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負心人小說免費

負心人小說免費

季薔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她與他,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相識了,他是鄰居端方穩重的大哥哥,她是撒嬌愛哭的小妹妹。也不知怎地,小時候她特別愛跟著他,不論他到哪里,她總愛跟著
  禮拜五。剛從米蘭飛回來,殷賢禹便開著車來接她。那輛白色拉風的跑車在人來人往的機場尤其惹人注目。很奇怪,他是那么溫和世故的一個男人,她本來以為他對車子的品味會更內斂一些。可不是,只有對車子,殷賢禹有某種狂熱,某種堅持。就像一般女人抗拒不了名牌服飾的誘惑一樣,他對性能優越的跑車同樣無法抗拒。也許男人都是這樣吧。想起開同款BMW的徐浪遠,董湘愛不覺失神。他只是個酒保,怎么買得......

更新:2018/11/12

在線閱讀

  “嫁給我好嗎?小愛。”幽靜的餐廳里,男人溫煦的嗓音回旋,乘著空氣的流,悠悠蕩入女人心底。

  這是——求婚?

  董湘愛震驚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瞪著面前認識許久的男人。

  她與他,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相識了,他是鄰居端方穩重的大哥哥,她是撒嬌愛哭的小妹妹。

  也不知怎地,小時候她特別愛跟著他,不論他到哪里,她總愛跟著,于是他跟朋友打球也好,看電影也好,經常幾個瀟灑爽朗的大男孩中,會夾著她纖細秀氣的小小身影。

  有人嫌她礙事,有人覺得她可愛,可他,不論朋友對她是好評惡評,總會安靜而堅定地護著她。

  他是她高大溫柔的騎士,從小就仰慕崇拜的偶像。

  如今,她的偶像向她求婚了。

  她,不敢相信——

  “禹哥,你……是認真的嗎?”

  “我是認真的。”殷賢禹點點頭,閑閑啜了一口微涼的咖啡。餐廳昏黃浪漫的燈光映在他臉上,襯得他一張俊秀的容顏更加迷人,幽邃的眸深深的,讓人不自覺想一探究竟。

  他是好看的,相貌端正,器宇軒昂,再加上身為亞洲知名建筑師,優越的條件很容易便能令女人動心,更何況他全身上下散發出那股溫煦淡定,卻又融合著深邃神秘的知性氣質。

  他是個好男人,現代這個社會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她若傻得拒絕他的求婚就是笨蛋一個。

  雖然這些年兩人總是定期見面,雖然近來的約會比以前更加頻繁,雖然他們會一起——

  沒有戀愛的感覺啊!

  他們在戀愛嗎?她望著他,望著今晚忽然向她求婚的他。

  他認為他們在戀愛嗎?

  她以為,他們的關系更像好朋友,多年的、貼心的,彼此培養出極深默契的好朋友。

  但,好友向她求婚了……

  “禹哥,你……愛我嗎?”她嗓音微哽,連問出這樣的問題都覺得尷尬埃

  “當然。”他點點頭,依然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她瞪著,禁不住淡淡的怨。

  這像愛她嗎?一個在求婚時還如此冷靜、如此鎮定,仿佛在說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的男人,像是愛著她嗎?

  不,愛應該是更狂熱的、更激昂的,更讓一個人失去了理智的。

  愛應該是……

  驀地,思緒中斷了,她愣愣地望著前方。

  前方,隔著一扇玻璃屏風,一個打扮入時的女人正站起身,拿起玻璃杯狠狠潑向對面的男人。

  男人遭到這樣的待遇卻毫不意外,依然坐在椅上,濕潤的發綹垂落額前,滑落滴滴水珠的臉龐看來依舊神采飛揚。

  他甚至還笑著,薄薄的唇畔抿著調皮的、漫不經心的、玩世不恭的笑。

  見他的笑容,女人似乎詛咒了一聲什么,隔著屏風,董湘愛聽不清。

  然后,在男人始終滿不在乎的表情刺激下,她美麗的容顏一陣激烈扭曲,拾起餐桌上一方小小的絨布盒,轉身憤慨離去。

  細跟高跟鞋在地面上敲出清脆聲響,一聲一聲,敲入董湘愛怔愣的心扉。

  好激動的反應啊,究竟那兩人為了什么而吵架?女人臨走前帶走的又是什么?珠寶盒嗎?會不會里頭裝的正是一枚鉆戒?就像禹哥現在正推向她面前,緩緩打開的……

  她驀地瞪向盒里設計獨具巧思的鉆戒,一眼便看出這絕不是隨便一家珠寶店就能買到的精品。

  禹哥想必費了一番心思專門定做的。

  “嫁給我,小愛。”

  溫和的求婚宛如雷霆,擊暈了她,腦海倏地鬧烘烘的,卻是一片空白。

  不知所措的眸一揚,卻發現玻璃屏風那邊的男人正對她笑——狂放不羈的笑,白牙森森。

  他似乎完全明白這一桌發生了什么,并以一對燦亮的眸嘲弄著她的驚慌失措。

  躲在餐桌下的玉手,悄悄地握緊了。

  雨下大了。

  方才還細蒙蒙的雨,轉瞬之間忽然傾盆,嘩啦啦從天際倒下。

  站在門檐,董湘愛有些焦急地張望,找著殷賢禹那輛白色的寶馬跑車。因為下雨,他要她在這里等,他一個人將車開過來。

  總是這樣的。禹哥待她,總是體貼入懷……

  心,驀地一扯。她甩甩頭,要自己暫時別想這些,定睛期盼跑車。

  終于,白色車影宛如天鵝一般優雅地滑向她,在她面前停定。她單手抱頭,以最快的速度打開車門,沖進車里。

  “雨好大埃”她一面坐定,一面匆匆忙忙從皮包里找出面紙,擦拭一頭一臉的狼狽,“我全身都濕了。”

  “要去哪兒?”沙啞的男聲似乎帶著笑意。

  “當然是回家埃”她說,低頭處理濕透的衣襟,雙眸有意不往身邊人瞧去。

  她有些怕,事實上,今晚他突如其來的求婚令她尷尬到現在依然不知如何是好。

  “好吧。”他點點頭,伸手打檔,踩下油門。

  白色寶馬在雨霧中以狂野的速度啟動。

  她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扶住車廂抵抗強烈的后坐力,明眸嬌嗔地朝男人睨去一眼,“禹哥,怎么開這么快?平常你不會——”清柔的嗓音戛然而止,她瞪著男人線條分明的側面,愕然。半晌,才找回說話的聲音,“你……你是誰?”

  他轉過頭,隨笑容展露的兩排白牙銳利地刺入她的眸,“徐浪遠。”不疾不徐的回應后,他右腳一踩,繼續加速。

  “哇!”她震動一下,“你……你開慢點!”

  天!這是怎么回事?她竟然上錯車了?

  “怕嗎?”他閑閑地問。

  “廢話!”她銳喊,“快停車!”

  他聞言,微微一笑,右手再度打檔,激烈奔馳的寶馬以更激烈的速度倏然停止。

  身子不自覺往前傾,要不是她及時伸手抵住,怕不把自己撞得滿頭包。

  一念及此,她匆地對身旁的陌生男子燃起滿腔怒火,“喂!你這人怎么回事?哪有人像你這么開車的?”

  “不這樣怎么試得出車子的性能呢?”他一臉無辜,“不傀是BMW最新款的跑車,性能真好。”

  “你——”瞪著他笑著轉過來的臉龐,她忽然認出他是誰了。

  是那個在餐廳里被女人潑水的男子。

  “嗨。”仿佛明白她認出了他,他右手一揚,漫不經心的手勢算是招呼,“還沒請教小姐芳名。”

  她嗆了一下,“我為什么要告訴你!”黛眉緊顰。

  “為什么不?”他壞壞地笑,“你上我的車,不就是想跟我認識嗎?”說著,眸光一落,接著,點亮欣賞火苗。

  注意到他視線膠著在自己微濕的胸前,董湘愛臉頰一燙。

  色鬼!

  “誰想認識你?”她伸手試著打開車門,可門落了鎖,無論她怎么扳門把,仍然動也不動。她氣急敗壞地扭頭瞪他,“讓我下車!”

  “你確定?”俊眉一挑。

  “當然!”

  “請便。”他按下鈕,車門應聲打開。

  狂暴的雨滴毫不容情地打上董湘愛粉嫩的臉龐,她一驚,身子直覺往后一退,順手帶上了車門。

  低沉的笑聲輕輕搔動她的耳膜。

  他嘲弄她?

  想著,她唇辦一顫,深吸一口氣,不知哪來的沖動讓她重新打開車門,單手抱頭就要沖入雨幕。

  他及時拉回她。“瘋了嗎?外面雨那么大!”

  “不用你管!”

  “我是不想管。不過小姐,外頭不僅下雨,還是某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你確定你真的要下車冒險?”

  “我——”她一窒,瞪視窗外,藉著雨刷勤奮的工作,她終于認清前方是一條高速公路。而他們,正停靠路邊。

  “你……我們什么時候上了交流道?”驚愕令她語音發顫。

  “你以為臺灣除了深夜的高速公路還有什么能飆跑車的地方嗎?”他答非所問。

  她瞪視他,明白盛在他深邃眸底的是燦亮的嘲諷后,心臟驀地抽緊,轉過身,狠下一口氣開車門。

  再度,他拉回了她,索性將車門重新落鎖。

  “放我下車!”她瞪視他。

  他不語,只是深深看她,數秒,唇角一揚,“沒想到你的脾氣還滿倔的嘛。”

  倔?她?

  董湘愛一怔。

  除了最親近的家人,沒有人曾經用過這樣的形容詞形容她。而就算她曾經得到這樣的評語,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的她總被朋友評為嬌柔可人——

  明眸一抬,氤氳淡淡迷惘。

  為什么遇上這個人會讓她如此性情大變?她方才的舉動幾乎可說是激動了……

  “雖然是你自己上錯車,不過為了顯示本人的紳士風度,還是讓在下送你回家吧。。”

  “我……我以為你是禹哥——”誰要他跟禹哥一樣開的都是白色BMW?又那么巧地搶先一步出現在她面前?

  埃想起殷賢禹,她不禁容色一白。

  糟糕!沒接到她他一定很擔心。

  正想著,手機鈴聲響起,她手忙腳亂地打開皮包,取出手機。

  “喂。”

  “小愛,你在哪兒?我找不到你。”殷賢禹的嗓音難得蘊著焦急。

  “對不起,禹哥,我——”她咬唇,能告訴他自己上錯車了嗎?他聽了一定會更著急的。“我剛好遇見一個朋友,正想打電話告訴你。”

  “你遇見朋友?”

  “嗯,她邀我去她家喝茶。”

  “這么晚了?”

  “嗯,是……大學時代的朋友,好久不見了,想徹夜長談一番。”她勉力裝出快樂的語氣。

  “……這樣埃那你們好好聊,我先回去了。”

  “再見。”掛斷電話后,她愣愣望著手機螢幕。

  “是剛剛向你求婚的男朋友?”徐浪遠忽地開口。

  她揚眸,映入瞳底的臉龐依然淡淡地、可惡地笑著。

  她蹙眉。

  “我很好奇,你究竟答應了他的求婚沒?”

  “不關你的事!”

  “有沒有?”不理會她的冷淡,他執意問。

  “……還沒有。”不知為何,她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雖然口氣不善。

  他聞言,笑意更深,染上了眉眼,有些調皮,有些邪氣,卻又該死地迷人——

  “太好了。小姐,正是我想聽的答案。”右手一揚,他抬起她的下頷,低啞的嗓音宛如大提琴的弓,輕輕撥弄她的心弦,“告訴我你的名字。”微涼的唇輕輕擦過她的。

  “董……董湘愛。”她細聲細氣地答,感覺自己著了魔。

  JJJJJJ

  她著魔了。

  慵懶的爵士樂緩緩地拂過她耳畔,她半躺在沙發上,感覺兩頰微微發燙,不知是因為剛剛啜飲的調酒,還是這幾日一直在腦海里反覆浮現的人影。

  她是不是著魔了?為何這幾天想的人盡是他?她從來不曾……從來不曾這樣思念過一個人。

  有些無力,這朦朧迷惘的感覺讓她全身骨頭松軟無力,像躺在波濤中,無助地隨浪起伏。

  徐浪遠——這是他的名字吧,像海浪一樣讓人心驚又忍不住沉醉的男人……

  “湘愛,你在想什么?”清脆的女聲忽地揚起,跟著是一張淡淡寫著擔憂的秀麗容顏俯向她,“你該不會喝醉了吧?”

  “沒有,盼晴,我沒醉。”氤氳的眸揚起,她對葉盼晴淺淺一笑,“只是有些累。”

  “當然累了。你剛剛才從紐約飛回來不是嗎?真佩服你的精力,一下機馬上跟我們聚會。”另一個女人開口。她是柴晶晶,一雙瞳眸正如她的芳名,亮晶晶的。

  “人家想見你們嘛。”董湘愛柔柔撒著嬌。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