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校草同桌是妖怪牙軒郁澄全文

校草同桌是妖怪牙軒郁澄全文

我選擇貓車 著

連載中免費

以牙軒和郁澄展開故事情節的靈異作品《校草同桌是妖怪》是由作家我選擇貓車所寫,小說講的是牙軒剛轉學第一天就被妖怪附身,從而被意外卷入靈異事件的他也開始了一段校園奇幻旅程,因顏值作為校草的他在意外墜樓時被蟬聯兩界校草冠軍郁澄接到懷里,那牙軒和郁澄真實身份究竟是何?兩人在相處中又會迸發出怎樣的火苗.......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以牙軒和郁澄展開故事情節的靈異作品《校草同桌是妖怪》是由作家我選擇貓車所寫,小說講的是牙軒剛轉學第一天就被妖怪附身,從而被意外卷入靈異事件的他也開始了一段校園奇幻旅程,因顏值作為校草的他在意外墜樓時被蟬聯兩界校草冠軍郁澄接到懷里,那牙軒和郁澄真實身份究竟是何?兩人在相處中又會迸發出怎樣的火苗.......

免費閱讀

  牙軒用余光往回瞄,沒看見郁澄跟過來,松了口氣。

  半晌,羽睫低垂,抬手捂住剛剛郁澄碰到的位置,他感覺那里在發燙。

  手機界面彈出一條微信消息,是郁澄。

  [同桌,你猜,我從什么時候開始覺得自己是只啄木鳥?]

  這個無聊的問題成功分散了牙軒的注意力。

  [什么時候?]

  隔著一塊候車亭站牌,他聽見郁澄輕笑了聲。

  [從我還是只小啄木鳥的時候。]

  牙軒:“……”

  意識到郁澄可能在講笑話緩解尷尬,他覺得自己應該配合一下。

  牙軒面無表情地在聊天框打下“哈哈哈哈哈”。

  還沒發出去,郁澄不知什么時候從那頭拐過來,從站牌邊探出個腦袋,嚇得他差點把手機扔出去。

  “別送我去醫院,我沒病。”

  “哦。”牙軒收起手機,別開臉,又擔心自己頸側在泛紅,抬手扯了扯襯衣領子,想捂嚴實一點。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只不過是親個臉,西方很多禮儀比這開放多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郁澄那性格,估計只是開個玩笑,自己反應這么大也太小氣了。

  他自我疏導完畢,輕聲說:“沒事,我知道你是開玩笑。”

  “我沒開玩……”

  牙軒驟然抬眸,郁澄后面的話咽了回去。

  他嗓音淡下來,改口說:“我是說,我沒和別人開過這種玩笑。”

  這時快車司機的電話打進來。

  牙軒接起電話,繞開郁澄走到候車亭前,看見不遠處一輛白色轎車,車牌號對得上,于是招了招手,示意司機把車開過來。

  上車后,他瞥了眼郁澄,按下送去醫院的想法:“三中高中部,謝謝。”

  牙軒精神一直不大好,容易疲倦,加上暫時不知道該怎么和郁澄相處,在車上睡了一路。

  回到宿舍正好下午兩點,今天周日,沒課,他剛打開電腦,看見郁澄放好背包,又出門了。

  打完一局游戲,牙軒有點心神不寧,起身到窗前撩開窗簾,沒看見郁澄在球場。

  同宿舍這么久,他知道郁澄平時除了上課打游戲就是在籃球場,但他最近經常出門,回來時偶爾會像上次那樣帶著血跡。

  又去舊樓了?

  牙軒覺得,舊樓里還有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他懷疑郁澄可能被什么東西附身了,才會有那種奇怪的表現。

  牙軒關了電腦,帶上門出宿舍。

  外面天氣正好,只有遠處舊樓籠著層陰影,像陽光永遠也照不進去似的。

  一路冷清,相比入學那天,路旁枯敗的落葉堆得更高,一副蕭索景象。

  舊樓的門虛掩著,他踏上臺階,忽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樓里傳來,緊接著,“嘎吱”一聲,門被用力打開,大鎖撞出一聲悶響,鐵銹都仿佛被震落了一層。

  牙軒后退半步,看見一個女生從里面跑出來。

  她戴著一副大圓眼鏡,留著齊耳的學生頭,身上校服很舊,面料發黃,估計是高三學生。

  “同學你……”牙軒話還沒說完,女生就快步跑遠了,他注意到對方神情驚恐,像是在樓里看見了什么可怕的東西。

  虛耗已經趕走,拆樓的事就擱置了,牙軒想等林汐女士回來處置,說不定能開發出什么商業用途。

  他沒想到還有學生到這里來。

  樓里隱約傳來口哨聲,和郁澄那天吹的一樣。

  牙軒猶豫片刻,還是沒踏進去,摸出幾張紙巾墊著,在門口臺階坐下來。

  過了十幾分鐘,樓里傳出熟悉的輕快腳步聲,他一回頭,看見郁澄走出來。

  郁澄渾身染滿暗紅的血跡,低頭看見牙軒,表情凝固了片刻。

  “同桌,你怎么來了?”

  牙軒本來知道自己來做什么,被這一問,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上下打量了郁澄一遍。入學那天,郁澄也在這里,但那天沒見他身上有血跡,看來這大概是鬼怪的血,只有能看到鬼怪的人可見。

  牙軒想起郁澄家供奉的神像,還有那個羅盤,忽然覺得郁澄說不定是什么捉鬼世家的傳人,試探著問:“你在這里……捉鬼嗎?”

  郁澄眉眼一揚:“嗯。”

  “很多嗎?”

  牙軒有點擔心:“你一個人,會不會很危險?”

  郁澄手插口袋彎身看他,眼尾彎出點弧度:“你擔心我啊?”

  “我就是問問,有沒有什么我幫得上忙的……我們是朋友,有事你可以告訴我。”

  牙軒語氣淡淡的,其實心里并不平靜。

  他很少主動關心別人,經過學弟的事,才開了點竅。

  他沒想到,郁澄忽然矮身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沒事,別擔心。”

  牙軒長這么大還沒被誰摸過頭。

  他壓下反手給郁澄一個過肩摔的沖動,撥開郁澄的手起身,把墊著的紙巾收起來疊好,準備帶去垃圾桶扔。

  走出沒兩步,他忽然意識到什么,回頭盯住郁澄的手。

  血淋淋的,都是鬼怪的血。

  郁澄抬手一看,露出抱歉的表情:“忘記了,我還沒洗手。”

  緊接著,他看見自己重度潔癖的同桌光速消失在路盡頭,看那個方向應該是沖進澡堂了。

  -

  牙軒進澡堂的時候,里面沒其他人。

  他沒顧上脫衣服,就打開花灑把頭發仔細沖了一遍,沒放過一根頭發絲。

  等他感覺頭上的臟東西洗干凈了,身上也全淋濕了。

  牙軒慣穿白襯衣,是最不耐濕的一種料子,淋過水,就全貼在身上,勾勒出若隱若現的肌肉。

  澡堂門口傳來動靜,他轉頭望過去,看見郁澄走進來,瞥了自己一眼,很快就把目光挪到別處。

  “你接著洗,我回去幫你拿浴巾。”

  牙軒自覺模樣狼狽,“嗯”了聲,又補充:“你從我衣柜里拿套校服就行。”

  “好——”郁澄轉身出去,外面又窸窸窣窣一陣動靜,好像是在挪動什么東西。

  按說郁澄回宿舍的功夫,是夠他把澡洗完,但牙軒感覺臟東西跟著洗頭的水沖到身上了,于是洗得更加仔細。

  期間外面傳來幾次腳步聲,但好像走到一半又都折回去了。

  牙軒沒多想,顧自把自己沖干凈,直到聽見熟悉的腳步聲。

  這調調一聽就是郁澄,他襯衣和褲子已經脫了,不知怎么忽然覺得有點緊張,拎起掛在墻上的襯衣稍微擋了一下。

  之前牙軒和郁澄一起來過澡堂,但他洗得慢,每次郁澄洗完了還沒脫衣服,而且不知道為什么郁澄一出去就再沒別人進來了,沒其他人見過他洗澡。

  郁澄走進來,把浴巾和校服遞給牙軒,又轉過去往另一邊的置物架上放衣服。

  牙軒懵了一下:“你也要洗啊?”

  “啊。”郁澄動作利落地脫下校服“怎么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