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周瑯蘇輕塵小說

周瑯蘇輕塵小說

Pander 著

連載中免費

《穿成黑心蓮的渣男前任》是由Pander原創所著,主角叫周瑯蘇輕塵,講述了一朝穿越,周瑯成為《黑心蓮的逆襲》修真小說中,靠著子母情蠱得了主角受蘇輕塵愛慕的渣男前任。為了改寫原主的必死結局,周瑯以祛除子母蠱情蠱為要挾,逼主角攻發心魔誓保他生命安全。誰知劇情越走越偏,子母情蠱破除后,主角受非但不要刺死他,還揚言要睡他一輩子!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穿成黑心蓮的渣男前任無彈窗,穿成黑心蓮的渣男前任最新章節列表,《穿成黑心蓮的渣男前任》是由Pander原創所著,主角叫周瑯蘇輕塵,講述了一朝穿越,周瑯成為《黑心蓮的逆襲》修真小說中,靠著子母情蠱得了主角受蘇輕塵愛慕的渣男前任。為了改寫原主的必死結局,周瑯以祛除子母蠱情蠱為要挾,逼主角攻發心魔誓保他生命安全。誰知劇情越走越偏,子母情蠱破除后,主角受非但不要刺死他,還揚言要睡他一輩子!不僅如此,原本恨他入骨的主角攻,多看他一眼都嫌惡心的男二,無時無刻不想他死的反派炮灰攻,都腆著臉湊了過來。

免費閱讀

  周瑯養了兩天病,燒退了大半。

  這兩天里,蘇輕塵每晚都借口怕他做噩夢,爬上他床。

  爬床也便罷了,每天醒來后還都被對方抱在懷里。

  終于,在第三天晚上時候,周瑯嚴辭拒絕了蘇輕塵,將他趕回了自己的房間。

  本以為總算能睡個好覺,誰知當晚就做了噩夢。

  不是夢到在大火漫天的夜里家破人亡,就是被惡獸窮追不舍,險些喪命。

  每一次被噩夢驚醒,周瑯都滿頭冷汗的坐在床上,捂著急劇跳動的心臟直到心跳平復,才能再次入睡。

  第三次從噩夢中驚醒時,周瑯沉默的坐在床上。

  許久之后,待到額頭冷汗干透,周瑯終于下定決心。

  他抱著枕頭,躡手躡腳走到隔壁蘇輕塵的房間。

  膝蓋才剛碰到床沿,就見一只大手掀開被子,將他撈進了被窩。

  天旋地轉間,周瑯被蘇輕塵壓在身下,隨之而來的是激烈卻溫柔的吻。

  周瑯只覺鼻尖滿是酒氣,才知到他鉆了一個醉鬼的被窩。

  他手臂左揮右舞,總算擺脫醉鬼的炙熱的唇,高聲呵斥:“蘇輕塵!你醒醒!”

  蘇輕塵迷迷糊糊中,眼中閃過一道憂傷,道:“小瑯,不要趕我走~”

  語畢,對著他的嘴巴又是一通亂啃。

  周瑯氣憤極了。

  什么趕他走?

  他不過是拒絕了對方的爬床行為而已!做這么一副受傷的樣子給誰看?

  不知費了多大力氣,周瑯總算把醉鬼從迷蒙中喚醒。

  對方清醒后,周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了他一巴掌。

  他腫著唇,眼角泛著不知是惱怒還是羞憤的淚光,惡狠狠道:“再有下次,別怪我不客氣!”

  這一掌扇的不輕,蘇輕塵半張臉都被打偏過去。

  可周瑯猶不解氣,對準蘇輕塵脖子一口咬了上去。

  心說:你吸腫我的嘴巴,我就咬破你的皮肉!

  本來打算咬到見血才罷休,冷不丁被蘇輕塵摸了摸頭。

  蘇輕塵含笑道:“小瑯乖,莫氣莫氣~我放開脖子任你咬,一口不成兩口,咬到你開心為止。”

  他環著他,下巴在他頭頂蹭了蹭,“小瑯,你來尋我,我開心的很。”

  周瑯:“……”

  他怎么會察覺對方口中的調笑意味?

  日!

  他把這當報復,蘇輕塵卻將這看作情趣。

  也不知這人腦子怎么長得。

  就算有蠱蟲作祟,這人被扇了巴掌都不會生氣的嗎?

  不過轉念細想,卻實是蘇輕塵有錯在先,沒有資格生氣。

  這么一想,就又想到剛才的吻。

  周瑯氣得磨了磨牙,到底是沒咬破蘇輕塵的脖子,躺下來蒙住被子呼呼大睡。

  再睜開眼時,已經是日上三竿。

  周瑯吃完蘇輕塵溫在廚房的早餐,便拿著弟子牌去了藏書閣。

  因為靈根受損,周瑯幾乎無法修煉。

  每一次引氣入體,渾身經脈就像火燒一樣疼。

  即便能耐住疼,也會因為疼痛而分散精力,導致無法集中精神,修煉無法進行下去。

  但周瑯并非沒有靈力。

  周家老祖死前,曾將其一身修為渡與他。

  周瑯現在還記得,當時他疼的在地上翻來覆去打滾的模樣。

  熬過了這疼,就是修為加身,生命安全得以加上一層保障。

  熬不過,就是經脈爆裂而亡。

  而且死的不止是他,還要拉一個蘇輕塵當墊背。

  那疼痛持續了七七四十九日,一分一秒都不曾間斷,年幼的他無數次想一死了之。

  也不知老祖喂他吃了什么靈丹妙藥,他元嬰期的修為竟然沒有撐爆他的經脈丹田。

  因而嚴格說來,周瑯現在也算半個元嬰期大佬。

  不過他沒有根基,靈根又殘破不堪,否則也不會因為落入寒潭而發了高燒。

  這一身的修為其實就是個擺設,實戰時候能發揮出三成的水平就已經是老天保佑。

  除非他靈根修復,否則無法使出全部實力。

  周家老祖顯然也料到這一點,用秘法壓制了他的修為。

  外人看周瑯,只以為他是練氣期的修士。

  以免他不自量力同人斗法,到時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托蘇輕塵這個天才弟子的福,周瑯也成了天機門一掛名外門弟子。

  只是他不需要像其他的外門弟子一樣,擠通鋪,搶任務。

  因為他有人養。

  養他的人還是天機門炙手可熱的天才弟子,蘇輕塵。

  他不需要像其他弟子一樣修煉,時間充裕。

  米蟲周瑯每日閑暇時候,就去藏書閣翻閱功法典籍。

  這么多年過去,他幾乎將外門弟子可以出入的樓層翻了個干凈。

  其中有關靈源體的典籍更是翻了不下兩三遍。

  本身他就有過目不忘的資質,用來記誦功法簡直輕而易舉。

  可叫他失望的是,周瑯沒找到他想要的功法。

  七年前,周家老祖將畢生所集的寶物全數傳給周瑯。

  其中一樣,便是一本雙修典籍。

  里頭詳細記述了如何通過采補靈源體重鑄靈根的秘法。

  周瑯早已將其熟記在心。

  盡管熟知劇情的他清楚的知道,這本典籍根本不會有用武之地。

  畢竟主角攻還在一旁虎視眈眈,就算后期他同蘇輕塵結為道侶,又怎么可能叫他采補成功?

  何況重鑄靈根的代價,是廢掉蘇輕塵。

  畢竟這采補之法,采補的不止是蘇輕塵體內靈力,還有他的經脈和靈根。

  眼下距離他成年,并與蘇輕塵結為道侶還有兩年時間。

  周瑯不想坐以待斃,想尋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別說,這法子還真有。

  方法來源于一本雙修密法——不是單方面采補,而是一本兩方受益的雙修典籍,《靈犀寶典》。

  劇情后期蘇輕塵靈源體的體質暴露,各方勢力爭相出手。

  畢竟修真界里,同周瑯一樣半途被廢的人不在少數,希望借助靈源體修復受損經脈的人不知凡幾。

  即便佘九舍命相護,依舊中了暗算。

  堂堂魔尊,丹田竟出了一絲裂縫。

  彼時,蘇輕塵終于被魔尊打動,這才拿出那本《靈犀寶典》,同佘九有了初次的身體交融。

  而蘇輕塵得到《靈犀寶典》的地方,正是他同佘九初次相遇的秘境——迷霧谷。

  迷霧谷每五年開放一次,開放時間為一個月,適合筑基以上至金丹以下的修者進入。

  金丹以上修者若進入迷霧谷,修為將被壓制在筑基大圓滿階段。

  每逢迷霧谷開啟,各門各派都會組織筑基期弟子參加試煉。

  今年負責維持迷霧谷秘境開放期間秩序的,正好是天機門。

  周瑯打算參加這次試煉,不過是以無名散修的身份。

  雖說他有能力將他在外人眼中的修為提升至筑基期,以天機門弟子身份進入秘境。

  但這樣一來,蘇輕塵必定會寸步不離的守著他。

  未免破壞主角攻受的初遇,周瑯必須另作打算。

  此番來藏書閣,就是為了查閱有關迷霧谷的記錄。

  畢竟周瑯信不過蘇輕塵。

  別看現在他一副多喜歡自己的模樣,但從原主至死都不知道《靈犀寶典》的存在一點,便足以看出對方并非面上那樣,對他毫無保留。

  一個人進入迷霧谷雖有危險,可他好歹有自保能力。

  雖說動用靈力會導致經脈劇痛,他無法消除這痛,但至少可以想辦法將痛感延后。

  打定主意,周瑯借來書后,變往回走。

  行至半路,被人攔住。

  一名身穿內門弟子袍的人抱胸站在路中央,嗤笑道:“怎么,寒潭水也要不了你的賤命嗎?”

  周瑯停住腳步,心道:呦呵,小狼狗這么快就又出來找茬了啊。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掌門之子穆山。

  穆山與他同齡,是蘇輕塵同輩弟子里年紀最小的小師弟,最是敬仰愛慕他的二師兄蘇輕塵。

  他倆的大師兄是文中戲份不少的男二,風若離。

  大師兄負責寵,是個暖男。

  小師弟嘛,負責撒嬌兼找渣男的茬。

  這個穆山在蘇輕塵面前是個笑容燦爛的陽光少年。

  到了他周瑯面前,就是一只齜牙咧嘴的小狼狗,專注欺負他一百年。

  周瑯心里冷笑。

  這感情好,他還想著什么時候找回落水的場子呢,罪魁禍首就送上門來了。

  周瑯忍痛,向傳音石中注入些許靈力。

  這些年來,他有不少需要用到靈力的地方。

  對與經脈疼痛的忍耐力已經提升不少。

  只一瞬間,傳音石傳來靈力波動,是另一方接通了。

  周瑯將另一方的音訊關閉,保持對方能聽到自己聲音的單方傳音狀態,這才邁開步子,緩緩走到一臉嫌惡的穆山跟前。

  他語氣比穆山好不到哪里去。

  “你剛剛說什么?有本事再說一遍?”

  “哼!再說一遍怎么了?再說十遍也沒問題。”

  穆山下巴微揚,半點尊敬客氣都沒有:“弱雞!寒潭水都要不了你的賤命!你可以啊!”

  提起這個周瑯就一肚子火。

  寒潭水冰寒刺骨,筑基期修士都不能保證落入寒潭而不被寒氣入體。

  別提他這么一副破敗身體。

  穆山明知他體弱,卻是趁他經過寒潭時候將他拌入水中。

  寒潭水不深,四壁卻光滑似冰。

  周瑯落水后幾次試圖攀爬出去,都被穆山打地鼠一樣打了下去。

  他狼狽求生時候,這家伙就在潭邊看戲。

  最后看他真的不行了,才施舍一般把他拉上來。

  此仇不報非君子!

  現在這人還有臉罵他?

  周瑯不怒反笑:“呵?我賤?我再賤也比不上你蛇蝎心腸!”

  穆山臉色冷了下來:“你什么意思?”

  “你是真傻還是假蠢?我什么意思,你當真不知道?”

  周瑯雙眼微瞇:“你知輕塵愛慕于我,心生嫉恨處處同我作對,幾日前更是喪心病狂的把我推入寒潭。”

  他逼近對方,“你不知悔改遍罷,還有臉站在這里嘲諷我,不是蛇蝎心腸是什么?”

  被周瑯說中心思,穆山臉一下子漲的通紅!

  他硬氣道:“你好意思說?師兄他待你不薄,你又是如何待他的?仗著師兄的喜歡對他非打即罵,我不過給你點無關痛癢的教訓……”

  周瑯打斷他:“無關痛癢?!你當誰都同你一樣銅皮鐵圖水火不侵的?可知我高燒三天三夜,險些命喪黃泉!輕塵更是因為擔心我,不惜使用禁術提升修為提早完成任務,三天時間修為全失經脈劇痛!”

  他伸出食指,一下一下戳著穆山的胸口:“枉你身為掌門之子,竟用如此陰毒手段殘害同門!”

  接連被戳三下,第四下時候,被漲紅了臉的穆山一把拂開。

  他力氣不大,哪知道周瑯竟被他拂到了地上!

  穆山被嚇了一跳,心說:這家伙忒弱了些,怎么一推就倒?看他大病初愈的份上,要不要扶他一把?

  但這念頭轉瞬既逝,很快,他又擺出一副不屑表情。

  “誰叫你太弱!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待在我天機門!我爹好心收留你是你的福氣,你別給臉不要臉!下次再叫我發現你欺負師兄,就不是落水這么簡單的事了!”

  周瑯趴在地上,看著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個傻瓜。

  穆山被他這視線刺到,正要跳腳,眼睛忽然瞪大了。

  肩膀被人從身后按住。

  穆山未來及回頭,肩膀被人重重往下一按。

  來人帶著滿身威壓,一把將他按跪在地上!

  膝蓋下,地磚被砸出兩個坑,可見來人力道之大。

  接著身體就被人用定身術定住了,動彈不得!

  穆山怒目斜視,就見蘇輕塵從他背后走出來,停在周瑯面前。

  與他同時出現的,還有他們的大師兄風若離。

  眼中怒氣化為不安,穆山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

  他被禁言了。

  蘇輕塵先是冷冷瞥了一眼穆山,隨后心疼的彎下腰,要扶周瑯起來。

  周瑯毫不領情的拍開他的手,拍拍衣袖自己站了起來。

  “不敢勞煩大駕。”他語氣里盡是嘲諷,“否則下次就不是落水這么簡單了。”

  蘇輕塵又要過來,卻再次被周瑯躲開。

  見狀,他惡狠狠看了穆山一眼,才抿了抿唇,攥住了周瑯的手腕。

  他聲音里帶著誘哄:“小瑯,你莫……”

  周瑯冷笑:“你叫我莫動氣?”

  蘇輕塵愣了下,點了點頭。

  “好啊,我不生氣,你給我松開!”

  說話時,眼角泛著淚光,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

  蘇輕塵不松開他,他就用力踹他。

  一腳不解氣,就是兩腳三腳。

  踢不開他,周瑯更氣。

  他瞪著蘇輕塵,“你松不松開?”

  蘇輕塵搖頭。

  周瑯一巴掌就要打過去。

  即將碰到蘇輕塵臉的時候,突然停住。

  他化掌為拳,嘲諷道:“差點忘了,穆師兄剛剛還警告我別欺負你來的!人家畢竟是掌門之子,捏死我跟捏死一個螞蟻一樣,惹不起惹不起。”

  他本就生的好看,這怒到極致亮出爪子的模樣,像極了被人逼到炸毛的貓。

  可惜是一只病貓,才亮出爪子就又收了回去,沒有半點攻擊力。

  風若離不由將目光在周瑯臉上停留片刻。

  雖任性,卻也張揚明艷。

  難怪師弟寵愛有加。

  蘇輕塵任他出氣。

  見他收回了爪子,竟主動握住他手往自己臉上砸。

  “你打我罵我都好,莫氣壞了身子。”

  他心疼的吻了下周瑯的額頭。

  周瑯從鼻孔里出了一口氣,不理會他。

  “你莫氣,你想怎么教訓穆山?我一定幫你出氣。”

  蘇輕塵說著,拉著他停到穆山面前。

  視線觸及對方不安的雙眼,蘇輕塵眼中卻只有冰冷。

  他提起穆山衣領,攬著周瑯的腰,下一瞬間便出現在掌門的居所前。

  傳音石除了可以傳音外,還有記錄音訊的功能。

  周瑯眼見著掌門的臉越來越黑,險些壓不住嘴角的笑。

  他承認,他就是故意的。

  穆山這家伙他清楚。

  腦子一根筋,不會撒謊。

  推他入寒潭的時候心里也掂量著,保持在能叫他吃苦頭卻又不至于傷他根本的分寸。

  只不過周瑯剛才點開傳音石和蘇輕塵聯絡時,刻意夸大了病情。

  其實他只是普通的發燒而已。

  天機門靈丹妙藥良多,怎么可能因發燒去世?

  之前那一跤也是假摔。

  穆山拂開他的力度不大,不至于摔倒。

  他只是在看見路那頭匆匆趕來的蘇輕塵的身影后,順勢倒下的。

  往后一切,真叫周瑯看的拍手稱快。

  只見以剛正不阿聞名的天機門掌門一路提留著自家不孝子,來至寒潭前一把將人扔了下去。

  “你給我在里頭面壁思過一個月!好好反省!”

  穆山嚷嚷了一路,落在寒潭里時候嘴巴也沒閉上。

  多是勸蘇輕塵早點離開周瑯的,唯獨沒有一句求饒。

  氣的掌門又加了他一個月的面壁。

  穆山這才垮了臉,道:“爹!別!一個月后就是迷霧谷秘境開啟之日,錯過了就要再等五年啊

  !”

  掌門半點情面不留:“孽子!你欺壓同門時候就該想到這個下場!想去秘境試煉,除非瑯兒原諒你!”

  周瑯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就變成‘瑯兒’了,不過這不妨礙他聽出掌門話里有話。

  他不是傻子,掌門這話的意思,分明是想叫他接茬,主動原諒穆山。

  周瑯尋思著不能因為穆山這個二愣子得罪掌門,便做出一副明事理的模樣:“掌門,我看穆師兄也知錯了,我原諒他了,不如您放過……”

  誰知他話沒說完,穆山突然蹦出一句:“誰要你假惺惺!”

  周瑯閉嘴,趁其他人不注意,又是看傻子一樣看了穆山一眼。

  然后穆山的懲罰變成了三個月。

  末了,還賞了周瑯好多靈丹妙藥。

  真是可喜可賀。

  要不是要維持受害者人設,周瑯幾乎要高興的跳起來了。

  怪不得小說里的惡毒男配都愛陷害人,這感覺用要形容的話,就一個字。

  爽!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