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蘇清幽墨深寒番外全集

蘇清幽墨深寒番外全集

金九月 著

連載中免費

以蘇清幽和墨深寒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媽咪要寵傲嬌爹地請靠邊》是由作家金九月所著,小說講的是蘇清幽在四年前因不得已苦衷狠心拋棄墨深寒獨自離開,而四年后再次回來且帶著孩子的蘇清幽和霸總墨深寒重逢了,他恨她以至于百般折磨她,可殊不知當初墨深寒究竟傷她有多深.......

更新:2019/12/05

在線閱讀

以蘇清幽和墨深寒展開故事情節的都市言情作品《媽咪要寵傲嬌爹地請靠邊》是由作家金九月所著,小說講的是蘇清幽在四年前因不得已苦衷狠心拋棄墨深寒獨自離開,而四年后再次回來且帶著孩子的蘇清幽和霸總墨深寒重逢了,他恨她以至于百般折磨她,可殊不知當初墨深寒究竟傷她有多深.......

免費閱讀

  司機膽戰心驚的開著車,透過后視鏡時不時往后看一眼。

  已婚婦女?余情未了?有錢人的感情生活都這么混亂嗎?

  不過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可不敢提出任何質疑。

  墨深寒悶悶的倚靠在后座,雙眸緊閉冷著張臉,渾身寫滿了生人勿近。

  片刻后,他掏出手機,找到宋薇蘭的微信編了條短信:

  中午的事我很抱歉,有時間請你吃飯。

  很快,宋薇蘭回了信息:

  墨總我就是不小心摔倒的,和你沒有關系,而且一點也不疼啦!最近我都有空,看你怎么安排!

  墨深寒沒有再回復,隨手把手機丟在一旁,狹長的眸子緩緩瞇起。

  ‘往后我看到您繞道走,絕不碰面’

  他倒要看看怎么個繞道走!

  蘇清幽打車到了公司,同事告知經理扔給她一個大單子,對方簽下話,光獎金就夠吃半年的。

  原本她是心動的,可當看到耀V兩個字,所有的期待轉瞬成空。

  這個單子,她接不了,也不能接。

  她把這個單子送給較好的同事萌萌,可經過幾個回合,萌萌自認道行太淺,實在沒有福氣發這財,最后還是落在了蘇清幽的手里。

  經理那邊也給了通知,這周簽不下這份合約,那她也不用來了。

  累了一天的蘇清幽回到家,打開門一抹小身影撲過來。

  “媽咪回來了,寶寶好想你啊!”

  蘇清幽目光柔軟起來,摸了摸他的毛絨絨的發頂,“寶寶在學校乖不乖?有沒有聽老師的話?”

  錫澤黑亮的眼睛眨了眨,在她臉上親了親,“當然咯,我在學校可乖了,老師還獎勵小紅花了呢!”

  “嗯嗯,寶寶是最棒的!”

  婆婆走了過來,沒好氣的道,“有什么好膩歪的?我今天累了一天了,晚飯你去做。”

  蘇清幽讓錫澤去看會電視,走進廚房準備晚餐,沒想到婆婆也跟了過來。

  “媽,你有什么事嗎?”

  婆婆倒三角的眼剜著她,冷冷質問道,“你怎么把明志的電話微信都拉黑了?你生的什么心思?”

  有些事情,蘇清幽到現在還不想戳破,一時沉默。

  婆婆見她性子這么木訥,更加得寸進尺,“明志在外創業難免有虧損,你不能大度點,給他點錢,就當是借你的,讓他維持一段時間,真不知道你那些錢都花哪了?”

  蘇清幽聲調冷下來,“媽,我一個月累死累活賺那些錢,錫澤要上學,家里一切花銷,都算在我身上,我能有多少錢?更何況宋明志根本不是創業,他是在賭博!”

  婆婆自然不會信她的說辭,以為是她胡思亂想,對她更沒有好臉色。

  七點四十分。

  宋薇蘭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進了家。

  婆婆責怪她亂花錢,宋薇蘭說這些東西都是墨深寒送給她的,婆婆一聽立即喜笑顏開。

  “乖女兒和那個墨總發展到什么地步了?”

  宋薇蘭臉色微沉,她要怎么開口,至今還沒再見墨深寒一面,每天送的禮物不過是由助理轉交給她。

  “媽,你想什么呢?墨總不是那種人,他很尊重我。”

  “薇蘭,我看他肯定對你用情至深,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做豪門太太了。”

  蘇清幽手里拿著兒童餐具,聽到這句話,神情微怔。

  平民百姓想嫁入墨家,興許宋薇蘭會面臨當年與她同出一轍的待遇,被人怒甩一張支票。

  “媽咪你怎么了?”

  錫澤發現蘇清幽在出神,圓碌碌的眼睛不解的盯著她看。

  蘇清幽回過神,笑著把餐具放在他面前,搖了搖頭。

  扭頭對婆婆道,“媽該吃飯了。”

  宋薇蘭先拎著戰利品放回房間。

  虛榮心極強的婆婆,肯定了女兒會嫁入豪門的同時,心更高氣更傲了。

  瞥了她一眼,雙手環胸,“看你這沒眼力見的樣?到現在還不明白?做娘家嫂的多巴結巴結小姑子,往后有你的好處。”

  蘇清幽淡淡的聽著,沒有搭腔,很快宋薇蘭入了座,婆婆親昵的替她夾菜。

  “嫂子,聽說耀V和你們公司有合作?”宋薇蘭突然提到這個話題上。

  蘇清幽點點頭,“嗯。”

  “我也是聽同事說,你們公司那邊交接了很多次,都沒成功。”

  平時她們很少會談到工作方面的事,出于禮貌蘇清幽簡單回應了一些問題。

  宋薇蘭一副了然于胸的樣子,不屑的笑道,“這種小事簡單,嫂子要我幫你嗎?”

  婆婆一口應下,“當然要啦!有人脈為什么不用,都是自家人幫誰都一樣。”

  蘇清幽眉頭微攏,只聽她們倆在那說個不停,識相的沒有插話。望著錫澤努力扒飯的乖巧模樣,覺得受什么委屈都是值得的。

  第二天下午。

  耀V公司的電話被蘇清幽打了一天。

  接電話的助理一直在說:抱歉女士,總裁在忙,請您隔二十分鐘打來。

  就這樣,二十分鐘之后又是二十分鐘,沒休止的二十分鐘幾乎擊潰了她。

  蘇清幽多少能猜出來是墨深寒在整她,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這份工作她不能丟。

  相隔幾公里的耀V國際。

  外形俊美非凡,一身矜貴氣質,仿佛從古代里走出來的貴公子。

  此時正悠閑的坐在辦公室里,喝著咖啡看著窗外的風景。

  一旁臉色難堪的助理,緊張的盯著墻上的石英鐘和眼前的座機,特么的都成條件反射了。

  “總…總裁…蘇女士那邊,什么時候給個準信?”

  他神經衰弱,真的受不了這種折磨。

  男人修長白皙的手指,輕叩在桌面,狹長的黑眸流露著狩獵者必勝的自信,他看了看腕表,淡淡道。

  “你去找家餐廳,告訴她地址,六點前必須趕到。”

  助理喜大普奔的應道,直接把話傳達過去了。

  墨深寒伸手扯了扯領結,拿起手機發了條信息。

  晚上有時間嗎?一起吃頓飯。

  很快便看到屏幕上出現一行內容。

  有時間!

  蘇清幽收到答復,根據地圖找到了地址,趕著下班的點乘車先行到達。

  她不知道墨深寒打的什么算盤,她只是想在離婚之前,保住這份工作。

  溫城特別有名的西餐廳,眾多網紅情侶打卡圣地,蘇清幽報了自己名字,被服務員領到一處。

  她盯著時間,心情忐忑的等待著。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餐廳,當看到與他同行的宋薇蘭時,她的心揪了一下。

  容不得她想太多,兩人已經走到她面前。

  蘇清幽硬著頭皮喚道,“墨總。”

  宋薇蘭錯愕的扭過頭,臉上的震驚不是裝的。

  “…大嫂,你怎么在這?”

  蘇清幽臉色苦笑了笑,凝著宋薇蘭膈應的臉,解釋道。

  “我來談合作的事。”她想了想繼續道。

  “我看墨總今天不方便,還是改日再約吧!”她總不能留下看他們吃飯吧。

  說著拿起包,看那架勢是要走人。

  墨深寒冷眸斂了斂,唇畔泛出幽冷的弧度嗓音淡淡說道,“是我忘了與蘇女士約定的時間,如果不介意的話,剛好可以坐下來邊吃邊聊。”

  他把目光落在宋薇蘭那,挑眉的間隙想了想她的名字,“薇、蘭,你介意嗎?”

  宋薇蘭忍著發怒的情緒,瞪著蘇清幽,她等了這么多天,終于在今天收到了總裁的邀約。

  本以為吃過飯他們能更近一步,誰知這個礙事的女人從哪里冒出來的,談合作什么時候不能談,非要破壞她的好事。

  宋薇蘭依偎著墨深寒,嬌聲道,“這可是我大嫂,我當然不會介意啊!都是一家人嘛。”

  “感謝招待,但是今天不方便,我還是再約吧。”蘇清幽悶悶的聲音聽不出情緒,垂著頭更看不到表情。

  墨深寒本就厭煩身邊女人的接觸,但是蘇清幽在這他又不好把她推開。抬頭看見她這副死德性,薄唇緊抿,冷冷發笑,他是對她太好了嗎?還敢違抗他的命令。

  “看來貴公司并沒有多大的誠意,蘇女士可以走,不過往后耀V絕不與你們公司合作。”

  蘇清幽仰起一張粉黛未施的臉,唇角扯出一抹牽強的笑意,“既然墨總盛情難卻,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宋薇蘭恨恨的咬牙,好不容易得到獨處的機會,蘇清幽竟然這么沒有眼色。

  但是她又不能明面的說出來,只能附和著墨深寒。

  服務員過來點餐,墨深寒客套的詢問了兩人的喜好。

  蘇清幽只想快些結束這頓晚餐,吃什么都無所謂,隨便點了份意式面。

  趁著等餐的空隙,蘇清幽再次把文件拿出來。

  “墨總,我們公司…”

  墨深寒像是沒聽到她的話,從口袋里掏出一只藍色首飾盒,遞到宋薇蘭面前。

  宋薇蘭捂嘴驚訝著,他當面送她禮物,難道是…

  她很激動,滿眼閃爍著淚光,“深寒,送給我的嗎?”

  “傻瓜,還能送給誰?”

  宋薇蘭雙手接過來,迫不及待的打開,當看到一條鉑金項鏈靜靜的躺在里面時,很是失望。

  只是條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項鏈,連顆鉆石都沒有,不像出自他的手。

  而坐在一旁的蘇清幽,雙眸失色,慢慢的抿起嘴,臉上還繃著最后的冷靜,不至于在他們面前失態,可是整個人的靈魂好像瞬間消失,抽離身體…

  “這條手鏈意義重大,是我攢了很久的錢買的第一件禮物。”墨深寒一張英俊如斯的臉淡漠靜然,淡淡的說著。

  宋薇蘭不了解墨深寒的身世,不明白他在說什么。

  蘇清幽身為當事人,沒有比她更清楚。那時的墨深寒還只是名普通的大學生,這是他辛辛苦苦賺錢送給她的禮物。

  可她那時候已經不能和他在一起,所以殘忍的和他分手。

  “深寒你對我真好,這件禮物我特別喜歡。”

  “你喜歡就好。”

  蘇清幽低眸,耳邊回蕩著兩人的交談很久。

  他真的把它送給別人了!

  她伸出顫巍的手掌,捂住胸口的位置,原來隱藏那么久的地方還是會疼。

  有什么好難受的,這不是她一首策劃的嗎?

  他們本該形如路人,他該有自己的新生活。

  一頓晚餐吃的毫無食欲,蘇清幽盡量讓自己沒有存在感。

  宋薇蘭沒怎么吃過西餐,望著眼前的牛排不知道如何下手,墨深寒注意到她的窘迫,即使心里再不悅也裝作體貼的切好盤子里的牛排端給她。

  他們兩人全程在‘秀恩愛’,蘇清幽只得悶頭吃飯,做個知趣的電燈泡。

  她沒有忘記是帶著合同來的,沒有忘記此行的目的,一直等待兩人吃完飯。

  “墨總,時間不早了,我們的工作是不是…”

  “蘇女士,您當我們耀V是什么?您說談工作就要談工作?您把我當成什么了?”墨深寒嘲弄的笑,眼神清明,映著她蒼白的臉。

  蘇清幽聽著他一語雙關的話,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簽合同,純粹的想惡作劇,報復她而已。

  明白了這些她暗暗抽了抽鼻息,站起身,嗓音有一絲暗啞。

  “我想墨總并不想簽這份合同,既然這樣我就該識趣點,畢竟強扭的瓜不甜。”

  “蘇女士是要放棄了。”

  身后是一道幾近咬牙切齒的威脅。

  “不過是一份工作,沒什么好在意的。”

  她走了,知道會面對什么樣的后果,也毫不顧及的離開了。

  好像是無法忍受那種感覺,類似于凌遲處死,不如一刀殺了她一了百了。

  溫城的夜晚,遠比其他城市的夜晚要孤獨,風是涼的,月是冷的,連路燈都是孤獨的顏色。

  蘇清幽走在街道上,一陣急促的來電鈴聲將她從回憶拉回到現實。

  她慌忙的拿出手機,這才發覺臉上不知什么時候掛滿了淚,她隨意擦了擦接通了電話。

  “連先生你好。”

  “清幽,你今天很忙嗎?”

  蘇清幽困惑,“還好啊,怎么了?”

  “剛才載著棉棉經過幼兒園,看到錫澤坐在大門口…”

  她頓時亂了腳步,聲音里帶著哭腔,“怎么會這樣?我明明打過電話交代我婆婆的?錫澤怎么了?有沒有受傷?”

  “清幽你別擔心,錫澤現在和我們在一起很安全。”

  “…好,連先生謝謝你,我現在去找你們。”

  “不用那么著急,我先帶他們在外面吃點東西,等下你直接去我家就好。”

  蘇清幽道謝,掛了電話攏了攏身上的外套,著急的站在路邊打車。

  一輛黑色的卡宴停在她面前,蘇清幽扭頭看到熟悉的車牌號,瞳孔縮了縮。

  他不該陪著宋薇蘭嗎?怎么會出現在這?

  墨深寒降下車窗,露出俊美邪惡的臉,他道,“哭過?”

  蘇清幽別過臉,只聽他繼續道,“舍不得我這筆大單,所以哭了?”

  “是,我們這種普通拼命工作就是為了錢。”蘇清幽不想與他爭執,不在乎他如何想她。

  遠方一輛出租車駛來,蘇清幽朝他招手,墨深寒黑眸湛湛,直接啟動車子擋在他的車頭前。

  出租車司機一看這架勢,有錢人任性啊!他傷不起,趕緊開車遠離了是非之地。

  “墨深寒你想怎么樣?”

  蘇清幽哽咽著,淚眼朦朧中,這個男人仍對她笑,笑容刺目冰冷。

  “當初那女人給的錢,被你花光了?呵!我有錢,需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你瘋了。”

  “不用提醒我,我很清醒,離婚的官司我可以幫你打,你要錢我要你,各需所得!”

  ‘我要你’這句話直擊她的靈魂。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