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葉如歌霍彥西番外全集

葉如歌霍彥西番外全集

青竹 著

連載中免費

《隱婚蜜愛霍少離婚吧》是由作家青竹所寫的總裁甜寵文,主角是葉如歌和霍彥西,小說講的是葉如歌和霍彥西因醉酒后一夜荒唐,被迫結婚的兩人結婚后各過各的,直到某天霍彥西說出了一個荒唐理由并拿出離婚協議,而此時葉如歌帶著積攢的所有失望離開,多年后再次重逢的葉如歌和霍彥西將會發生怎樣的故事......

更新:2019/12/10

在線閱讀

《隱婚蜜愛霍少離婚吧》是由作家青竹所寫的總裁甜寵文,主角是葉如歌和霍彥西,小說講的是葉如歌和霍彥西因醉酒后一夜荒唐,被迫結婚的兩人結婚后各過各的,直到某天霍彥西說出了一個荒唐理由并拿出離婚協議,而此時葉如歌帶著積攢的所有失望離開,多年后再次重逢的葉如歌和霍彥西將會發生怎樣的故事......

免費閱讀

  葉如歌胸口涌起一股慍怒,她幾步走過去,明明很氣,卻要克制著:“你帶她來干什么?”

  霍彥西很少見她這樣生氣,他竟覺得她這氣呼呼的模樣很生動,不禁玩味的勾起唇:“既然是宴會,我為什么不能帶女人來?”

  他當眾承認夏詩云是他的女人,那她這個霍太太算什么?

  他可知他的一句話就讓葉如歌淪為笑柄,四周那些嘲笑聲,譏諷聲,甚至那些同情她的目光都讓她感到恥辱至極。

  葉如歌臉色更是蒼白了。

  夏詩云偏要這個時候火上澆油:“霍太太,你就當我也是來向你爸爸賀壽。”

  葉如歌瞪向幾乎整個人貼到霍彥西身上的夏詩云,她深吸一口氣,她不想像潑婦一樣罵街,盡力平靜道:“這里不歡迎你,你走。”

  不等霍彥西開聲,她便高聲喊:“保安過來。”看來是要直接趕夏詩云走。

  “她走我也走。”霍彥西對上她的視線,偏要和她作對了。

  葉如歌咬著牙瞪視他,就差沒有脫口說出‘那你就滾!’

  兩人之間的氣氛將到冰點,旁人都感到了壓力。

  萬春芳急忙過來把葉如歌拉回去,對霍彥西賠著笑臉:“彥西,你別走,誰都不要走,今天是你岳父生日宴,來祝賀的都是貴客,你們里面請。”瞧她那諂媚的樣,深怕霍彥西真的走了。

  她對葉逸海使個眼色:“逸海,你看你的好女婿來給你過壽,你得讓他留下喝幾杯酒。”

  葉逸海看了眼女兒,明知道霍彥西這么做實在太過分太傷人,可他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誰讓他們葉家還得依靠霍家生存呢?

  葉逸海扯出古怪笑容:“是啊,彥西,你留下來陪我喝幾杯。”

  葉如歌緩緩閉上眼睛,感覺身子涼透了,霍彥西給她那么大的難堪,她卻無法做任何抗爭。

  就連她的父親都不站在她這一邊。

  霍彥西的目光始終在葉如歌身上,見她一言不發,臉色極其難看,他心里反倒有些窒悶。

  但很快他就忽略那些煩悶,一揮手讓后面的助手送上賀禮:“岳父,這是我媽讓我送給你的生日賀禮。”

  萬春芳笑盈盈的替葉逸海接過賀禮:“你人來就行了,還準備什么賀禮,太客氣了。”她越看霍彥西越是順眼,可惜啊,他娶的不是她的女兒。

  “不客氣,反正不是我準備的。”霍彥西口上叫葉逸海一聲岳父,根本沒把葉家放在眼里,畢竟和葉家結為親家并非他自愿。

  萬春芳笑容凝固幾秒,隨即大笑幾聲掩飾尷尬:“都一樣,一樣……”

  霍彥西帶著夏詩云留了下來,葉如歌只覺胸口堵得慌,加上大家都用同情的眼神看她,她更是渾身不自在,沒吭聲,轉身去了洗手間。

  霍彥西眼角余光瞥到她離開的身影,眼中有什么一閃而逝。

  葉如歌來到洗手間,用冷水洗了臉,稍稍平復思緒。

  她看向鏡子里自己蒼白的臉,藏不住哀怨的雙眸,她感覺心好累,這一段婚姻,她要撐不下去了……

  霍彥西走在前往洗手間的走廊上,神色微斂,腦子里浮現的是葉如歌剛才在無比難看的臉。

  大抵是因為心不在焉,在走廊轉角撞上了迎面而來的人,那人直接撞入他懷里,一聲驚呼。

  他條件反射扣住對方的腰肢,扶住了她。

  他蹙眉低頭,只見對方的臉都皺起來。

  “呀,姐夫,怎么是你?”葉悠然捂著撞痛的鼻子,一臉茫然的望著他。

  姐夫?她是葉如歌的妹妹?

  霍彥西神色冷淡:“沒事吧?”正要松手,葉悠然卻捂著頭很難受的樣子:“我……我頭好暈啊……”

  她無力的靠在他胸膛前,隨時要暈倒那樣。

  霍彥西眸光冷銳的盯著靠在他身上的葉悠然,再次要推開她的時候,一道低斥聲響起:“霍彥西,你對我妹妹做什么!”

  他抬頭看去,葉如歌冷著一張臉,正氣勢洶洶的快步過來。

  葉如歌一過來就把葉悠然從霍彥西懷里拉開,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像護著一只要落入狼口里的羊。

  她冷瞪霍彥西:“你是不是太無恥了?她是我妹妹,你連她都不放過?”

  霍彥西俊容沉了沉:“我還沒到要對一個發育不良的小妹妹下手!”

  她把他當成了什么?是個女人就撲上去?

  葉悠然聽到他那話,臉上劃過難堪,低頭不語。

  “你不用狡辯,我都看到了,我警告你離她遠一點!”葉如歌根本不信他,擱下這話便抓緊葉悠然的手快步離開。

  霍彥西心口一股陰郁,瞧她一副著急遠離他的模樣?

  葉如歌拉著葉悠然回到宴會廳:“你以后不要靠霍彥西太近,知道了嗎?”

  葉悠然用力抽回手,沒好氣的斜睨她:“怎么?怕我跟你搶男人啊?如果他的心不在你身上,他遲早會被別的女人搶走。”

  葉悠然嗤笑一聲,心里暗罵葉如歌多管閑事,正想轉身走,葉如歌再次抓住她。

  她沒好氣的回頭,對上葉如歌冷然的目光:“他的心在不在我身上輪不到你操心,我是他的合法太太,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其他人想搶那都是妄想,今天是爸爸生日,你最好不要惹事讓他不高興。”

  葉如歌剛才已經看到葉悠然故意撞上霍彥西,她不敢相信葉悠然對霍彥西有非分的想法,肯定是繼母教唆她這么做。

  她故意責怪霍彥西,就是要斷了葉悠然的妄想。

  葉悠然聽到她那半是警告的話,不禁惱羞成怒:“你神氣什么?你最好把霍太太的位置坐牢了!”話落她哼了聲,氣呼呼的走了。

  葉如歌依舊神色平靜,眼中倒是有些情緒翻涌。

  她心口有些悶,轉身來到酒塔這邊端起一杯酒。

  “霍太太,看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一道略帶挑釁的女聲在旁邊響起。

  葉如歌聞聲皺眉轉頭看去,夏詩云高傲的抬著下巴示威那般的看著她。

  她知道夏詩云故意來挑事,如果她現在對她發飆,不但引起大家的關注,還有可能破壞父親的壽宴。

  所以她冷睨一眼夏詩云,暫且壓下心頭躥起的情緒,端著酒杯假裝對她視而不見,轉身要走。

  然而夏詩云卻攔住她,還故意湊到她面前壓低聲音:“你和霍總離婚吧。”

  葉如歌微怔,掃向一臉挑釁的女人,眸光驀地一沉。

  “你有什么資格和我說這種話?”她冷盯著夏詩云。

  “全江城都知道他不愛你,他寧愿留戀外面的花叢,也不看你這個霍太太一眼,你不覺得很悲哀嗎?”夏詩云笑得妖嬈,話語直戳她心窩。

  葉如歌原有的氣勢在這一刻瓦解,心狠狠被刺了一下,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所有人都知道,霍彥西不愛她……

  她不覺得悲哀嗎?

  不,她悲哀,但那又怎么樣呢?

  葉如歌眼中那一點點傷寂沉淀下來,瞳孔驟凝:“他愛不愛我那是他的事,誰也別想覬覦我霍太太的位置!”她側首,冷笑著直視夏詩云:“你,更沒資格。”

  葉如歌不打算和她多說廢話,話落再次要走。

  夏詩云眼中狠光一閃,低低道:“葉如歌,他不愛你,你為什么要繼續犯賤抓著他不放?”

  她猛地抓住葉如歌的手,葉如歌條件反射甩開她,事情就在這一刻發生……

  夏詩云假裝被她用力甩開,整個人往旁邊的酒塔撞去,隨著高高疊起的上百只酒杯被撞倒塌在地上的破碎聲,她摔倒在破碎的酒杯旁,渾身狼狽不說,被酒水澆濕了全身不說,她還被破碎的玻璃酒杯扎受傷,手腳都有冒血。

  葉如歌站在她前面,所有人看過來的時候,自然就認為是她狠心把夏詩云推倒。

  在場的賓客都圍過來,葉如歌還沒回神,那些譴責的聲音就在身旁響起。

  “她怎么那么狠?太欺負人了吧?”

  “難怪霍總厭惡她,她心腸太毒了……”

  那些責怪嘲諷的話語讓葉如歌繃緊了臉,她是霍太太,夏詩云是小三,這些人都瞎了眼么?竟然都幫小三說話?

  其實她也明白,這些人不過是看霍彥西的臉色,不然誰敢幫夏詩云說話?

  她冷眼看著地上可憐兮兮的夏詩云,她這一招夠狠,自殘來害她!

  霍彥西聞聲趕過來,他扶起倒在玻璃碎渣里的夏詩云,寒眸冷銳:“葉如歌!你敢傷她?”

  夏詩云靠在他懷里,哭得梨花帶淚:“霍總,葉如歌她好狠心,她說如果我再靠近你,她就要我的命!”

  旁人聽到這話再次對葉如歌指指點點。

  葉逸海和萬春芳也過來了,看到這情況,兩人臉色都變了。

  “如歌,怎么回事?你……你怎么能傷人?”萬春芳開口就定她的罪。

  葉逸海倒是沒出聲,只是神情嚴肅的看著女兒。

  “我沒有傷人,是她自己撞過去。”葉如歌神色平靜,雙手卻攥緊。

  她一眨不眨的看著霍彥西,最傷她的不是旁人的言語,而是他對夏詩云的呵護,對她的指責。

  夏詩云眼神閃爍了下,哭得更加可憐:“嗚嗚,霍總,我好痛啊,我身上一定扎滿了玻璃……”

  她哭得那么慘,露出來的手腳確實看到在流血,旁人不禁暗忖,誰會對自己那么狠?自己撞上去?

  這么說葉如歌傷人還不敢承認。

  霍彥西輕輕拍夏詩云后背安撫她,卻對葉如歌冷冽低喝:“道歉!”

  葉如歌臉色變白,不敢置信的看著他,身形搖晃,他……竟要她向夏詩云道歉?

  她對上他冷冽的黑眸,他對她是真的無情啊……

  所有人都看著她,那些討好霍彥西的人甚至成為他的爪牙,催促她趕緊道歉。

  那些嘲諷和鄙夷的話語仿佛凌遲一般,讓她痛不欲生又屈辱不已。

  霍彥西看到她臉上的血色一點點褪去,單薄的身子仿佛搖搖欲墜,他的心莫名一抽。

  “霍總,如歌沒有傷害她,她是你的妻子,你應該相信她而不是那個小三!”韓辰走到葉如歌身旁,她此刻的無助讓他心疼。

  霍彥西寒眸掃向韓辰,什么時候輪到他為葉如歌出頭?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葉如歌,你傷了人不敢認嗎?”

  他如此咄咄逼人,葉如歌壓下心中的怒和傷,目光幽涼的望著冷峻的男人:“如果我不道歉呢?”

  “那這個壽宴也沒必要繼續了。”霍彥西這是一定要為夏詩云出頭了?

  一句話讓葉如歌渾身一顫,目光鎖在他那張過分英俊又無情的臉上,他要為了一個小三毀了她父親的壽宴?

  沒人敢出聲,葉逸海臉色難看卻也迸不出一個字,他這個女婿,他得罪不起。

  “霍彥西,你不要欺人太甚!”唯有護在葉如歌身旁的韓辰出了聲。

  霍彥西盯著他,越發覺得他站在葉如歌身邊很礙眼。

  葉如歌把韓辰拉回來,她往前走兩步,撿起地上一片酒杯碎片,下一刻,她當著眾人的面用尖銳的碎片劃破自己手腕,鮮紅的血頓時流出來!

  “啊!她要干什么?!”

  大家都被葉如歌的舉動嚇壞了。

  霍彥西神色一沉,眼中的冰冷破裂,心尖一凝。

  “如歌……你,你這是干什么?”葉逸海終于緊張出聲。

  “如歌……”韓辰更是大驚失色。

  葉如歌的目光始終在霍彥西身上,她高高舉起流血的手腕,雙眸里已經空洞了,對著他卻挽起了唇微笑:“道歉不可能,命有一條。”

  大家倒吸一口冷氣,沒想到她那么的倔,剛才嘲笑她的人此刻莫名對她有一絲敬佩。

  “夏詩云就不該來這里。”

  “就是,她是小三,怎么好意思來?”

  突然間,大家都回神了那般,紛紛站到葉如歌那一邊,譴責夏詩云。

  夏詩云眼中的得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驚慌,她下意識攥緊霍彥西的衣袖:“霍總……”

  霍彥西目光沉沉的看著葉如歌,她流血的手腕那么刺目,他感覺很煩躁。

  “葉如歌,你真狠!”霍彥西咬牙擱下這話,抱起夏詩云大步離開。

  他還能拿她怎么樣?

  葉如歌望著他離開的背影,一抹苦澀在心頭滑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