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河陽軼事勺春園主

河陽軼事勺春園主

勺春園主 著

連載中免費 歷史小說排行榜完本

河陽軼事作者勺春園主,主人公徐明侯,于昭湘,于昭秦,講述了描寫的重點是家鄉淳樸的民俗民風以及家鄉人民匡扶正義、抗擊邪惡的壯志豪情。時間的跨度從民國五年到抗日戰爭結束,其語言亦正亦謔,風趣幽默,主人公有的溫文爾雅,有的桀驁不馴,各有千秋,但是正氣是他們的共同點。

更新:2018/11/28

在線閱讀

河陽軼事作者勺春園主,主人公徐明侯,于昭湘,于昭秦,講述了描寫的重點是家鄉淳樸的民俗民風以及家鄉人民匡扶正義、抗擊邪惡的壯志豪情。時間的跨度從民國五年到抗日戰爭結束,其語言亦正亦謔,風趣幽默,主人公有的溫文爾雅,有的桀驁不馴,各有千秋,但是正氣是他們的共同點。

免費閱讀

  自從九年前孟憲仁弟兄三個分家后,憲仁的繼母李老太太始終和憲仁住在一起,分家后憲仁曾經和母親提出要給他的兩個兄弟一些家產,老太太卻死活不同意,她對憲仁說:“就你那兩個兄弟,給他座金山也不夠他禍害的!”

  真是知子莫如母,憲義和憲禮弟兄兩個在不到十年的時間里把自己名下的田地變賣凈盡,幾乎要到了沿街乞討的地步。而孟憲仁在這十年里,把自己的家業擴大了十幾倍,其原因除了他勤儉持家、經營有方之外,還與他發了一筆橫財有關。

  在龍吟河和鳳鳴鎮之間、官道以東有一塊空閑地,空閑地約有十幾畝,原來是人家的房基地。

  說起這塊地來卻有一個傳奇般的故事。

  明洪武年間,在河陽東邊的落霞縣縣曾經出了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富翁,大富翁姓王,人稱“王百萬”。王家在元朝時曾經主管海右一省的鹽業,其家之富可想而知。改朝換代之后,王百萬見風使舵地拿出五十萬兩銀子上繳國庫,朝廷馬上給予了嘉獎:王氏子弟五人入太學。王百萬一時心花怒放。

  人一高興不定會有什么興致,一年夏天,他就心血來潮帶幾個隨從乘舟逆流而上,來到河陽鳳鳴鎮境內。

  舟到鳳鳴一段,王百萬忽然感覺到河北岸隱隱有祥云籠罩。他立即棄舟上岸,站在河堤上往北觀看,看到龍吟河以北的一塊地方——將軍墳以北——隱隱有仙氣籠罩。

  王百萬心中忽然一動:若在此安家居住必能財源滾滾子孫茂盛。

  也是有錢指使的,王百萬回家之后立即操作這件事,他先高價買下這塊地皮,然后雇人采集鳳鳴山石頭把房基打夯壓實——石子厚度約有三尺!因為需要的青磚太多,運輸又極為不便,王百萬決定自己燒制,于是又買地建窯開始燒磚。當主要的房屋打起盤子來之后,一件災禍不期而至:有人告他謀反!原因是他選的這塊宅基地有帝王之氣,非反而何?!

  這本是無稽之談,然而洪武皇帝就信了,其實直到今天我仍然認為這哪里是洪武皇帝相信王百萬會謀反,不過是眼饞他的財富而已!隨即王家被抄,全家老少解往京城,好好的一個大家族頃刻樹倒猢猻散,朝廷最后給王百萬定的是謀逆大罪,王百萬被腰斬,同時滅三族!

  傳說王百萬的兩個小妾因為回娘家而幸免于難,這兩個小妾都有孕在身,后來一個生了男孩,一個生了女孩,不過她們兩個最終隱姓埋名,一生不敢出頭露面。還有一個更為離奇的傳說:因為朝廷有人,王百萬提前知道災禍將至,把自己最值錢的珍寶裝入一個大石匣,把石匣深埋在龍吟河底——你朱元璋不是眼饞我的財寶嗎?絕不能叫你如愿!

  據說這個石匣至今還沉睡在龍吟河底,傳說只有生育十個兒子的人才有資格擁有這個寶匣,而至今龍吟河兩岸沒有一戶人家生育十個兒子。傳說有一年一個老太太帶著十個兒子來到龍吟河畔,十個兒子一登上河堤就看見石匣靜靜地躺在河底,他們大喜,立即潛入水底拿出大繩子綁住石匣,然后齊心協力往上拉,就在石匣剛剛露出水面的那一霎那,老太太興奮地大聲喊道:“他姐夫,使勁拉啊!”話剛說完,繩子“叭”一聲斷了,石匣立即無影無蹤了!原來老太太只有九個兒子,為了得到寶匣,她讓閨女女婿來湊數!

  華夏兒女在幾千年的文明史中曾經留下了數不盡的傳奇故事,盡管許多故事的起源帶有濃濃的血腥味,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其血腥味逐漸淡泊,最后只剩下仿佛美麗的部分讓人世世代代口耳相傳、津津樂道。

  孟憲仁自從很小的時候就聽說了王百萬的故事,對其中的大部分他只是當作笑話看,但是他確信歷史上確有王百萬這么個人物,因為王百萬的房屋遺址至今還在那里成為無主的土地;王百萬燒制青磚的遺址——一百畝洼地——現在于廣源名下。

  和兩個兄弟分家后,孟憲仁勤勤懇懇操持著這個大家庭,地里活忙時就下地干活,有空的時候就趕上馬車——憲義、憲禮的馬車都賣給了他——去給人拉腳。有一年拉腳時走到王集縣境內的一個不大的村子里,適逢暴雨,他來到一戶人家的門樓下避雨。

  這戶人家很好客,尤其是當知道憲仁是鳳鳴鎮人時極力邀請憲仁進家里喝水。閑聊時,主人告訴憲仁:他姓“正”,祖上姓王,洪武年間因為在鳳鳴鎮蓋房被滅三族。他的一席話更使得孟憲仁相信了流傳了多年的王百萬的傳說。戶主人告訴他自從他出生以來就改姓“正”了,取王心亂的意思。

  憲仁臨走的時候,戶主人似乎隨便問了他一句:鳳鳴鎮的王家遺址還在嗎?

  孟憲仁此時好像心有所動,告訴他說早就讓人翻成了良田了。戶主人直喊“可惜”,他告訴孟憲仁:他們老家有在房子下面埋銀子的風俗,一般來說都在房子的四個角上埋銀子討吉利。孟憲仁心中不禁一陣狂喜。

  回到家后,孟憲仁立即找到鳳鳴鎮鎮長,說想用五百大洋買王百萬的房屋遺址。鎮長爽快地答應了,因為這塊地被夯得如鐵般結實,開墾成耕地難上加難,本來是不值幾個錢的無主廢地,現在有人愿意出五百大洋買下真是天喜地喜灶王爺爺喜三日!于是馬上找人寫好地契送縣里蓋好章,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塊地從此就歸孟憲仁所有。當時鳳鳴鎮人無一不說憲仁糊涂。

  從此之后孟憲仁和他的兩個兒子有空就呆在這塊地里挖啊掘啊,挖出的石子運到自家的場院里墊場院。地面太結實了,一天挖不了多少。

  這個工作整整進行了一年。孟憲仁和他的兩個兒子并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挖,他們只是挖了大大小小一百多個坑。

  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有一個人曾經在夜里子時看見孟憲仁推著滿載著不知是什么東西的獨輪車從坡里回家,這個人隨便問了憲仁一句:“車子上裝的什么?”“是銀子?!泵蠎椚市χ卮?,這個人當然不相信。

  但是孟憲仁確實是用獨輪車往家運銀子!白天挖出的銀子藏在地下,晚上推著小車來運回家去——他這是拿著實話哄人呢!孟憲仁大大小小一共挖出二百多錠銀子,最大的五十兩,最小的也有五兩!

  發了橫財的孟憲仁并沒有把銀子窖起來,而是在青島開了一個綢緞莊。河陽盛產絲綢,鳳鳴鎮以北的幾個鄉鎮幾乎村村有機戶,夜夜機杼聲不絕于耳,織出來的絲綢有一部分就進入了孟憲仁的綢緞莊。

  孟憲仁確實是發了,他的家產大有超過于廣源之勢。他發家的同時,他的兩個兄弟卻敗落了。李老太太把憲義、憲禮的兒女籠絡到自己身邊,照顧他們吃穿,卻不管兩個兒子的死活。憲仁看不過眼,經常給他們倆人錢財,無奈這些錢很快就輸光在賭桌上。后來,孟憲仁的兩個弟弟出外討飯回到家時,孟憲仁又為他們兩個翻蓋了房屋、購置了田地。

  孟憲仁的所作所為贏得了鄉黨的一片贊譽,他的聲望也如日中天。但是事不如意常**,孟憲仁的大兒子和二兒子都在即將娶親的時候莫名其妙地死了,孟憲仁痛苦不已,幸好還有兩個兒子:大的十三,小的九歲。

  孟憲仁的小兒子就是叫“加官”的那一個,夫婦兩個對他寵愛有加,老太太更是拿著他如珍寶一般。

  加官自小多病,為了保住他的性命,老太太親自去遠在百里以外的寺廟里求來了長命鎖掛在他的脖子上,而且每當加官出門玩耍,老太太總要放幾個銅板在他的口袋里,讓他遇見要飯的便施舍。村里的孩子們摸上這個規律后,見到加官就問他要錢,加官生性膽小,別人一嚇唬就乖乖地把錢給人家。那天剛一出村就碰到要飯的,他一股腦地把錢給了要飯的,當姓張的大孩子問他要時,他確實是一個銅板也沒有了。

  對于于昭湘的所作所為,趙小舟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于昭湘如果一天不惹出點事來反而不正常了!

  于廣源現在正面臨著一個重大的抉擇,于昭秦和于昭楚都已經上過七年私塾,這在鄉下已經是很難得了,私塾老先生張茂才說他們倆都天資聰明,送他們倆出去深造必然能成大器。于廣源現時急需一個人下來幫他操持家務,同時他也知道現如今盜匪遍地軍閥橫行,家里需要出一個人來支撐門面,因此他決定送昭秦昭楚弟兄兩個中的一個去縣城中學,另一個要留在家里幫助操持家務。

  按常理論,誰都想出去深造,所以不好硬性規定孰走孰留。在征求了趙小舟的意見后,于廣源決定采用抓鬮的方式決定兩個人的去留。

  在趙小舟回省城的前一天晚上,一家人團團圍坐在客廳里的大方桌周圍,桌子上放著一個瓷罐,于廣源寫好兩個紙鬮放進瓷罐里,然后摸出煙袋,點燃了一鍋旱煙,平靜地對昭秦和昭楚說:“好了,你們誰先抓?”弟兄兩個都默不作聲,沒有人先去抓鬮。沉默了一會兒,于廣源說道:“楚,你小,你先抓?!庇谡殉t遲疑疑剛要伸手,于昭秦突然站了起來,紅著臉說:“奶奶,爹,不用抓了,我留下,弟弟出去?!?/p>

  事情就這么定下了。其實這也是于廣源的本意,他本來就想給昭秦早娶媳婦早早地幫助他支撐這個家業。河陽城里徐家的徐燃從法國留學回來已經在省府里做秘書了,徐煥今年剛滿十八歲就已經考入了北京大學什么法學系,河南商家老大商志俊也已經考入了海右省立大學,這些消息對于昭秦有無窮的誘惑!但是他知道弟弟比他更熱衷于求取功名,在操持家務方面父親更需要他的幫助。他只好在正確的時間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