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暖陽初晴一只小番茄全文

暖陽初晴一只小番茄全文

一只小番茄 著

連載中免費

現代言情小說《暖陽初晴》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由作者一只小番茄傾心創作,主角是秦雯郁凌,這是一個在山區支教的愛情故事,也是一段蕩氣回腸的過往,跟小編一起來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秦雯是某山區的支教老師,善有善報這句話是對也是錯,她善良,生命卻只剩下最后一年時間,她善良,所以擁有了一群山區的精靈,也擁有了郁凌。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現代言情小說《暖陽初晴》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文由作者一只小番茄傾心創作,主角是秦雯郁凌,這是一個在山區支教的愛情故事,也是一段蕩氣回腸的過往,跟小編一起來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秦雯是某山區的支教老師,善有善報這句話是對也是錯,她善良,生命卻只剩下最后一年時間,她善良,所以擁有了一群山區的精靈,也擁有了郁凌。

免費閱讀

  ……

  季風長吁一口氣。

  逃過一劫!

  “這樣啊……”秦雯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季風,隨即直起身子。

  “那我們就先上課吧,小同學們把課本打開!”秦雯走到講臺上,“現在請小同學們把書翻到24頁!”

  林暖把眼淚憋回去,打開課本,努力讓自己沉迷于學習無法自拔。

  同桌林鵬看著林暖,欲言又止的努了努嘴,在秦雯轉過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拿鉛筆戳了戳林暖的胳膊。

  “??”林暖轉過頭,疑惑的看著他。

  剛剛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話的時候,只有林鵬沒有嘲笑她。

  所以林暖看向他的時候,并沒有像對其他人那般防備。

  “你剛剛為什么不跟秦老師打報告?”林鵬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

  林暖搖了搖頭,“秦老師已經幫過俺很多了,俺不能一直麻煩她……”

  說完,林暖便扭過頭,繼續看黑板了。

  林鵬見林暖不愿意再跟他說話,暗嘆一口氣,也坐直了身子好好聽講。

  “哼!”季風冷哼一聲,

  發現前桌的兩個人沒搭理他,忽然感覺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

  憋了幾秒鐘,又忍不住吐槽一句。

  “虛偽!”

  “哦?虛偽?”柔美的聲音從他耳邊傳來,如春風般和煦動人。

  但是聽在季風的耳中,如同魔音貫耳般。

  如果不是要保持著自己班霸的地位,恐怕他現在就坐到地上了。

  僵硬的抬起腦袋,發現秦雯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那雙好看的水眸里此時閃現過幾絲惡劣的光芒。

  季風心里頓時咯噔一聲。

  暗道一聲不妙。

  他慢吞吞的站起來,剛想為自己辯解,就聽到秦雯說:“這個詞我們昨天剛剛講過,不如就讓季風小同學來幫我們回憶一下吧!”

  秦雯笑瞇瞇的看著他。

  季風:“……”昨天講的東西他哪里還記得啊!

  他一個班霸學什么習?

  很丟人的好不好!

  “說出來了嗎?如果說不出來的話可是要罰抄一百遍的哦!”幽幽的嗓音從耳邊傳來。

  全班人的視線都落在季風身上。

  平時不能光明正大的看季風的笑話,但是現在那么多人都看著他那邊,要被報復的話也不是只有他們幾個。

  季風注意到周圍投過來看熱鬧的視線,手心都出了汗。

  垂在身側的手碰了碰同桌,暗示他趕快幫幫他。

  同桌有些不情愿的摸出昨天的筆記本,剛要打開那一頁,

  但是,秦雯接下來的話阻止了他的動作。

  “如果別人偷偷告訴他可是會被同罰的哦!”

  同桌:“……”他快速的將本子合起來裝進書包里,生怕季風瞄到一眼。

  季風:“……”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好了,季風小同學坐下吧!”秦雯笑瞇瞇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踱步到講臺上。

  季風:“……”哦耶!看來這個女人也沒那么惡毒嘛!

  “既然上課不想學習那就好好的接受罰抄吧!下午放學之前記得把罰抄的內容交給老師哦!”

  季風:“……”他收回剛才的話。

  季風訕訕地坐下,摸出本子來開始抄寫。

  順便還瞪了一眼前面的林暖。

  哼,都怪這個賠錢貨!

  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會挨罰!!

  季風理所當然的將過錯全部都推到了林暖的身上,并發誓一定要讓她好看!

  正在認真林暖記筆記的林暖忽然感覺背后一陣涼風吹過,

  下意識的抖了抖,隨即拉緊了衣服。

  “怎么了?”林鵬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嗒嗒嗒”

  粉筆敲黑板的聲音幽幽的從講臺上傳來,“下面的小同學們不要交頭接耳!”

  林鵬立刻坐正身子,目視前方。

  差點兒就稍息立正了。

  林暖乖巧的看著黑板,沒搭理他。

  --

  放學之后,季風揉著快要寫斷了的手指,咬牙切齒的將抄寫的一百遍交到講臺上。

  “很好,辛苦了!下次繼續努力哦!”秦雯笑瞇瞇的看著他。

  季風:“……”不,不敢了!

  他快速的返回座位上,拎起書包就逃出來教室。

  秦雯收拾好書本,走到林暖身邊。

  “暖暖快收拾東西吧,先寫完作業,等下老師還要幫你補習之前錯過的內容呢!”

  “老,老師……俺能不能請假啊?”林暖糾結了一下,可憐巴巴的看向秦雯。

  “請假,為什么?”秦雯疑惑的看著她。

  這才剛上學就要請假了嗎?

  如果只是因為不想繼續努力的話,她就只能好好的敲打她一番了呢!

  “不,也不是,請假,俺,俺……”林暖不知道要怎么說。

  因為知道褲子上沾了墨水,她一直都沒敢去廁所,生怕自己出丑的樣子被其他同學看到。

  林暖一直拽著褲子的小動作被秦雯收入眼底。

  秦雯的眸子閃了閃,嘴角微微勾起,“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要晚上回家一趟,明天會正常來上課?”

  林暖聞言瞬間抬起頭來,然后對著秦雯重重的點了點。

  “emmmm,可以,不過明天的話你就要辛苦很多了!”

  “沒關系,俺可以的,謝謝老師!”說著,林暖也沒敢從位置上站起來。

  她拽了拽褲子,然后偷偷的看向秦雯。

  秦雯唇角微勾,“那老師就先離開了,你等一下走的時候記得先鎖門!”

  說著,秦雯看了眼她的褲子,然后返回講臺把自己的外套拿了過來給她披在了肩膀上,“外面冷,別凍著!”

  林暖感動得一塌糊涂。

  老師還生著病竟然還把外套借給她……

  雖然林暖很想拒絕,但是這個外套她現在真的很需要!

  “是,謝謝老師,俺明天就還給你!”林暖鄭重其事的說道。

  她麻利的收拾好書抱在懷里,等著秦雯離開后就走。

  只是,她現在還沒有書包,回家要記得縫一個!

  “不客氣,那老師先走了,明天見!”秦雯說完,抱著書出了教室。

  “老師再見……”林暖自言自語著。

  感受到肩膀上外套傳來的陣陣溫暖,林暖也感覺心里暖暖的。

  原本因為被后座的男生欺負而陰云密布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謝謝你,秦老師……

  俺一定會好好學習,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的!

  ……

  秦雯出了教室的門,一陣冷風吹來,差點兒沒把她重新逼回教室里去。

  但是,外套已經送出去了,她總不能再要回來!

  俗話說的好,自己裝得比,跪著也要裝下去!

  秦雯縮著脖子,將自己揉成一團,快速的跑向宿舍的方向。

  因為冷風把她微卷的長發一根不落的吹到了前面,將她的視線都模糊了,所以,秦雯也就沒有注意到墻角拐彎的地方還站著個人。

  于是,某個眼瞎的人直接撲到了那個人的懷里。

  郁凌正站在秦雯的教室外面,等著她出教室呢。

  聽到下課鈴聲響起,他一個閃身就躲到了墻角拐彎處。

  “奇怪……我為什么要躲在這里?”郁凌郁悶的想到。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站在她教室外面,要等著她一起去食堂的……

  郁凌抬手拍在臉上,捂住雙眼。

  在外面冷靜了一小會兒,他終于再次鼓起勇氣打算去宿舍繼續糾纏她。

  但是,他剛剛放下手,懷里就沖進來一具柔軟的,帶著清香的身體。

  郁凌原本想要推開懷里的人的。

  但是,看清懷里的人是誰的時候,他的身子瞬間僵硬了。

  “秦,秦雯……”如蚊子一般的聲音從他那兩片好看的薄唇中溢出。

  如果不是因為秦雯就扎在他的懷里,她一定聽不到這有氣無力的聲音。

  “郁凌,咳,你怎么在這兒?”秦雯推開他,縮著身子退后兩步。

  剛剛他的懷里還挺暖的,只可惜她還沒來得及……

  呸呸呸,她在想什么呢!

  秦雯的臉色瞬間變得紅撲撲的。

  “我……”依舊是蚊子一般的聲響。

  他一直在外面等著她?

  這話讓他怎么說的出口啊!

  會不會,招來她的厭惡?

  據說秦雯對于那些糾纏她的男生,一般都是如寒冬般的冷酷。

  郁凌抿了抿薄唇,原本面癱的臉看起來更加嚴肅了。

  “你……還有事嗎?”她都快凍死了,恨不得長了翅膀飛回宿舍呢,他竟然還這么磨嘰,即使是秦雯這么好脾氣的人,也忍不住想吐槽了。

  “我……沒事了。”郁凌扯了扯嘴角想要說些什么,但是一慣面癱的臉阻止了他的動作。

  “哦,那我先回宿舍了!”秦雯單手搓了搓被凍得有些發麻的胳膊,繞開郁凌加快步子。

  忽然,肩膀處傳來一陣暖意,秦雯向前走的動作一頓。

  “你……”她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郁凌。

  “我忽然感覺有點兒熱,你幫我穿著吧!”郁凌快速的解釋了句。

  秦雯:“……”如果不是我現在凍得手臂發麻的話就信了你的邪!

  忽然一陣冷風吹過,郁凌應景的打了個噴嚏。

  郁凌:“……”

  打臉來的如此之快。

  郁凌抿了抿薄唇,懊惱的別過臉,“快走吧……”

  他的話還沒說完,帶著溫暖和馨香的衣服又重新落回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謝謝你的衣服了,不過我的宿舍就在前面了!”

  “一起披著!”他的衣服很大。

  “這……不用了吧!”秦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用的!”郁凌攬著她,將她裹進衣服里,想到什么,又補充了句,“得罪了。”

  “哎,你……”

  秦雯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郁凌便攬著她邁開步子。

  郁凌的步子很大,走的速度也很快。

  跟上他都來不及了,更不要想掙脫他了。

  于是,秦雯幾乎是被郁凌拖著回了宿舍。

  “我到了!”秦雯從他的懷里掙脫出來。

  “嗯。”郁凌嚴肅的點點頭,狹長的眸子亮晶晶的看著她。

  秦雯:“……”

  她麻木著一張小臉問道:“你……要不要進來坐一會兒?”

  “好!”郁凌迫不及待的點點頭。

  秦雯心累的摸出鑰匙打開門,“請進!”

  郁凌在秦雯之前進了宿舍。

  宿舍內清新淡雅的馨香慢慢將他包圍。

  郁凌的耳朵紅了紅,僵硬著身子坐到板凳上。

  不過,因為他的腿有些長,此時窩在小板凳上,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憋屈感。

  秦雯看到這一幕頓時不厚道的笑了出來。

  郁凌抬眸看了秦雯一眼,耳朵更紅了。

  “你有什么事嗎?”

  秦雯給他倒了杯熱水。

  話說,剛剛是錯覺嗎?

  她怎么會在那雙清冷的眸子里看到了幾分……委屈?

  “沒事……”郁凌抿了抿薄唇,捧著熱水抿了一口。

  “……哦。”于是,宿舍里又只剩下了兩人喝熱水的聲音。

  秦雯都快要被尷尬出毛病來了。

  雖然她不是話多的人,但此時此刻的她也有些受不了這種沉默的氣氛了。

  “咳咳,我要去食堂了……”秦雯有些心累的說道。

  她知道,接下來郁凌一定會跟著她去的。

  果然不出秦雯所料……

  “一起!”郁凌嚴肅的看著她,

  如果單單看他的臉色,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找面前的女生約架呢。

  但是,那雙亮晶晶的眸子卻出賣了他。

  “好……”她從櫥子里摸出一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吧!”

  “嗯。”郁凌拉了拉那件剛剛被秦雯穿過的大衣,

  熟悉的馨香幽幽的傳來,

  原本恢復了正常的耳朵又有了變紅的趨勢。

  “走吧!”郁凌看了眼秦雯垂在身側的小手,骨節分明的手指不甘寂寞得動了動,霎那間,又重新恢復安靜

  --

  林暖回到家,還沒來得及跟爹娘打招呼,就跑到了臥室里,把秦老師的衣服疊整齊放在炕頭上,又換下了棉褲。

  看著屁屁那里的一大片黑色的墨水痕跡,林暖抿了抿唇,一言不發的穿著秋褲抱著棉褲去洗了。

  “姐姐,你干嘛呢?”林川回來的時候就看見林暖蹲在地上用刷子刷著什么。

  “洗衣服呢,川子今天干嘛去了?”

  “大娘家今天請客,爹帶著俺和娘去蹭飯了!”

  今天大哥回來了,他還沾光吃了一頓肉呢!

  只是,姐姐晌午都沒回來,沒占上光,他還是不要說出來的比較好。

  “哦……”林暖點點頭。

  以前誰家要請客的時候,爹娘也是帶著川子不帶她的。

  所以,她也沒什么好介懷的。

  “對了,川子,俺現在有新名字了!秦老師幫俺取的呢!”想到自己的名字,林暖的臉上又重新布滿笑意。

  ……

  “秦老師!!”林川有些驚訝,“什么名字啊,給俺說說唄!”

  爹當時應該也在場來著,他竟然沒跟他說說姐姐的新名字!

  “林暖,俺以后就叫林暖了,好聽不?”林暖期待的看著林川,就連洗衣服的動作也頓住了。

  “好聽,姐姐好適合你啊!”林川傻笑兩聲。

  “對了,姐姐,老師今天留了什么作業啊,你給俺抄抄唄!”

  林暖:“……”

  “老師說抄作業是不對的……”林暖小聲嗶嗶道。

  “這不是今天俺沒去上課嗎,要是不寫完作業的話,俺明天就慘了!”

  林川雙手合十,可憐巴巴的看著林暖。

  “好姐姐了,你救救俺吧!”

  林暖感覺心底忽然冒了個泡,甜絲絲的。

  “咳咳,俺就幫你這一次!”林暖輕咳一聲,嚴肅的說道。

  “哦耶!謝謝姐姐!”

  林川高興的跳了幾下,隨即跑到屋里去抄作業了。

  “好姐姐……嘿嘿嘿!”林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蠟黃的小臉變得紅彤彤的。

  她加快了速度洗衣服,隨即生了個火盆,把棉褲晾在了火盆旁邊。

  褲子都快洗破了,墨水的痕跡還有。

  但是看起來總算是沒那么明顯了!

  希望明天早上的時候褲子能干吧!

  林暖擺弄了一下火盆,便起身去做飯了。

  林母和林父回來的時候見林暖正在做飯,倒也沒說什么,直接回了屋歇著去了。

  “哎,川子他爹,你看這衣服!”林母拎起炕上,林暖折疊得整齊的衣服。

  “真好看啊,俺還是第一次摸到這么好的衣服!”這樣好的衣服她也只是在那個秦老師的身上見到過一次!

  林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脫了破舊的棉襖,直接把衣服套在身上。

  黝黑粗糙的大手在純白色的衣服上留下了好幾個黑漆漆的指印。

  “川子他爹,你看俺好看不?”

  林母臭美的在林父面前轉了個圈。

  說實話,真的很難看!

  林母的身材本來就很臃腫,這件衣服慘兮兮的被她撐開,隨時都有要被撐破的征兆。

  再加上她長得又黑,穿上這件衣服就顯得她更黑了。

  “嗯。”林父別開眼,心里卻在想另一件事。

  總覺得這件衣服有點兒眼熟!

  他使勁的回憶了一下,還沒等他想到,林暖便端著飯菜進了屋。

  “啊!娘,這是秦老師的衣服,你快脫下來!”

  林暖進屋后見到娘身上穿的衣服,眼前一黑,差點兒沒把飯菜都打翻在地上。

  “秦老師的?”林母下意識的想要脫衣服,忽然想到什么,動作便頓住了。

  “秦老師的怎么了,俺不就試試嗎,又不是不還給她了。”

  雖然嘴上說著這樣的話,但是林母卻一點還的意思都沒有。

  那個外地來的秦老師家里看著像是有錢的,給她穿穿衣服怎么了,反正她家里那么有錢,也不缺這一件衣服!

  “娘,你快換下來!”林暖臉上熱熱的,為林母的行為而感到羞愧。

  “俺就不,俺還沒穿夠呢!”林母努力的收攏了下衣服的兩邊,卻怎么樣也拉不上拉鏈。

  別說拉拉鏈了,衣服的兩角就好像是被阻斷在銀河兩岸的牛郎織女一樣,再怎么努力也見不了面。

  “換下來,換下來!”林暖把飯菜放到桌子上,就去搶林母身上的衣服。

  林母沒想到一直在她面前唯唯諾諾的賠錢貨竟然會這么有膽子,敢來她這里搶衣服。

  一個不注意,竟然還真被她拉住了衣服。

  情急之下,林母眼疾手快的拉住了衣服的一只袖子。

  “賠錢貨,你是又想要挨揍了吧!快松手,把衣服還給俺!”

  聽見娘又要打她,林暖的小身板害怕的抖了抖。

  但是想到自己承諾的要把衣服還給秦老師,林暖咬了咬牙,“不放,俺還要還給秦老師!”

  “你個死孩子,找打!”林母看了眼身邊,沒找到棍棒之類的動作,索性直接抬手向林暖揍去。

  “啊!”林暖害怕的閉上眼。

  耳邊傳來“刺啦”一聲。

  林暖睜開雙眼,發現肩膀和袖子的連接處被兩人撕開了,頓時感覺眼前一片漆黑。

  “你個死孩子,告訴你把衣服給俺你不聽,現在倒好了吧!”林母一巴掌抽上去拍在林暖的后背,差點兒沒把她拍趴下了。

  “行了,鬧什么鬧,那是人家的衣服,你搶什么搶!”林父對著林母指責道。

  “可是……”

  “行了,還不快過來吃飯!大人沒大人樣,孩子沒孩子樣……”林父看了眼林暖手里被撕壞的衣服,不滿的嘟囔了兩句。

  見林暖沒動靜,林父有些不滿的看向她,“出去把川子叫進來吃飯!”

  林暖抱著衣服低著頭,依舊沒有動靜。

  “聽見了沒有!”

  林暖身子抖了抖,一言不發的抱著衣服出了屋。

  林川抄完作業打算去吃飯,正好碰見了抱著衣服走出屋的林暖。

  林暖低著頭,看起來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

  不過,林川這個年紀心眼也沒那么多,所以也沒多想什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