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蘇挽挽顧楚華小說

蘇挽挽顧楚華小說

海藍寶星星 著

連載中免費

《影帝的最佳女主角》是由海藍寶星星原創所著的重生文,主角叫蘇挽挽顧楚華,講述了蘇挽挽重生了,回到大學畢業那一年,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往左走,她會遇見霸道總裁,被他一眼看上,火熱追逐,從此過上人人艷羨的豪富生活,可是……蘇挽挽痛定思痛,毅然決然轉入右邊的小路。然后,她遇見了剛出爐的三金影帝。影帝說她很有天賦,盛情邀請她進娛樂圈,做他新戲的女主角?蘇·錦鯉本鯉·挽挽有點懵……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影帝的最佳女主角無彈窗,影帝的最佳女主角最新章節,影帝的最佳女主角免費版,《影帝的最佳女主角》是由海藍寶星星原創所著的重生文,主角叫蘇挽挽顧楚華,講述了蘇挽挽重生了,回到大學畢業那一年,站在一個十字路口上。往左走,她會遇見霸道總裁,被他一眼看上,火熱追逐,從此過上人人艷羨的豪富生活,可是……蘇挽挽痛定思痛,毅然決然轉入右邊的小路。然后,她遇見了剛出爐的三金影帝。影帝說她很有天賦,盛情邀請她進娛樂圈,做他新戲的女主角?蘇·錦鯉本鯉·挽挽有點懵……

免費閱讀

  他說他叫顧楚華。

  蘇挽挽生活壓力大,根本無力追星,娛樂圈那么多大明星小鮮肉,她不是完全沒有印象,就是混淆成一團漿糊,分不清楚誰是誰。

  但“顧楚華”這個名字,這個人,是連她這樣的娛樂圈小白都印象深刻,怎么也不會跟別的人混淆的。

  他二十歲出道,拍的第一部電影就票房大爆,四年下來,由他擔綱主演的每一部電影,都叫好叫座,獲得業內外無數贊譽,他本人更是拿獎拿到手軟,已成為票房的保證,無可爭議的影壇頂尖人物了。

  蘇挽挽會知道顧楚華,一是他知名度實在太高,上至八十歲的老公公老婆婆,下至四五歲的幼兒園小朋友,都沒有幾個不知道他的;二是,她有一個室友是他的大粉頭,天天向全世界安利他。

  蘇挽挽之前翻包包時,就翻到了一張顧楚華的簽名照,這是那室友離校回家鄉前,鄭重其事地交給她的,說這照片能帶來好運,保佑她順利找到滿意的工作。

  依稀記得,當時室友一臉忍痛割愛,把“護身符”塞給她后,又一次拉著她安利顧楚華了。

  過濾掉“嗷嗷嗷嗷嗷世上怎么能有辣么完美的男人”,“我跟你說,他是天使,真正的天使”,“嚶嚶嚶我被他蘇斷腿了”等等蘇挽挽聽過八百遍的感嘆后,那次安利還有個新的主題,好像是顧楚華又得了一個超厲害的金什么什么獎,現在已經是含金量很高很高的,金光閃閃閃瞎人眼的三金影帝了。

  那位超高逼格的能閃瞎人眼的三金影帝,會讓自己這樣一個普通女孩子隨隨便便就遇上嗎?

  蘇挽挽打量蒙面人,一臉不信任。

  蒙面人有些無奈:“我不能在這里摘下墨鏡口罩,不然很可能會引發交通堵塞的。”

  蘇挽挽想了想,點點頭,如果他真的是那個顧楚華,有這顧慮也不奇怪。

  蒙面人側頭考慮了片刻,再說話時,語調染上了淡淡的笑意:“你知道X記嗎?我們去那里吧,我請你吃海鮮粥,算是剛剛驚嚇到你的賠禮。”

  X記是一家老牌小吃店,以食材新鮮味道正宗聞名,在飲食業發達的A市里,也是有口皆碑。

  它位于繁華的商業區,人來人往的,安全不成問題,蘇挽挽想著自己現在正在餓死的邊緣試探,這人請吃飯的理由也是可以接受的,就厚著臉皮點頭應了。

  兩人沿著來路,走回上一個路口,拐了個彎。

  蘇挽挽看了看方向,問:“你之前,原本就是打算去X記吃海鮮粥的嗎?”

  蒙面人微笑:“嗯,后來在這路口看到你,覺得你真的非常適合做演員,原本我是想立刻叫住你的,可見你好像在考慮一些很重要的事,就沒敢打擾,多有失禮,請不要見怪。”

  這人雖然裝扮和舉動都古古怪怪的,但他左一句“請你吃海鮮粥”,右一句“多有失禮請勿見怪”,倒把蘇挽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想了想,嘟噥道:“我覺得顧楚華那樣的人,畫風跟高級西餐廳比較搭……”

  顧楚華身為影帝,演技爐火純青,演什么像什么,可據蘇挽挽的室友說,顧楚華一下戲,就是一個從古代名畫里走出來的高貴溫雅風度翩翩的濁世佳公子,一個站在遙不可及的云端俯瞰眾生的白翼天使。

  濁世佳公子,白翼天使,不是應該穿著燕尾服拿著雞尾酒,一臉高深莫測地坐在豪華宴席上的嗎?

  穿T恤休閑褲去鬧市吃粥?

  太違和了吧?

  蘇挽挽一臉疑惑。

  “顧楚華喜歡去X記吃海鮮粥,百吃不厭。”蒙面人很認真很嚴肅地說。

  他頓了頓,側頭看她,溫聲問:“你想去高級西餐廳吃飯?那也沒問題,M餐廳可以嗎?”

  M餐廳,A市最昂貴的西餐廳,一頓飯至少要花費一般人一個月的工資。

  “不是,我不想,”蘇挽挽趕緊搖頭,就算這人不差錢,她跟他無親無故的,不想蹭那么貴的飯:“我也喜歡吃X記的海鮮粥。”

  蒙面人點頭微笑:“X記的皮蛋瘦肉粥鮮蝦紅米腸煎餃小籠包也很好吃的,百吃不厭。”

  他低柔磁性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懷念與憧憬。

  蘇挽挽:“……”

  原來這怪人是只吃貨。

  ……還是一只很好養的吃貨。

  兩人再走了一段路,就到達X記了,蒙面人率先進入。

  蘇挽挽跟在后面,看見X記的老板娘搬了張椅子,坐在店門口附近,正瞪大雙眼往外張望,一看見蒙面人,就眼睛一亮。

  她沒有說話,只是笑著沖他點點頭,然后就站起身,上樓。

  蒙面人回頭看蘇挽挽。

  蘇挽挽會意,安靜低調地和他一起跟著老板娘上樓,只覺得他們活像偷偷接頭見不得光的地下黨。

  老板娘帶著兩人來到二樓角落的一個包廂,關上門后,就迫不及待地八卦:“阿華,這是你女朋友?”

  蘇挽挽一陣尷尬,蒙面人搖了搖頭:“潘嬸你別開玩笑,她是我同事。”

  說著,他輕柔地替蘇挽挽拉開椅子,等她坐好后,才在對面落座,拿起茶壺給她倒茶。

  潘嬸瞧了兩眼蘇挽挽,惋惜道:“第一次見你帶女孩子過來,還是個這么標志的女孩子,我還以為……唉,算了,今天還是吃海鮮粥嗎?”

  蒙面人點頭,把桌子上的菜單遞給蘇挽挽,溫聲說:“看看喜歡什么,盡管點。”

  蘇挽挽想著自己是個蹭飯的,應該注意分寸,又深知對吃貨來說,點菜是一件十分重要十分神圣的大事,就把菜單還給他:“客隨主便,你來點吧,我吃什么都行。”

  蒙面人推讓一番,見她客氣,就先自己點菜了,他沒看菜單,直接報出一大串菜名,無比圓熟流暢。

  潘嬸一一記下后,離開包廂,小心翼翼地關緊門。

  這里隔音效果極好,門一關上,房內就一片安靜。

  蘇挽挽把筷子從紙套里取出來。

  蒙面人摘下墨鏡,脫下口罩。

  蘇挽挽不經意間抬頭一看。

  !!!

  “啪嗒”一聲,她手里握著的筷子掉到地上。

  盛世美顏,盛世美顏,這個詞她聽過見過無數遍,甚至曾多次被人用這個詞贊美過。

  可她沒想過,會這樣猝不及防地,這樣近距離地,看到一張真真正正無愧于盛世美顏這四字贊譽的臉。

  顏如冠玉,星眸生輝,笑容柔和溫暖,帶著幾分孩童般的干凈澄澈。

  這不是一般的帥,是比正常人高出好幾個等階的帥,一眼便驚艷。

  ……而且,這張臉,跟那位三金影帝的臉一模一樣!

  蘇挽挽上輩子閑極無聊,曾研究過各種各樣旁門左道的東西。

  這時候仔細一看,下了個專業結論:這張臉完全沒有整容痕跡。

  自己真的遇到了顧楚華本人!

  這,真是……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顧楚華撕開筷子套,把一雙干凈筷子遞給她:“我沒有騙你吧。”

  蘇挽挽接過,尷尬地搖搖頭。

  顧楚華微微一笑:“那,現在可以把你的名字告訴我了嗎?”

  包廂里開了空調,溫度調得有點低,他不過是隨意一笑,就驅散了陣陣寒意,一室和暖溫馨。

  蘇挽挽在恍惚中報了名字,顧楚華再問了幾句她的基本情況,就立刻切入正題:“我們來談談你進娛樂圈的事吧?首先要與經紀公司簽個約……”

  蘇挽挽回過神來:“我沒說要進娛樂圈呀。”

  顧楚華定定地看著她,一臉誠懇:“蘇小姐,以我的從業經驗來看,你擁有很出色的天賦,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演員的。你不是在找工作嗎?為什么不考慮考慮往娛樂圈發展呢?”

  對方是有頭有臉的影帝,蘇挽挽倒不擔心會像之前那幾次一樣遇上惡心事,只是她以前只想過跑跑龍套或拍點純潔的小廣告,賺點小錢補貼一下生活,沒想過要真正做個明星。

  那五光十色絢麗燦爛的圈子,好像是另外一個看得見摸不著的世界,離平凡的自己很遠很遠。

  這時候聽到顧楚華那樣問,蘇挽挽怔住了。

  顧楚華很有耐心,沒有催促她,認真地看了她一會兒后,他拿起空調遙控器,修長白皙的手指輕按幾下,把溫度調高。

  蘇挽挽還未想好該怎么回答,外面就響起敲門聲,然后潘嬸推了輛餐車進來,把一碗碗一碟碟的食物放到桌面上。

  除了兩大碗海鮮粥外,還有三絲炒面鮮蝦紅米腸牛肉腸煎餃云吞陳皮牛肉球小籠包……擺滿了一桌子。

  “這些夠嗎,還要不要再點?”顧楚華問。

  “夠了。”蘇挽挽黑線,頓了頓,她忍不住問:“你不需要……節節食,保持身材的嗎?”

  顧楚華嘆氣:“要,所以我只能偶爾出來吃一頓好的,不能經常吃。”

  蘇挽挽明白了,此時此刻,是他難得的“放風”時間。

  她很體貼,沒有打擾他這珍貴的享受美食時間,低下頭安安靜靜地吃自己那碗海鮮粥。

  海鮮粥是X記的招牌菜,配料繁多,包括蝦蟹魚螺,海參海蜇,魷魚干貝,蛋絲蔥花等等,X記選用的都是最新鮮的食材,熬出來的粥,粥底綿滑,鮮甜無比,份量也足,吃一碗,大半天不會餓。

  蘇挽挽只吃粥,沒有動其它食物,顧楚華熱情勸食:“蘇小姐,多吃點吧,別客氣,不夠可以再點。”

  蘇挽挽敏感地察覺到,顧楚華最后那句話,語調微微上揚,好像暗含期待。

  她看了看擺滿一桌子的碗碗碟碟,心想就算自己不客氣,有這大份量的海鮮粥在,她也吃不了多少呀,不至于要“不夠再點”吧?

  視線轉回顧楚華那張得眾神眷顧的帥臉上,見他正盯著菜單,眼睛發亮,蘇挽挽突然悟了。

  這人是想拿“招待客人”做借口,多點幾碟東西,他好趁機多吃一點,還不用背負罪惡感。

  為了影帝的身材,為了包括她室友在內的千千萬萬粉絲的福利,蘇挽挽只是象征性地夾了一個蝦餃一只小籠包,沒有再多動。

  顧楚華勸了幾次,見她都婉拒了,只好一臉惋惜地把菜單放得遠遠的,專心吃東西。

  包廂內,兩個剛剛認識的年輕男女,相對默默吃粥。

  雖然顧楚華是個吃貨,雖然這是他難得的放風時間,但他吃著他心目中的美食時,一舉一動仍是優雅得體,賞心悅目。

  蘇挽挽吃粥間隙,瞧了他幾眼,有些發愣。

  到現在為止,顧楚華已出道四年了,一直大紅大紫的,娛樂圈年年新人輩出,都沒有人能撼動他的地位。

  蘇挽挽之前是沒有精力追星,但室友無孔不入的安利,多多少少影響了她,在她心里建立了一個形象。

  一個虛幻朦朧,非常美好的形象。

  今天,在機緣巧合下,她遇見了他。

  這位金光閃閃的三金影帝,無可爭議的娛樂圈第一人,在蘇挽挽面前暴露了吃貨屬性,以及一些孩童般幼稚的小心思。

  在蘇挽挽心目中,顧楚華的形象一度崩塌碎裂。

  可與此同時,在近距離接觸中,蘇挽挽也發現了他的很多閃光點。

  親和有禮,溫柔體貼,心細如發,為了工作努力克制約束自己……

  他有點二的地方,在這些優點的映襯下,也逐漸變成了萌點,令她在不知不覺中,心生親近與信賴。

  蘇挽挽一邊吃著粥,一邊開始認真考慮顧楚華的提議。

  等顧楚華用蘇挽挽見過的最優雅最好看的動作,把桌面上的食物都消滅干凈后,蘇挽挽喝了幾口熱茶,抬眸看他:“為什么你會覺得我適合當演員呢?”

  顧楚華看著蘇挽挽的眼睛,很認真地回答她的疑問:“蘇小姐,你的外型條件很好,五官漂亮耐看,又有自己的特色,辨識度高,非常適合大銀幕,扮相古今皆宜,可塑性強。”

  影帝一副就事論事的模樣,語調平平淡淡,可被這樣一個俊美得不像凡人的男人稱贊容貌,蘇挽挽覺得……有點奇怪。

  事關前途,她把奇怪的感覺收起來,禮貌地道了聲謝,繼續專注地聽他解說。

  顧楚華提起茶壺為她添茶,濃密長睫低垂下來,根根分明,眉眼柔和。

  “從那個路口到銀行柜員機,并不是很長的一段路,你的表情神態就變動了十九次,每個情態都極具張力與感染力。”

  “你一時慶幸一時傷感,一時迷惘茫然,像個迷路的孩子,一時又堅定沉著,似要去哪里沖鋒陷陣一般,有時候像個初出校門的青澀少女,有時候像個養尊處優的豪門貴婦……”

  蘇挽挽心頭一震,臉色一沉。

  顧楚華停下話頭,不著痕跡地看了她兩眼,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靜默了一會兒后,顧楚華溫聲說:“現在我這邊有一部正在籌拍的電影,里面有個角色很適合你。要不,我等下帶你去試鏡,到時你跟導演談一談,在鏡頭下找找感覺,了解一下做演員拍電影是怎么回事,再做決定?”

  顧楚華一個站在影壇頂端的大人物,不僅親自擔任了“伯樂”這個角色,給她指了一條路,還一直待她親切有禮,體貼尊重,蘇挽挽很難不感激。

  其實蘇挽挽很疑惑,想不明白彼此只是萍水相逢,這位影帝為什么會對她這么好?他本職工作已經很忙了,為什么還會兼職星探?

  可蘇挽挽明白,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如果自己再回絕,就太不識好歹了。

  更何況,她現在確實急著找份工作,好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城市生存下來。

  于是,蘇挽挽誠懇地向顧楚華道謝,應下了他的提議。

  顧楚華很高興,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發了條信息,就再次戴上墨鏡口罩,把臉遮得嚴嚴實實的,站起身來,打開包廂的門。

  蘇挽挽跟上,兩人一起下樓,找潘嬸結了賬后,離開X記,一路來到停車場。

  顧楚華紳士地為蘇挽挽拉開車門,等她坐好后,繞到另一側上車,發動引擎,側頭問她:“蘇小姐喜歡聽什么歌?”

  蘇挽挽客氣:“我沒有特別喜歡的,你隨意。”

  顧楚華點頭,他似乎對音樂也沒有什么特別偏好,隨意按了幾個鍵,車內緩緩響起當季的大熱單曲。

  蘇挽挽看著顧楚華認真開車的完美側面,聽著七年前的流行歌,只覺得恍然如夢。

  在路上堵了一小時車,終于來到試鏡室。

  試鏡室外坐著幾排女孩子,一個比一個光鮮靚麗,看樣子都是準備參加試鏡的演員,里頭有幾張連蘇挽挽這個娛樂圈小白都有些眼熟的臉孔。

  她們一看到顧楚華,就像炸開了鍋一般,臺詞也不念了,手機也不看了,鏡子也不照了,全都眼睛發亮一臉激動地緊盯著他,有幾個甚至壓抑不住驚呼出聲。

  顧楚華急著帶蘇挽挽試鏡,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向那邊淡淡地點頭致意,就回頭繼續向前走了。

  眾人收到顧楚華的禮貌回應后,又爆發了一輪轟動,然后目光漸漸落到一路跟在他身邊的蘇挽挽身上。

  “她是誰?”

  “沒見過,新人嗎?”

  “看樣子她也是來試鏡的吧?新人能被顧楚華親自帶來試鏡?試陳詩蕓這個小角色?”

  “嫌角色小,那你別來試鏡呀,要是岳導知道有人這樣嫌棄他作品里的角色,不知道會有何感想呢。”

  “我什么時候嫌棄過岳導的角色了?你別空口白牙地誣陷人!我說的角色小,是相對于女主角來說小,又不是說它不好!岳導是我最崇拜的導演,在我心目中,他電影里就是街邊的一個路人也是很有意義和內涵的……”

  “嗯,要是岳導知道有人理解能力那么堪憂,不知道會有何感想喔。”

  “你們別吵了呀,顧楚華真的把那個女的帶進試鏡室了!”

  “他真的要幫那個女的走后門,拿陳詩蕓這女四號?那我們不就白來一趟了?”

  “沒聽說顧楚華做過這種事呀,他一向專心拍戲,從來不搞那一套的。那女的什么身份?她背后有……那什么嗎?”

  “看衣著打扮不像個有錢的,鎮定點,女角色那么多,說不定不是陳詩蕓,而是別的角色呢?”

  “到現在還沒定下來的角色……難道是綺羅?”

  眾人嗤笑出聲。

  “怎么可能是綺羅呀,聽說有好幾個一線在搶這個角色呢,都快搶破頭了,岳導一直沒點頭,真不知道到最后,是怎樣的天仙才能入他的眼。”

  “導演是岳林升,男主角是顧楚華,演綺羅的就算是個花瓶,也是爆紅預訂了。那女孩是長得挺漂亮,但她一個新人,想要搶到那么好的資源,除非背后有超級超級厲害的大金主。”

  “嗯嗯,說不定她只是演個只露一兩面的小龍套罷了。”

  “這不對吧,只露一兩面的小龍套,顧楚華會親自帶她來試鏡?”

  “說不定她跟顧楚華有什么關系呢,朋友的朋友之類的,顧楚華剛好有事找岳導,就順道帶她來請岳導開個后門。”

  “有道理有道理。”

  ……

  蘇挽挽一進試鏡室,就感覺到幾道視線同時集中在自己身上。

  她好奇地環顧四周,這試鏡室很大,里頭卻沒有多少人,有個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站在攝影機旁,氣勢最是強盛,其余幾人圍著他,像是普通工作人員。

  那中年男人瞧了她兩眼,扭頭問顧楚華:“她就是你在大街上撿到的那個小丫頭?”

  蘇挽挽黑線,什么叫“在大街上撿到”?她是人,又不是錢包。

  顧楚華微笑點頭,向蘇挽挽介紹:“這位是岳林升岳導演。”

  蘇挽挽趕緊問好:“岳導您好,我名叫蘇挽挽。”

  岳林升是國際知名大導演,所執導的電影以角色鮮明立體、內涵深刻豐富聞名。現在看來,他本人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但眼神很銳利,好像一眼就能把人看透。

  蘇挽挽不由得看了站在她身邊的顧楚華一眼。

  顧楚華跟岳林升合作過很多次,看起來私下交情不錯,頗有忘年交的感覺。

  可同是擅長看人識人,顧楚華跟這位大導演卻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顧楚華眸光溫潤清透,輕輕柔柔地在別人身上繞幾繞,在別人有所感覺之前,就已讀懂了人心。

  岳林升則是爽朗直接,富有進攻性,這時候,他上上下下地打量蘇挽挽,蘇挽挽只覺得像被X光機從頭到腳掃了好幾遍。

  她覺得有點不舒服,可自尊心不允許自己露怯,就禮貌微笑著,任他打量評估。

  過了好一會兒,岳林升終于收回目光,面露贊賞:“嗯,就外表氣質而言,是挺符合綺羅這個角色的。”

  顧楚華有些得意:“是吧是吧,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就覺得這是個活生生的綺羅。”

  岳林升問:“挽挽,聽說你是今年剛畢業的學生?哪所學院?”

  蘇挽挽老老實實:“A大。”

  岳林升爽朗一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A大表演系嗎,雖然A大是所綜合性大學,表演系式微,不及電影學院的表演系專業,但也是出過幾個好演員的,你素質不錯,加油吧。”

  蘇挽挽有些不好意思:“謝謝岳導,可我讀的不是表演系……”

  岳林升愣了愣,下意識地問:“那你讀的是什么專業?導演?配音?戲劇影視文學?”

  蘇挽挽很誠實:“我讀的是英語。”

  岳林升拍她肩膀的手頓住了。

  幾個工作人員都目瞪口呆。

  顧楚華親自帶來試鏡的姑娘,強烈推薦要她演綺羅的姑娘,居然是個徹頭徹尾的素人。

  一室沉寂。

  在眾人古怪目光的聚焦下,顧楚華依舊一臉從容自若的微笑:“讀英語挺好的,以后出國拍片會方便很多。”

  岳林升晃了晃近年發際線有些上移的腦袋,嘟噥道:“先試鏡吧。”

  他從旁邊桌子上拿了份文件,遞給蘇挽挽:“準備一下,十分鐘后開始試鏡。”

  蘇挽挽雙手接過,退到一邊,翻開文件。

  這文件的第一頁是影片簡介。

  這部電影名為《四月天》,是由一本近年大熱的小說改編而成的,講述在新舊交替、社會動蕩不安的民國時期,青年大學生與督軍繼室的凄美愛情故事。

  蘇挽挽認真看完簡介,翻開看下一頁角色概述。

  幾個碩大的黑體字映入眼簾:

  綺羅(女主角)

  蘇挽挽震驚抬頭,看向顧楚華。

  顧楚華說有個角色很適合她的時候,蘇挽挽還以為是個只露一兩面的小龍套,她是新人嘛,以前從來沒有表演經歷,從跑龍套做起很正常。

  可現在……這是怎么回事?

  她真的是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顧楚華要她演的角色不是小龍套,甚至不是女二號女三號女四號,而是女一號!主演!他的女主角!

  蘇挽挽呆呆地看著顧楚華。

  只見顧楚華避開了她的視線,低頭看看時間,柔聲催促:“還有八分鐘,挽挽,抓緊時間好好揣摩角色吧,哎,也別太緊張了,放輕松點。”

  蘇挽挽:“……”

  這人是故意的吧。

  在路上堵車時,他跟她談天說地,連要直接稱呼對方名字這點小事都說好了,對這件大事卻半點口風不露。

  現在有時間限制了,才讓她知道自己要演的竟是女主角,根本不給她多少時間驚訝猶豫,跟趕鴨子上架似的。

  算了,反正來都來了,現在還有一堆人在等著她,蘇挽挽沒有理由退縮,只好拋開雜念,定了定神,繼續看角色概述。

  綺羅原是小家碧玉,出落得五官清麗,美貌絕倫,令人一見難忘。十六歲時,她被當地督軍一眼看上,強搶為繼室,從此穿羅著鍛珠圍翠繞,可一直無法開懷,終日郁郁寡歡。

  有次綺羅外出散心,在茶樓遇見俊雅清雋的大學生慕承景。他輕彈琵琶,手敲竹板,坐在角落說書,吸引了大批茶客,她坐在茶樓另一角,不知不覺聽了一晌午的書……

  這茶樓初遇,就是試鏡的場景。

  蘇挽挽捏著文件夾,眼眸暗沉,指尖發白。

  終日郁郁寡歡的督軍繼室綺羅,就是適合自己的角色嗎?

  試鏡室很安靜,導演岳林升對起用毫無經驗的新人擔任女主角很有些疑慮,但他尊重顧楚華的意見,就一言不發,耐心等蘇挽挽準備好。

  導演和影帝都不說話,工作人員們也不敢出聲,他們默默做著手頭上的工作,時不時好奇地瞟一眼蘇挽挽。

  靜默中,突然外面響了兩下敲門聲,緊接著試鏡室的門被推開,一群人闖了進來。

  蘇挽挽茫茫然地抬起頭,看見在眾人的簇擁中,一個穿旗袍的美女搖曳生姿地走進來,脆生生地喊了聲“岳導”后,就掉頭來到顧楚華跟前,一臉驚喜:“顧老師,沒想到你也在這,好巧呀。”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