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秦瑟瑟魏浩然小說

秦瑟瑟魏浩然小說

南豆毛毛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豪門總裁類型漫畫《冷情Boss請放手》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南豆毛毛所著同名長篇小說,主角是秦瑟瑟魏浩然,全文講述的是:秦瑟瑟沒想到誤打誤撞耍了一個人之后發現對方竟然是帝國總裁魏浩然,她溜之大吉但他卻念念不忘,好不容易有秦瑟瑟的消息之后,魏浩然卻聽聞,她早已病逝,只留下一個孩子?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類型漫畫《冷情Boss請放手》正在火熱連載中,該漫畫改編自作者南豆毛毛所著同名長篇小說,主角是秦瑟瑟魏浩然,全文講述的是:秦瑟瑟沒想到誤打誤撞耍了一個人之后發現對方竟然是帝國總裁魏浩然,她溜之大吉但他卻念念不忘,好不容易有秦瑟瑟的消息之后,魏浩然卻聽聞,她早已病逝,只留下一個孩子?

免費閱讀

  “呵~”席勝龍一陣冷笑,“你一個外人跟我這個做父親的提為了我兒子?小姑娘,你不覺得這太可笑了嗎?”

  “那席董事長您親手將自己的親兒子送進警察局,是不是……也有點可笑?”本想注意一下措辭的,可是聽著席勝龍那狗眼看人低,句句帶刺的樣子,龔喜就有些憋不住了。

  席勝龍的臉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來你還真絲替我那寶貝兒子來的,你到底跟他什么關系?”如果不是跟席向榮很親密的關系,席向榮一定不會將這樣的事情都告訴一個女人,還讓這個女人跑來集團鬧事吧?席向榮雖然貪玩,但是一向很講究分寸的。

  “我是他的……女朋友。”龔喜覺得這句話很別扭,可此時此刻,也只能這般的回答席勝龍了,“席董事長,我無意冒犯您,但是我真的很不理解,包括向榮也很不理解,您為什么親手將自己的兒子關起來,您知不知道挪用公款五百萬的罪名,會讓他坐牢坐死的??”

  看到龔喜激動的面紅耳赤的樣子,席勝龍原本心中小小的不滿,竟然奇跡般的消散了,微微點了點頭,“這是他應得的報應,在他挪用公款之前,就應該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可他是您的兒子!席董事長,這畢竟還是席氏集團,您這樣做……外人也會看您笑話的。”龔喜眼中的焦急只增不減。

  席勝龍精明的雙眸中射出一雙利劍,“小姑娘,注意你的措辭!挪用公款就是挪用公款,他是我的兒子,但更是這個集團的一員,他的罪名不會因為我們的關系而改變。”

  來之前龔喜就預料到席勝龍不好對付,但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他竟然會這么堅持,“席董事長,他可是您的親兒子呀!您真的打算親手置他于死地,讓他坐牢做到死,都沒有人陪在您身邊養老送終嗎?”龔喜開始變得有點歇斯底里,話不免難聽了點,她現在已經有些顧不上那么多了,因為她發現她越跟眼前的這個人客氣,得到的回應就越令人心寒。

  這一次席勝龍沒有指責龔喜,而是重新從頭到腳審視了一下她。今天她穿著一件低調又不失華麗的蕾絲襯衣,外面罩一件長款的風衣,一直落到膝蓋的位置,跟修長的雙腿上覆蓋著的緊身休閑褲相接,襯托出她姣好的氣質,腳上那雙簡單而又大方的高跟鞋,更是令人側目。

  席勝龍可謂閱人無數,只是這樣簡單的望過去,他就看的出來,龔喜跟席向榮平時瞎玩瞎鬧的那些女人并不一樣。而面對龔喜為了席向榮而跟自己爭執,他也沒有太大的反感,他所需要的,就是一個真心為他兒子著想的兒媳婦。

  “那小子就是為了你才挪用那五百萬的?”聽說席向榮那五百萬用在了一個女人的身上。

  龔喜頗有些心虛,想要撒謊,但還是說了實話,“不是,是借給了我一個好朋友救急。”

  “為了你的好朋友,他都能用這么愚蠢的手段來拿這五百萬?”席勝龍的雙眼微微瞇起來,“看來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容小覷。”

  “這……”龔喜想要解釋并不是因為自己,可是張了張口,在看到席勝龍滿是笑意的臉時,便立即住了口。

  席勝龍終于垂下眼瞼,認真道,“想讓我放了那小子也可以,但是席氏集團的賬目上少了五百萬,如果你能在兩天之內把這五百萬籌齊歸還給席氏集團,我就饒了他。”

  “真的嗎?只要我籌齊五百萬,您就立即放人?”這是龔喜沒有預料到的,席老爺子竟然這么快松口了!

  “對,你只有兩天時間,如果到時候不能拿錢來見我,我也不想以后再見到你了,也就請你永遠的離開我的視線,席向榮的事情也再跟你無關。”席勝龍說的斬釘截鐵,好像在打一個賭。

  龔喜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您放心,傾家蕩產我都會想辦法籌到錢的,所以請你信守承諾,這兩天之內不要向警局提供任何的線索和證據,我很快就會來找您!”說完,龔喜就急切的想去籌錢,匆匆給席勝龍鞠了一躬便離開了。

  席勝龍望著龔喜離開的背影,笑意蔓延了整張滿是皺紋的臉。

  從席勝龍的辦公室出來之后龔喜才擺出一張苦瓜臉,天哪!她答應的倒是挺痛快挺霸氣的,可是現在要她去哪兒偷這五百萬呀?秦瑟瑟也不在……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想到這里,龔喜的眼睛綻放出一抹別樣的光芒,她匆忙撥通了魏浩然的電話,“魏浩然,拜托你幫幫忙。”

  魏浩然正因為打不通席向榮的電話而一臉挫敗,乍一接到龔喜的電話,微微一愣,“怎么了?席向榮為什么聯系不上?”這兩個人應該是在一塊的吧。

  “席向榮被抓了!”龔喜現在才意識到,她好像應該早就聯系魏浩然幫忙的。

  “被抓?為什么被抓?”有想過席向榮可能遇到了麻煩,但怎么也沒想到是被抓進去了。

  “就是上次秦大有要贖金的事情,席向榮的私人卡都被凍結了,所以他是挪用了公款,現在他爸非要將他繩之以法。”

  才聽龔喜說完,魏浩然就不自覺的笑了,“席老爺子一貫是這種作風,不過對自己的親兒子,光打雷不下雨罷了。”

  “不是的!這一次他是認真的!而且我去找過他了,他說要我籌齊五百萬來補公司的虧空,補齊了才放人。”龔喜想起席勝龍那一臉認真的表情,就不相信魏浩然對他的評價。

  魏浩然無奈的搖搖頭,“這老家伙又在耍什么伎倆,你放心,一會兒我就讓人給你撥五百萬過去,這是瑟瑟的事情,原本這錢就應該我來填的,只是最近的事情太多,才給你跟席向榮帶了這么多麻煩。”說到后來的時候,魏浩然的臉上又是陰云一片。

  龔喜也聽出了魏浩然聲音的不對勁,不禁問道,“怎么了?你跟瑟瑟的旅行不愉快嗎?我聽席向榮說你們去新加坡了,難道是你跟西關起沖突了?”想到西關明里暗里對秦瑟瑟的癡情,龔喜不免想到這里。

  魏浩然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瑟瑟失蹤了。”他難得懊惱的抓了抓頭發,“所以你讓席向榮出來后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我已經集合了這邊的人在找,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什么?!瑟瑟失蹤?!瑟瑟怎么可能失蹤呢!魏浩然,到底怎么回事!!”這個消息如另一個晴天霹靂劈到了龔喜的頭上,炸的她亂了方寸。

  魏浩然凝眉,“先別喊,你現在先去把席向榮弄出來,之后有必要的話,你們一起來趟新加坡。現在只有你對西關還有些熟悉,或許能幫得上忙。”

  “好!好!我知道了。”聽了魏浩然的安排,龔喜才匆忙掛斷了電話,只是臉上的震驚還是不能消退。瑟瑟怎么可能失蹤呢?尤其是在新加坡那么屁大點兒的地方,她自己是不可能走丟的!

  望了望手機,魏浩然還是撥通了席勝龍的電話,“叔叔……”

  席勝龍看到是魏浩然的電話,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他一臉的笑意,“怎么了浩然,你該不會是為了向榮的事情吧?”

  “還是叔叔你最了解我了。原來您教育兒子的時候我從來都不插手,但是這一次我遇到點小麻煩,需要向榮的幫忙,叔叔您就大人有大量,別再讓向榮待在那個無賴都不愿意進的拘留所了。”

  席勝龍笑的更大聲了,“看來我這個侄子比我親兒子要了解我多了,我這次就是想讓他知道,不要總是在我眼皮子底下搞小動作,否則會死的很難看!”

  “好啦叔叔,您也寬一下心,向榮這次拿的錢是幫了我女人的忙,這份情我還沒來得及還呢,您這么懲罰他,那我得給您賠多大的不是?集團的虧空我會補齊的,您就趕緊讓他出來吧。再說您把他的卡都凍結了,堂堂席氏集團公子爺拿五百萬還需要挪用公款,這事兒也有點說不過去不是?”

  魏浩然的每一句話都正中席勝龍的下懷,他不禁喃喃道,“還不是這小子天天在外面鬼混!不過我看這次來找我的那個女人還不錯,只是沒想到她籌錢把電話打到你那里去了。”

  魏浩然對席勝龍的小算計表示無奈,“叔叔您就放心吧,這個女人不用考驗,她不是您擔心的那種貪財的女人,人品有我把關,您就放一百個心吧!”

  這下席勝龍終于松了口,“好!有你的保證我就放心了,你等著,我這就給警局打電話。浩然,如果有什么解決不了的難題,盡管找叔叔。”

  “謝謝叔叔。”

  掛掉所有的電話,魏浩然一臉疲憊的斜靠在了座背上。秦瑟瑟你到底去哪兒了?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怎么會突然失蹤?他在新加坡的人手雖然不多,可是這么一段時間過去了,也不應該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可是怎么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沒有了絲毫的下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進來的時候,秦瑟瑟的眼皮動了動,她睜開依舊有些疲憊的雙眼,漸漸適應了照進室內的光芒。

  環顧一下四周,眼前的臥室簡直美的不像話,偌大的房間里擺滿了百合花,花香瞬間彌漫了整個空間,定制的圓形大床就擱置在房間的中央,有輕紗罩著,美輪美奐。房間向陽的一側是一排的落地窗,淡色的窗簾微微飄動,令人心曠神怡。

  秦瑟瑟不自覺的邁下雙腿,光著腳丫朝落地窗外走去,那里是個休憩的小陽臺,端端正正的木桌,還有兩把編織的竹椅和一把豪華的躺椅。

  緩緩的躺到舒適的躺椅上,秦瑟瑟望著眼前的一篇綠樹蔥蔥,眼底是壓抑不住的驚奇。

  “醒了?”西關出現在秦瑟瑟的身后,滿臉溫柔的望著眼前這一副更美的畫,秦瑟瑟蜷縮在躺椅上,長裙鋪展開來,在清風下微微飄揚,美麗的腳踝展露無遺,此時的她美極了!

  聽到聲響,秦瑟瑟這才歪過腦袋,西關那俊美的臉龐就映在她的眼眸中。秦瑟瑟笑了,那唇角彎成了月牙狀,幾乎是同時,她微微的張開了懷抱,“西關……”那聲音如同天籟一般,撒嬌的語氣令人沉迷。

  西關眼底的深邃完全被融化,那一刻,他幾乎要紅了眼眶。他心心念念六年的女人……他守了六年都沒有得到的女人,此時竟然對自己這般的熱情,那可愛的模樣晃到了他的眼,更攪亂了他的心……

  “瑟瑟……”毫不猶豫的,西關上前一步,將秦瑟瑟擁入懷中,滿臉的寵溺。

  “西關,這里是哪里呀?我怎么從來都沒有來過,好漂亮喲!”秦瑟瑟擠著小翹鼻,眼睛里竟然透著一股無邪。

  西關從未見過秦瑟瑟這般乖順的樣子,他已經基本確定了若斯的催眠成功了,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認真道,“瑟瑟,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事情嗎?”

  秦瑟瑟疑惑的抬起頭,“我們之間有什么事情啊?西關,你怎么會突然這么問?”

  “我的意思是……你不記得我們是怎么來這個小島的了?”

  “嗯,我不記得這里,我們是什么時候來的這里啊?我好像是睡了一覺醒過來就在這里了。”秦瑟瑟想的頭疼,懊惱的捶打著自己的小腦袋。

  西關匆忙攔下她手中的動作,一臉嚴肅,“我們一直生活在這個小島上,我們就是在這里長大的,難道你都不記得了?”他試探性的望進秦瑟瑟的眼底,想從中探究些什么。

  秦瑟瑟肯定的點點頭,“嗯嗯,我知道,可是我們一起長大的地方是這里嗎?為什么我就是想不起來我們在這么漂亮的地方長大……西關,我是不是病了?”饒是秦瑟瑟被催眠,但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面對秦瑟瑟的疑惑,西關沒有更好的回答,只能點頭道,“對,你前些天不小心撞到了頭,可能有些事情記不清了,這是我們一起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自從我們離開孤兒院,我就攢錢帶你來到了這里,你還記得么?我們現在的生活很富裕。”

  秦瑟瑟終于再次肯定的點頭,“記得,我都記得,我當時去海邊玩差點溺水,還是西關你救了我一命呢!”說到這里,她的眼中充滿了感激的眼神。

  西關終于在心底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來若斯的催眠并沒有出太大的意外,只是要將整個島嶼都編入秦瑟瑟的記憶當中,西關也知道,這太強人所難了,就算是若斯那樣頂級的催眠師,也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試探性的將秦瑟瑟攬入懷中,西關輕聲道,“沒關系,你不記得了,我就帶你重新將這里參觀一遍,以后你會慢慢熟悉的。”

  “嗯。”秦瑟瑟十分安分的躲在西關的懷里,沒有絲毫的排斥和掙扎。

  西關原本有些慌亂的心終于踏實了下來,可心底卻總有一股波濤在洶涌著,似乎是在咆哮幸福來的太突然。

  “席向榮!”看著席向榮從拘留所出來的那一刻,龔喜忍不住落下淚來,幸好只是虛驚一場,如果是真的……她真的不知道要將愛安放在何處。

  席向榮緊緊的將龔喜擁入懷中,安慰的拍打著她的后背,“沒事的,沒事。”他早就想到不會有什么事情的,只是心里還是不免對席勝龍多了一絲的怨念。

  龔喜心疼的撫摸著席向榮長滿了胡渣的下巴,“走,我帶你去酒店整理一下。”

  沒有片刻的停留,兩人便來到了附近的酒店里。

  龔喜第一次找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覺,剛剛跟席向榮真正走到一起,席向榮就遇到了事情,這反而更堅定了她要跟他在一起的信念。后來她才知道席老爺子讓她籌那五百萬其實是一個考驗,但不論是不是考驗,就算魏浩然不能幫忙,她也一定會拼勁力氣、想盡各種辦法去籌集的,她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愛人去坐牢。

  一心想著席向榮,龔喜踏入房間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朝浴室里奔去,給席向榮放洗澡水,“新衣服我已經買好了,就在我的包里,你拿出來看看合不合身,如果不合適,等你洗澡的時候我再下樓去買。”

  龔喜說著的時候,席向榮已經拿出了那身干凈的襯衣和休閑褲,襯衣是藍黑色的,十分精神,純色系也更添幾分氣質。米白色的休閑褲是席向榮曾經的大愛。只是這樣一身男性化的衣服,是席向榮長久以來不曾穿過的,他總是奇奇怪怪的衣服居多。此時望著眼前的這一身衣物,他突然沒了話語。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