話,記著,離開了我們婁家,有些事你得忘得一干二凈,不許說的就給我閉上嘴巴,明白么!”

  湯蓉壓著腦袋,雙手緊緊的捏著衣角,用力的手指泛白,心底是說不出的苦澀。

  婁月安靜的吃著上好的西餐。

  保姆等人坐著自己分內的事。

  所有人都在各忙各的。

  并沒有因為這件‘小事’而讓所有人放下手里的活,也并沒有那種暴風雨前的寧靜。

  可湯蓉還是覺得這別墅里憋悶的詭異,胸口悶的發疼,“我明白..我去收拾東西。”

  “不必了,那邊什么都有,盡快走吧,以免孩子醒了看見你又要哭。”婁月話里藏了諸多不耐煩。

  湯蓉眼底滿是委屈看著婁月,半晌才低聲說道,“照顧好自己,你是做過換腎手術的人,切勿勞累,千萬不要熬夜,你吃的藥我都放在你床頭了,明天你得親自去一趟醫院做定期檢查,還有...”

  “有完沒完了,這些事說了多少遍了,我又不是孩子,難道離開你我還能死了不成?”

  婁月自然是恨她的。

  因為他始終認為是她下藥接近婁家。

  在婁月眼里,這個湯蓉就是個心機婊,她想盡辦法爬床讓他娶她,進了婁家又裝可憐,成天惹婁母生氣。

  他實在不明白,這世上怎么會有這種可惡的女人。

  婁父婁母也是只開始說了兩句不痛不癢的再并未開口。

  如今二人沉默,湯蓉被婁月劈頭蓋臉的罵一通,瞬間漲紅了整張臉,扯了嘴角,突然跪在地上,對著婁父婁母磕了兩個頭,婁父眉頭緊蹙,忙讓保姆扶著她起來,“蓉蓉,你快起來,你這是干什么。”

  這個兒媳婦不是上流名媛,也不是官家小姐。

  自然是人人看不順眼,人人都不喜歡。

  但婁父不一樣,他總是喜歡在人前扮演慈父人設。

  湯蓉搖頭推開保姆。

  她又不是傻子,她當然知道她嫁進婁家身份有多尷尬。

  婁母處處苛待她,雖然婁父也不一定是真的喜歡她,但是每次婁父都會說兩句話安撫她。

  她自小沒有父母,在婁父身上多少找到一些所謂的‘父愛’,“以后不能長伴膝下照顧二老,煩請二老保重身體,若是需要我...”

  婁月大長腿一伸,直直踢在她后腰上,“夠了。”

  婁父大掌一揮,摔碎碗碟,“婁月,我看是你夠了,她好歹是你發妻,是你兒子親媽。”

  婁家別墅里保姆一堆,他總要坐坐樣子的,可這些看在湯蓉眼里,滿滿都是感激。

  “兒子又不是只有她會生,晶晶肚子里的才是我認可的兒子。”

  湯蓉被推搡著離開了別墅。

  而她沒有上司機的車,沒有去婁月給她的公寓,甚至連婁月給她準備下半輩子養老的銀行卡都忘了拿。

  她回到了從前被大火燒過的家。

  這里被修建好后,她就將此處買了下來。

  她突然感覺渾身痛,伸手去摸兜,她的藥,忘在了別墅里。

  那是她這兩年每天都必須吃的藥,不然就會出事。

  可今晚她心太痛,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第二天一大早,挺著高燒坐上車去醫院拿藥。

  卻沒想到在醫院里看到了婁月和司晶晶。

  司晶晶家世好,長相出眾,跟眾星捧月的婁月站在一起真的十分養眼。

  見到湯蓉出現在醫院,護士都在低聲議論。

  她拿好藥,看到一旁報紙上面一行大字--婁氏集團喜換少奶奶。

  有錢人家離婚再娶,說的就跟換了個燈泡一樣輕松。

  醫院里的人都在議論,司晶晶從前就是婁月未婚妻。

  要不是出了那檔子事,也不會耽誤兩年才有情ren終成眷屬。

  三兩個小護士躲在護士臺后一臉八卦。

  “哎呀,你胡說什么,他們為什么離婚你不知道?”

  “不就是婁公子移情初戀,初戀啊最是讓人難忘的。”

  “我呸,才不是呢,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別往出說,這位晶晶大小姐是婁公子腎器官的捐獻人。”

  “什么?!”

  不僅是護士,就連湯蓉也被震驚到了。

  “哦~~,怪不得呢,怪不得就算是婁太太給他生了個兒子都沒能保住地位,婁公子真是有情有義,當年為了保住湯蓉名聲不得已娶了她,雖然是離婚,那也得分不少錢呢吧,也不虧,如今娶這司晶晶算是報恩啊,要是我,我也離婚娶她,要不然還是人么。”

  湯蓉臉色煞白,心里一陣陣疼,帽子壓的極低,抓著旁邊的護士就問,“你說,他為什么娶司晶晶?”

  “還能是因為什么,人家的腎都是她的,自然要娶她嘍。”

  那護士眼尖,突然發現眼前的不就是湯蓉么,那個前婁太太。

  像看見猴似的,跟身邊人指指點點。

  湯蓉落荒而逃,她要去問個清楚。

  頂層VIP病房,湯蓉還未踏進去便被婁母擰著手臂去了安全通道處,一臉緊張兮兮的,“湯蓉,你怎么來了?”

  湯蓉紅著眼睛,“媽,為什么他們都在傳婁月的腎是司晶晶給的。”

  婁母大驚,立馬變臉,“你可不許說是你給的,否則我不會放過你,”見湯蓉一愣,意識到她嘴快了,又軟了語氣,“蓉蓉啊,你一個女人無依無靠的,雖然離婚了,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半個女兒,以后不管你要什么,就來跟媽說,但這件事千萬不能說出去,若外界知道月兒的腎是你捐的,他們會怎么議論我們婁家?怎么議論婁月?消息一旦被人知道,你知道婁氏股票會跌成什么樣子么?這些你都不在乎,那你不在乎你的兒子么?”

  湯蓉一顆心沉入湖底,婁母竟然用孩子威脅她?

  她在婁家兩年,為婁家平息風波,生下孩子,像條狗一樣伺候公婆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條,雖然婁母對她不好,但婁父對她還不錯。

  她也知道,豪門媳婦不好做,要不是她將自己的一顆腎給了婁月,救了他一命,婁母早就想辦法趕走她了。

  但無論如何,他們也不能黑的說成白的,錯的說成對的,婁月身子里的腎是她的,怎么就成了司晶晶的?

  這些事當年婁母不許她告訴婁月,答應湯蓉婁母會親自告訴婁月,用不著湯蓉多嘴。

  更不許對外宣揚,說是為了婁家的名聲,可婁月不知情也就算了,她做了那么多事,感動天感動地感動不了婁月,難道還感動不了公婆?

  顯然,她只感動了她自己。

  公婆,到底是公婆,婁父表面對她再怎么好,一提到帶孩子離開,不也是一樣的嘴臉么。

  他們此時只想到婁月的名聲和婁氏集團的股票,也就不奇怪了。

  因為她已經被離婚,她也不是婁家少奶奶了,自然不會想到她,也忘了她當初的犧牲。

  “那婁月知道總可以吧?”湯蓉忍著眼中的淚。

  兩年前,婁月酒后睡了湯蓉。

  讓她一下子就懷了孩子。

  為此婁家必須娶她了。因為鬧的滿城風雨。

  當時司晶晶還在國外讀書,一年后回國才知道怎么回事。

  倆人生氣鬧分手,婁月追出去被車撞,必須做換腎手術。

  當時湯蓉剛生產完,為了孩子的生父,她覺得一切都值。

  可她不明白的是,為何她將腎給了婁月,也換不來婁月的好臉子。

  弄了半天,婁月壓根不知道好事是她做的。

  “湯蓉,你也別怪任何人,晶晶嫁給婁月勢在必行,你不做生意你不懂,這叫政治婚姻,其實你也沒必要這么傷心,這兩年他對你如此冷淡,你也早該適應了不是。”

  “可他身體里的腎是我的,憑什么是司晶晶的。”說著湯蓉沖了出去。

  婁母厲聲道,“你若是敢說出一二,孩子你就再也別想見。”

  湯蓉震驚的回頭雙眼被淚水糊了。

  腦子燒的發疼,她已經一個晚上沒吃藥了。

  這種藥斷了就會要人命,“閉上嘴,我們還有表面情分,若敢說出去,別忘了你的孩子還在我手里。”

  “那是婁月的親骨肉,是您親孫,你怎能說出...”這種話。

  湯蓉被驚呆了,婁母的確不是慈母,這種剜人心的話和語氣她也已經適應了,可她怎么能用孩子來威脅她。

  難道她的心是石頭做的么。

  就算石頭,也該捂熱了吧。

  婁母冷冷一笑,臉上掛上了湯蓉十分熟悉的表情,沉聲說道,“我們婁家可不缺生孩子的女人。”

  看著婁母離開。

  她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哭,努力的想將眼淚逼回去。

  可還是夾斷了線。

  走出一樓大廳,冤家路窄,“月,這不是你前妻么。”

  說話的正是司晶晶,婁月摟著她的腰,剛才不知道在耳邊低喃著什么,司晶晶笑得滿臉溫柔,“月,你怎么不和她說話,雖然她從前做了那不要臉的事,但你們終究夫妻一場啊。”

  婁月這才正眼瞧湯蓉,眉頭緊蹙,“你來做什么。”

  湯蓉臉色蒼白如紙,眼圈通紅,這兩年在婁家‘養尊處優’得越來越瘦,兩頰已經出現隱隱塌陷,“我來拿藥。”

  司晶晶咧嘴一笑,“不知道你是什么毛病,聽月說你常年吃藥,這身子骨還能給月生下個孩子也是不容易。”

  湯蓉偷偷壓下一口氣,卻還是忍不住還擊,“做了換腎手術是不能懷孕的,你冒這么大風險,當真是愛他。”

  司晶晶身子一頓,急忙歪在婁月懷里,“又不是百分百不可以,月給我準備了最好的醫療團隊,一定給豆豆生個弟弟。”

  司晶晶是打算秀恩愛的,婁月有些不耐煩,好像極其不想看見湯蓉,也不想在湯蓉面前提起這些事。

  走過去時,司晶晶伸出腿絆了她一腳,湯蓉撲倒,手里的藥撒了一地,一粒一粒撿起來裝在白色瓶子里咬著下唇狼狽的離開了醫院。

  凌晨三點,湯蓉夢中驚醒,渾身是汗,吃了藥,身體好受不少,卻再也沒睡著過。

  第一縷陽光灑進來時,手機鈴聲響起,是司晶晶,約她咖啡廳見,關于豆豆的。

  她不得不去。

  遠遠的就見到咖啡廳落地窗邊坐著個女子,咖啡色的頭發映著陽光顯得膚色白皙又溫婉,手腕上那一閃一閃的鉆石手鐲她覺得十分眼熟。

  婁月有個一模一樣的,從她嫁給他就不曾取下。

  原來...

  看看司晶晶穿的那身名貴的奶白色毛衣長裙,肚子微微凸起,柔軟的像只乖順的貓。

  想著心事,她走了進去,晶晶見她來,輕輕一笑,“你來了。”

  湯蓉滿臉陰沉,“什么事。”

  司晶晶推過來一個黑色夾子,“打開看看你會喜歡的。”

  湯蓉好奇打開,一張支票,“什么意思。”

  “還能什么意思,自然是讓你離開這座城,滾得遠遠的。”

  說著輕啜一口她鼻子下的橙汁,臉上還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指甲應該是新做的,淡淡的粉色,鑲嵌在她那修長的手指頭上真的很漂亮。

  湯蓉想,一會她也去做一個,“不用了,我不會走的,我的家在這里我哪也不去。”

  司晶晶臉色一變,推開橙汁,“湯蓉,別給你臉不要臉,你當初用什么手段爬進婁家,我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今我回來了,我肚子里才是婁家的孩子,這些錢夠你花兩輩子,你別不知足惦記婁氏集團的股份。”

  湯蓉內心一愣,股份?

  她要的從來都不是這些身外物。

  面上卻淡然暈開一抹笑意,“為了錢?那我就不會離婚,拿著當年的事熱一熱,你覺得婁月會這么輕松甩了我?”

  “賤人,我就知道你是為了錢,月,出來吧。”

  婁月從身后屏障走了出來。

  湯蓉大驚,司晶晶是在引她,該死,“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女人,還生下個孩子,我現在都懷疑那個孩子是不是我們婁家的種。”婁月摟著司晶晶滿臉鄙夷。

  湯蓉有些慌神,他那張好看的嘴一張一合,就總是能說出這樣割人心的話。

  似乎不甘心看著二人對視,司晶晶又道,“你若是肯離開,我會給你錢,讓你衣食無憂,你若不肯...”

  “不用說了,我不會走的。”

  說罷,湯蓉起身離開扔下倆人。

  湯蓉不走,是因為孩子在這。

  她和婁月唯一的聯系就是豆豆了。

  她怎么可能走。

  而且她堅信,司晶晶的謊言總會被拆穿,等到那一天,婁月會想到她的好,一定會來接她回去的,因為他們之間還有豆豆。

  但她錯了。

  大錯特錯。

  上次在醫院開的藥吃完,她去醫院拿藥。

  以前她是婁太太,去醫院打個電話護士就會把藥準備好。

  如今形勢大變,這些名貴的藥,需要她自己刷卡支付。

  可婁月給她的卡她沒拿,自己這么多年攢下的積蓄也只是買了從前家里被燒光的房子。

  拿不到藥,寓意著,她活不久。

  她突然害怕了。

  她怕婁月還沒發現司晶晶的陰謀詭計就死去。

  她怕司晶晶的孩子生下來豆豆在婁家失去善待。

  她更怕她突然死在某個感冒的夜晚或清晨。

  她需要錢!

  可短期內去哪找一份能得到幾萬塊的工作。

  她想求婁月,電話撥過去,聽到的是冰冷的嘲諷。

  “當初給你錢你不要,如今又來求我,你當我婁月是什么?你若是真想要錢,你可以把房子賣給我。”

  湯蓉心驚,都說男人翻臉無情,卻沒想到,婁月無情到如此地步。

  那房子是她最后的念想,是她能留在這里時常看到孩子的住處。

  他也要搶走么。為了司晶晶,他當真一點不顧這兩年的情分?

  哪怕他不知道腎是她捐的,可看在孩子的面上,一絲絲的憐憫都不給么?

  可現在她只能妥協。

  她想,拿到錢,拿到藥,租個很小的屋子,時常能看到豆豆,等司晶晶生下孩子,或許她還能將豆豆要出來倆人在出租屋里過小日子。

  她答應了婁月,立馬去送鑰匙拿錢。

  可當天晚上,房子被一場大火給燒光了,要不是她半夜被噩夢驚醒,恐怕也葬身火海。

  湯蓉憤恨的撥通婁月電話。

  電話里,婁月沉默了幾秒,而后也只是淡定的告訴湯蓉簽下協議,永遠離開Z城。

  所以,是司晶晶做的,婁月什么都知道。

  湯蓉簡直不敢相信,婁月為了司晶晶竟然連這種違法的事都敢做。

  絕望之余去當鋪當了自己的結婚戒指。

  這枚戒指還算值錢,也是湯蓉離開婁家唯一戴著的東西。

  司晶晶得到消息氣的摔了電腦,起身撥通醫院的電話號。

  等湯蓉去醫院拿藥時,醫生對她說,藥已停產,若是想買就得去黑市。

  她每個月需要吃下三萬塊錢的藥,黑市上可能就得三十萬。

  她哪來這么多錢,

  這是在逼她去死。

  那人是誰,還用得著說么。

  湯蓉撥通婁月電話,電話里湯蓉怒氣沖天,讓婁月一度震驚湯蓉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她不是那個委曲求全,哪怕受了氣也只是藏起來哭的膽小鬼么?

  語畢,湯蓉決定簽那份協議,起碼保命要緊。

  約定好后她去了婁家別墅。

  婁家十分安靜,大門虛掩著。

  她有些納悶,以往就算婁月不在家,保姆保安也是一群人,今天她特意過來簽協議拿錢滾蛋,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她還以為一進來就能看見趾高氣昂的司晶晶。

  她松了一口氣,也沒多想,直奔二樓,她想豆豆。

  豆豆的房間門是微微敞開的,兩只小小的腳丫擺在地板上一動不動。

  她心中猛的被什么東西一錘,她快速推開門,嚇得她在門口愣了好幾秒,豆豆安靜的躺在地上,他怎么會...躺在地上?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