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科幻 → 帝國公主元桑小說全文

帝國公主元桑小說全文

前方有個鬼 著

連載中免費

《帝國公主》是由作家前方有個鬼所寫的科幻作品,主角叫元桑,小說講的是元桑小公主與敵方先鋒軍交戰時雖憑借一人力量摧毀敵軍,但自己卻因星元力耗盡而消失,再次醒來昔日威風凜凜的小公主已成了殘弱的小白花,看在監獄生存的小公主將有怎樣驚奇的際遇.......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帝國公主》是由作家前方有個鬼所寫的科幻作品,主角叫元桑,小說講的是元桑小公主與敵方先鋒軍交戰時雖憑借一人力量摧毀敵軍,但自己卻因星元力耗盡而消失,再次醒來昔日威風凜凜的小公主已成了殘弱的小白花,看在監獄生存的小公主將有怎樣驚奇的際遇.......

免費閱讀

  元桑目光幽幽地看著他,說:“雇傭你的條件是什么?”

  巫久挑眉看過來,猜到了她的想法,面上笑了下,“這個嘛,因人而異。我要是樂意,就不收傭金,我要是不樂意——給我顆行星國也沒用。”

  元桑眨了眨眼,說:“算了,雇你也沒用,你又不能殺普通人。”

  巫久:“……”

  他悄悄磨牙,這小公主故意的吧。

  元桑順利嫌棄完巫久后,這才心滿意足地躺下給自己蓋上被子,躲被窩里刷光腦。

  雖然她的積分等級不夠她逛其它論壇區域,但監獄網有個人賬號交友聊天的功能。

  她跟伊杰交換了個人賬號,加了好友,正看著他發來的作戰計劃。

  “塔莎真的上鉤了哈哈哈哈【魔鬼叉腰笑.jpg】”

  元桑看著消息界面的表情包陷入了沉思。

  “你表情包哪來的?”

  “積分換的,就在右上角那個入口。”伊杰說:“還得加錢。”

  元桑:“……”

  這坑比監獄!

  元桑去試了,一個表情包一金幣。一個,不是一套。

  我要是監獄長,我簡直富得流油啊!

  這第七監獄是真的很強,養豬賺錢,還每天看豬內斗其樂無窮。元桑摁著光屏心里嗷嗷直叫,不行!得快點恢復星元力然后踏平這里!

  她掀開被子起身喊了聲:“巫久!”

  “干什么?”巫久頭也沒回,正在光屏上打著字。

  幽藍色的光芒映照著他的輪廓,清秀俊美,有著三分少年感,在光照下略顯陰柔的美。

  眼前的這一幕戳中了元桑的心,讓她大腦瞬間卡殼,意識到那鼓動的心跳是為什么,臉頰微燙地倒了回去咻地蓋上被子。

  巫久等了會見沒有了后文,于是回頭看去,發現小公主已經躺下蒙著被子打滾。

  伊杰還在跟元桑發消息。

  “先晾她兩天,等她沒了護發劑再著急!”

  “而且你看見了吧,那頭發效果我沒騙你吧【魔王害羞.jpg】”

  “塔莎是真的寶貝她的頭發,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她失去后抓狂的樣子了嘿嘿嘿嘿嘿

  元桑:“……”

  他到底買了多少表情包?

  等等!

  元桑看了看自己的監獄個人賬號,點進資金欄,矚目的三個零震撼了她的心靈。

  西元帝國最受寵的小公主,已經淪落到身無分文的境地了,連喜歡的表情包都買不起!

  心態崩了。

  元桑又在地鋪上滾了一圈。

  巫久眼角余光輕掃了一下,沒反應。光屏右下角跳出一個紅色的提醒框,他看了眼后關掉光腦,起身說:“我出去一下,別隨便跟陌生人開門。”

  “你去哪?”元桑裹著被子起身,眨眼不解地看著他。

  巫久沒說,徑直開門走了。

  聽著關門聲,元桑掀開被子起身,赤腳來到門前偷聽了會。沒聽見什么異常,便悄悄開了條門縫偷看,

      外邊走廊偶爾有開門聲,然后有人罵罵咧咧或是沉默安靜地往外走著。

  元桑看了下時間,晚上十點幾分,食堂早就關門了,各大任務區也差不多關門了。

  監獄夜晚管制時間是十一點開始,現在雖然還是能出去活動,但巫久去干嘛?

  元桑心里有點發癢,來到窗邊往下看。窗戶對外的場景是礦區,工作區的燈光還在亮著,機器人跟三爪龍鼠二十四小時在崗守衛。

  茫茫黑云下,一切都顯得朦朧模糊,但元桑卻看見了一個眼熟的身影。

  塔莎正在礦區外場的樹下站著。

  元桑看著她在那站了三分鐘,一直沒有動靜。她莫不是在等人吧?

  想起離開的巫久,再看看一個人站在樹下的塔莎,元桑默默轉身去開門。

  目前所知的信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巫久雖然說不要隨便跟陌生人開門,但又沒說不準她出去。

  元桑悄悄下樓,一樓還有些熱鬧,但打地鋪的人比起她來的第一天卻少了很多。因為不少人都靠著監獄的潛規則,各自進行交易住上了宿舍。

  管理員正在房間里看著視頻,笑得鼻涕眼淚都出來了,完全沒注意有人從過道邊出去了。

  元桑按照記憶里的路線去找塔莎。礦區那一片有段路沒有燈,顯得比較黑,灌木叢比她腰線還高線,人只要蹲在里面就會被整個藏住。

  她貼著灌木叢過去,到點后卻沒見到人,心里正奇怪時,卻聽男人的聲音從后邊傳來:“人帶過去了嗎?”

  “帶過去了,在3號屋里。”

  元桑躲在灌木叢里,看見兩個穿著囚服的男犯人嘀嘀咕咕地往前走著,到了礦區偏門時,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拿出了什么東西,將機器人出入的通道鐵門給打開了。

  3號屋。

  元桑在黑暗中想了想,邁步跟了上去。

  監獄里的秘密很多,但最好別知道,因為危險。

  可現在的小公主一點都沒把這種危險放在眼里。

  她來到門前,發現他們并沒有將門給關上,而是用一根隔斷繩卡著。這樣做的原因,要么是還有同伙要過來,要么就是怕關上了從里面打不開。

  因為這道門是雙面的。里外都需要鑰匙或是密碼。

  元桑進去后,看見了還亮著微光的工廠區,每一棟上邊都有編號。3號屋在偏里面一些,探測光源在掃射著,一旦發現異常就會響起警報。

  這些天元桑都沒有遇見來礦區的任務,現在是第一次來,但對監獄的監控運作卻已經熟悉了。

  她身手敏捷地躲過了那些探測光源,悄悄來到3號屋。里邊的切割機器還在運作著,在墻上投下了巨大的影子轉動著。

  元桑貼墻站在窗戶邊,能聽見里面傳來的談話聲,一共三人。

  “樓上?”

  “綁起來了。”

  “走。”

  那三人朝二樓走去。那上面是堆放礦源的地方,集裝箱占了三分之二的空間。

  元桑實在好奇他們抓的人是誰,要干嘛,屏息跟了上去。

  熟練掌握監獄工房運作規律的,應該都是在監獄里待了些年頭的犯人了。萬一是消失的塔莎呢!

  要是能英雄救美一番,塔莎說不定就直接把鈴鐺給她了!就算不英雄救美,也趁亂摸魚,反正把鈴鐺拿走就行!

  元桑正在心里為自己描繪作戰圖,就聽二樓里邊傳來嗚咽聲。被綁在凳子上的是個男人,嘴巴被布條封住了,一雙眼瞪得老大,驚恐地看著來人。

  昏暗中,其中一名犯人說:“老實點,不亂喊亂叫的話就給你解開。”

  男人連連點頭。

  男犯人上前將封口布條解開,就聽男人殺豬般的嚎叫:“救命啊殺人了來人——”布條貼了回去再次消音。

  元桑:“……”

  這熟悉的嚎叫……她失算了,還是回宿舍洗洗睡吧。

  元桑默默轉身準備下樓,又聽里邊的人惱羞成怒道:“廢物!趕緊動手殺了完事!”

  辛天昊聽得滿眼恐懼,額上冷汗順著臉頰滑落進領子里,雙腿都在打顫。大少爺養尊處優二十多年,哪里遇見過這種可怕的事。

  他竟然馬上就要被人殺死了!

  還是他曾經最看不起的低賤卑微的下等人!

  聽著里邊悉悉索索的動靜,元桑又轉身走了回去。她隔著門也能感覺到里面幾人的氣息,在深吸一口氣后,伸手將門打開。

  咯吱的開門聲驚的里邊三人立馬回頭:“誰?!”

  因為做的是見不得光的事,所以二樓的光亮都靠外面的路燈,原本偌大的空間也被各種集裝箱填充著,只剩下綁著辛天昊的這一小塊。

  元桑活動了下脖子,發出輕微的咔嚓聲。她沒說話,而是直接動手了。身影迅捷如豹,下手狠辣,重拳直攻要害。

  兩人直接被錘暈過去,剩下一個是星元力者,扛了兩秒,大呼:“你是誰!?”說完就被元桑一拳撂倒。

  辛天昊震驚地看著出手元桑,狂喜地朝她扭動身子。

  元桑甩了甩手,卻沒急著給他解開繩子,而是低聲說:“你剛才看見的,最好憋著,別跟任何人說。”

  辛天昊連連點頭,嗚嗚咽咽著表示:“不說!絕對不說!死也不說!”

  元桑伸手給他解綁,辛天昊立馬將嘴上的封條撕開,呸了聲狠狠地扔地上,并抓起倒在地上的一人就狠狠地揮拳揍去:“混蛋!竟然敢這么對本少爺!”

  “你怎么被抓來的?”元桑問。

  辛天昊氣呼呼道:“他們說我二哥傳話要見我!”

  元桑震驚臉:“你竟然信了?”

  辛天昊被她說紅了臉,又沖暈過去的人狠狠地揍了一拳,反倒是他指骨發疼。

  “那是我二哥,我、我當然會信了!”

  元桑目光幽幽地看著他說:“你能在這里活多久,我實在是有些好奇。”

  辛天昊響起剛才快死的恐懼,不由打了個冷顫,放下手里的人起身看向元桑說:“你保護我!要多少錢都沒關系,只要你保護我不會再遇到這種事!”

  元桑說:“保護你可以,除非你認我當老大。”

  她也就隨口一說,不覺得辛天昊會答應,畢竟養尊處優還野慣了的大少爺是不可能會屈尊當別人的小弟。

  然而辛天昊已經被第七監獄抹去了驕傲,直接跪下抱著元桑的大腿痛哭道:“老大!從今天開始,不從現在這瞬間,你就是我的老大,唯一的!”

  “放手!”元桑踹他,沒好氣道:“起來!先離開這再說!”

  “走走走!”辛天昊倒是跑的比她還快。

  這鬼地方他是一秒都不想多待!

  辛天昊剛出去,就聽見下邊傳來嘭的一聲巨響,嚇得他立馬縮回去躲在元桑身后。

  元桑挑眉,出門往樓下看去,發現大門被人撞開了,一人狼狽的摔在地上,一人站在門口。

  “是她!”辛天昊震驚地捂住了嘴。

  元桑本是出來找塔莎的,結果意外救了辛天昊,要離開時,卻發現塔莎堵在了一樓門口。

  黑亮柔順的長發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愈發漂亮,塔莎朝躺在地上,艱難起身的男人說:“最后一次機會,說。”

  男人摸索著將掉落的眼鏡重新戴上,咳嗽著撐地起身,嘴角有血跡,被他抬手擦去。

  “是他!”辛天昊再次捂住了嘴。

  元桑瞪了他一眼,示意閉嘴。

  萬萬沒想到被塔莎揍進來的人會是江流旭。

  他不是巫久的雇主嗎?這么說……巫久也在?

  辛天昊小心翼翼地拽了下元桑的衣袖,壓低了聲音說:“老大,我覺得情況不妙,我們還是先走為敬。”

  老大叫的還挺順口嘛。

  元桑說:“從哪走?沒看見大門被堵了。”

  辛天昊揮了揮自己的爪子,目光期待地看著她說:“我看出來了,老大你有星元力,那咱們不是可以翻窗——”

  “不可以。”元桑直接拒絕:“你看看這哪有窗戶給你翻。”

  辛天昊回頭看了眼,二樓的窗戶都被集裝箱給擋住了,根本挪不開。

  “那怎么辦啊?”辛天昊苦了臉。

  元桑可不想在這里遇上巫久,也在想辦法離開,但似乎來不及了。

  在塔莎邁步朝江流旭走去時,所有人都聽見那個男人懶洋洋地聲音:“你讓我過來就是為了看你挨揍的嗎?”

  塔莎腳步頓住,立馬轉身迎戰,與巫久拳頭相接,星元力碰撞帶起風刃。女人眉頭微皺,被擊退半步后主動拉開距離,放了巫久去往江流旭身邊。

  “塔莎,你什么時候為安卡皇室賣命了?”巫久聲色嘲諷。

  塔莎抬眼看他,凹陷的眼窩與消瘦的臉讓她的雙眼看去顯得特別大,甚至有些嚇人。

  “你……原來是跟他一起的。”塔莎沙啞的聲音說道。

  “這位是我的雇主,我來是為了保護他。”巫久痞笑道:“你以為我進第七監獄是來殺你的嗎?”

  塔莎說:“難道不是嗎?”

  巫久面不改色地否認:“當然不是。”

  元桑在心里冷哼聲,信你才怪。

  塔莎頓了頓,說:“我的雇主要他的命。”

  “不行。”巫久淡聲說。

  塔莎抬起手,衣袖往上縮去,露出了手腕上的黑色鈴鐺,她語氣森然道:“由不得你。”

  巫久的視線在那串鈴鐺上掠過,懶聲說:“你雖然沒打抑制劑,但第七監獄有星元力限制氣場,最高不到三級。”

  “你能用滅魂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科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