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女配她只想繼承王府杜玉楚姜承昭小說

女配她只想繼承王府杜玉楚姜承昭小說

橙子味的小橘子i 著

連載中免費

《女配她只想繼承王府》是橙子味的小橘子i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杜玉楚被系統坑害,一朝穿越成了本瑪麗蘇替嫁文里面的極品毒妹!為了保命,她再三思量后決定嫁給那個奄奄一息即將咽氣的病秧子王爺姜承昭,只等著他死了以后繼承他的王府過上好日子,誰知她等啊等,卻沒想到姜承昭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更新:2020/02/15

在線閱讀

《女配她只想繼承王府》是橙子味的小橘子i所著的一篇古代穿越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杜玉楚被系統坑害,一朝穿越成了本瑪麗蘇替嫁文里面的極品毒妹!為了保命,她再三思量后決定嫁給那個奄奄一息即將咽氣的病秧子王爺姜承昭,只等著他死了以后繼承他的王府過上好日子,誰知她等啊等,卻沒想到姜承昭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免費閱讀

  清晨,陽光正好。

  待到兩人梳洗完再出門已是辰時。

  杜玉楚跟在姜承昭身邊,身后跟著清風。一路緩緩走過,杜玉楚發覺這座府邸不僅極大,還內斂之中透著無盡的奢華。

  不過,府內的下人倒真是少得可憐,不過,這樣正好方便自己人接管王府。

  四周內外,皆散發著清冷空寂的味道。

  走著走著,姜承昭忽然朝杜玉楚靠了過來,熱情地拉過她的手。

  杜玉楚突然與一個男人這么親近,有點不適應,“你拉著我的手做什么?”

  姜承昭不以為意,猶自拉著她的手,喜道:“就想和娘子手牽著手走路啊?!?/p>

  隨后,他看向杜玉楚,眨巴著一雙生的極好的眼睛,問道:“娘子不喜歡嗎?”

  說完他作勢起來,那個模樣就像是一個受傷的小獸,可憐兮兮的。

  杜玉楚原本好想跟他說‘不喜歡’的,但瞅著他這個樣子,改為說道:“喜歡,只是…”

  她頓了頓,微蹙起眉頭,面色有些僵硬起來,為難的說道,“你這副模樣讓人看了會被笑話的?!睕r且,在這個封建性的世界,即使是真的夫妻,也不能如此隨意的在公眾場合上演親密的戲碼吧!

  自從經歷了昨日傻王爺的各種作妖,杜玉楚就覺得她的心真的好累啊,昨日婚禮上鬧得笑話已經夠多的了,今日不能讓她安穩一下嗎?!

  “誰敢笑我和娘子!?”姜承昭眼睛一瞇,口氣也兇了起來,重重一哼,道,“哼!我就讓他好看!”

  杜玉楚瞬間無奈地看著他,心里不停的給自己暗示:看,他還是個孩子,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接著,她問道:“如果是你的兄弟姐妹笑話你,你也敢教訓他們?”

  那是當然。

  那些人怎么能有資格取笑他們呢!

  姜承昭點頭傻傻的答道:“除了娘子以外,其他人我才不跟他客氣呢!”

  杜玉楚嘴角抽了抽,果然是個熊孩子。

  “娘子,我先帶你用早膳,然后再帶你去皇宮覲見父皇吧!”姜承昭一臉單純的笑意。

  鎮北王大婚,該有的禮儀總是要遵守的,姜承昭昨日鬧了那么一出,此刻想必仍是會有不少的人在宮里等著看他們的好戲吶。

  不,應該是看杜玉楚的笑話,姜承昭作為昭康帝最寵愛的兒子,那些人自是不敢在皇宮里對他怎么樣,但是杜玉楚就不一樣了。

  想到這個,杜玉楚就一陣心煩,腳步也不由得加快。

  不經意間,姜承昭似笑非笑的挑起濃眉,黑眸深斂無波,其內快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帶著說不出的情緒。

  穿過兩條長廊,兩人來到用膳的大廳,就發現桌面上早已有人擺放好了精致的膳食。除了側門處佇立著一個身影外,里面并未留守其他服侍的奴仆。

  姜承昭領著杜玉楚從正門而入,跟在杜玉楚身側,隨她在一旁的餐桌處坐下。

  身后的清風很是有眼色的上前為杜玉楚布菜,另一邊的姜承昭卻是半晌未動,只是靜靜的盯著杜玉楚看,還時不時的執起筷子將清風避開的碟子里的菜夾入杜玉楚碗中,一邊叫喚道:“娘子,多吃點蔬菜……”

  杜玉楚看著堆得滿滿的一碗芹菜,再看看嘴邊的筷子,明顯是懵了懵,接著竟然直覺地張開嘴,任他把食物送進她的嘴里,本能地輕輕咀嚼著。

  我的天吶,這個熊孩子竟然喂她吃餐盤里做裝飾的香菜!

  杜玉楚臉都綠了,艱難地將嘴里的食物咽下去,看著傻王爺繼續作妖,忙連連擺手拒絕,“夠了,夠了,你自己吃吧,我有清風就好了?!?/p>

  “好?!苯姓押苈犜挼姆畔驴曜?,只是睜著大眼,直勾勾地看著杜玉楚,瞳眸發亮,眉間還藏匿著一絲狡黠,“娘子,你可不能挑食哦?!?/p>

  杜玉楚:“……”

  看著一碗綠油油的芹菜,杜玉楚覺得什么胃口都沒有了。

  原身是喜歡吃蔬菜,但是她不喜歡啊,她喜歡吃肉!

  而且,她最討厭芹菜了、還有香菜。

  ……

  鎮北王府大門前。

  莊嬤嬤看著一臉孩子氣的姜承昭上了馬車后,一臉擔心的對著身邊的杜玉楚囑咐道,“王妃,您和王爺進宮之后,一定要多加小心,這宮里可不比府里,切記謹言慎行?!?/p>

  杜玉楚安撫的對著莊嬤嬤輕笑道,“嬤嬤放心,我心里有底?!?/p>

  “王妃,老奴相信您一定能夠平安的回來?!鼻f嬤嬤臉上泛著心疼,對著杜玉楚點了點頭。

  “嬤嬤回去吧?!倍庞癯皇至嘀^長的裙擺,一手扶著清風的手臂,一個彎腰,就坐了進去。

  莊嬤嬤看著緩緩下落的車簾,霎時在心中幽幽的嘆了一聲,才轉身朝著府內走去。

  他們先是乘坐馬車直到皇城門外停下,再由守門的侍衛換了宮內的馬車向前駛去,繞了好大一會兒才到內城。

  杜玉楚和姜承昭兩人剛剛在馬車旁站定,就只見從玄武門內跑來了一個身形臃腫的老太監。

  “我的小祖宗啊,你們可來了?!崩咸O一邊急促的緩著呼吸,一邊著急的對著兩人說道,“你們可不知道,皇上見你們一直不來,都快急死了?!?/p>

  杜玉楚滿是歉意的對著老太監笑了一下,“讓吳公公等久了?!?/p>

  這個吳公公可和別的太監不一樣,名喚吳喜??墒腔噬仙磉叺拇蠹t人,就連宮內的德妃娘娘和其他娘娘都是巴結的主兒。

  “鎮北王妃言重了,雜家不礙事,到時皇上等的有些久了?!眳枪粗庞癯樕系臏睾颓敢?,頓時心里滿意的點了點頭。

  當時賜婚的時候,他和皇上的心里不是不擔憂的,可壽昌侯府又是鎮北王最好的助力,雖說這侯府五姑娘為人低調,但就是太低調了,所以也沒法查到更多信息,他和皇上又怕鎮北王會受到欺負,所以他才會一大早的等在玄武門口。

  如今,看著杜玉楚溫柔嫻淑的模樣,他心里的那些擔憂瞬間全放下了。

  “那我們就走吧,別讓父皇等的太久了?!倍庞癯粗鴧枪劾锏男牢亢蜐M意,心里頓時什么都明白了。

  這鎮北王果然是昭康帝最喜愛的兒子,只是既然是最喜歡的,那為什么只是個鎮北王,而不是立為太子呢,這個她倒是有些看不懂。

  若是吳公公能聽見杜玉楚的吐槽,一定會為昭康帝喊冤的,昭康帝早就想立姜承昭為太子了,只不過被他自己拒絕了。

  不過,這其中緣由就不足為外人道了。

  “好好好,那咱們快走?!眳枪B忙轉身,在前面帶路。

  杜玉楚和姜承昭走在吳公公的身旁,而清風則跟在杜玉楚和姜承昭的身后。

  吳公公領著他們二人剛走到御花園,就只見姜承祀突然冒出來,身后還跟著一個小太監。

  “三哥和三嫂這么著急忙慌的干嗎去啊?”

  “參見四皇子殿下?!眳枪诳吹浇徐牒?,立馬彎腰行了一禮。

  “嘿嘿……我和娘子去見父皇,四弟,你去不去啊?”姜承昭看著姜承祀,滿眼期待的傻笑道。

  “原來是去給父皇和皇祖母請安啊?!苯徐肴粲兴嫉目戳私姓押投庞癯谎?,“正好,我也要去,不如我們一道吧?!?/p>

  “四皇子請?!眳枪荒槣睾偷膶χ徐胄Φ?。

  雖然這個四皇子一直給人以親切的感覺,可是在他的心里,除了姜承昭以外,就沒有哪個皇子再得他的心了。

  “嘿嘿……好啊好啊?!苯姓焉敌χ氖?。

  杜玉楚看著姜承祀那一雙含笑的狐貍眼,心里頓時升起了戒備。

  這個姜承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還有昨夜在她新房里鬧出的動靜,她可都記著呢。

  “走吧?!苯徐肼氏瘸葘帉m而去。

  算了,以不變應萬變,過些日子,自己的另一個貼身丫環明月也應該回來了,到時候她一定會將一切還回去的!

  畢竟一輩子那么短,總要讓自己活得開心點,所以杜玉楚這輩子最討厭的兩件事就是:吃虧和丟面子!

  這個姜承祀明明才見過兩次,倒是將杜玉楚最討厭的兩樣都占全了。

  慈寧宮內。

  正站的站,坐的坐,原來鮮少人來的慈寧宮,今日卻站滿了太監宮女,坐滿了嬪妃娘娘。

  而在這世間最為尊貴的男人,此時卻有些心急的看著慈寧宮外。

  “皇上,現在巳時還未過,您不必如此心焦?!碧箝L孫氏看著坐在身旁的皇上,時不時的看向宮外,不由低聲安撫道。

  昭康帝扭頭望去,笑著回道,“母后說的是,朕是有些心急了?!?/p>

  “也不怪皇上,畢竟鎮北王出宮都好長時間了,再加上剛成親,皇上自然是有些心急的?!弊诨噬舷路降牡洛?,輕笑著替皇上托詞道。

  現今,中宮無主,她身為四妃之一,還是鎮北王的姨母,這種場合自然是開口的。

  “鎮北王、鎮北王妃到,四皇子到——”

  “你瞧,這不是來了嗎?”德妃聽著太監的喊聲,頓時笑著對皇上說道。

  昭康帝笑看著德妃,欣慰的點了點頭。

  “快傳他們進來!”爾后,就從慈寧宮內傳來昭康帝甚是愉悅的聲音,如洪鐘一般渾厚,談笑風生中還有著不一樣的威嚴。

  杜玉楚三人隨著吳公公行至慈寧宮內,首座之上,鶴發的昭康帝一身明黃色的龍袍,慈眉善目,卻是自成一股威嚴。

  “孫兒參見皇奶奶,參見父皇,皇奶奶千歲千歲千千歲,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苯徐?,姜承昭和杜玉楚,一走進慈寧宮,頓時依個排開,恭敬的對著座上的三人,行跪拜之禮。

  “好孩子,都起來吧?!碧罂粗蛟谙旅娴娜?,霎時高興的對著他們吩咐道。

  “謝皇奶奶?!比艘幘氐膹牡厣险酒?,恭敬的站好。

  昭康帝笑得十分歡暢,向著站在中間的姜承昭招手,朗聲笑道:“承昭好些日子沒進宮了,快過來讓父皇瞧瞧!”

  杜玉楚靜靜地站在一旁,暗暗斂了斂神,垂下眼簾,睫毛如羽蝶攏翅。余光瞥見昭康帝嚴肅的臉,只見他此時看著姜承昭竟笑得意外地柔和,甚至滿懷慈愛。

  雖然這邊是一派父子情深,但是她能感覺到上首一道道隱晦地向她發射的死亡射線,充滿了輕慢、嘲諷、不屑與惡意。

  就算早就有心里準備,但是親眼見到這慈寧宮一屋子滿滿的戴著面具的女人。

  還是有點慌啊!

  杜玉楚在心里瘋狂的咆哮:哦賣糕的,她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

  “好了?!碧笠豢此麄兏缸觽z把所有人都撇在一旁,霎時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時候不早了,要是再不請安遞茶,恐怕會有失規矩?!?/p>

  德妃聞言,接著說道,“是啊皇上,父子相敘有的是時間,可是這兒子和兒媳敬茶,可萬萬是耽誤不得的?!?/p>

  而杜玉楚在聽到太后說要他們兩人敬茶的時候,心里就有所準備了。

  畢竟在這古代,新媳婦在第一天要給長輩敬茶,那是在所難免的,尤其是這最重視禮制的皇家更是一絲一毫的規矩都不能破,所以她的心里早有準備,就是有些委屈她的雙腿和膝蓋了。

  杜玉楚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雙腿,然后一個抬腳,便朝著姜承昭的方向走了過去。

  兩人站在離太后一尺之遠的地方,彼此身側各站著一個端茶倒水的小宮女,杜玉楚不動聲色的打量了一下坐在殿內的眾人,頓時心中哀嘆。

  這么多的女人,最少也得有二十多個了,她要跪到什么時候去啊?!

  “孫兒給皇奶奶請安?!苯姓?。

  “孫媳給皇奶奶請安?!倍庞癯?。

  杜玉楚對著太后,重重的磕了一個響頭,隨后伸手從身側宮女那里端過一盞倒好的茶水,雙手捧著遞到了太后的面前。

  眾目睽睽之下,杜玉楚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磕頭敬茶都是按照教養嬤嬤教的那樣,恭恭敬敬,不卑不亢,沒有露出絲毫差錯。

  “好好好?!碧舐冻鲆荒ㄐθ?,先是端過姜承昭的茶水,再端過了杜玉楚的茶水,在一一品嘗過后,她轉頭朝著身后的大宮女管彤遞了個眼色。

  管彤了然,把手中早已準備好的上品羊脂白玉鐲放到了兩人身側宮女的托盤上。

  “謝皇奶奶?!倍庞癯吹街皇且粚ρ蛑子耔C,心中了然,卻沒表現出來,只是越發的恭敬。

  看來傳聞中太后的娘家,內閣首輔長孫家二房的嫡出四小姐長孫明珠愛慕鎮北王多年,這事兒也不一定是傳言啊。

  昭康帝在一旁也見到太后的所作所為,臉色有些不悅,給身邊的吳公公使了個眼色,吳公公心領神會的悄悄的退出了慈寧宮。

  杜玉楚本以為敬完茶,太后會叫他們倆人起身,這就結束了,然后下一個。

  哪成想到——

  “你是叫杜玉楚是吧?”太后臉上畫著精致的濃妝,厚重的脂粉遮住了臉上的大部分皺紋,一頭銀絲也一絲不茍的盤成了矜貴的發髻。

  “是的?!备A烁I?,語氣恭謹。

  雖未抬頭,杜玉楚就感覺得到太后犀利十足的視線。

  她微不可察地皺了皺眉頭,不明白太后何故如此怪異的瞅著她,這昭康帝可就在一旁坐著呢,難道太后還要為難她?

  可不及她細想,便聽見太后說道:“承昭這次又胡鬧了,昨日怎可對候府五姑娘諸般無禮?還不快向她道歉!”

  她這話聽上去似是對姜承昭的斥責,可實際上任誰人都能察覺得出其中幾分縱容的意味。

  而且杜玉楚都已經嫁入了鎮北王府,成了鎮北王妃,太后還一口一個候府五姑娘,說明她根本不認同杜玉楚。

  但姜承昭卻對太后的話并不以為意,微微晃了晃杜玉楚的手臂,鼓圓了一雙清澈的眼睛,得意的道:“皇奶奶,這是承昭的娘子,承昭當然想要立馬娶回家了?!?/p>

  “……”太后不語,神色嚴肅地看著他,終于展顏一笑,緩緩問道:“承昭是真的喜歡杜五姑娘么?你這幾日沒來,你明珠表妹倒是新學了幾樣糕點?!?/p>

  這壽昌候府的五姑娘從面上來看,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娃子,舉止得體,不卑不亢,氣度從容??墒沁@人心都是偏的,自然是從小養在身邊的明珠更為親近。

  杜玉楚聽著心道果然,明明自己都已經嫁入了鎮北王府,太后卻稱呼自己作侯府五姑娘,這是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啊。

  還有這個明珠的身份,祖母給自己補習過。長孫明珠是太后的侄孫女,自幼便愛慕姜承昭,因著太后的關系,所以也是慈寧宮中的???。

  只是太后當著昭康帝的面為難他最寵愛的兒子和兒媳婦,這樁婚事還是他親自指的婚,真的好嗎?

  這難道不是連昭康帝的臉面一起落了?

  最重要的一點,你這個老媽也不是親的。

  只是杜玉楚才這么想著,身旁的姜承昭突然抱住了她的手臂,不悅的鼓圓了腮幫子,很是不滿的嚷嚷道:“不要,承昭只喜歡娘子做的糕點!”

  “哦,沒想到王妃和鎮北王昨日才成婚,就如此熟悉鎮北王的喜好了?!弊谔笙率值娜徨Σ[瞇的說道。

  她身穿一襲紫丁香花紋白色對襟宮裝,姿色中上,有點像林妹妹般嬌柔的美,不過一雙含著惡意的眼,生生破壞了這份美感。

  早在太后派人到各宮中請她們過來的時候,她就知道,今天不簡單,只是沒想到這太后竟然當著皇上的面為難起了杜玉楚,不過,她倒是不介意在后面推一把。

  顯然,她是嫉恨當初昭康帝拒絕了將杜玉楚指給她兒子,而一轉眼就將杜玉楚賜婚給了已經傻了的姜承昭。

  于是有了柔妃的先河,其他有子嗣的女人紛紛效仿。

  “瞧柔妃姐姐說的,難得我們鎮北王第一次對一個女子如此上心,如今兩人站在一塊兒這么瞧著,果然是一對天造地設的璧人啊!” 這位身著淡黃色宮服,容顏絕麗是德妃,作為鎮北王的姨母,且不管私下如何,但這種情況下自然是幫著杜玉楚。

  “要臣妾說呀,能娶到這北齊第一美人,鎮北王當真是好福氣呢!”開口的是身著寶藍色宮服,容貌清秀的四皇子生母淑妃。

  “平日里見這明珠丫頭也個溫柔的可人兒,品貌也是極好的,可惜,這神女有情襄王無意啊?!闭f這話的是身著海棠紅色宮服,頭戴金步搖的大皇子的生母良妃。

  “……”

  一時間里,整個慈寧宮內都充斥著這嘰嘰喳喳的附和聲。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