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軍事 → 獨步天下之絕世神兵江弒小說結局

獨步天下之絕世神兵江弒小說結局

波痕 著

連載中免費

《獨步天下之絕世神兵》是由作家波痕所寫的歷史軍事作品,主角是江弒和赫連靈靈,小說講的是江弒是隱士家族目前唯一殘留的血脈,從小跟著師父在山上習武的他得知家中發生的事故后立馬下山以報血海深仇,此后也因絕世神物神羽而讓他開始了一段愛恨糾葛之旅......

更新:2019/12/04

在線閱讀

《獨步天下之絕世神兵》是由作家波痕所寫的歷史軍事作品,主角是江弒和赫連靈靈,小說講的是江弒是隱士家族目前唯一殘留的血脈,從小跟著師父在山上習武的他得知家中發生的事故后立馬下山以報血海深仇,此后也因絕世神物神羽而讓他開始了一段愛恨糾葛之旅......

免費閱讀

  黑衣人眼睛微微合了一下,突然轉身剛插好的劍瞬間又被抽了出來,舉起對著背后。劍鋒居然出現一人,

        又是一個白素衣男子,額頭輕揚,才沒有碰到劍。白素衣男子年齡比上一個死去的稍長一些,臉上沒有傷痕,但是模樣比前一個差多了。

  白素衣男子不敢輕舉妄動,輸了口氣,道:“大俠,我沒有想要殺你!”

  “我察覺到了!”黑衣人終于開口說了第一句話,聲音充滿了磁性。

  “那,你不會殺我吧?”白素衣男子有些緊張,自從黑衣人出現的那一刻起,他就察覺到了黑衣人的武功強悍之處。

        所以在自己雇主高哲遇到危險的時候也沒有出手相救,那個時候沒有人可以救高哲。可是到后來劉大人遇害的時候,他依舊沒有出手,只為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不想殺我,我就不會殺你了嗎?”黑衣人反問。

  “啪!”一聲,白素衣男子居然跪了下來,乞求語氣道:“大俠,我上有老………啊——”

  他的話還沒說完,黑衣人就用帶著劍鞘的劍割爛了他的嘴,冷聲說:“撒謊!如此貪生怕死、拿人錢財卻不為人效命之人,殺了,太便宜你了。”

  “唔……唔唔”白素衣男子捂著嘴,想說,多謝大俠不殺之恩。

  當他再次抬頭時發現黑衣人已經消失了,這等輕功,怎么能讓人不震驚。白素衣男子趕緊起身,不顧現場的一切,也快速的飛走了。

  第二日,高府被血洗的事情就傳遍大江南北,漢高祖劉邦得知此事,龍顏大怒。立下口諭,能活捉昨夜開國大典鬧事殺手者,

       封官晉爵。能斬殺者,賞黃金百萬。知其下落并上報者,獎黃金十萬。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全國各地殺手組著紛紛行動了起來,告示貼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是。

  就在處處喊著要捉拿黑衣殺手之時,不知從哪里又傳來一條小道消息:黑衣殺手今晚將在金鑾殿上,斬殺所有官員。

  消息如同瘟疫一般,瞬間傳遍了大江南北,到了劉邦的耳朵里,龍威再次被觸動。都知道,晚上金鑾殿中不可能有官員在的,

      黑衣殺手是不可能在金鑾殿上殺死全部官員的。劉邦剛做皇帝一天,竟出現如此這般狂妄之徒,不生擒此人,難熄心中怒焰。

       于是召集文武百官,坐守金鑾殿之上,以引來黑衣殺手。

  誰知,黑衣人殺害高哲、劉大人的事情被傳的神乎其神。諸多官員都認為黑衣殺手有此等能力,竟抱病不上朝,

       為此劉邦不得不去找真正一直在背后幫助他打江山的兄弟劉標星。

  劉標星,有勇有謀,還練得一身好武藝。是劉邦同父異母的兄長,對劉邦照顧極佳,可以說他的江山一半是劉標星的功勞。

       但是對外人而言,他們是絕對不認識的二人。劉邦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人見人愛,而劉標星是山頭土匪,無惡不作。

  劉邦穿著粗糙的衣服,補丁上還有補丁,頭上帶了一個破爛斗笠,來到了并州一個無名山脈。劉標星早已對事情了如指掌,

       也料到劉邦回來找自己,在山寨里沏好了茶等待著他。

  劉邦被一山寨弟兄引進屋內,隨即就離去。劉邦此時渾然沒有半點君王氣息,進門就沖到了劉標星的身邊,

       晃著劉標星的手臂乞求的說:“大哥,你一定幫我!我不能讓那個人如此囂張。”

  “不要急,事情我也知道了。逍遙仙吳逍遙的寶貝徒弟江弒前一陣子剛剛出師,昨天就發生如此大事,其中必有聯系。”

        劉標星抿了一口山茶,淡淡的分析。

  “逍遙仙?他要出手朕這個皇帝不是做到頭了?”劉邦心慌了起來。

  “兄弟不必擔心,逍遙仙想要你的江山,早就可以拿去了,沒人可以阻攔的了。”

  “這么說,是那個才下山的江弒?朕這就找人殺了他!”說著,轉身劉邦就要走。

  “不要操之過急,現在尚不明江弒身在何處。”劉標星急忙勸說。

  “大哥也不知?”

  “此人乃逍遙仙的徒弟,想來水平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果然是一國將才,可是你沒有料到我會來你這里。”一個聲音從房屋四周每個角落傳來,讓人分辨不清到底來人出自何方。

  “誰?!”劉邦問了一句廢話。

  “江弒,真的是你。我們劉家與你無冤無仇,你這是為何?”劉標星并沒有慌張,雖然江弒來的時候他沒有發覺,

        他不認為暴露的江弒還能斗得過他。他曾經可是與逍遙仙交過手的,雖然敗在了逍遙仙的手上,

         但也可以算得上雖敗猶榮了。現在只是逍遙仙的徒弟,對付起來應該更加容易了。

  “無冤無仇?說的好!也許在別人看來,這個仇真的不應該找你們報,不過我不一樣!受死吧!”

  江弒話音一落,身體已經出現在屋內,還是那一身黑衣、那把寶劍。劉標星一把推開劉邦,從腰間抽出一把鋒利的軟劍橫在空中。“乓!”雙劍相碰,軟劍的一頭慢慢的向下彎曲,江弒的劍也跟著滑落了。當滑落到軟劍的頂部時,恰巧已經傷不到劉標星。江弒身體平躺在空中,一劍劈向劉標星的腰部。此劍氣勢如虹,劍身還與劉標星的腰部頗有距離,腰部衣物卻像被灼燒一般向兩邊縮卷開來。

  若是再不進行阻攔,等劍身到達劉標星腰部,那么他就已經命喪黃泉了。劉標星怎么說也是久經殺斗中的好手,遇到緊急情況自然知道如何處理。在這關鍵之時,他持劍柄的手松開,軟劍即刻下落擋住了江弒的劍。然后劉標星用手抓住軟劍劍刃,死死的向前推著,江弒這才沒能前進。

  “江弒,明人不做暗事,話講明了在動手也不遲!”劉標星在這兩招交手當中已經發覺自己可能不是對手,想要拖延時間,也確實很想知道究竟所為何事,江弒非要致自己兄弟二人與死地。

  “要問就問這個狗皇帝!哼!”江弒一個空翻穩穩地站在了地上,冷眼看著劉邦。

  劉邦身體一個哆嗦,驚訝道:“問朕?朕何曾與你相識。”

  “你我不曾相識,若是相識,此處便少了一人,地下就多了一只江家的鬼!”江弒說的有些激動了。

  劉氏二人越聽越糊涂了,聽江弒的口氣,應該是一個家庭或者家族的人都和劉邦有關。他們不曾記得何時與江家的人打過交道,也不曾殺過大規模的江家的人。二人努力在想,劉標星褶皺的眉頭沒有解開,可是劉邦回憶過程中眼神略微的變化了一下,應該是想起了什么。眼神輕瞟大哥劉標星一眼,發現他還在想著,于是忙又裝作在回憶當中。

  他那一切行為騙的過在想事情的劉標星,卻躲不過一直觀察二人的江弒。江弒心中殺心頓時再起,心中已經了明一切,就算自己現在說明事情緣由,劉邦也是不會承認的。

  “江弒,你……”劉標星始終沒有想起當初有過什么事情,想問問到底怎么回事,莫非是誤會了。

  “不用說了!那個狗皇帝已經承認了一切!你來替他受死!”江弒再次把劍舉起,指著劉標星的脖子。

  “既然是他犯的錯,為何要殺我?”劉標星不是不想為自己的弟弟去死,而是有些不明白這是為何。

  “很簡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是他最靠得住的人。你死了,他一定痛苦萬分,好不容易得來的天下卻也在痛苦中度過,這不比殺了他痛苦百倍?”

  “你!”這句話說到了劉邦心坎兒了,劉標星對他的好是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劉邦也并非無情無義之人,若是劉標星死了他必定天天都活在復仇的痛苦當中。

  “你不想也可以,你把當初做的事情說出來,我可以考慮殺你!”

  劉邦當然也不想自己死,沒有考慮太多,心中倒是另生一計,豪氣的說道:“你我本無冤無仇,奈何你武藝高強,我無力反抗,若你要殺我哥哥必定踏我尸過!”

  此話一落,劉標星眼中閃過一絲異彩,劉邦竟放低了自己身段稱自己為“我”,不再是朕。而且一心想要維護自己的生命安全,劉標星此時也不多想,完全相信劉邦沒有任何隱瞞。

  劉標星張開雙臂,拉起劉邦向后滑行了半尺的距離,避開了江弒能輕易殺掉自己等人的地方,不屑的說:“你認為,我們已經是板上的魚肉了嗎,異想天開!”

  并沒有因為這句話,江弒改變了自己自信的心態,淡淡的道:“你不用救那個狗皇帝,我不會殺他的!”

  “少廢話!看招!”劉標星認為事情已經明了,就是江弒這個殺手胡扯一通,現在可以將其斬殺。雖然可能不敵對手,但還是要試上一試。完全是虛榮心在作怪,不過倘若他想要逃,江弒也是不會讓他逃走的。

  江弒退后一步,高舉手中寶劍,白色劍芒無比耀眼。眼睛盯著手中寶劍,腦中卻沒有寶劍的影子,這只是一個動作。房間內人物的一舉一動完全都避不過他那無形的眼,就連他們的心跳、呼吸都被他所察覺。他能感覺到劉邦現在呼吸緊促,心跳速度超過平日的兩倍,但卻強力壓制著表面裝作鎮定。

  劉標星身體已經化為七道虛影,遍布江弒周圍,每個虛影中都拿著那把軟劍。其中一個虛影忽地刺出一劍,劍還沒有刺到江弒的身上,忽然騰空而起,一劍向江弒眉心砍來。與此同時,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的四個虛影也揮劍向江弒刺來,江弒不曾緊張,將劍鋒轉向朝地面。左手四指并攏貼在劍身上,瞬間變成了四個江弒,神情完全相同,動作也無任何差異。

  “鏗、鏗、鏗、鏗”四聲參差不齊的響起,劉標星的四個虛影手中軟劍無一例外的扎在了四個江弒手中的寶劍上。緊跟著,四個江弒急速旋轉,成了一道黑柱,白色劍芒在黑柱中間分外鮮明。黑柱飄離地面直戳上方的虛影劉標星,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剩余的兩個虛影都還沒能出手。

  黑柱飛向了空中,劈開了那個虛影手中的軟劍,接著那虛影的右肩上。瞬間的功夫,劉標星的七個虛影中的六個都化為烏有,僅存的的一個也被江弒戳傷了肩膀。劉標星握著軟劍的右手,顫抖著松開了,“嘩啦……”幾聲清脆的斷劍與地面撞擊的聲音傳來,他的劍竟斷裂成了七節。

  “弒殺劍果然不簡單,咳咳……沒想到逍、逍遙、遙仙會把他給你。”劉標星身受重傷,有些底氣不足。

  “若是手拿弒殺還不能將你斬殺,何顏面對家師!”江弒沒有任何得意,認為打敗劉標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你的四重影也不再他之下了!”劉標星對于剛才江弒打敗他的那一招還是很佩服的,曾經與逍遙仙比試就敗于此招。

  “江弒何德何能怎敢與師傅媲美,若……”忽然門外一陣凌亂腳步聲,看了劉標星一眼,“誰!”

  沒等劉標星說什么,屋門被打開,門外踉蹌跌進一人。此人向前緩行兩步才得以穩住身形,頭發蓬松一團,灰跡斑斑。臉上也是塵土覆蓋,可以辨別出是個少女,但分不清美丑。眼睛有些干澀卻看得出幾分倔強,精神萎靡,搖搖欲墜。身上衣物雖也污垢不少,有些破碎,卻可以看出價值不菲。

  接著又進來一人,四十歲左右男子,滿臉絡腮胡子,頭發同樣凌亂不堪,但卻一臉猥瑣笑容。進來后未發現屋內狀況,張口就道:“大哥,看我給帶了什么!”

  絡腮胡子男人抓起蓬亂頭發少女的下巴,臉上笑容更加讓人惡心,不停的點著頭。少女似乎已經無力掙扎,眼睛都已經微微閉上了。過了片刻發現屋內沒有人說話,這才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抬頭觀望。表情立刻有了變化,左手輕輕的伸到了背后,準備抽出自己的刀。看到劉標星都被刺傷,心中逃跑的念頭忽然占據整個腦子。可是他卻沒有做出來,此刻所有的人的目光盯著他,心中莫名的害怕。

  此時劉標星心中也有了想法,突然集中內力向江弒推出一掌。江弒身體快速向側邊一閃,躲了過去,沒想到手中的弒殺竟劃落了劉標星的右手手臂。“啊——”劉標星痛苦的喊出了聲,腳上動作卻沒有減慢,左手拉起劉邦就向門口飛出。江弒哪能就讓他這樣就逃走,腳尖一點地身體飛了起來,下一刻便已經到了門口。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軍事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