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農女如此多嬌蘇青橙番外全集

農女如此多嬌蘇青橙番外全集

如意寶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農女如此多嬌》是由作家如意寶所寫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蘇青橙和蘇林,小說講的是前世的蘇青橙被榴蓮砸中后意外穿越到古代農村,作為蘇家小孫女的她本只想在家混吃等死,可奈何自己總會莫名卷入重生堂姐與其姐妹之間的明爭暗斗,那忍無可忍的蘇青橙將會采取何驚人舉動?她接下來的農女生活又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

更新:2019/12/08

在線閱讀

《農女如此多嬌》是由作家如意寶所寫的古代言情作品,主角是蘇青橙和蘇林,小說講的是前世的蘇青橙被榴蓮砸中后意外穿越到古代農村,作為蘇家小孫女的她本只想在家混吃等死,可奈何自己總會莫名卷入重生堂姐與其姐妹之間的明爭暗斗,那忍無可忍的蘇青橙將會采取何驚人舉動?她接下來的農女生活又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

免費閱讀

  蘇青橙被大哥投喂飽了之后,被放進木輪推車。

  第一次坐的時候,她還以為穿的不是古代!

  后來漸漸發現,這個陌生的朝代,其實也不落后阿。

  “青浩,要照顧好小妹,知道嗎。”蘇青朗拍了拍還在忘我舔著冰糖葫蘆的蘇青浩,眼底也是浮現無奈。

  蘇青浩點頭,拍拍胸脯保證道:“大哥放心,我肯定會照顧好小五的!”

  也能抱著一顆冰糖葫蘆在舔的蘇青橙抬頭看了眼小哥,心中深表懷疑。

  跑出去玩還能將自己搞得迷路的家伙,真的能帶好她?

  蘇青朗也想到這些了,不過大家現在忙著搬家,祖父祖母也沒空,也就只能怎么辦了。

  “大哥,我帶小五出去玩了!”蘇青浩打了聲招呼,用牙齒咬住冰糖葫蘆,推著木車就出去了。

  能出去外面玩也好,但是蘇青橙這次坐在木輪車上的體驗絕對很差。

  她小哥,推五步停一分鐘,推五步停一分鐘,直到他將手上的冰糖葫蘆吃完。

  蘇青橙:“···”

  欺負她還是個說話不利索的娃娃是吧。

  蘇青浩擦了擦嘴巴,雙手扶著推手,道:“小五,你想要去哪里玩。”

  當然,他問出這句話也沒有要蘇青橙回答的意思。

  蘇青橙手上抱著一顆冰糖葫蘆在舔,她伸手指向左邊,可蘇青浩根本就沒有聽她的,反而是推著木輪車走向右邊。

  氣哦!

  兄妹兩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就看到蘇青萍從山上回來,背簍里好像有什么東西,現得沉甸甸。

  蘇青浩還在想要怎么樣才能從小五的荷包里拿出零嘴吃,抬頭看見蘇青萍迎面走來,瞥見她的背簍里上面用樹葉掩蓋著,好奇地看了幾眼沒瞧出里面是什么,蘇青浩撇撇嘴,隨口道:“萍姐兒,你又去割豬草咯。”

  家里共同養了兩頭豬,豬草都是二伯家負責割回來,所以這句話也就是隨便客套。

  在低頭不知想什么的蘇青萍聽到有人叫她,抬頭看見還是年幼無知的蘇青浩,不是在前世那個赫赫有名的海上將軍,更不是將她壓致邊疆流放,不顧她求情的心狠堂弟。

  想到前世種種,蘇青萍眼底一閃而過的復雜又恢復了平靜,她點頭冷淡道:“嗯。”

  和以前同樣的沉默寡言,倒也不會讓人起疑。

  當然,蘇青浩現在還是個五歲孩童,根本就不會想那么多,而且家里頭兄弟姐妹兩巴掌都數不過來,他和這個講話不超過五句的堂姐更沒有什么感情了。

  萍姐兒?!

  捕抓到敏感詞,蘇青橙立馬揚起腦袋,看向和小哥講話的人。

  面色有些蠟黃,梳著很普通的辮子發型,五官清秀有余,倒是一雙漂亮杏眼現得深沉復雜,很有故事的樣子。

  背著比身板要大的背簍,總感覺下一秒要被壓垮肩膀。

  注意到她的打量,蘇青萍眼底有著嫉恨,雖然很快消失,不過還是被蘇青橙發現了,心中又更加疑惑,恨一個奶娃娃?

  “小五,我們去玩打水漂。”蘇青浩推著木輪,直接掠過蘇青萍身邊,往村里的一條小河去。

  打水漂就是用石子往河里飛去蕩開的波浪。

  蘇青橙也不想和一個對她有敵意的人在一起,所以格外配合小哥趕緊離開。

  蘇青萍走了幾步,她突然停下來,回頭看了眼遠去的兄妹兩,眼底暗沉冷漠,手指緊緊扣著衣角。

  這輩子,她絕不會重蹈覆轍。

  既然能成為天選之人重新來過,該是她的,不該是她的,她都會統統搶走!

  曾經母儀天下,恩寵一生的人,今生還是消失比較好,存在世上只會妨礙她的路,也會提醒她前世有多失敗!

  不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嗎,今生她也可以捷足登先,一定能講無上榮耀搶到書中。

  蘇青橙看著小哥可憐巴巴的樣子,還是從小荷包里拿出一顆糖給他。

  突然背脊一涼,她心底有個聲音反復強調著小心。

  蘇青橙搞不懂是什么,不過前世的時候她憑借著野獸般的直覺,躲避了很多危險,所以還是很信服這個莫名其妙的提醒。

  但現在她就是個奶娃娃,傳說中的金手指是沒有的,所以只能依靠大人來保護。

  蘇青橙曾經還在哀愁,投胎的時候為什么沒給她時間喝孟婆湯,帶著記憶重新來過的人生一點都不好,很多時候大人的思維和孩子的身體不配合,很容易生病,雖然才一歲半,可大大小小的病很頻繁出現,要不是因為她爹娘寵還有積蓄,可能都為扔掉,或者視為災星了。

  可現在她就覺得慶幸了。

  如果真的有人想對她下手,起碼有成人的思維在,多了份保障。

  他們村叫木棉村,聽說村里當年有很多木棉樹,不過被砍掉了,現在還能看到些青嫩樹苗,長得很慢。

  村里背后環有三座連綿大山脈,在山腳下有條清澈見底的長河,養活了木棉村和其他村莊的人。

  走過石板橋就是進山的路口,當然也可以從其他小路走,但是比較偏僻。

  河的沿邊都是飄揚柳絮,蔓蔓青草,還有緩緩綻放的野花,在綠色中點綴了繽紛。

  河里還有蓮花,如今正值春日,花苞待放的時刻。

  說實話,這是蘇青橙第一次看到這樣純真的自然風景。

  她前世雖然經常去農家樂玩,但是少有這種微風徐來都帶著清香的空氣。

  只不過從小哥嘴里知道此河名叫苦水河,這就有點煞風景了,那么漂亮唯美的風景居然被取了這樣一個名字。

  就好像看到個很驚艷的大美人,但是有人叫了她一聲“翠花”的怪異感。

  蘇青橙搞不懂取名之人是怎么想的。

  在她將冰糖葫蘆舔得越來越小的時候,終于走到地方了。

  在一片平地,旁邊有棵樹,周圍的草都被磨平了,顯然是經常聚集在此處玩耍,而往下走有個小小的緩坡。

  他們還沒有走進,分成兩派各自玩耍的男生女生看到蘇青浩來,都很開心到打招呼。

  “青浩,你來了。”

  “青浩,你推著的是誰啊。”

  “青浩,我們今天去山上抓鳥吧。”

  “……”

  一群孩子都很熱情,將蘇青浩包圍在中間,他儼然成了孩子王,而且蘇青浩本人很習慣的享受著小伙伴們的問候,圓潤小下巴高高抬起,笑容自信飛揚。

  蘇青橙看得咂舌,對小哥那初見雛形的領袖風范伸出個大拇指點贊。

  本以為家里作為第二貪吃,還迷糊的小哥是個青銅玩家,沒想到人家已經邁向王者境界了!

  蘇青浩勾唇努力笑得矜持些,然而心中飄飄然。

  看,這些都是他的小弟!

  雖然不是曾經的笨蛋喪尸屬下,不過好歹這群弱小的小弟們會找美味的食物給他,就勉為其難地罩著吧。

  蘇青浩眼睛賊亮,他握拳在嘴邊干咳一聲,昂首挺胸擺闊步,小個頭大氣勢,捏著聲音故作淡定道:“安靜,都安靜。”

  他說話還是很有分量的。

  所以此話一出,還在嘰嘰喳喳的一群孩子都紛紛安靜下來,很稀奇的目光打量著蘇青橙,似乎要看出一朵花來。

  有個在咬著手指頭,梳著羊角辮,臉上有些灰塵的小女孩歪頭看著蘇青橙,熾熱的視線特別停留在臉上好一陣子。

  在蘇青橙被看得不自在的時候,只見小女孩吸了吸口水,滿是懷念道:“白白的,胖胖的,好像肉包子,肉包子最好吃了!”

  阿爹去賣菜回來的時候買了兩個肉包子,她和姐姐一人一半,那味道棒極了,咬一口就是香噴噴的肉,夜里睡著還能回味。

  蘇青橙:“……”

  不,她這是嬰兒特有的身材,不是胖,謝謝!

  然而小女孩的話,得到了眾人認同,就連蘇青浩也是拍著小胸脯,一臉自豪道:“這可是我妹妹,怎么能不白白胖胖的,而且還是我養胖的呢!”

  在之前,他就很喜歡咬小五的臉頰玩,可香噴噴了!

  不過他時刻謹記著這是妹妹,不是美味食物,所以每次都戀戀不舍放開,再找吃的彌補受傷的幼小心靈。

  蘇青橙雙手抓著滿是口水的糖葫蘆,翻了個小白眼。

  你不搶吃的就算了,還養胖!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聽到蘇青浩這樣說,他們“哇”了一聲,更加崇拜的看著他。

  蘇青浩輕哼一聲,視線環顧一圈很滿意看到他們露出崇拜的目光,小傲嬌道:“所以只要乖乖聽話,我也會給你們點吃的。”

  給他們點吃的,才有力氣幫他找更多吃的。蘇青浩心中打著很精明的小算盤。

  “我們都很聽話的。”

  “就是,就是。”

  “青浩,我們今天吃什么,可以吃魚嗎。”

  “不行不行,我阿爹說了雪融化沒多久,水還深,所以現在不能下河抓魚,很危險。”

  “……”

  大家一歪題,又在爭執今天吃什好吃的。

  村里大部分人家的生活都很拮據,有些人一天兩餐就吃青菜餅子,甚至半年里可能連肉味都沒聞到。

  可是自從跟著蘇青浩玩,經常找到鳥蛋等等烤來吃,次數多了,他們對蘇青浩的信服也就與日俱增。

  “行了行了,今天我們來抓魚。”蘇青浩小手一揮,拍板決定了今天找什么吃的,結束了大家的爭執。

  他小小一個人站著,頗有氣勢的指揮小伙伴分工合作,還做得井井有條。

  隱隱有種號令千軍萬馬的氣概。

  蘇青橙晃著小短腿,笑瞇了眼,一對小梨渦若隱若現。

  厲害了,我的小哥。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