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楚淮秦尋

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楚淮秦尋

烏夜啼 著

連載中免費

《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是由烏夜啼原創所著的娛樂圈文,主角叫楚淮秦尋,講述了娛樂圈眾所周知,大少爺秦尋是超級天王楚淮的頭號粉絲,明明性格冷淡陰郁,偏偏一見到楚淮就臉紅撒嬌要抱抱,黏人黏得像只貓。所有人都以為是楚淮X秦尋直到有一天,秦尋親自出來澄清,發了張楚淮睡覺的照片,毫不掩飾楚淮鎖骨處的吻痕,并配字:不好意思,是秦尋X楚淮。

更新:2019/10/18

在線閱讀

      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無彈窗,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最新章節,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小說完整版,《我親自逆了蒸煮的CP》是由烏夜啼原創所著的娛樂圈文,主角叫楚淮秦尋,講述了豪門大少爺攻X散漫瑪麗蘇天王受之間的故事,娛樂圈眾所周知,大少爺秦尋是超級天王楚淮的頭號粉絲,明明性格冷淡陰郁,偏偏一見到楚淮就臉紅撒嬌要抱抱,黏人黏得像只貓。所有人都以為是楚淮X秦尋直到有一天,秦尋親自出來澄清,發了張楚淮睡覺的照片,毫不掩飾楚淮鎖骨處的吻痕,并配字:不好意思,是秦尋X楚淮。

免費閱讀

  薛昭秉承著不看白不看的信念,偷偷的、飛快的掃了楚淮手機屏幕一眼。

  這一眼讓他有些楞。

  他本以為,語氣這么甜的小弟弟,長得應該也很甜,就是那種可可愛愛的鄰家弟弟形象,可是事實上,他長得和他想象中完全相反。

  屏幕另一端的少年,膚色冷白,眉眼冷淡精致,鋒利的眉低低壓著,他察覺到薛昭的視線,頓時勾起嘴角,看著是在笑,又像是若有若無的嘲諷。

  薛昭:“……”

  他莫名就有種做賊心虛感。

  單單這一眼,他就知道,楚淮的這個鄰家弟弟,一定是個不能輕易招惹的厲害角色。

  他心虛地挪到后面,給楚淮哥哥和他的鄰家弟弟騰出說話空間。

  楚淮從眼角余光里瞥他一眼,然后戴上了耳機:“你什么時候回國的?還沒開學?”

  秦尋今年十九,和他差了五歲,他差不多可以說是看著秦尋長大,對他的撒嬌早就習以為常。

  按理說,現在應該是這位小少爺在國外念書的時候,可是看他的背景,分明是在他家里。

  方才還不可一世的大少爺眨眨眼,乖乖回道:“我已經念完啦,提前畢業了。”

  “哦?”楚淮挑了挑眉:“厲害呀。”

  “我厲害嗎?”秦尋矜持地回復:“也沒有很厲害吧,我要是真厲害,你怎么不獎勵一下我。”

  “……”

  這只小崽子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半點沒變,不管完成什么事,都會搖著尾巴找他要夸獎。

  楚淮聲音里多了幾分笑意:“你想要什么獎勵?”

  秦尋深深注視著他:“我要什么你都給嗎?”

  “在我能力范圍內,我盡量,好吧?”楚淮眉眼彎著,眼睛里盛滿了柔和的光暈,眼神專注。

  他根本不知道,沒有誰能扛得住這樣的目光,這種仿佛被他全心全意對待的目光,殺傷力強到可怕。

  或者說,他清楚自己的優勢,只是沒想到,他的吸引力在秦尋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家弟弟面前同樣有效,甚至還更為致命。

  無人看見的角落里,秦尋攥緊沙發一角,修長分明的指節泛起了病態的白,削薄的手背上,黛色血管凸現。

  想要他,好想要……

  秦尋垂眸,遮蓋住眼里的陰影,強迫自己從激烈的情緒里掙脫出來,再抬起眼皮時,臉上已經露出了無辜又無害的表情:“我現在還沒想好,等我想好再說可以么?”

  楚淮點點頭:“可以。”

  兩個人又隨意聊了幾句,快要掛斷的時候,秦尋說道:“哥哥,你什么時候到,我派人去接你吧。”

  楚淮果斷拒絕:“不用。”

  秦大少爺說的接送自然不是一般的場面,楚淮不想這么麻煩。

  秦尋面色不改,對這個答案早有預料:“好吧,待會見,哥哥。”

  “待會見。”

  黃昏將至的時刻,飛機終于徐徐降落在機場。

  楚淮修生養息一年,沒有在任何熒幕前出現,沒活動沒通告,連直播都懶得開,楚淮粉憋了一年,早就瘋了,聽說他回國,粉絲頓時如潮水般涌向機場,險些壟斷方圓百里的出租車業務。

  楚淮遠遠看了一眼,停住腳步:“人有點多。”

  豈止是有點多,戴著楚淮應援頭箍的粉絲們黑壓壓聚成一片,不知情的可能還會以為她們在客串喪尸圍城。

  楚淮沒有出現,而是先躲了起來。

  他回國之前,團隊已經聯系過機場,做好了接機準備,可是現在的情況,機場提供的安保人員明顯不夠用。

  即使楚淮粉們現在還維持著秩序,不吵不鬧,但只要他出現,粉絲一激動,很難再顧得上其他。

  楚淮垂下眼,冷靜地對薛昭說道:“聯系安保公司。”

  薛昭翻著通訊錄,電話還沒撥出去,機場里忽然來了一隊人。

  人數大約有一百多,個個人高馬大,穿著統一的黑色制服,這隊人一到,立刻熟門熟路地行動起來,把匯集在一起的粉絲分隔開,重新組成幾個小方隊。

  這樣一來,即使楚淮現身,粉絲的沖力也會大大減少,最大程度降低了意外事故發生率。

  薛昭舉著手機的手停在半空,對著眼前陡轉的場面咋舌:“楚哥,還要聯系安保嗎?”

  “不用了。”楚淮搖搖頭,過了幾秒,意味不明地說了一句:“這小鬼……”

  說了不要讓他接,他還是來了。

  薛昭沒明白:“楚哥,你在說啥呢?”

  “沒什么,”楚淮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吧。”

  他一露臉,守候多時的楚淮粉集體瘋狂了。

  “楚淮啊啊啊啊啊!”

  “楚淮哥哥!!我愛你!!”

  “哥哥看看我!”

  即使粉絲再怎么努力壓抑激動的心情,不讓自己嚇到楚淮哥哥,龐大的人數依然讓她們的聲音匯聚成波瀾壯闊的洪流。

  人是非常容易受到群眾影響的生物,情緒一上來,亢奮的粉絲再控制不住自己,不斷沖擊著黑衣制服大哥們組成的人體圍欄,試圖再靠近楚淮一點。

  所幸制服大哥們都是訓練有素的老手,硬是攔著沒讓她們越過。

  她們一鬧起來,機場其他人也投來好奇的目光。

  楚淮的大眾知名度非常高,高到可怕的地步,有個著名影視點評博主戲稱,如果有誰沒有聽過楚淮的名字,那一定是他家還沒通上電。

  一聽清楚這群粉絲在喊誰,不趕時間的其他路人也湊熱鬧,紛紛圍過來,想要一睹天王真容。

  眼看著人越來越多,楚淮連招呼都顧不上和粉絲打,在保鏢的護送下,腳步不停地走出機場。

  機場外停了一列黑色車隊,囂張得要命,車牌號都是按順序排列。見他出來,停在最中間的一輛轎車車門悄悄打開。

  楚淮拉開車門,還沒坐穩,秦尋自動貼了過去,黏糊糊抱了他一下:“好久沒看到你了,哥哥。”

  “是好久不見了。”楚淮關好車門,隨意揉了揉他的頭發,說道:“讓他們開慢一點。”

  “好。”秦尋眨了一下眼睛,答應下來。

  薛昭他們沒和他坐一起,被保鏢帶著坐在了后面的車里,一上車,幾個人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恍若見鬼的震驚表情。

  “我草,這是誰來接的楚哥啊,派頭這么大?”

  “我的媽呀,我居然坐到了我的夢中,嗚嗚嗚我現在好感動。”另一位瘋狂的汽車愛好者徐知文癡迷地摸摸這里、摸摸那里,嘴里不住道:“這個質感、這個手感,這股昂貴的氣息,是我老婆沒錯!”

  “……”薛昭忍無可忍地按住他的脖子:“行了哥,別丟人了。”

  “這群人是誰啊,我怎么從來沒見過,他們不會把我們帶去賣了吧?”工作室里年紀較小的實習助理杭靈抱著背包,滿臉驚慌失措。

  薛昭:“……”

  薛昭無奈道:“你看我們幾個加起來,夠買這輛車一個車轱轆嗎?”

  杭靈搖搖頭。

  “這不就得了。”薛昭摸出手機,和楚淮通語音:“楚哥,你的粉絲怎么辦?”

  頂級跑車開出蝸牛的速度,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看著粉絲們追在車后跟著跑,薛昭搖搖頭,感嘆道:“唉,真不容易。”

  楚淮看看路邊的情況,說:“找個不礙事的地方停下來,我和她們說說話,你去買奶茶和甜品,多選幾種口味。”

  掛了語音,薛昭深呼吸一口氣,打開密密麻麻的通訊錄,聯系了附近好幾位甜品店老板,緊急買光了所有現貨。

  司機尋找穩妥地點停車的途中,秦尋忽然握住楚淮的手,輕輕搖晃著,像是小朋友自然而然的撒嬌。

  他彎著眼,半真半假地說道:“我也是哥哥的粉絲啊,你不能只想著她們,忽略我吧?”

  “你也安慰一下我,好不好?”

  ……

  [我的天啊!!!!今天給天王接機的是誰啊!!]

  1L:無圖言吊。

  2L:來了來了,[黑衣大哥維持秩序圖][車隊圖][楚淮拉開車門上車圖][清一色整整齊齊車牌號圖],當然還有這個!!特別放大版的!![車里坐著的神秘人眼睛圖][神秘人模糊側臉圖]

  4L:十輛車全部都是邁巴赫最新推出的限量版,也太有錢叻。

  8L:這是坐實了楚淮實錘?

  9L:楚淮被沒被看不出來,樓上倒是主動坐實了自己是孤兒實錘。

  ……

  65L:打住!粉黑都別車轱轆了!來來回回都是那一套煩不煩!

  66L:那我要說,這個神秘人眼睛還挺好看的

  67L:是真的挺好看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大,應該是哪家的小少爺和楚淮是好朋友吧。

  69L:天王粉挽尊都喜歡用好朋友這個理由是嗎,好朋友會特意帶著一列車隊給天王接機?你天王身價有這排車值錢?

  72L:不好意思還真有,[福布斯藝人收入排行榜]看到你天王爹在第一的身價了嗎?

  75L:我也不相信單純的好朋友會搞出這種場面,我看要么是天王對他意有所圖,要么是他對天王圖謀不軌ww

  秦尋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見底,眼里盛滿了期待。

  楚淮恍惚了一下,似乎又看見了小時候的秦尋,穿著小兔子衣服跟在他身后,奶聲奶氣地說:“哥哥,我今天上幼兒園沒有哭,你夸夸寶寶好不好?”

  他彎起唇角,伸出修長的手指,替秦尋理了理搭落在額前的黑色碎發,“你想要哥哥怎么安慰你?”

  非常溫柔的語氣,但沒有半分繾綣,只是長輩疼愛后輩慣用的口吻。

  教人既想沉淪,又不甘僅僅如此。

  秦尋靠在他的肩膀上,順理成章地低頭,生怕自己克制不住,露出不該露出的表情。

  “請我吃飯,”秦尋頓了頓,補充一句:“不想去外面吃,要你自己做。”

  楚淮剛剛升起的兄長之愛頓失消失不見:“我看你是在為難我。”

  他對廚房的認知僅限于電器和基礎調味料名稱,至于該怎么使用,不好意思,他一個也不知道。

  “你沒做過?”

  楚淮搞不懂自己沒做過飯這種事有什么好值得這個小少爺高興的,他就沒想過他將要面臨的是什么樣的災難嗎?

  “沒有。”

  “好吧,”秦尋故意勉為其難道:“我可以幫你打打下手,免費,不收錢。”

  車忽然停了下來,楚淮看了一眼,發現司機已經找好了位置。

  車就停在機場旁邊的廣場前,人流量不算多,只要粉絲靠邊站在一起,就礙不到別人什么事。

  他看著窗外,又揉了兩把秦尋的頭發:“行,只要你不怕食物中毒。”

  說完,他拉開車門下車。

  他一離開,秦尋眼里的光芒立刻變得晦暗,翹起的嘴角也恢復成平直的弧度,面無表情的臉上再找不到方才的天真爛漫。

  他慢慢整理好被楚淮揉得一塌糊涂的頭發,低聲道:“不要亂碰啊……”

  剛剛還清透的聲音啞的可怕。

  楚淮一下車,追著車跑的粉絲們像是被打了一針興奮劑,又亢奮起來:“楚淮哥哥啊啊啊啊啊!”

  她們被黑衣大哥攔著,靠近不了,便喊的更加大聲,想把自己所有對楚淮的熱愛都通過叫喊聲表達出來。

  楚淮笑著對她們比了個手勢,示意她們安靜一點,等到激動的粉絲們平復好心情,他才開口道:“大家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不見,他一年沒有出現,粉絲會是什么心情,他能了解。

  這也是他要特意停下來,和她們說說話的原因。

  話音剛落,粉絲又尖叫起來,這一回更是帶上了哭腔。

  “楚淮嗚嗚嗚哥哥為什么一年都不出現,我們超級想你!”

  “每天都想!做夢都夢到了你!”

  “哥哥是不是想退圈了呀,不!我不允許!”

  粉絲們爭先恐后地訴說著自己的心情,生怕遲了一秒,楚淮就聽不到她們的心聲。

  “我沒有這么想過啊,你們也不要胡思亂想。”楚淮把西裝外套脫了下來,隨意墊在花壇邊緣,坐好:“我們來聊聊天,不要急,你們有什么想說的話,慢慢說。”

  即便是這樣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由他做出來,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有粉絲情不自禁捂住了心口:“啊,哥哥好、好蘇,我要不能呼吸了。”

  楚淮笑意盈盈地對她們眨了一下眼睛,“都沒什么想說的嗎?那我先說了?”

  粉絲們異口同聲:“你先說!!”

  楚淮和粉絲們聊了差不多半小時,直到鈷藍色緩緩吞噬絢爛的夕陽余暉。

  數十輛旅游大巴開過來,靜靜停在道路旁。

  “天色不早了,”楚淮溫和道:“該回家了,你們住哪,和司機說,他們會把你們安全送到家。”

  粉絲們乖乖排好隊上車,抓緊時間又告白了一次:“楚淮!我們永遠喜歡你!”

  粉絲的告白,楚淮聽過無數次。

  每次都一樣,又有所不同。

  她們的熱情和喜歡,以及寄托在話里的期望,如同四面八方奔流的小溪,最終匯聚成波瀾壯闊的海洋。

  粉絲和偶像,從來都不是單向的一廂情愿,而是雙向的心有靈犀。

  “謝謝,”楚淮認真地回復:“我也喜歡你們。”

  心滿意足的粉絲們上了車,坐了好一會兒,沸騰的熱血終于冷靜,她們這才注意到每個座位前都掛了個紙袋。

  “咦,這是什么?”

  粉絲們好奇地打開,發現里面裝著一杯溫熱的飲品,和一盒精致的甜點。

  袋子外還貼著一張小紙條:給楚淮粉絲們的小禮物,如果有對某種食物過敏的小可愛,請勿食用,也可與他人交換。

  粉絲們:“!!!”

  “這、這是哥哥送給我們的定情信物!”粉絲們恍然大悟!

  “我不吃了嗚嗚嗚我要把它們帶回家收藏!”

  “我也一樣!”

  粉絲們抱著自己的禮品袋,興高采烈地摸出手機,拍照,發微博!

  *

  “哥哥和她們說了什么,說這么久。”

  楚淮回到車里,聽到某個小朋友不滿的聲音,嘆息道:“偶像和粉絲之間的話題,怎么,你也想聽?”

  “想啊,”秦尋說:“不過我不要聽你對別人說過的話,我要聽你單獨說別的。”

  “小少爺,”楚淮捏捏他的臉:“要求這么多?”

  感覺到相觸的皮膚傳來的冰涼觸感,秦尋皺起眉,扣住他的手腕,“你手好涼。”

  “是么?”楚淮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手指不安分地動了動。

  秦尋跟在他身后長大,對他的一舉一動再熟悉不過,他眨一下眼睛,秦尋都知道他在想什么。

  秦尋迅速移到另一邊,警惕地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

  “是嗎?”這種惡作劇還沒來得及開始就被看穿的感覺讓天王大大非常不高興,想要使壞的心情持續上漲。

  于是他追過去,一把按住小朋友,不顧秦尋的強烈反抗,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這你也猜到了?”

  秦尋:“……”

  看著秦尋完全呆住的模樣,楚淮滿意地放開他,曲指在他額前彈了一下:“弟弟,大人可是很惡劣的。”

  秦尋:“……”

  他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也聽不到其他一切聲音,所有的感官和腦細胞都在反復回想著剛剛那一觸即逝的觸感。

  溫熱、柔軟。

  在他腦海里掀起驚濤駭浪,又在他身體里燃起熊熊烈火。

  秦尋僵硬地轉動眼睛:“你……”

  楚淮看出他神色有些不對勁:“你這是被嚇到了還是怎樣?”

  “是的,”秦尋恢復過來,順桿而下,宛如古代將要嫁人的深閨小姐,害羞道:“哥哥,你要對我負責。”

  楚淮:“?”

  可惜,楚淮哥哥不是同樣郎情妾意忠貞不渝的新郎,楚淮哥哥是個被千萬粉絲喜愛的渣男,才不會因為一個開玩笑的吻就對弟弟負責。

  他溫柔地說道:“寶貝,你做夢。”

  *

  車再次停下來時,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秦尋拉住快要下車的人,不急不慢地說道:“來我家住啊,哥哥。叔叔阿姨出門旅游了,你們家沒人在家的。”

  楚淮:“……”

  坐了一天飛機,他有些疲倦,也懶得再計較別的:“好。”

  楚家和秦家關系非常好,秦家對于他而言差不多就是第二個家,楚淮閉著眼都能找到客房在哪。

  一沾到床,疲憊感霎時洶涌地占據四肢百骸,楚淮鉆進被窩,卷了個卷,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以后,安全感十足地睡著了。

  秦尋:“……”

  他現在拍一張照片發出去,可能會被楚淮粉絲爆破。

  畢竟誰也想不到不可一世的娛樂圈天王,私底下睡覺的模樣會這么可愛。

  是可愛吧?

  反正在他眼里,就是很可愛。

  楚淮很少有這種孩子氣的時候,每一次都很少見,因而也更加珍貴。

  他貪婪地注視著楚淮,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又想起在車上的那個吻,喉結不自覺滾動了一下。

  楚淮根本想不到,他對他的影響力到底有多大。

  從小時候,小朋友還會因為好朋友和討厭的人玩而不高興、因而萌生出最初的占有欲,到情竇初開的年紀,世界忽然變得光鮮璀璨,那些瑰麗的夢境里,每次被他欺負到哭出來的人,從來都只有一個。

  只有眼前這一個。

  “為什么要親我,哥哥。”

  他低聲問著,卻并不指望楚淮給他回應。

  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艱難嗎?

  他所有艱辛的忍耐、壓抑的焦灼、無法自制的渴望,都在楚淮那個不正經的親吻里,盡數破功。

  楚淮睡熟了,大概是感覺有些熱,他又松開被子,往下踢了踢,露出漂亮的鎖骨,和被捂到發紅的臉。

  秦尋走到床邊,緩緩俯身,居高臨下地注視著他。

  朝思暮想的人近在咫尺,要親下去嗎?

  只要親下去,他就知道你的心意,可是然后呢?

  他會躲著你,遠離你,因為太突然,他接受不了。

  秦尋想到楚淮可能會躲著他的模樣,即使只是他的幻想,他也依然不受控制地生出鋪天蓋地的怒火。

  誰都可以遠離他,但是楚淮不可以,他想都不要想。

  他猛地站直身體,離開客房,回到自己房間,走進浴室。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