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顧繁星厲擎天全文免費

顧繁星厲擎天全文免費

厲擎天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名門盛寵吻安厲先生》是作者厲擎天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繁星厲擎天,全文講述的是:顧繁星身為厲擎天的妻子,卻在這個男人的所作所為下成為全城笑柄,身為正妻,卻在懷孕之后被要求打掉,至此顧繁星對厲擎天十年的喜歡終于宣告結束,她毫無愛意,剩下的之后滿腔的恨和怨!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名門盛寵吻安厲先生》是作者厲擎天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繁星厲擎天,全文講述的是:顧繁星身為厲擎天的妻子,卻在這個男人的所作所為下成為全城笑柄,身為正妻,卻在懷孕之后被要求打掉,至此顧繁星對厲擎天十年的喜歡終于宣告結束,她毫無愛意,剩下的之后滿腔的恨和怨!

免費閱讀

  就在她錯愕之間,厲擎天上前兩步,赫然拉住她的手臂,強迫她轉過身來面對自己。

  厲擎天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顧繁星懵掉了,她手上的包一個沒拿穩直接跌落在地上,里面裝的東西散落一地,眼前出現那五年未見的俊顏,他刀削般深邃的臉龐再次勾起她深藏心底的痛苦的回憶。

  “你放開我!放開我!”顧繁星奮力的掙扎著,但是厲擎天屹立不動,她無法從他的手掌中掙脫。

  她的眼中蓄滿了淚水卻倔強的不肯落下,五年了,為什么她還是沒有徹底將他忘記,為什么他還要出現在自己的世界中。

  “這五年,你讓我好找啊,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里。”厲擎天咬著牙諷刺道,淡然的目光從她身上掃過,方才不知為何,只是一個背影,他腦子里迅速跳出的人的摸樣,便是顧繁星,只有顧繁星,才有令他一眼認出的本領。

  “你還是沒變,依舊是這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看來沒我的日子,你過得并不理想。”

  “你少自以為是了,沒有你的日子我過得非常好!反倒是你,與凌灡的新聞三天兩頭上頭條。”顧繁星未曾發覺,自己反駁的話語中有多少醋意成分。

  在顧繁星提到凌灡的時候,厲擎天的眸光閃了閃,很快回復正常。

  與厲擎天的肢體接觸讓她的臉頰通紅,那打心底里的沖動快要壓制不住了,她必須盡快離開這里。

  “你放開我。”顧繁星用另外一只手去掰扯厲擎天擒住她的手,就在兩人的撕扯中,她腳下一軟,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也就是這一刻,她的理智幾乎被淹沒了。

  “呵?投懷送抱?顧繁星,你打聽到我的行程,所以故意送上門來?沒想到你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呢……”厲擎天明嘲暗諷道,身體卻很誠實的將她緊圈入懷,舍不得放開。

  五年前,她也不對他使用過同一種計量,所以才……

  顧繁星一聽就窩了火,“誰要對你投懷送抱了,我告訴過你,那件事只是一個意外,我是被顧瑤設計的!”

  她用盡全力的推搡卻成為了惹火他的理由,此時顧繁星的舉動在厲擎天眼中不過是欲拒還迎的軟罷了。

  厲擎天身上散發的壓迫感令她不適,但還要強撐著與他對峙,氣勢上不能輸。

  “你今天好像不一樣……”厲擎天忽然俯身,嗅了嗅她身上的氣味,見她臉頰緋紅,渾身滾燙,心中便明了一切,“果真……呵,你還是學不會聰明。”

  “你……”顧繁星渾身顫抖,火熱的溫度幾乎要將她融化掉,咬牙切齒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的確,她今天不夠聰明。

  “撕拉!”

  顧繁星的裙擺忽然被扯了下來,輕而易舉的被厲擎天重新丟到席夢思上,她腦子發懵,竟然沒有在第一時刻爬起身來。

  厲擎天迅速朝著她壓了上來,顧繁星雙手死死的抵在他精壯的胸膛之上,“厲擎天,你放開我!”

  手中溫暖的觸感令顧繁星動容了,一股羞辱感爬上緋紅的臉龐,別開自己的臉不讓自己注視他。

  “放開你,送上門來的不是你自己嗎?我不能便宜了別人。”從厲擎天嘴里吐出的話如此令人氣憤,當他感覺出顧繁星被下藥的那一瞬間,心中毫無緣由的燃起怒火,這五年她就是用這種方式報復自己的?很好!

  而這一刻,他發了瘋的想要將她占為己有!這個學不乖的女人!

  “厲擎天你個混蛋!你放開我!”

  一個個瘋狂而又炙熱的吻落在她的臉上,某人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游走,顧繁星每一次掙扎都顯得蒼白無力,最后憋在眼中的淚水不爭氣的滑落下來。

  早在遇到厲擎天的那一刻,她就沒得選擇不是嗎?……

  “該死!”驀然,厲擎天懊惱地放開了她,顧繁星從未在他面前落過淚,即便是五年前他那般過分的要求,她也依舊剛硬。

  看著眼前強忍著難受卻又倔強到不肯屈服的顧繁星,厲擎天俊美的臉色微沉,利落的將她抱起來往浴室走去。

  “厲擎天,你放開我。”顧繁星毫無力氣反抗,只得任由他抱著往浴室走去,這是她第二次真實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溫暖,令人難以自控。

  就在她沉浸在這溫暖中時,寒冷刺骨的水澆到了她身上,頓時渾身一個激靈驚醒了她的夢!

  “厲擎天,你……”她的意識清醒了幾分,但內心仍然有些躁動。

  厲擎天居高臨下的站在顧繁星面前冷漠的道:“讓你清醒一點,別妄想我會對你動第二次。”

  坐在浴缸中的顧繁星心臟撲通一下,方才她真的以為這個男人會撲上來然后將她……

  “雖然很不想遇到你,但還是謝謝你救了我。”顧繁星語氣很淡,淡到沒有摻雜任何情感。

  因為顧繁星的道謝,他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時隔五年,連凌灡都無法填補的空缺竟然在她出現的瞬間填滿了。

  “下次放聰明一點,太愚蠢誰也救不了你。”某人毒舌道,故意掩飾自己內心的異常想法。

  顧繁星狠狠的瞪了厲擎天一眼,反擊道:“你放心,我不會跟你一樣,識人不清,是非不分。”

  “你再說一遍。”厲擎天銳利的目光直視著顧繁星,還從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囂張過,她是第一人。

  顧繁星一想到五年前顧瑤與凌灡兩人對她設下的計謀,毫不屈服的迎上了他,“很多事實根本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樣,但如果你堅持要那么認為我也沒有辦法。”大家只能橋歸橋,路歸路。

  “今天謝謝你,我該走了。”顧繁星對于厲擎天的“不知悔悟”很不爽,起身從浴缸中出來,剛轉身準備離開,眼前忽然模糊,雙眼一翻,毫無征兆的暈了過去……

  ……

  次日一早,熟睡中的顧繁星這才醒來,她驀然睜眼爬起身來,因為昨晚的涼水澡,渾身酸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

  “糟糕!”今天是顧安安交住院費的日子,她要盡快將錢取出來才行。

  在床頭上放置著一套嶄新的純白衣裙,她昨天穿的衣服已經不見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脫下來的,咬了咬牙,拿了衣裙套上。

  “你很缺錢嗎?”一句涼薄的言語令顧繁星愣住了,只見厲擎天正優雅的坐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中拿著她母親留給她的存折,深邃的眼中對此饒有意味。

  “你還給我!”顧繁星想也沒想飛身上去搶奪,但被厲擎天輕巧躲過。

  “厲擎天你不要太過分了!”顧繁星臉色沉了下來,雙手死死的掐著自己逼迫自己沉住氣。

  “你告訴我你小腹上的疤痕是怎么留下的,我就還給你。”厲擎天淡然的問。

  “我為什么要告訴你,你將東西還給我,那是我媽留給我的。”顧繁星不想跟他談論這個話題,從厲擎天決定不要孩子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再也沒打算告訴他孩子的事情。

  “你生的孩子,是不是我的?”厲擎天篤定的追問,不知為何,他忽然很期待。

  “你的孩子在我離開的那晚就沒了,沒有保住,我身上的傷疤不過是因為做了一次手術留下的。”顧繁星堅定的道,對厲擎天所作的一切都心存悲涼,那晚,他執意要她孩子的命的場景,歷歷在目。

  因為顧繁星的話,厲擎天的眸光微微黯淡,他沒想到自己對她造成了這么大的傷害,心中不免的對她多了些愧疚。

  趁著他失神的空隙,她一把奪過厲擎天手里的存折,提著自己的包扭頭就跑。

  今天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她去做。

  “厲先生,咱們后會無期!”她逃離的最后撂下這一句令人火大的話飛快溜走,當厲擎天追出去之后某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厲擎天站在電梯旁看著電梯上的數字緩緩下行,俊美的臉上覆蓋一層無法摒除的寒霜,沒想到再見面,她再次用令人意外的方式逃離他身邊,“顧繁星,很好!咱們來日方長。”

  有關于顧繁星的記憶一夜之間占滿他的腦海,不知為何,再次見到她后的食髓知味令他無法自拔。

  他到底是怎么了……

  ……

  顧繁星離開香楠酒店去銀行取了十萬塊,攔了一輛出租車,報上地址,飛快的朝著醫院駛去。

  二十分鐘后,顧繁星風塵仆仆趕到長寧醫院,交齊了住院費后直奔病房。

  “媽咪!”甜糯的聲音令顧繁星疼惜,她走到病床前放下包,將顧安安擁入懷中。

  “安安,媽咪來晚了,抱歉。”顧繁星滿是歉意與疼惜。

  顧安安緊緊的環抱著顧繁星的脖頸,搖搖頭道:“媽咪來的正好哦,沒有遲到,哥哥呢?”

  “哥哥在幼稚園上學呀,明天媽咪就接哥哥過來看安安好不好?”顧繁星溫柔的回答,除了顧安安之外,她還有一個兒子,顧宸安。

  沒錯,五年前她生下的是一對龍鳳胎。

  當初她生顧宸安很順利,沒想到顧安安卻因為長時間呆在母體缺氧,只得臨時剖出來,這才在她身上留下了疤痕,也因為這樣,顧安安從小體弱多病,動不動就生病入院,多年來撫養兩個孩子的她,早就捉襟見肘。

  一個月前才帶著顧安安回到s市的醫院做全身檢查,這不檢查不打緊,前段時間檢查出心臟異常,她無奈,這才去顧家要回母親留給她的遺物。

  這段時間光是檢查與住院費就欠了醫院七萬塊。

  “你昨晚去哪里了?打電話也不接。”忽地,一個嚴厲的聲音從她身后傳來。

  顧繁星回頭一看是閻震,笑著掩飾道:“我昨晚有點事情,讓你擔心了。”

  “你能有什么事情?”閻震滿臉寫著不信,她才剛來s市一個月,根本沒幾個認識的人。

  “我真的有事,但是現在沒事了。”顧繁星臉不紅心不跳的道,她總不能說昨晚跟厲擎天共度一晚吧。

  與閻震相識是在五年前她逃離厲擎天的深夜,她正好攔住了他的車,他渾身是血,兩人屬于互救,后來不知為何就有了交集,也多虧了他,她與兩個孩子才平安度過五年,直到現在那件事她沒問,他也沒說。

  “媽咪,閻叔叔昨晚一直都在醫院陪著安安哦。”顧安安開口緩和兩人之間的關系。

  “謝謝你……”顧繁星一下就沒了脾氣。

  “以后你有事最好給我打個電話,免得像昨晚一樣找不到人,安安很擔心你。”閻震故作嚴肅的道。

  “恩,我知道了,謝謝你照顧安安。”顧繁星笑道,閻震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有時候時隔一兩個月都見不到他一面,神神秘秘。

  而她至今也不知道他的職業,只知道他對她與兩個孩子出手闊綽。

  這時候有兩個護士小姐姐進來給顧安安例行檢查,顧繁星順道去拿檢查報告,閻震見勢跟了上去。

  “謝謝你給安安安排的醫院,這些年我麻煩你的地方已經夠多了。”顧繁星很是感激。

  “既然知道麻煩,那為何不一直麻煩到底?我給安安與宸安的都是我自愿給的,你不用退回來。”閻震淡淡道。

  “我不能平白無故接受你的好意,況且這些年,你對我們母子三人夠好了,欠你的很多,我還起來很費力的。”顧繁星真誠的道。

  閻震身材高大健碩,長相剛毅,性子冷淡,怎么看都不是她能高攀的對象,而就是這樣一個神秘的男人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總是第一時間站出來幫助她,她怎么還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饋贈呢?

  閻震驀然擋住顧繁星的去路,剛毅的臉頓時冷了下來,道:“我從未想過需要你還什么,就當是我感謝你當年的救命之恩。”

  顧繁星一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但是你也可能忘記了,要不是你,我跟我的兩個孩子也活不到現在,所以我們相抵了,我很感激。”

  “只是感激……么……”忽地,閻震極其認真的問道。

  “恩?”顧繁星稍稍一愣,注視著閻震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疑惑住了,“恩?當然是感激了?”她不太明白這個男人這句話表達的是什么意思。

  作罷,閻震也不再解釋,轉身往前走去。

  顧繁星注視著閻震遠去的背影,邁開腳步跟了上去,也不能說她是遲鈍吧,只是發生了很多事,足以令她改變。

  顧繁星將拿到的檢查報告交給顧安安的主治醫生,很多專業術語她又看不明白,只能耐心等待著。

  楊醫生看了許久才放下,推了推眼鏡客氣的道:“經過之前的治療,安安的病情明顯好轉,上次擔憂的心臟檢查也沒什么大問題,相信安安很快就能好起來,這周末就可以出院了,每隔半個月來醫院復查一次,但是藥不能停。”

  顧繁星頓時喜極而泣,感激道:“謝謝楊醫生,若不是您的話,安安這孩子還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呢。”

  “顧小姐客氣了,這都是我分內之事。”楊醫生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稍稍落在了她身后的閻震身上,只是她沒有發現而已。

  離開楊醫生的辦公室一路往病房走,顧繁星顯然高興得很,“閻震,我替安安謝謝你。”

  “跟我還這么客氣。”這一刻,顧繁星好似感覺到閻震的情緒變化,等她偏了目光看他時,卻又捕捉不到了。

  “總之還是謝謝你,無比感謝。”她想,閻震這五年給予她的恩情,這輩子怕是都算不清了。

  閻震張了唇想要繼續糾正她這個“危險的想法”時,顧繁星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抱歉,你先進去吧,我接個電話。”顧繁星抱歉的道,拿著手機便往一旁走去。

  閻震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頓了頓,隨后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去。

  當顧繁星看到來電時就知道昨天因為她對南逸出手的事,促使兩家的合作提前出現問題,后,猶豫了一會才接通。

  果真,顧峰不給顧繁星解釋的機會,電話接通就是劈頭蓋臉一頓怒吼。

  “顧繁星!你看你昨晚做的好事!讓你辦點小事就是這樣辦的?我不管!你今天之內必須去找南逸,無論用什么方法,必須平息他的怒火并且拿下與利源開發的合作!”

  顧繁星可不是五年前逆來順受的顧繁星了,秀眉緊蹙著,任由電話里傳來一陣陣對她不滿的咆哮聲,這個就是她的親生父親,令她心涼到了極點,還好她想拿的東西都已經到手了。

  “你說話!不要裝啞巴!”面對顧繁星的沉默,顧峰氣憤的吼。

  “您讓我說什么好呢?從小您就這樣,只要我做錯了一丁點事情就不分青紅皂白的罵我,每次罵了我之后就說心里對我有愧疚,但是在我看來,您的心里對我從來就沒有一丁點的愧疚呢……”顧繁星冷道。

  她是一個懂得反擊的人,自己已經成為了兩個孩子的母親,她要做最好的表率,不能任人欺凌。

  顧繁星很慶幸昨天沒有將兩個孩子的存在告訴顧峰。

  “你……”顧峰頓時語塞,“總之,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方法,必須讓南逸接受你的道歉!”

  “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顧繁星粉唇微掀,站在窗前往外眺望醫院外的景色,不疾不徐的道:“爸,昨晚的事情我不想再提,我知道顧氏有媽的心血在里面,但你不要忘記了,當年媽是怎么死的!”

  “你為什么不自己反思一下,是不是你自己在生意上得罪了什么人,使得與顧氏合作的公司都要與之解除合約,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就這樣,再見。”

  說完,顧繁星絲毫沒有給顧峰說話的機會,徑直掛斷了電話,她不是對顧氏見死不救,而是顧峰表里不一的態度,總以為她冠上了顧家的姓就應該為顧氏付出一切。

  就在她轉身時驀然撞上一堵堅硬的人墻,“呀。”她捂著自己的額頭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沒事吧?”閻震的聲音傳來,顧繁星這才抬頭看到是他。

  “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一聲不響啊?”顧繁星捂著吃痛的額頭揉了揉,抿了抿唇半開玩笑道:“我沒事,下次麻煩你出現別這么嚇人。”

  “你剛才,在給誰打電話?”閻震眼底盡是探究。

  “你都聽到了。”顧繁星揚起一抹苦澀的笑,靠在窗前的欄桿上,深吸一口氣才道:“是我的家事,我沒想到我爸這么快就打聽到我回來的消息,然后因為一些瑣事吵了一架。”

  再具體點的事,她不想說,不想讓閻震看她笑話。

  “原來你在這里還有親人,我原本以為就你一個人。”閻震說這番話時全然沒有驚訝之色,還好顧繁星已經習以為常了,這個男人對所有的事情都不表于臉色。

  “恩,就只有我爸,我媽去世很久了。”顧繁星回答道,從她得知五年前那番設計出于顧瑤之手后,她心里就再也不想承認這個妹妹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