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李云棲魏司承小說全集

李云棲魏司承小說全集

童柯 著

連載中免費

《鳳棲青雀臺》是童柯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的李云棲在嫁給魏司承之后,對他不聞不問,甚至精神出軌,直到這個男人坐上了皇位,成了人上人,她才知道這男人居然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一場大火燒死了她,也讓她回到了剛嫁給這個男人的時候....

更新:2020/02/05

在線閱讀

《鳳棲青雀臺》是童柯所著的一篇古代重生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上輩子的李云棲在嫁給魏司承之后,對他不聞不問,甚至精神出軌,直到這個男人坐上了皇位,成了人上人,她才知道這男人居然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一場大火燒死了她,也讓她回到了剛嫁給這個男人的時候....

免費閱讀

  余氏的神情,瞬間頓了下,未曾被人察覺就揚起平時的微笑,招呼小姑娘到自己身邊。

  李映月卻堅持對父母行禮問候結束,才走入。

  從行為舉止也能看出,哪怕遠離權力中心的李昶一家,也一樣繼承了李家的祖訓,哪怕是男尊女卑的大環境下,李家也沒有疏忽對女孩的教育。也難怪在李昶還沒高升時,李家一度被說成是靠著家中女兒聯姻才保住的名流地位。

  這些李家女孩,也的確在聯姻中,起了不少作用。

  雖成茶余飯后的閑話,也擋不住外界對李家女的高度評價。

  婢女將李映月身上的大氅取下,余氏愛憐地摸著女兒受凍了的小臉,雖只是初冬,但京城夜晚已非常寒涼,李映月極為依賴地靠在余氏的手掌心磨蹭。

  余氏讓李映月在自己身邊坐下,將一熏籠擱在李映月旁邊的案幾上,讓李映月盡快暖和。

  熏籠是用竹、木為原材料,雕上鏤空花紋的罩子,供人暖手暖身,不少富貴人家也會在碳盒里面放上香料,用來熏衣物被褥。

  將熏籠放在同等材質的碳盒上,取用十分方便。

  余氏握著女兒冰涼的小手,對李昶道:“月兒那屋子也按個地龍?”

  李昶捋著胡須,有些不贊成:“地龍需要在外砸洞燒炭,還需鑿渠道,邀月小筑的主屋地板要全部重新施工,是個大工程,這不是問題所在,連李達的東苑都沒有,臨時給月兒造了,怕是要有諸多閑言碎語,以后月兒在其他姐妹中難免被落口舌?!?/p>

  李達是大老爺的名諱,李昶說的也是事實,地龍就是皇宮都不可能每個宮都造,他們所在的這一處是當年祖爺爺建下的,老夫人把西苑給他們,何嘗沒有補償的意思。李昶當年幾乎可以說被趕出李府的,就怕他與李達爭奪祖產。

  現在榮耀歸來,老夫人不可能一點表示都沒有,就把更美更好的西苑給了他們一家,至于原本住在這里的李達他們有沒有意見,就不得而知了。

  李映月搖頭:“映月要地龍何用,有熏籠就滿足了?!?/p>

  女孩滿足純真的笑靨,似乎在她眼里地龍不是什么稀罕物,但任誰都知道它的價值。讓夫妻兩又是欣慰又是熨帖,女兒有時候執拗也愛耍脾氣,但對她不在意的事物,從來都是大度的。

  身邊的丫鬟們都習慣了這一家子對唯一的嫡女那疼寵呵護的樣子。

  一家子和樂融融,都遺忘了跪在地上的云棲。云棲始終垂著頭,面無表情地望著地面,唯指尖微微攥了攥,以掩飾內心的不平靜。

  此刻她只覺得隔著薄薄的褲子,地面的寒氣直往膝蓋骨鉆。

  像李映月這樣的世家小姐,多的是折騰人的法子。

  比如她一照面就看云棲不順眼,不會直接說,隨隨便便的路過不費絲毫心思,就能讓云棲跪到天荒地老,還完全不失小姐的體面。

  當然云棲要是認為李映月是故意針對她,無論是誰聽到都會笑掉大牙,她云棲有什么資格讓堂堂李家嫡女針對。

  但重生而來的云棲卻再清楚不過,李映月的確是看不慣她的,特別是她的臉。

  前世她一來李府就發了高燒,由于狀態實在太差李濟為防牙婆訛人,將她扔到了廢舊柴房關了大半個月,這期間只有偶爾被吩咐過的丫鬟送來點餿了的粥飯,在她熬不下去的時候,被人救下了。等她退燒后重見天日,剛好遇到邀月小筑要添下人,李濟就拿她去添數了,沒想到李映月第一眼見她,神情就很古怪,直接把她留在了內院。

  云棲當然不知道這種古怪哪里來的。

  對于能分到主院之一的云棲,她從其他丫鬟的表情也能看出她的幸運,她是感激李映月的,讓她有了棲息之地,她不想再被賣來賣去了。

  沒過幾天,院里被曹媽媽賜下了主家喝剩的桂花釀,伺候主子們歇息下,一群丫鬟小廝就圍在屋里喝酒吃著小菜,言語間都是對李家的推崇。不愧是京城有名的世家,連他們仆從的小日子過得都比尋常百姓家紅火,云棲也同樣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當天晚上,所有丫鬟熟睡的時候,她為了幫院里的姐姐趕繡品,就熬得晚了些,剛睡下沒多久,就感覺有人靠近。

  云棲喝得不多,加上被賣入李府前遇過不少事,她對環境變化很敏感。察覺屋里進了人,人影來到自己床邊,云棲立刻睜開了眼,昏暗中發現對方手里拿著一把壺。來人見云棲醒來,一把捂住她要尖叫的嘴,就要對著她的臉澆下去。

  云棲立刻躲開,也幸而她是鄉下干慣活計的,比來人力氣還大,頭迅速撇開,還是晚了一步,她左耳連著小部分后腦、脖子被重度燙傷。

  但至少,她的臉沒有被毀容。

  滾燙的油碰到肌膚,迅速沸騰變形起泡……疼痛令云棲幾欲死去,來人見她如此頑強,燙成這樣還能堅持。要敲暈她,從來沒被善待過的云棲知道自己不能暈,暈了就要像之前那些被處置的丫鬟一樣,過得只會更糟糕。

  她發了瘋一樣拽著那丫鬟,幾乎要咬下那丫鬟手上的一塊肉。

  那丫鬟哪里見過這么不要命的。

  屋里的人鬧這么大都沒醒,顯然那桂花釀里添了東西。

  云棲喝得較少,只有一點暈。

  年幼的云棲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承受這些,她痛得全身抽搐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黑暗中,一個帶著些許富態的婦人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她,像看著一具發臭的尸體。

  云棲在她面前匍匐著,她已經疼得快說不出話來,只能拼命睜大眼睛。

  她勉強抬頭,就著月光看清了來人。

  “曹媽…媽”云棲記得她,聽聞是從小跟在小姐身邊的老媽媽。

  “小姑娘,別怪曹媽媽心狠,要怪就怪你這張臉,讓小姐夜不能寐?!?/p>

  云棲不敢置信,也許是覺得太不可思議。

  她聲音沙啞,好似聲帶受了影響:“就因為…小姐睡不著,我就要死嗎?”

  “小姐仁慈,怎會下這樣的命令?!?/p>

  眼看曹媽媽要命令旁邊的丫鬟,對著云棲的臉再補上一澆,云棲絕望地閉上了眼。

  一個匆匆的腳步聲靠近,來人正是曹媽媽口中的小姐李映月。

  李映月似乎是剛聽聞此事,未著外衣便趕了過來。

  李映月讓人掌了燈,看到燈下與她年齡相仿的女孩,脖頸、后腦,甚至半只耳朵都被燙地面部全非,只剩那張臉還完好無損。

  她震驚地倒退了一步,世家小姐哪見過這樣的畫面。

  “小姐,您怎么這樣就出來了,小心著涼…”

  李映月慍怒:“曹媽媽!你怎能…”

  曹媽媽沒有辯解,跪在李映月面前,聲淚俱下:“您這幾日至曉不眠,奴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p>

  這些話戳中李映月心中最不愿承認的地方,狼狽道:“和她沒關系?!?/p>

  “一個丫鬟罷了,怎可與小姐千金之軀相提并論,既然她的臉讓您不喜,毀了就好?!?/p>

  云棲疼得說不了話,但屋內無人理會她。

  她差點毀容,居然僅僅因為那么可笑的理由,一個奴仆為了討好她的主子。

  最終在曹媽媽的哭訴中,李映月當機立斷,讓眾人將云棲搬去后廚,第二天被人發現就是云棲偷食,卻被滾油燙傷,自食惡果。

  比起讓自己不安的云棲,李映月自然是保全曹媽媽的。

  李映月一些列操作都非常果斷,頗有世家中人的風范,她選擇將犧牲降到最小。

  唯一被犧牲的,只有一個下等仆役罷了。

  云棲偷食被滾油淋到差點毀容的事,在西苑的丫鬟間傳了去,她們都說活該。

  這個消息只傳了幾日,就被新的傳言代替,連談論的人都少了起來。她們看不起偷食的丫鬟,更嘲笑小丫鬟好不容進了小姐院,卻自己不珍惜,因小失大,如果換了她們會如何如何對小姐衷心。

  她們更擔心,前幾日聽說晚間出來散步的小姐李映月染了風寒,京城里不少有名的大夫都來了,如果這會兒去邀月小筑找事兒做,不知有沒機會在小姐面前展露頭角。

  哪怕李映月脾性不算好,但至多是小性兒,依舊是丫鬟擠破頭想進的院子。

  云棲知道她應該感激李映月沒將她逐出府,賣了身的丫鬟被逐府后,生存會非常艱難,被主家嫌棄的人,連路引都有可能拿不到,更別提找活計干了。但她無法感激,受了傷的云棲不能待在邀月小筑,李映月仁慈沒有懲罰云棲,只讓她去后廚幫忙,成了李府最不起眼的存在。

  云棲身上的燙傷由于無人治療潰爛嚴重,幾次傷口感染暈倒,后廚大娘于心不忍,幾雜役一同幫助云棲,偶爾她們會找運菜的農戶幫忙捎一點藥草,悄悄煮了給云棲敷。

  就這樣拖了又拖,潰爛了快半年,小半的頭皮壞死,連頭發都長不出來,她日日疼痛……

  這一切,起因只是李映月的不喜歡。

  經歷過這些的云棲,徹底明白,大戶人家的丫鬟,看著再高貴也是丫鬟,是主人鞋面上的灰,順眼了是半個主子,不順眼了隨時可以吹走。

  她不甘心,她不過想有一個安穩棲息的地方。

  于是她養好了傷后,遮掩了身上的疤痕,用盡一切辦法,擠進了李家最有出息的嫡子,慶朝最年輕的秀才,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李崇音的院子。

  …………

  云棲回憶起前世的片段,目光有些渙散,她跪在地上的身子晃了晃。

  她已經改變了最初的命運,前世這時候她還在柴房發著熱,現在她已經到了余氏的院子。

  余氏發現云棲的異樣,剛要開口,就聽一旁李映月笑道:“母親,這丫頭看著讓人歡喜,能給映月嗎?”

  說著,有些嬌憨地拉著母親的衣角,頗有些不依不饒。

  余氏也不氣,嗔道:“你呀,什么都要新鮮的。院里的丫鬟還不夠使喚嗎?今日選丫鬟小廝,我可給你院里分了最多的,就是你大哥院里也沒你多?!?/p>

  李崇音坐在李昶下首,與父母見禮后,就不再說話。

  聞言道:“兒在府里待的時間不長,理應給妹妹多些?!?/p>

  余氏實在拗不過女兒,道:“那也要問問小丫頭愿不愿意,云棲,你想去小姐的院里嗎?”

  眾人看向安安靜靜跪著的云棲,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云棲身上。

  懋南院中,余氏身邊的丫鬟按等級劃分,已經足夠,連補上的人選都非常多,好一些都等了十幾年,就候著誰能下來或是出嫁騰地方,在余氏這里云棲幾乎沒有晉升機會。

  被李映月這樣討要過去,少說也能成為四、五等丫鬟,一下子地位就提升了,難有能拒絕的。

  再者,拒絕等于沒給小姐面兒,云棲只要不傻,就不可能拒絕。

  整個屋里,只有安然喝茶的李崇音,注意到云棲隱藏在拳頭下的掌心。

  一閃而過,似有些血漬,是握得太緊傷到的?

  他掀開波瀾不驚的眼睫,不動聲色地觀察。

  這個小丫鬟,不像在害怕。

  安靜的廳堂中,也許是云棲沉默的時間有些長,所有人視線都聚集在她身上。

  云棲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小了個尺碼的丫鬟服罩在她瘦弱的身子上,顯得空蕩蕩。

  她朝著李映月的方向福了福,小小的女孩可能是因為剛進府,對這些文雅的說話方式還不太習慣,磕磕絆絆地說了下來:“云棲感謝小姐厚愛,只是看到夫人第一眼,云棲就覺得親切,想、想留在懋南院,可、可以嗎?”

  她顫顫巍巍地抬頭看了眼夫人,又馬上低下頭。

  那膽小求收留的模樣,讓余氏忍俊不禁,覺得小丫頭眼神明亮,很是靈動。

  雖抬頭看主子不合規矩,話語也不妥,但余氏并未生氣。

  李映月沒想到會被個小丫頭拒絕,語含些許怒氣:“你的意思是看到我不親切?好大的膽子!”

  “奴、奴婢不是這個意思,小姐息怒,小姐息怒……”

  可能是害怕被責備,云棲顫抖地更加厲害。

  都這么可憐了,誰還能讓她再走。

  云棲像極了那種剛進府里,什么都不懂只懂得不斷向主子求饒的小丫鬟。

  “將她……”李映月看到云棲的臉便有些不舒服,有心把她的存在淡化,不過被余氏打斷了。

  余氏見云棲額頭都磕出了血,有些憐惜,讓身邊的一弦扶她起來。

  “我這兒你可能只能做個小丫鬟,這樣你還愿意嗎?”

  其實丫鬟做什么,哪怕喪了命,都是主子的意思,根本不需要問上一問,但余氏覺得云棲有意思,特意問了。

  云棲還站起來沒多久,再次跪了下來:“奴婢愿意,謝夫人?!?/p>

  聽到云棲的稱呼,余氏才意識到另一個問題:“你們可都該改口了,該喊二夫人,崇兒排第三,是三公子,映月排第四,便是李府的四小姐了?!?/p>

  “是,謝二夫人?!痹茥珡纳迫缌鞯睾暗?。

  這個排名是加上大老爺李達一家子,既然現在大房二房住在一起,李家也沒分家,自然是一起算的。李達有兩庶子,一嫡女三庶女,余氏的排名就是按照幾個孩子的年齡來排的。

  看起來大老爺的子嗣頗多,但李達沒有嫡子,連庶子都是一胖一殘,嫡女也只有一人。相比之下,二老爺李昶嫡子的質量就高多了,不提剛十一歲就考上秀才的李崇音,就是六歲的雙胞胎也是極為聰穎的。

  李映月知道自己無法改變母親的決定,她板著小臉道,實在不想待下去:“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丫鬟還是要自己愿意才是好的?!?/p>

  說著,向父母親行禮,就要告退。

  “回去后,多休息,有什么想吃的想用的與曹媽媽說,知道嗎?”余氏叮囑道。

  “謝母親?!崩钣吃虏⒉幻銖娮约簲[笑臉,不高興是表現出來的。

  余氏對李映月頗為縱容,她是清楚女兒的心性的。

  跟在李映月身后的曹媽媽,冷冷看了眼跪著的云棲。

  云棲仿佛有所覺,突然轉頭,回看了一眼。

  明明那雙瞳孔黑白分明,漂亮的像是蓬萊進貢的琉璃珠子。

  但這么沒情緒地望著人時,偏偏有種寒涼的味道。

  曹媽媽被云棲懾住,不信這么個小丫頭片子能有這種眼神,再看過去,云棲早就回頭跪著了。

  她搖了搖頭,興許是昨晚上喝了些桂花釀,到現在還沒醒酒眼花了。

  余氏:“崇兒,你替母親照顧一下月兒?!?/p>

  李崇音應是,他常常是非常安靜的,習慣地觀察身邊所有人,小到丫鬟、路人,大到皇親貴胄。通過觀察他人,來加深自己對人的判斷。他的坐姿總是非常端正,也許是常年習武的關系,舉手投足間透著氣定神閑,自然而然地讓人將目光放在他身上。若是習武之人便能發現,他無論是坐姿還是走姿,甚至與人說話,都是能夠隨時置人于死地的鋒利。

  只是平日他總是收斂著這種鋒利,讓人忽略他同樣擁有不錯的身手。

  李崇音將云棲與曹媽媽的互動看在眼里,溫聲告退,離去前,路過云棲身邊時,腳步頓了頓。

  云棲心中咯噔一聲,不知哪里引起李崇音的注意,她惶惶抬頭,那人早已離去。

  云棲上輩子在李崇音的院子里待過,后來更是與此人糾纏不休。

  京城中無論男女都說他是謙謙君子,應和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后來被陛下盛贊,稱他為“國士無雙”,這般獨一無二的優待,放在他身上非常契合。

  但云棲深知,此人有多么可怕。

  就是重活一世,云棲都不想再招惹他。

  余氏安撫了云棲幾句,又賞了些珠釵、耳飾,都是不超過丫鬟份例的類型。但是一般剛入府的小丫鬟,很長一段時間是沒有任何首飾,像云棲這樣進府兩個月,剛剛入院就能得賞賜,是少見的。

  云棲誠惶誠恐地感激后,也再次被門外的無端帶回偏房。

  眾人離去,余氏微微含笑的嘴角放下。

  她捂著胸口,一手撐在案幾上,以深呼吸讓自己好受一些。

  李昶立刻走了過去,將熏籠放到余氏身邊,扶起她:“又疼了?”

  余氏臉色發白,擺擺手:“老毛病了,不打緊?!?/p>

  “我上職后,去太醫院跑一趟,讓幾位圣手給你看看?!?/p>

  “有什么可看的,郁癥便是圣手也沒有良方?!?/p>

  郁癥,在醫術上也稱作氣結、離夢等,表現為胸悶氣短、愁眉不展,常常是患者無法自控,郁結于心,如果情況得不到緩解,會越來越嚴重。

  李昶喊來錦瑟:“速速去拿夫人的藥?!?/p>

  錦瑟也來不及行禮,看夫人額頭冒出了細汗,急匆匆地走向茶水間:“在爐子上溫著,我立刻去取!”

  喝下了藥后,李昶將余氏扶到榻上,他眼底含著隱痛:“你還是在想著那事嗎?”

  余氏想爭辯,在李昶復雜的目光中,最終化成了一聲輕嘆。

  “我也知自己不該這樣,但每每看到映月,我就是親近不起來,我……愧對映月?!?/p>

  “明日讓月兒過來,我們用合血法試試?!?/p>

  認親有幾種方法,一是常理法,這需要事實推理,二是合血法,也就是常說的滴血認親,三是滴骨法,但這是用來認死后骸骨的。

  余氏卻是不愿意:“夫君可看過《?;萑珪发?其中有一句便是:滴血之事,未可盡信,已有不少事例證實,便是完全陌生的兩人,都有可能血液融合,既如此,又何必嘗試?!?/p>

  李昶:“你是害怕結果吧?!?/p>

  余氏沉默了會,捂著胸口,淡聲道:“妾身這病已十年有余,近日愈發精神不濟,也不知還有多少個年頭可活。若妾身……”

  李昶本來溫和的面容,倏然嚴厲:“夫人!神醫都說你只要心情開闊,便壽元不盡。不許說這樣喪氣的話,我李昶的夫人,永遠只有你?!?/p>

  李昶明白,余氏這是心病,而心病大多無藥可醫。

  十年前,余氏千辛萬苦生下了一個女兒,名字也是孕期就取好了的,男孩就叫李正陽,女孩就叫李映月,一日一月,相互映襯。她母愛拳拳,恨不得將全天下最好的都給她,剛出生的嬰孩還看不出五官,只是肌膚黝黑了些,她也沒多想。

  但那點疑惑在心底種了根,發了芽,隨著時間流逝越擴越大,她漸漸發現女孩的五官、肌膚幾乎沒有一點像夫妻兩人,頭發也是偏黃偏細的,這樣的不同在李映月年歲漸長后,愈發明顯。

  一個母親真的會完全認不出自己的孩子嗎?

  沒有絲毫母子感應嗎?

  這個答案沒人知道。

  余氏會本能的看自家孩子某一個五官像父母哪一方,周遭親戚在逗弄時也會加深這些印象,當幾個親戚無意中說,這孩子倒是不像你兩人。

  這話,進一步加深了余氏的疑惑。

  這世上也的確有完全不像父母,反而像祖父祖母的,或是誰都不像的孩子,但即便如此,也無法解釋李映月各方面才藝的平庸,也許李映月只是單純的不像他們而已。余氏知道自己不該在意這些,這是她十月懷胎,難產了三天三夜險些喪命才生下的孩子。

  余氏嘗試著親近,卻發現女孩的性格與他們夫妻也是迥異的,這么些年她也盡心盡力地教導她,可終究少了一層感覺,多了一分疏離。

  她想,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也是講究緣分的,也許她與映月便是少了一層緣分。

  多年后再一次幾乎去了半條命地生下了雙胞胎,讓余氏的身子骨虛弱了不少,在江南用藥材溫養多年,她常年待在封閉的屋內,這心病隨著產后愈發嚴重,到現在發作次數漸增。

  為了控制病情,余氏只能悄然疏遠了女兒,著重疼寵雙胞胎。

  在外,無人看出余氏的心病,她總是帶著溫和的笑容,有條不紊地處理著院內院外各項事務,讓李昶沒有后顧之憂??僧斠股钊遂o時,她就常常坐在床上,愣神著。

  “老爺今日還是去錦瑟那兒吧,妾身多有不適,怕無法伺候老爺?!?/p>

  即便是發妻,如果身體有恙,也是不能與丈夫同房的。

  錦瑟是余氏主動為李昶納的通房,錦瑟的人品余氏是信得過的,這是個守禮又懂進退的人。

  “我就在這里陪著你?!崩铌撇蝗轄庌q,對外人威嚴到不近人情,在發妻面前卻連說話聲都輕了些,“那個叫云棲的小丫頭模樣的確討喜,既不想去映月那兒,你便讓她多來你院里,當個逗趣也好?!?/p>

  余氏也不再勸,湯藥有安神的效果,她疲倦地閉上了眼:“妾身省得?!?/p>

  在李昶入眠后,余氏再次睜眼,她從枕邊小格里拿出了一樣東西。

  她無意識地拽著十年前親手做的小衣,待發現時,頰邊早已留下兩行清淚。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