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小可愛你假發掉了云知路星鳴

小可愛你假發掉了云知路星鳴

錦橙 著

連載中免費

《小可愛你假發掉了》是由錦橙原創所著,主角叫云知路星鳴,講述了云知自幼生長在山里一座破廟里,年紀小小就隨著師父入了佛門,重回親人身邊后,她發誓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考上大學為師門爭光。結果上學的第一天,她假發掉了……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小可愛你假發掉了小說無彈窗,小可愛你假發掉了小說最新章節,小可愛你假發掉了小說完整版在哪看,《小可愛你假發掉了》是由錦橙原創所著,主角叫云知路星鳴,講述了云知自幼生長在山里一座破廟里,年紀小小就隨著師父入了佛門,重回親人身邊后,她發誓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考上大學為師門爭光。結果上學的第一天,她假發掉了……

免費閱讀

  誠南高中分一校兩區制,東區為老校區,西區是剛建沒幾年的新校區,兩個校區只隔了一堵墻,平常兩邊的學生有事沒事翻墻竄門,校方對這方便的管制相對寬松,只要他們不打架毆斗,對此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回了學校,云知跟著韓厲去教務處報到。

  今天是報到日的最后一天,人非常之多,人群里稀稀幾張女孩子的面孔,都是剛升入高一的新生。當韓厲帶著云知出現在西校區時,瞬間收獲大批視線,讓他們成為了人中焦點。

  韓厲早已習慣了萬眾矚目,神色未變絲毫。

  倒是云知覺得稀奇,小跑上前,小手輕輕扯了扯韓厲袖子,“侄兒,他們都在看你哎。”

  一聲侄兒叫得韓厲腳底打滑,他翻了個白眼,一把扯上了云知纖細的手腕,云知茫然由他牽引著。

  到了一個角落,見四下無人,韓厲把她圈在自己的身影之下,垂眼看她,“我說。”

  云知半仰頭,很認真地聽著他說話。

  韓厲皺眉掏了掏耳朵,強忍著不耐煩,“第一:在學校不準叫我侄兒,不能告訴任何人我們的關系,第二:不管有事沒事都不要找我,不要打擾到我;第三:我現在送你去報到,報到完了你該干嘛干嘛,反正不要跟著我,全當我們不認識,懂?”

  韓家老爺子是個風流鬼,老當益壯睡了個妓.女不說,還和妓.女生了個女兒,那女人也是個狠人,分不到韓老爺子的好處,就坐著火車把十月懷胎生下的姑娘丟到了深山,以此報復老爺子的薄情寡義。

  韓老對于這件事一直耿耿于懷,用了十幾年的時間去找尋失散女兒的下落,直到三個月前,他快咽氣才得知到女兒的消息。

  老爺子知道此生沒法再見親生女兒一面,又怕孩子在外面沒人照顧,于是立了遺囑,誰能接韓云知回來照顧三年,他名下的財產就歸誰。可是韓老一生揮霍,大半家產早被他糟蹋了個干凈,只剩下兩棟老房子在凌城。

  韓家兒女各自混的風生水起,不是商人即是政客,日子過得殷實富貴,哪會為了兩套房子添這么大一個麻煩。

  只有韓厲的圣父父親心軟答應了,不顧韓母和韓家奶奶的反對,連夜把韓云知接了回來。

  就這樣,韓厲多了一個小他三個月的姑姑。

  一想到這事兒,韓厲就忍不住心底大罵。

  云知眨了眨眼,“那、那放學……”

  “放學也不行!”韓厲咬牙打斷,“總之一句話,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我們各過各的。”

  他本就戾氣重,兇起來時更甚,云知不敢多說什么,頷了下首,抱著書包畏畏縮縮跟在韓厲后面走。

  到了教務處,韓厲從桌上抽出張登記表格,拿起一根黑筆幫她填寫。

  “你生日什么時候?”

  云知被問的怔了下,搖頭:“出家人不過生日。”

  韓厲筆尖一頓,微瞇了下眼,語調如常,“那你看看你身份證上的日期。”

  云知喔了聲,手忙腳亂拉開背包在里面翻找新辦理好的身份證,她慌里慌張,一不留神東西從背包里掉出大半。

  韓厲深吸口氣,極力克制發火。

  “抱歉……”

  云知咬咬唇,蹲身去撿,突然一片陰影覆在了身上,她睫毛半抬,一雙白色球鞋映入眼底,運動褲看起來格外眼熟。

  云知攥著剛撿起來的紙巾,緩緩揚起了下巴。

  少年居高臨下看著他,黑色的眼眸黝沉沉。

  他彎腰,薄薄的身份證件夾在了他二指之間。

  “我的……”云知伸了伸手,就是不敢去拿。

  路星鳴不動神色掃了眼身份證上的信息,把東西還給云知后,長指曲起扣動桌面,聲音不緊不慢的:“我來拿書庫的鑰匙。”

  老師正忙顧其他,手往邊兒上一指:“桌上那串,領完書記得還回來。”

  路星鳴繞過云知,拿起鑰匙轉頭就走。

  韓厲輕嗤,暗罵:“狗東西。”

  路星鳴停步,回眼,“放學,后街。”

  兩人你來我往,直到路星鳴走了,忙碌的后勤老師才舍得抬頭,她盯著韓厲看了會兒,總算意識到了不對,“你不是東校區的嗎?怎么來這兒了?”

  韓厲繼續填著表格,“我帶人來的。”

  老師的視線緩緩移動到了云知身上,一陣懵。

  韓厲低頭繼續填寫入學表格:“你原來學校叫什么?”

  云知一直顧著想別的,聽到問話,不確定指了指自己:“我?”

  韓厲的好脾氣被磨盡了,反問:“不然是那條牲口嗎?”

  云知低聲說:“懷月鎮明天中學。”

  “什么狗屁名字。”韓厲說著,在上面鳳飛鳳舞逐字寫上。

  “是慈善家投資的學校……”云知輕聲解釋,“不是屁學校。”

  鎮子上只有那一家學校,初中高中一起上,要不是那所學校,云知現在可能都還是個文盲。

  韓厲懶得理她,將報名表格交給老師蓋章簽名,出門后長舒口氣。

  “行了,你一個人去班級吧。”說罷便要揚長而去。

  云知停滯片刻,隱隱意識到了不對。

  “侄……韓厲,可是嫂嫂不是說我和你是一個校區的嗎?”

  韓厲腳下一個踉蹌,想起自己那暗搓搓的行為難免心虛了幾秒,他咬咬牙,惡狠狠盯了云知幾眼:“都一樣,你要是有事兒,過了那個門就可以找我了。”

  云知問:“可你不是說有事沒事不要找你嗎?”

  韓厲:“……”他死了算了!

  *

  韓厲離開后,云知跟著班主任去了高二十班。

  現在學生差不多都報道完了,教室里嘰嘰喳喳,吵鬧聲一片。

  看著一臉乖巧的云知,班主任忍不住嘆了口氣,要說高二哪個班最難管教,要屬東區的十五班和西區的十班,一個有韓厲,一個有路星鳴,兩個都是家庭殷實,唯我獨尊的主兒,在學校坐山稱王,學生們對兩人又敬又畏,有時候他們說一句話,比老師說十句還管用。

  班主任無奈搖搖頭,現在只希望那群小伙子看在她是全年級唯一女生的份上對她溫柔點。

  推開房門,教室靜了兩秒,很快又恢復吵鬧,不過比起先前收斂了許多。

  班主任側開身:“進來吧。”

  云知扯著書包進入教室。

  待她出現的一瞬間,全班齊齊倒吸口涼氣:

  “我去!女生!”

  “女的!活的!”

  “媽媽,我又可以了!!”

  “……”

  滿教室的四十個男生目不轉睛緊瞅著云知。

  她骨架小,身形單薄纖細,白襯衫,褶皺裙,白襪子裹著細盈盈的腳腕,往那兒一站,活像是漫畫里出來的乖巧美少女。

  再看她膚白細嫩,不是一般的漂亮,這讓兩年沒見過女同學的男生都熱血沸騰了。

  云知局促,熱著耳根不敢說話。

  “哎呦我去,她害羞了!”

  一群人盯著她通紅的臉又開始樂。

  “……”沒害羞。

  云知天生皮質薄,又白,非常容易臉紅,不管是被異性注視還是緊張,經常臉燙的像發燒一樣。像是現在,她其實是在緊張。

  “韓云知。”老師輕推了她一把,“你先找個地方隨便坐。”

  云知環顧一圈,抱著書包快步找了個角落坐下。

  她的屁股剛挨上椅子,有人陰惻惻笑了兩聲,緊接著說:“同學,趁著路哥沒來你快換座位吧。”

  云知嘴唇蠕蠕,還沒來得及問路哥是誰,門就開了,三四個抱著書的男生接連進門。

  末尾的少年很高,拎著厚厚的兩捆書也不見吃力,他將書放下,一雙鳳眼準確無誤捕捉到了云知,眼梢一垂,表情變得冷凝。

  云知心里一個咯噔,她好像知道路哥是誰了。

  抿了抿唇,云知不動神色提拎起包,縮著脖子坐到了另外一排的最后方。

  “同學,那是我的位置哎。”

  再次搶占了別人座位的云知快速讓開,站到后排垃圾桶邊上不敢坐了。

  路星鳴眸光收斂,冷聲和老師說;“書全搬來了。”

  “辛苦你們了,先回座位吧。”

  “嗯。” 路星鳴邁開長腿,坐回到屬于自己的位置上。

  班主任盯著看起來可憐兮兮的云知,突然有些難辦。

  正當她想如何安置云知時,路星鳴托腮指了指正前方,“這兒。”

  這話是和云知說的。

  她有些猶豫。

  路星鳴懶靠著椅背:“這座位是空的,沒人坐。”

  云知扯緊背包,這才小步的移坐過來,背對著路星鳴說了聲謝謝。

  路星鳴未語,只是盯著她腦后油光發亮的假發緘默,指尖動動,而后別頭看向了窗外。

  座位分好,書本依次派發下來后,班主任讓班級同學逐個做自我介紹。他們已經做了一年同學,每個人都認識,這次做介紹完全是為了讓新生也就是云知熟悉。

  “我叫劉彪虎,又彪又虎。”

  “我叫武曉松,就愛打老虎。”

  一片哄笑聲中,劉彪虎和武曉松掐打成一團,直到班主任喊了停才止手。

  很快到了云知,教室陷入靜寂。

  她起身,腰板筆直,規規矩矩做著介紹:“我叫韓云知,剛從懷月鎮轉過來的,我學習不是很好,但是我力氣很大。”

  眾人笑了笑,都沒把話放在心上。

  她坐下后,身后傳來少年慵懶淺淡的聲線:

  “路星鳴,沒愛好。”他抬了抬眼,突然說,“我學習也不是很好,但是我頭發很多。”

  “……”

  云知不由朝后看他,少年發量驚人,光澤烏黑,的確……很多。

  她趴在桌上,捂著自己腦門上的假發開始自閉。

  班主任交代了幾句開學的注意事項后,便遣散了全班,男生們手拎書包,烏泱作散。

  云知坐在位置上慢吞吞收拾著,等班級同學都離開后,才起身把凌亂的桌椅擺放整齊,又拿起掃把掃著地上的瓜子皮還有果屑。

  低頭干活的云知稍一抬眼,看到身前有人擋住。

  “讓讓。”頭頂少年的聲音微啞又冰冷。

  云知一愣,急忙側身讓開。

  路星鳴目不斜視,從書桌抽屜里掏出落下的東西后,看都不看云知的徑直離開。

  云知松了口氣,見差不多都打掃干凈了,背著書包走出教室。

  她肚子有點餓,云知扯著書包帶子優哉游哉沿路轉著,一雙眼四處尋覓有沒有賣吃的地兒。

  很快來到了學校后街,這是一條不入流的娛樂街,賣東西的,開館子的,唱K紋身的,還有社會哥過來拍快指小視頻的,魚龍混雜較為混亂,平常老師總是叮囑學生們沒事干不要來這兒,就怕他們不留神惹上什么禍端,然而這話對學校的壞學生們起不到任何作用。

  這會兒正是高峰期,街道兩旁擺滿了小食攤,云知張望一番,就近來到了一家賣鐵板的小吃車前。

  “小姑娘要點什么?”

  師傅一雙筷子攪著油鍋里的臭豆腐,油點子亂濺。

  上面寫烤腸5元根,臭豆腐10元盒,還有一些字被油污擋住,看不清楚。

  云知摸了摸口袋,從里面掏出皺皺巴巴一塊錢。

  師傅呲著牙樂了,說:“掃碼付款也行。”空出一只手指了指貼在車玻璃上的二維碼。

  云知張嘴正要說話,聽到旁邊等候的兩個男生議論。

  “看,誠南東區的厲少。”

  “他不是剛和路星鳴干過架,這么快出院了?”

  “嘖,誰知道呢,我們趕緊走吧,這熱鬧還是別看了。”

  說話間,兩人付了款,一人捧著一盒臭豆腐離了街。

  云知扭頭看了過去。

  不遠處走來的一方人馬氣勢洶洶,年紀都不大,身上還穿著校服,為首的頭兒叼著香煙,氣焰跋扈,臉上寫滿了“囂張”兩字。

  這人云知認識。

  她侄子。

  云知抬手揮了揮,熱情無比的喊出了那個名字——

  “韓厲!”

  剛還嘚瑟的韓厲臉色一變,腳下一擰,神色復雜看了過來。

  云知笑得燦爛,手揮的更兇。

  沒錯,這就是他便宜姑姑。

  “操他大爺!”韓厲忍不住罵了。

  “厲哥你認識?”

  身后小弟齊齊看向云知。

  她手抬得太高,衣擺被往上帶了帶,露出一小截細盈盈的小蠻腰,明晃晃的勾人。

  小弟們都看呆了:“哥,你女人?真他媽帶勁兒。”

  “帶你媽!”韓厲有氣沒處撒,索性一腳踹向了說話的小弟。

  下面一片噤聲。

  韓厲吐出剩下的半根煙,丟在地上用腳尖碾碎,皺著眉向云知走來。

  云知熱情道:“韓厲,你來這兒逛街呀?”

  “我今天和你說什么了?”韓厲居高臨下看她,質問。

  云知臉上笑容僵住,收緊,小手慢悠悠垂下,背在后面像被教訓的小學生一樣。

  她嘟嘟囔囔:“可、可現在是校外。”

  韓厲冷聲低吼:“我說過,校外也不行。”

  說話間,七八個少年從另一端走來,幾人來者不善,兩隊交匯,瞬間擁滿了略顯狹窄的街區。

  云知由韓厲擋著,她微抬起眸去看,頓時愣住。

  路星鳴雙手揣在兜里,閑散站著,眼梢稍垂,似笑非笑的表情,正遠遠蔑視著韓厲。

  韓厲那隊人開始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等韓厲的一聲令下,然后抄起拳頭沖過去揍人。

  結果——

  “休戰五分鐘。”

  ……?

  路星鳴那邊的人開始取笑了:“不是吧韓厲,你是不是慫了?”

  路星鳴嗤笑聲,“叫我聲爺爺,今天放過你。”

  “老子日你……”韓厲的臟話說了一半,瞥見一旁云知瓷白的小臉,喉結來回滾了滾,硬生生把接下來的粗鄙之語全咽了回去。

  “等會兒,現在沒空搭理你們。”韓厲拉住云知,對著小販車上的菜單一掃,“吃這個不?”

  云知輕輕咬了咬唇,小小聲說:“我沒錢。”

  韓厲斜睨過去,害怕身后人聽到他們交談,聲音壓得極低,“我爸不是給你錢了?”

  云知說:“手機里呢,我不會什么掃碼付……”

  “……”他服了。

  韓厲攤開手心,手指勾了勾,“手機。”

  云知從口袋里摸了摸,把帶有粉紅色手機殼的水果機遞到了韓厲手上。

  “密碼。”

  “你、你把屏幕對著我。”

  韓厲有些莫名,但還是把屏幕對準了云知的臉,只見云知對著攝像頭眼睛一眨,叮地聲解開了鎖。

  她撓撓臉蛋,笑得格外不好意思:“看,這樣就開了。”

  韓厲:“……”這他媽到底是從哪里過來的土包子?

  “喂,我說……”路星鳴聲線慵懶,和女人磨磨蹭蹭半天的死對頭令他頗為煩躁,不禁催聲,“我沒空和你耗。”

  “催命啊你,等老子一會兒。”韓厲唾罵一句,將屏幕湊到云知眼前,“點這個微信,然后掃一掃,把二維碼對準這個小窗口,然后輸金額,不要弄錯,懂了嗎?”

  路星鳴眼角余光一轉,忽見云知側顏明媚,他長眸一瞇,抿唇未語,打了個手勢后,領著小弟們暫離了街區。

  云知沒有注意到路星鳴的離開,偷偷在心里默念一遍后,乖乖點頭,沖他露出一個清甜的笑笑:“懂了,謝謝韓厲。”

  她笑時有梨渦,還有小小的虎牙,看起來干凈無害,又清純可人。

  ——真像個傻姑。

  韓厲思緒滯了下,垂眼耐心幾分:“你微信上面綁銀行卡了嗎?”

  云知一眼的茫然。

  韓厲深吸口氣,他就知道。

  韓厲掏出錢包,從里面翻找出幾張零錢,沖老板吆喝:“給我拿十串兒烤魷魚。”

  云知急忙:“我不吃魚。”

  韓厲改口:“給我拿十串兒烤魚丸。”

  云知急急說:“我我我不吃魚。”

  身后偷聽的少年們哄笑一地。

  韓厲咬咬牙,盯著她那雙濕潤潤的眼睛,一字一句:“魚丸是丸,不、是、魚。”

  云知看出了韓厲脾氣忍到了頂點,當下閉嘴。

  韓厲付了款,將找來的錢塞到云知書包的側邊口袋,“你聽話,吃完就回去,不夠吃就拿著這些錢下館子。”最后又補了句,“別跟著我,懂?”

  打發完云知后,韓厲招呼著小弟繼續找路星鳴干架。

  她扭頭,眼巴巴瞅著韓厲離去。

  師傅很快烤好了十串魚丸,云知左右手各拿了幾串,邊走邊嚼著香香辣辣的丸子,怎么尋思怎么不對。

  韓厲是不是要去打架啊?

  云知難安,抓著兩大串烤丸子追了過去。

  很快,云知在某個無人的巷子看到了整裝待發,準備干仗的兩隊人馬。

  云知大喘了兩口氣,在巷口處大喊:“韓厲,不可以打架!”

  劍拔弩張的十幾個人齊齊將視線落了過來。

  云知被盯得心里發慌,怯生生縮了縮脖子,“不能打架。”

  她的嗓子似裹了味道清甜的水果糖霜,起不到一點威懾作用。

  “呵,你小女友管的還挺寬。”路星鳴倚靠著墻,語調不咸不淡。

  韓厲的臉都快被丟盡了,三步并兩步的大走上前,緊拉住云知手腕,低頭沉音:“你是理解能力有問題,還是聽不懂普通話?我不是讓你別跟著我嗎?”

  “可是……”云知嘴唇蠕動,“不能打架,打架不好的。”

  “我沒打架。”韓厲俊眉緊蹙,敷衍著,“你快回去吧。”

  “喔。”她不情不愿應下,走了兩步又折返回來,將手上丸子遞到韓厲嘴邊,興沖沖說,“這個可好吃了,韓厲你嘗嘗。”

  后面一片偷笑。

  韓厲面子掛不住,回頭警示性瞪了小弟們一眼后,眉眼猙獰拒絕著云知的接近:“我不吃!”

  “你就吃一口,我們村子沒賣過這種小吃的,真的很好吃。”

  她不斷往韓厲嘴邊送,韓厲抓著云知的手,心不甘情不愿咬下一顆小丸子,別說,這魚丸烤得的確不錯,口感勁道,醬料夠勁兒,好吃就兩個字。

  云知給自己留了一串,把剩下的全塞到韓厲手上,“給你朋友吃。”

  那個兩大把烤魚丸的韓厲:“……”

  云知一本正經叮囑:“你對面那個高高的,很好看的男孩是我同學,他人挺好的,韓厲你不要欺負人家。”

  “……?”

  這傻姑眼睛是不是聾了?那土鱉衰狗能有他好看?

  “那我回啦。”云知想了想又說,“韓厲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現在去買菜給你做。”

  韓厲繃著薄唇不語,顯然還在思考云知先前的那段話。

  “那我給你煮面條。”云知抓緊書包,不放心看了他一眼后,慢吞吞走離了巷子。

  韓厲疲憊嘆息,抓著魚丸重返戰場,窄小的深巷,小弟們蹲坐在垃圾桶旁激情開黑,韓厲環視周遭,挑眉,上前踹了踹其中一人:“路星鳴那個龜孫呢?臨陣脫逃了?”

  蹲在地上的小胖子搖搖頭,手指在屏幕上飛快滑動,“他說不和‘妻管嚴’打。”

  韓厲呆滯了神情,俯身湊近:“啥玩意?”

  小胖子抬起頭,剩余幾人也看了過來,賤兮兮笑了幾聲,“厲少,老實說你啥時候找的女朋友?雖然我們今天沒打成這架,但在情感方面這邊你是贏了的,他路星鳴望塵莫及,不虧不虧。”

  韓厲默然,煩躁看了眼手上涼掉的魚丸,全分給小弟后,轉身離開。

  黃昏悠揚,

  路星鳴修長的指尖夾著沒吸兩口的煙,趴在天臺欄桿上向下看著。

  學校寬闊,綠植包裹著大樓,暖色夕陽為建筑蒙上層淺淺薄紗。

  身旁留了一縷小辮子的少年撞了下路星鳴,“我才想起,今兒那個妹子不是我們班的轉學生嗎?”

  “她不是韓厲馬子?轉我們西區干嘛?”

  “誰知道呢。”小辮子哼唧兩聲,“說不定人家想玩一把異地戀。”

  路星鳴掐滅煙,撿起地上書包,默然轉身。

  “路哥你去哪兒?”

  他慵懶的聲線很快消散在樓到處。

  “回公寓。”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