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葉小晗全文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葉小晗全文

葉小晗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是作者葉小晗所著一部長篇重生古言小說,主角是虞冉,全文講述的是:前世的她,幫了夫君許多,也愿意為他洗手作羹湯,可最后恩愛抵不過富貴,她被夫君親手喂下了砒霜,再次睜眼她是仇人身邊的丫鬟虞冉,卻身份成迷,這一次,她不會再相信任何人,更不會對任何動心…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是作者葉小晗所著一部長篇重生古言小說,主角是虞冉,全文講述的是:前世的她,幫了夫君許多,也愿意為他洗手作羹湯,可最后恩愛抵不過富貴,她被夫君親手喂下了砒霜,再次睜眼她是仇人身邊的丫鬟虞冉,卻身份成迷,這一次,她不會再相信任何人,更不會對任何動心…

免費閱讀

  聽見了寧安安的動靜,虞冉心底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生怕這人又惹出了些什么事端來。

  不過讓人松了口氣的是,她不過在一旁冷笑著,卻并沒有想要走上前去的意思。

  “你們幾個把她給我拖到慎刑司去!嚴懲不待!”

  看著自己的衣服,想著好心情,幾乎都毀于一旦。這女子越想越氣,盛怒之下便讓人將宮女拖了出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地上求饒宮女的主子也終于趕了過來,一個穿著青色紗裙的女子,忽然從人群當中站了出來。

  “住手!我看誰敢!”

  青衣女子站出來的時候,倒是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你又是誰?”

  被沖撞的女人冷笑了一聲,環抱著兩只手,上下打量了這姑娘幾眼。

  “我家娘娘是御賜親封的榮嬪!”

  青衣女子被肆無忌憚的打量著,卻并沒有開口說話,而是身旁的小丫鬟作為代勞,簡單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來。

  誰料發怒的女子卻并未曾將這位榮嬪的身份放在了眼里,聽到了這小丫鬟略帶氣憤的語氣說出這話的時候,卻不屑的嗤笑了一聲:“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嬪而已,我還以為是貴妃娘娘或是皇后陛下來了,嚇得本宮一哆嗦。”

  話是這么說著可言語當中盡是對她的不屑。

  彩霞這個時候也大致猜出了這女人的身份,于是附在了寧安安的身邊去,輕輕的介紹:“這位是去年入宮的,如今已是鸝妃。”

  虞冉也跟在一旁了然的點了點頭。

  這邊彩霞的話剛落音,那邊鸝妃身邊的丫鬟便站了出來,滿臉都帶著不屑的樣子說道:“榮嬪又如何,不過今日入宮,見到我家鸝妃娘娘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不行禮!”

  聽到了這丫頭的話,是站在四處的人,也就不好再繼續圍觀下去,而是紛紛站了出來,乖順的行李。

  哪怕榮嬪心中,此時多有不滿,也只能老老實實的跪了下去。

  “行啦,都起來吧,省的到時便有人說我刻意為難了你們這些新入宮的新人。”

  鸝妃打了個哈欠,似乎并未將這些人放在了眼里的樣子,一副十分不耐煩的模樣,看了看周圍,瞧著處在一旁沒有任何動靜的寧安安時,便略微蹙起了眉頭。

  雖說對于她這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多有不滿,可想來自己已經亮明了身份時,這人竟也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靜,便大致猜出了位份。

  “都說今日入宮之時,有幾位妹妹被選作了妃。”

  鸝妃也不再將目光投到了其他人的身上去,而是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寧安安,隨后說道:“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話語里帶滿了嘲諷的意思。

  平時寧安安似乎是沒聽出來一樣,走上前去說道:“姐姐比我先入宮一年,自然應當受我一拜,方才是妹妹疏忽了。”

  一邊這樣說著,寧安安彎了彎腰,算是給人行禮了。

  算不得是正經的宮禮,不過鸝妃終究也沒太過于為難她,能夠一進宮便封妃的人,想來身份地位都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

  這樣想著,她嘴角微微勾了起來:“妹妹何必這樣多禮,你我今后一同侍奉了陛下,自然以姐妹相待,以禮相稱。”

  瞧著這人與自己的身份地位差不了多少,寧安安自然也就沒有對她擺了臉色,反而難得露出了和顏悅色的一面來。

  一旁的小丫鬟一直都跪在了地上。

  寧安安的余光里瞥見了這丫鬟瑟瑟發抖的模樣。

  站在對面的鸝妃自然也瞧見了她的目光,尋著看了過去,這才想起地上還跪著一個被她忽略的宮女:“你們都是聾了嗎?本宮說了,讓你們將她拖去慎刑司,好好的教導教導!”

  周圍的幾個太監,宮女聽見這話的時候,紛紛對視了幾眼,變得有些躊躇,又下意識的看了看,走上前來還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彈的榮嬪,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究竟該怎么辦才好。

  寧安安看著他們這副樣子,便冷笑了一聲說:“怎么?現在主子的話說了都不管用,還需要三催四請的嗎?”

  寧安安的話一出,幾個還在猶豫的太監,便走上前去,將這宮女給拖了起來。

  榮嬪略微蹙著眉頭,瞧著宮女就要被拖走的時候,又開口說道:“姐姐得饒人處且饒人!”

  鸝妃撇了她一眼:“你這是在指責了本宮做事情趕盡殺絕了嗎?”

  榮嬪向后略微退了一步,低下頭去:“這宮女是嬪妾從家中帶來的,自小手腳麻利,并未曾會出現了今日這樣的過錯,想來是無心之失,還希望姐姐能夠網開一面。”

  鸝妃嗤笑了一聲:“我若今日分位不如你,打發了這個丫鬟時,是不是還需要看了你的眼色?”

  榮嬪愣了一下:“娘娘言重了,嬪妾并未曾有過這樣的意思。”

  寧安安好整以暇地打量了她幾眼說:“不過就是一個丫鬟打發了就是,怎么到了你這里非要演這么一出姐妹情深的樣子,這是做給誰看呢?”

  榮嬪被寧安安懟了一句,雖然心中氣惱,卻礙于自己的身份,只能強行將這口怒氣給咽了回去。

  看著她有氣撒不出來的樣子,寧安安在心底里忽然就有了一絲暢快的感覺,站在原地突兀的笑出了聲來。

  鸝妃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卻并未多說些什么,只是瞧著站在原地攔住了幾個太監,就是不愿意放人得榮嬪,有些不耐煩地嘆了口氣說:“都松手吧,不過一個丫鬟而已,若想讓本宮放了她也行,你且跪下來向我磕三個響頭,這件事情便既往不咎。”

  之前聽彩霞說起宮里并未曾有一家獨大的現象,眼下卻瞧見這鸝妃盡如此囂張跋扈的樣子時,多少讓虞冉覺得有些詫異。

  “你……”

  榮嬪氣得渾身發抖,卻又無可奈何。

  被壓制住的丫鬟死命的掙扎著,聽到這話的時候,便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沖著自家主子說道:“小姐,奴婢不過只是一個侍奉的奴才,死不足惜!但小姐身份尊貴,萬萬不可!”

  這丫頭的話一出,便立刻引來了鸝妃的不滿,當下便皺起了眉頭,美目中露出了怒火:“不過一個狗奴才,竟敢口出狂言!給我掌嘴!”

  站在了身邊的宮女便立刻走上前去,犯了事的丫頭被幾個太監緊緊的給控制住,跪在了地上動彈不得,強迫著抬起了頭來。

  這宮女幾乎是毫不留情的用力扇了下去,只不過是幾個呼吸間,就看著被掌嘴的丫鬟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臉頰也變得紅腫。

  聽到這清脆的掌嘴聲,榮嬪有些于心不忍,微微的別過了頭去。

  瞧著這丫頭的臉上已經是高高的腫起,嘴角更是血肉模糊的時候,鸝妃才終于是揮了揮手,松了口說:“行啦,收手吧。”

  那宮女便立刻就收起了自己的動作,乖巧的站到了之前的位置上去,一言不發。

  又瞧了一下,似乎是快要哭出來的榮嬪,鸝妃說道:“也罷,瞧著你這樣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本宮非要為難了你,既然你為這樣的求情,也懲罰了她,那今日的事情就這樣算了,往后還希望妹妹能夠多多的管教好自己手底下的人,不要哪日又沖撞了旁人,惹出了大禍。”

  這話說完,原本控制著那丫頭的幾個太監便立刻松開了手。

  被打的腦子已經變得昏昏沉沉的,丫頭立刻就倒在了地上。

  因著嘴角和臉頰處帶來的疼痛,讓她的身子時不時的正在抽搐著。

  榮嬪的眼中含著淚水,彎下腰去:“嬪妾多謝娘娘開恩。”

  鸝妃揮了揮手:“行了,帶著你的人退下吧,不知道究竟再哭哭啼啼些什么,在這里礙了我的眼睛,也打擾了興致。”

  榮嬪低著頭,讓人攙扶著這個姑娘,一行人便匆匆忙忙地離去了。

  直到人走遠了以后,寧安安才扭過頭來,臉色有些難看。

  雖說平日里做事情確實囂張跋扈。

  可不過是初次入宮,也初次見到了這樣的威嚴。

  那丫鬟血肉模糊的嘴角,總是時不時的浮現在了寧安安的腦海當中,讓她多少都覺得有些不爽利。

  在瞧著站在自己身旁的人時,便變得有些臉色慘白了。

  “妹妹莫不是身子不舒服?怎么臉色變得如此難看?”

  初次進宮時見到這般場景,鸝妃想起了自己以往也是如同她今日這樣,心底里暗自的對這人的表現充滿了不屑,卻最終也沒有多說些什么。

  只不過是裝作了一副關切的樣子來隨意的慰問了兩句,便沒有再多說些什么了。

  寧安安強撐著,露出了一個笑容來說:“沒什么,只是今日的事情頗多,所以忽然覺得有些乏了。”

  鸝妃這才又連忙說道:“今日初次入宮,確實會有諸多雜事需要等著妹妹處理,如此,姐姐就不強留妹妹在此地游玩了,但日后有了機會,定登門拜訪。”

  寧安安沖著她點了點頭,在虞冉的攙扶下便離去了。

  一直回到了儲秀宮。

  坐在了正殿的椅子上,寧安安仍然有些驚魂未定。

  “娘娘喝口熱茶先壓壓驚吧。”

  彩霞倒是會察言觀色,在虞冉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先端了一杯茶水,輕輕地放到了一旁。

  寧安安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隨后便讓人退了出去,只留下了虞冉一人在身邊:“今日之事確實出乎了意料,你去打探一下,這鸝妃究竟是什么來頭。”

  虞冉點點頭,應了下來:“娘娘請放心,奴婢一定將這件事情打探清楚。”

  寧安安這才松了口氣:“這人囂張跋扈,想來今日里恐怕是與那榮嬪結下了恩怨,日后少不得會有這兩人之間的矛盾。”

  虞冉在一旁說道:“娘娘大可不必理會這些事情,只需要與這兩人保持了距離,那么這些東西便不會引到了娘娘的身上。”

  寧安安仍然有些不太放心:“可今日我與她這般親近了,看見了榮嬪的眼中,豈不是會……”

  虞冉搖了搖頭,接過了寧安安遞過來的茶杯,放到了桌上:“關于這一點,娘娘大可不必擔憂,那容嬪一見就是個膽小如鼠的,想來縱使心中怨恨,恐怕也翻不起什么風浪。如今,眼下的重要事情是如何奪得了陛下的寵愛。”

  一提到了陛下的時候,寧安安的注意力便被輕易的給轉走了。

  “今日里因為出了些意外,你在選秀的時候并未曾出現在我的身旁,所以未能得見了陛下的風姿。”

  寧安安的心神都被這個話題轉移了開去。

  虞冉從善如流的說到:“陛下是真龍天子,當然不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可以仰望的,更何況以娘娘的容貌,自然不必發愁了會沒有陛下的寵愛。”

  寧安安笑著說道:“就你這張嘴巴,慣會討巧的。”

  雖然是這樣說著,但寧安安仍然是從自己的首飾盒子里掏出了一對耳環來,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去:“你既然已經跟我入了宮,自然不可以過于寒磣,免得讓人瞧了笑話,這副耳環就賞給你了,日后可別叫人覺著你的妝容打扮過于樸素,讓人看輕了這儲秀宮。”

  虞冉兩只手接過了耳環,跪在地上,做出了欣喜的樣子來:“奴婢多謝娘娘賞賜!”

  “行了,站起來吧,又不是第一次給你東西了,怎的還是這樣一副模樣。”

  虞冉裝作珍而重之的,將這耳環收到了自己的懷中去,才又回答了問題:“這是娘娘特地賞賜給奴婢的,自然要將它好好的收著,哪里是旁人的東西可以比擬的!”

  這話說的討巧,也讓寧安安心花怒放。

  “對了,這宮中侍寢的規矩如何,之前的教養嬤嬤也沒有說清楚。”

  寧安安一邊打理著自己頭上的東西,忽然就想到了這個問題。

  虞冉垂眸說道:“事情都是由陛下夜間里翻牌子,被點名的小主會有專人來接送,專門送到了陛下的寢殿。”

  寧安安撇了她一眼,說:“這些自然是知曉的。”

  虞冉這才又忽然變得很小聲,湊近了寧安安說道:“奴婢打聽到這陛下從不留人,娘娘若是能想法子留下來,想必在這宮中的榮寵便是頭一份。”

  虞冉刻意走到了寧安安的耳邊去說出了這些話來,自然意料之中的引起了她的興致,于是眉頭一挑,扭過頭去瞧了她一眼,說:“打聽的消息可準確?”

  虞冉點了點頭說道:“消息來源千真萬確,只是至今都未曾有人成功的在陛下那處留宿,所以一切還得看到時娘娘的表現。”

  寧安安低下頭去,思索了一番,也不知道究竟是想到了些什么,嘴角便忽然又掛上了笑容。

  瞧著她這個樣子時,虞冉只是低下了頭去也并沒有多說什么,反正目的達到了。

  隨后又跟在了寧安安的身邊,處理了一些儲秀宮里面的事情,初來乍到,很快被分配到同一個宮里的另外兩位秀女也搬了進來。

  不過分為很低,一個是貴人,另外一個僅僅只是美人。

  這樣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被寧安安看在了眼里的,同這兩人隨便的聊了兩句,便將人給打發了出去。

  被打發出去的人哪怕心有不甘,也只能暗地里議論,泄憤般的隨意說了兩句。

  “我去給娘娘領宮裝。”

  瞧著寧安安開始指點著旁人收拾起儲秀宮的時候,虞冉便尋了個由頭走了出去。

  踏出宮門,這才略微松了口氣。

  虞冉揉了一下有些發脹的腦袋。

  繞到了繡房里,去領了宮裝,隨后又讓人將這衣服送回了儲秀宮,自己則是在這皇宮里面打量起來周圍的情況。

  皇室的地形并不復雜,只是沿途都有禁軍一路巡邏。

  虞冉幾乎走上兩三步便能夠瞧著一隊禁軍整齊的從自己的面前走過。

  從前也是在宮里居住過的人,瞧著這樣森嚴的戒備,確實讓人略微吃驚了些。按理說,這宮中巡邏的禁衛軍不應當人數有這么多。

  當巡邏的侍衛變多的時候,會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而這些禁軍在宮內四處游走的時候,讓人只覺得這皇宮中似乎是發生了大事一樣,氣氛陡然間有了變化。

  虞冉一邊走著一邊四處打量了一番。

  這宮里處處透露著違和感。

  不管是在何處,哪怕是在路上,也總能夠遇到了一兩個行色匆匆的太監或是宮女。

  可是自從虞冉踏出了后宮以后,便沒有再遇到過,見得最多的就是戒備森嚴的禁軍。

  即使虞冉穿著一身的宮裝,在遇到了禁軍的時候,也總會有一兩隊的人特地停下腳步,將她盤問一番,才將人放走。

  沿著前頭的路一直往前走,繞過了一個閣樓的時候,便遠遠地瞧見了有煙霧的屋子。

  略微挑了下眉頭,便立刻反應了過來,這是已經到了御膳房。

  還沒能走進了,瞧瞧這御膳房的樣子時,就聽見了從一旁傳來的責罵聲。

  “你這個賤蹄子!手是怎么長的?讓你仔細著把這菜端出去,你到好了,才走不過兩三部,竟然將這些東西撒了一地都是!”

  聽到了一個公鴨嗓大聲的在訓斥著誰,尋著聲音走了過去。

  在御膳房的小側門處,一個宮女跪在了地上,身上撒滿了湯汁,看上去狼狽不已,而一個總管模樣的人手里拎著一根棍子,正在不住地抽打著這個宮女的身子,一邊教訓人,一邊嘴里還罵罵咧咧的。

  宮女低著頭,只是一邊哭著,一邊承受著來自這個太監的責罵。

  虞冉站在原地瞧了一會兒,看著這太監似乎是打累了,扔下了手里的棍子去,指著跪在地上的宮女說道:“我告訴你,這道菜是主子點名了!要用的菜,現在好了,你將他弄成了這副模樣,準備提頭去跟主子謝罪吧!”

  “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你把這道菜好好的端在手里,不要動彈,你是聾了還是啞了?聽不懂人話嗎?”

  “這道菜可是寧妃娘娘親自點的一道菜,眼下你倒好了,闖下這般大禍來,到時,娘娘怪罪下來,你自己去謝罪去吧!”

  撂下了這句狠話,這就罵罵咧咧的走了,留下了宮女,跪在地上,瞧著摔碎了一地的盤子,手足無措。

  聽見了寧安安的聲音,原本轉身想走的虞冉忽然就停在了原地,扭過頭去看了一眼這位跪在地上哭泣不已的姑娘。

  猶豫再三,最終還是走上前去,站到了這人的面前。

  還以為是之前的太監去而復返,這姑娘瞧見了有人的時候,身子明顯的顫,抖了一下下,意識的就想要磕頭求饒,卻被虞冉一只手就給拉住了,讓他強硬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是……”

  這姑娘被拉起來的時候,寫滿了茫然,不知道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想做什么。

  虞冉用腳踢了一下地上盤子的碎片:“這是寧妃娘娘點的菜嗎?菜名是什么?”

  宮女下意識的說道:“這道菜叫吉祥如意。”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