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無言的哀愁小說完本

無言的哀愁小說完本

均均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你內心不是這般冷淡的,你希望有人關心你,你也希望可以去關心別人。只是他們都傷害過你,讓你退縮
  “苗苗,你的臉怎么啦?都青了!你怎么哭啦?”回到宿舍,先回來的林琳為我開門,驚訝地問。我不答,沖到洗手間拼命漱口,要把他的氣味沖走。“發生什么事?”林琳走過來問。我用力喘著氣,問:“林琳,你認識一個叫許杰的家伙嗎?”“許杰?那是個恐怖分子,如果他看上的女孩,他一定要得到手的,等玩過一段時間后,就會把那女孩拋棄。已經拋棄過有七八個了。”“那學校不管的嗎?”林琳的話令我心寒,萬......

更新:2018/11/06

在線閱讀

  從小,我就沒人緣。

  小學三年級,因為得罪了校董的兒子,雖然不至于趕我出校,可也到處遭受白眼,更不用說沒人和我聊天之類的了。之所以沒轉校,是因為我不想讓父母操心,父母對我在校的所作所為,是不知道的。他們一向都認為他們的女兒是個乖孩子。

  初中,我又受了三年鄙視和白眼。班上有個男同學,文文靜靜的很帥,對每個人都和藹悅色,是班上每個女生(包括我)心中的白馬王子。情竇出開的我,禁不住女生的慫恿,給白馬王子寫了一封情意綿綿的信。想不到第二天,王子在班上揚著信,大聲地讀著我寫的情語。我看著女生的幸災樂禍,看著男生的嘲笑,聽著王子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熊樣。”我看著王子,心冷了。

  于是,“癩蛤蟆”成了我的綽號,伴我度過初中三年。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不喜歡在眾人面前表現自己,喜歡在人群中做個隱形人。

  “你內心不是這般冷淡的,你希望有人關心你,你也希望可以去關心別人。只是他們都傷害過你,讓你退縮。”好友葉迪這樣對我說。她是我唯一的朋友。初中三年,全班人都疏遠了我,只有葉迪還在我身邊,支持、安慰我。

  于是,高中三年,我平靜而安樂地度過了。

  想不到剛進大學,我就成為眾人中的一只過街老鼠。

  上天啊,是不是我上輩子做錯了什么,這輩子來受罰?

  --------------------------------------------------------------------------------------------

  剛進GL大學,選擇了一個宿舍,把行李安頓好后。宿舍里的四人不約而同坐在一起,互相認識對方。

  “你好,我叫白苗。請問你們叫什么名字?”我首先出聲。

  “我叫林琳。第一個是樹林的林,第二的是王字旁加雙木的林”有個女孩微笑,她眼里帶幾分智慧。

  “我是陳婉。”林琳旁邊的一個女孩用左手一口氣把重十幾斤的課本提上桌面,這么有力氣讓我吃驚。

  坐在我對面的女孩頭低低的,扭捏著說:“我叫鄭艷,關耳鄭,艷麗的艷。”

  ———這就樣,我們互相認識了對方,她們都是我的舍友,也成了我的朋友。

  -------------------------------------------------------------------------------------------- 這天中午,宿舍四個女生在飯堂吃完飯,陳婉和鄭艷要去超市買生活用品,林琳去找她的同校老鄉。于是,我一個人返回宿舍。

  “喂,你過來一下。”突然旁邊一個女生叫。我四周看看,身邊沒其他人,是叫我嗎,我可是不認識她啊。

  “是叫你了,過來!”女生再次叫,我對她的不禮貌稍皺眉,但還是走過去了。

  “什么事?”走到女生面前,才發現這個女生很漂亮,心字型臉蛋極有古典味,身材高挑,但曲線完美。

  “吶,幫我把這封信叫給那邊的穿綠色衣服的男生。記住,你要幫我取他的手機號碼。”女生把一封香水濃郁的信封交到我手,“快去!”

  為什么你不親自交給他呢?我拿著她的信件,順著她指的方向,看見三個男生,看都是極出色的男生,都有180以上的身高,我想起最近臺灣有個型男組合叫“183CLUB”,看他們也夠條件加入了。

  我走過去,突然想通女生選我做信鴿的原因:因為我的外貌夠平凡,減少對女生的威脅性。

  快步走過去,認準那綠衣人,插入“高人”中,昂起頭對綠衣人說:“有封信交給你,麻煩你給你的手機號碼給我。”說著把信件遞向他面前。

  “喲,許杰,又一封情書咯。”一個頭發長長的男生叫。

  “小妹妹,我也不錯哦,你怎么不把情書寫給我呢?”另一個穿著黑色背心的男生怪叫。

  “我沒興趣。”綠衣男生并不接信件。

  “這是那邊的女生給你的。”我向那個漂亮女生指了指,“她想要你的手機號碼。”

  眾人看向那女生,女生馬上嬌柔地擺姿勢,揚起左手。

  “嘩!好正哦!”長頭發不正經地吹口哨。

  “裝模作樣的,不喜歡。”綠衣男子還是不肯收我的信。

  “哦?那你想要他的號碼嗎?”黑色背心指著綠衣男子問我。

  我搖搖頭,把信件硬塞如綠衣男子手中。

  “如果你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我就告訴你我的手機號碼。”綠衣男子瞇起眼,說。

  我聳聳肩:“我沒有手機。”對我來說,有手機沒多大作用,所以我就拒絕家人幫我配手機的好意。

  “嘩!好古山啊,現在還有人沒手機。”長頭發夸張地說。

  “既然你不給就算了。”我扭身回頭,大不了對那漂亮女生說抱歉。突然右手被拉住,轉頭看,是綠衣男子。

  “告訴我,你的名字。”他輕佻地說。

  “人一個。”我冷淡地是說。撥開他的手,不想讓漂亮女生想歪。

  “嘩!好有個性哦,許杰,看來你的美男計對她無效。”又是長頭發夸張的聲音。

  “許杰,這種女生還是別惹為妙,否則她會哭鼻子的。”黑色背心勸道。

  糟糕了,我隱約覺得綠衣男子,也就是許杰對我的態度有點問題。我不想陷進去。

  可是許杰始終不肯松開手,凝視著我,等我的答案。

  做人要能屈能伸,我抿嘴說:“我叫林紅。”

  “好假的名字啊!”該死的長發!

  “許杰,算了,何必逼這小女生呢。”黑色背心再次勸。

  “怕什么!”長發還是不知死活地。

  我看看那漂亮女生,她有些怒意,正走過來。

  我再回頭看許杰,見他眼光一閃,突然將我身軀一扭,我倆極為曖昧地貼在一起,他左手將我雙手按在背后,右手將我下巴抬起,他低下頭就吻我的嘴唇。

  我大駭,在公眾地方、在兩男子前他竟……我著急地擺脫他,可是他摟得好緊,而且右手緊掐我兩邊面額,我不由地張開牙齒。他的舌頭肆無忌憚地伸進我口內,逗弄著我的舌頭,我舌頭都被弄痛了。

  ……好惡心……畜生……

  我聽到長發夸張的歡呼聲,黑色背心尷尬的咳嗽聲,還有漂亮女生的呼喚:“許杰……許杰……”

  好不容易,許杰才結束他的吻,輕含著我的上唇,說:“好甜的味道。”他的右手還掐著我的面額,令我說不出聲,只能“呀呀”的叫,瞪著他。

  “真的嗎?”長發躍躍欲試,“我也試試。”

  他的話是什么意思?我驚恐地發覺一雙手覆在頭頂,欲把頭拐向一邊,可是許杰掐著我面額的右手絲毫不放松。兩股力只下,我痛得拼命掉眼淚。

  “別玩了。溥池。”黑色背心低聲勸。

  “你放手。”許杰說,依然含著我上唇,偶爾伸出舌頭舔去我的牙齒、嘴唇。“滋味真好,這張嘴接吻真棒!”

  被他這樣在眾人面前玩弄,我悲憤得想自殺。

  “許杰,放開她吧。”黑色背心再次勸,真感謝他。

  許杰再次舔弄我嘴角,才慢慢放開我。

  “你看你真粗魯,她的臉蛋都被你掐青……”長發的話還沒說完,就呆住了,因為我一得自由,手一揚,狠狠摑了許杰一巴,又曲起右腿,向他褲襠頂去。

  許杰完全沒防備,中招了,痛得彎下腰。

  “變態!”我憤怒地喊,扔下三個目瞪口呆的家伙,跑回宿舍。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