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入侵尤許全文免費

入侵尤許全文免費

圓SO圓 著

連載中免費

主角是尤許的小說名是《入侵》是由圓SO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恐怖耽美小說。占有欲超強偏執鬼攻and長腿細腰美人受。主要講述的是:尤許和師兄搬進了新租的房子,可住進去后發生了一系列詭異的事件,尤許總能聽到有人在耳邊小聲兒說話,直到后來他看見了黑暗中的那個男人……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主角是尤許的小說名是《入侵》是由圓SO圓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恐怖耽美小說。占有欲超強偏執鬼攻and長腿細腰美人受。主要講述的是:尤許和師兄搬進了新租的房子,可住進去后發生了一系列詭異的事件,尤許總能聽到有人在耳邊小聲兒說話,直到后來他看見了黑暗中的那個男人……

免費閱讀

  所有人都看了過來包括講臺上的老師。

  “這位同學,你要是想上洗手間可以直接去的,不用報告。”老教授抬眸透過眼鏡上空的縫隙看著余欣然說。

  班上一陣哄笑,余欣然直起身子也笑著轉頭看向四周,眼睛彎成了一汪月牙湖,給艷麗的臉上又增添了一份吸引人的色彩。笑聲漸漸小了下去,她撫了撫頭發,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今兒個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兒要在課堂上說,老師借用您幾分鐘,不介意吧?!”說完笑著看向了前面的老教授。

  老教授推了推眼鏡朝她抬了一下巴。

  “各位同學,我是藝術系的余欣然,你們應該有人認識我。”

  階梯教室里的大部分男生都起哄的笑道,還有人吹著口哨,但被教授一瞪,就安分的閉起了嘴。

  “我今天來是為了一個人,我追了他大半年,但我不知道他處于什么心態始終沒有任何反應。所以,今天,我要借這個機會在這里向他告白。”

  “哦豁!!!”

  余欣然話音一落,全班頓時鬧哄了起來,老教授索性一擺手,不管了。

  而尤許心里卻是“咯噔”一下,他望向門口計算著自己兩秒之內能不能跑出去。

  “快走。”餅哥機靈地把他往外推了一把。

  尤許剛抬腳就被人抓住了手腕,他回過頭去,余欣然正挑眉看著他,臉上帶著一絲驕傲。

  “別想著跑,你跑哪兒我跟哪兒。”說完更加捏緊了尤許的手。

  這下所有人都看出來了,余欣然要表白的人是誰。班上的女人也開始哀嚎了起來,這男生不是新聞系系草尤許么?!我去,余欣然這么一攪還有她們什么事兒啊。

  娃娃臉和老四坐在一旁只咋舌,這個余欣然也太難纏了吧。

  尤許擺開了余欣然的手,環視了一下四周,似乎都是看好戲的表情,還有人拿著手機在拍照。他皺著眉頭對余欣然說:“出去說。”

  “老師……”尤許指了指門口。

  老教授認得尤許,長得好看總能讓人輕易就記住。他見尤許的動作依舊惜言只抬了抬下巴。

  余欣然抬頭挺直了脊背在全階梯教室一百多人的注視下像只驕傲的孔雀般優雅的走了出去。但其實她心里也沒有底,尤許這個人并沒有外表看起來那么好接觸,不管她使出什么招數,這個人始終都是無動于衷。不過,她表面上還是要裝一下的,至少能讓那些女生打消對尤許的念頭。

  “喊我出來干什么,難不成你要答應我了么?”余欣然在走廊盡頭停了下來笑著說。

  尤許有些無奈的轉身,“余欣然,你知道我為什么搬家么?”

  “是因為要躲我?”

  尤許搖了搖頭,“你還不至于讓我搬家。我搬家是因為我已經談戀愛了,我有我愛的人。所以……”他一雙好看的眼睛看著面前的女生認真地說道,“別再來找我了,他會吃醋的。”

  “雖然他吃醋我會很高心,但是……”尤許嘴角帶著一絲甜蜜的笑了笑又繼續說,“解釋起來真的很麻煩。”

  余欣然別頭發的動作靜止,笑容直接僵在了臉上,“尤許,你開玩笑的吧。”

  尤許溫柔的反問:“你覺得呢?”

  余欣然有些恍惚,“可……可是我從來沒有看見你跟那個女生……你……”

  尤許:“你沒看見并不代表沒有。我很喜歡他,并且不想失去他,所以,你以后別再來找我了。”

  “如果沒有什么事,我就先回教室了。”他說完抬腳往前走,果不其然沒走兩步手腕就又被抓住了。

  余欣然已經恢復了之前的笑容,“好,我以后不再來找你了。但是,你能不能也答應我一個要求?”

  尤許轉身略微點頭,示意她說。

  “我想……”唇齒間的話還沒說完,女生就已經撲了過來,趁尤許還沒反應直接胳膊一環踮腳抱住了他,“我想抱一下你。”

  走廊一陣涼風掃過,兩人都明顯瑟縮了下。余欣然甚至感覺到自己冷的有些發抖,但是她沒怎么在意。

  尤許僵硬了一秒,“余欣然!”他有些生氣了。

  “好好好!不抱就不抱。那……我親一口總行了吧。”她偏頭,快速在尤許下頜印下一個唇印,然后又極為聰明的閃電般的閃開了。

  尤許抿著嘴角抬手一抹,下頜處的痕跡就消失了。

  余欣然撇了下嘴,“我以后不來找你了,那親一口總沒什么吧,你何必這么不高興。”她話音剛落就感到脖子后面一片陰涼,后背一陣戰栗,就像有人在后面對著她脖子出氣一樣。

  余欣然緊了緊衣服,“走了啊,尤許。”她走了幾步又轉身,“下個星期的元旦晚會排練你要來哦,我們還要在一起跳舞呢。”說完眨了眨眼笑著下了樓梯。

  尤許深呼吸了好幾下,才抑制住內心的火氣。走廊的風不知怎么的竟呼嘯了起來,吹得他臉都有些疼,他抖了抖衣服,試圖把余欣然傳給他身上不怎么好聞的香水味抖散,末了又抬手擦干凈了臉,才進教室。

  鈴聲一響,老師就走了,教室里的人很快也都沒了影兒。

  老四收起電腦給了個娃娃臉眼色。

  娃娃臉白飛眨眼示意收到,他手搭在尤許肩膀上說。“許,要不咱么去六號食堂三樓吃火鍋吧,老四說他請客。”

  尤許笑了笑,“我沒有不高興,你們不用請客逗我開心。我晚上等沈時回來,你們去吃吧。”

  “行啊你,有了師兄就徹底忘掉你的革/命/戰/友了?”餅哥大手一揮直接推著尤許就往食堂走,“我們好不容易從老四身上薅一把,你要是不去,老四說不定就不請了。我知道你和你的好師兄要去吃情侶餐,但你師兄不是還沒來么。你就陪一下我們,不說要你吃,你看著我們吃就行!”

  “對對對,餅哥說得對!”白飛點點頭,“你不用吃,就看著我們吃。”

  身后的老四嘆口氣搖了搖頭,“尤許,剛才你跟余欣然出去再進教室后,臉色有些嚇人,那余欣然又干什么事兒了?”

  “能有什么事兒。”尤許笑著說,“就跟她明說了,我談戀愛了,以后不要來找我了。”

  老四點頭,“沒有不高興就好。”

  最后尤許還是被拖到了六號食堂。

  正是晚飯高峰期,食堂人頭挨著人頭,熱鬧的像早上菜市場。但一到三樓人就少了一半兒,這里以火鍋為主。

  白飛隨便找了個位置,三人坐了下來,老四帶著手機點菜去了。

  尤許和白飛正打著游戲呢,就聽見餅哥聳著自己的肩膀叫了聲兒,“我去。”

  尤許抬起頭順著餅哥指的方向看去,不是余欣然又是誰。

  顯然余欣然也發現他了,正沖著這個方向笑的開心。她回頭對同桌的女生不知說了什么,下一秒同桌女生全都抬頭看了過來,依稀能聽見嬉笑聲兒。

  “陰魂不散啊。”白飛收起手機起身,“許,咱們要不換個位置?”

  尤許低頭不再看,“有可能只是碰巧遇到了,不用管。繼續打游戲。”

  白飛:“行。”

  鍋沒一會兒就上來了。尤許還想著晚上的火鍋,就沒有怎么動筷子,只和他們笑著聊天。

  “老四,我敬你一杯。”白飛老四兩人舉著橙汁喝的歡快,“老四,你看我敬你這么多杯,你就告訴我結局是什么唄。”

  老四假裝睨了他一下,冷笑的哼了聲兒,“愚蠢的人類。”

  白飛揪著他的耳朵,“是是是,我們愚蠢。只有你那高人是神仙,我們都是凡夫俗子。”

  “高人?什么高人?”尤許問。

  “哦,你還不知道。”餅哥指著老四笑道,“這人下一本小說準備把主角寫成算命的,然后為了了解專業知識,也不知道從哪兒認識了個什么高人道士,現在聊得正歡呢!”

  “哥,厲害。”尤許敬了他一杯可樂。

  老四擺手,“別聽他們胡咧咧,什么高人道士,就一網友。”

  “那誰他媽天天‘任道長,任道長’,喊得那叫一個親熱。”白飛學著老四的聲調說著,“任兄弟,任道長,幫我看看是不是這個么算法?”

  老四桌底下踹了白飛一腳。

  四人正笑著呢,就聽見后面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像是瀕死的人絕望之中喊出來的一樣。緊接著就是一陣翻桌倒凳的聲音,還有女生的尖叫聲。

  尤許四人回過頭去,只看見一個滿身沸騰的紅色湯水的人在地上不停翻滾。她臉上的湯水“咕嘟”的冒著泡,已經看不清原本的面貌了,就連雙手也是破爛的一片,像是剛從沸水里撈出的一樣。

  “我操,那是滾燙的火鍋湯吧。媽的,都愣著干什么,趕緊叫救護車啊!”餅哥蹭的一聲站起來沖那幫愣著的人吼了一嗓子,所有人才從這恐怖的情形中反應過來,頓時又是一片尖叫。

  “水,水,快拿冷水過來。”

  “去醫務室,快去醫務室!”其中有人大喊。

  “不行,先急救。你們去醫務室喊人,快去啊!”

  陸續有人接涼水向那人沖洗去,漸漸地露出了那人原本的樣子。

  “不對勁啊,許,你看那人像不像余欣……”白飛說道最后焉了聲兒。

  那人被涼水沖了之后露出依稀可見的長發,穿著綠色大衣,腳底是一雙黑色高跟鞋,這熟悉的打扮……餅哥和老四咽了口吐沫,誰都沒有說話。

  地上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尤許,從人群中拼命地朝他爬了過來,她已經喊不出來了,但依然從喉嚨里發出嘶啞的‘嗬嗬’聲,“救我。尤許,救我……”

  她頭皮臉上只要是裸露在外面的部分沒有一塊兒好的地方,余欣然已經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更疼,又或者說,她現在已經在地獄了,撥皮抽骨是不是就是這樣。

  那為什么還會看見那個人,他依舊那么溫柔帥氣,望向自己的眼中全是……不忍……不,不行,她才不要這種看可憐蟲的眼神。他應該是喜歡自己的,一定是,她要讓尤許喜歡上自己……尤許。

  余欣然伸出胳膊向尤許抓去,她蹬著腳奮力的爬過去,她要在他身旁,尤許只能是喜歡自己。可是……為什么動不了了,她伸出去的手像是遇到了一堵無形的墻,她感覺所有的空氣都被抽離了出去,自己被禁錮在了一個籠子里,四周安靜的可怕。

  “呵。”她聽到了一聲短促的嘲笑。

  余欣然感覺到自己周身極度陰涼,一種不可言說發自內心的恐懼感鋪天蓋地的襲來,身上的毛發處于抵御究極危險的本能全部炸開。

  有東西破空而來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寒氣倏忽侵入內部,攪得她渾身發顫。

  “不要妄想不屬于自己的東西。”耳邊傳來低沉的男聲。

  余欣然抬頭,前面是一個黑色的影子。明明是這么一句無頭無腦的話,但她好像突然就懂了那黑影是什么意思。

  “嗬嗬”,她眼珠凸出,艱難的從喉嚨里擠出一聲兒不完整的音調,“為什么?”憑什么尤許就不屬于她。

  黑影笑了聲兒,用平緩但居高臨下的語氣說道,“你,不配啊”他松開了掐著余欣然脖子的手,那手仿佛沒有碰過湯水覆蓋的脖子一樣,它依舊干凈,白皙修長,骨相清潤像一根根天然雕飾的玉竹,是一雙適合彈鋼琴的手。

  黑影轉身慢慢的走到尤許跟前,那雙好看的手親撫著尤許的臉頰,像是對待一件珍貴的玉器,他喜歡不斷地擦拭,玩弄。

  他親了親尤許的額頭,走到后面,胳膊環住了尤許的腰,將尤許整個人拉到了自己懷里,而尤許卻跟什么都感覺不到一樣。他抬頭看著余欣然,面容漸漸顯了出來,是個長得極為好看的人,眉眼生成一副如畫的山水,雖然面色蒼白但平添了一份危險的禁忌感。

  “你……嗬嗬……”余欣然一見到他就像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之事,指著他不斷的喘氣。

  男人嘴角笑容擴大,一邊看著余欣然一邊抱著尤許,親吻著尤許光滑的脖頸,“他是屬于我的啊。”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