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譚暮白陸勵南全文免費

譚暮白陸勵南全文免費

天蠶雪靈芝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霸道寵婚傲嬌寶貝娶回家》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天蠶雪靈芝傾心創作,主角是譚暮白陸勵南,全文講述的是:譚暮白是一名主刀醫生,曾有過一段不可回想的過去,再次遇到陸勵南是七年后,她風華正茂,他亦是天之驕子,兩人強強聯手之后,陸少寵妻無度,譚暮白為所欲為,帝都一眾世家苦不堪言……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豪門總裁類型小說《霸道寵婚傲嬌寶貝娶回家》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天蠶雪靈芝傾心創作,主角是譚暮白陸勵南,全文講述的是:譚暮白是一名主刀醫生,曾有過一段不可回想的過去,再次遇到陸勵南是七年后,她風華正茂,他亦是天之驕子,兩人強強聯手之后,陸少寵妻無度,譚暮白為所欲為,帝都一眾世家苦不堪言……

免費閱讀

  譚慕白根本就沒有看見陸勵南開房的過程,就被直接從貴賓專用電梯給扛到了酒店的套房里面。

  然后被一下子給放在了酒店的豪華大床上。

  譚慕白情緒激動,滿心惶恐。

  但是陸勵南卻像是已經期待了許久一樣,在把她放下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的輕拿輕放。

  譚慕白被放在大床上,迅速的往后面挪了一下,接著就感覺到了不對。

  這么軟……

  她皺眉,打量自己所在的這張床,才發現是一張名品豪華水床。

  在同事們的口中,是那種很有情趣的水床。

  陸勵南眼睛彎彎的看著她:“你今晚就在這兒睡。”

  “你到底想干什么?”譚慕白皺著眉毛,已經瀕臨崩潰。

  陸勵南看她繃緊了神經,警惕的看著他,伸出手,想要安撫她的情緒。

  然而他的手指才伸到她的臉側,她就往后一躲。

  陸勵南摸了個空,有點失望。

  譚慕白看著他,生怕他做出什么反常的舉動,或者是一下子給撲過來。

  “你害怕我?”

  譚慕白擰著眉:“我想回家里去。”

  “明天我們就領證了,我知道你心里不想嫁給我,不過我不想在我們領證之前橫生枝節。”

  “你怕我跑了?”

  “夜長夢多。”他變相的承認自己是怕她跑了。

  他本來就心虛,自己是逼著她答應嫁給自己。

  而現在,人在他的手上,戶口本也在他的手上,趁熱打鐵,他必須讓她跟自己在明早領證。

  他不想承擔任何風險。

  “可是陸勵南,我是真的不喜歡你。”譚慕白搖頭,覺得死心眼的陸勵南讓她把這輩子的幸福都要搭上了。

  “感情可以慢慢培養。”他耐心的游說她。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現在不喜歡以后也不會喜歡,培養不出感情來的,”譚慕白這話說的很倔。

  陸勵南有些失望,卻看著譚慕白沒有半分要退讓的意思:“我會想辦法讓你喜歡的。”

  “你不能冷靜一下嗎?”譚慕白望著他。

  她多么希望陸勵南可以不這樣抽風。

  陸勵南卻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慕白,我冷靜了七年了,我想娶你,這不是一時沖動,而是深思熟慮了七年才做出來的打算。”

  譚慕白聽他說的這么固執,擰眉問他:“你喜歡我什么?這張臉?還是身材?或者說是性格?”

  “你在給我設套嗎?”陸勵南一點都不傻,他莞爾,從容的看著她,“如果我說喜歡你的臉,你會說我膚淺,如果我說我喜歡你的身材,你會說我貪色,如果,我說我喜歡你的性格,你會覺得我是在為了把你弄到手而口不擇言。”

  譚慕白啞口無言。

  的確,她是設了這么個套給他。

  不管他怎么回答,都是錯。

  譚慕白覺得自己陷入到了一個死角里,怎么都出不去。

  而陸勵南守在唯一的出口堵著他。

  她不能讓他閃開,就只能妥協。

  可是……

  “慕白,我是打從心里面喜歡你,你所有缺點我都能忍,你嫁給我,說什么就是什么。”

  “我不想跟你睡覺。”譚慕白白皙的臉上,有著清楚的抗拒。

  她不喜歡陸勵南,不想讓他碰自己,牽手不行,接吻不行,睡覺更不行。

  只要想想以后要跟陸勵南睡覺,接受他的肌膚之親,體驗他所帶來的感官刺激,他就覺得天都要塌下來。

  而陸勵南面對譚慕白這句話。

  卻是在沉眸思索了一下之后,點頭:“可以。”

  譚慕白一愣,簡直要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這個男人竟然答應不跟自己睡覺。

  陸勵南薄唇抿了抿,一雙眼睛定定看著她:“在你點頭愿意之前,我不會碰你一下,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譚慕白看著他認真的模樣,微微怔住:“什么?”

  “不許出軌,不準背叛我。”

  他的表情十分認真,譚慕白被他盯著,手指微微攥了攥,長長的睫毛垂了垂:“如果嫁給你也不能愛上你,我要跟你空耗一輩子嗎?”

  “那個時候,我會放你自由,跟你離婚。”

  “期限呢?”

  “一年。”他有把握,絕對能讓譚慕白在一年之內愛上自己,如果不能的話,他不放手又有什么意義?

  第二天八點鐘剛到。

  譚慕白就請了半個小時的假。

  然后跟陸勵南領了結婚證。

  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說結婚就結了婚。

  明明在前一天,她譚慕白還在費盡心思的相親。

  卻想不到,今天就結了婚。

  她在拿到紅本本的時候有些發愣,而陸勵南拿到紅本之后,卻是薄唇上揚,毫不吝嗇的表現出了自己的愉悅。

  “今天晚上就搬到我家去住,”說完之后,他又像是忽然意識到說錯了什么一樣,改口,“不對,應該是我們家了。”

  他將家里的鑰匙拿出來,鑰匙上面還掛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瀨兔毛球,是可愛的橘粉色。

  “這是家里的鑰匙。”

  譚慕白看著他將鑰匙遞過來,抿了抿唇,滿是心事的接過去。

  “我帶你回去整理行李。”

  譚慕白收下鑰匙,語氣沒有什么感情的開口:“我今天還要上班,回去換件衣服就到醫院了,整理行李的事情放在下午吧。”

  “那我送你回去。”

  他給譚慕白拉開路虎車的車門,看著譚慕白上車,心里有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這種滿足感比他以往任何時候贏取的勝利都更讓他感覺到愉悅。

  甚至比死里逃生都讓他覺得無法與此刻的幸運跟開心相比。

  譚慕白上車,他傾身過去,替她將安全帶系上。

  鼻腔里面是譚慕白身上那種淺淡的香水味,很淡很淡的玫瑰香,淡的幾乎就要聞不出來。

  可是,只要湊得進了,飄進鼻腔里面一點點屬于她的氣息,他就會瞬間覺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強壓住想要碰觸她的沖動。

  陸勵南在給她系好安全帶之后抽身回去。

  她平穩的開車,向著譚慕白家里走。

  譚慕白就坐在他的身邊,以他妻子的身份,默默的在他身邊,抿唇不語。

  一路上,陸勵南都會三五不時的側頭去看譚慕白。

  但是每次看見譚慕白,無一例外的都是看到譚慕白一臉郁郁的表情。

  他想,她或許是真的不喜歡自己。

  可是,盡管現在不喜歡,那又有什么關系?

  以后那么多時間在一起相處,天長日久,就算是跟小貓小狗都能培養出感情,更別說是一個大活人。

  他有信心可以讓譚慕白愛上她。

  而譚慕白卻攥緊了手指,眉心都蹙著不愿意舒展開。

  昨晚陸勵南的表現讓她覺得詭異萬分,天時地利人和,就算是當時陸勵南發揮自己那兵痞本性,一下撲過來她都不覺得例外。

  可是,陸勵南卻偏偏什么都沒有做,再跟他協商之后,就默默的退出了套房的臥室外面。

  她半夜本來是想要偷偷跑掉的。

  但是一開門,就看見陸勵南坐在門口,眼神清醒的看過來。

  她心虛的問他:“你在我門口做什么?”

  “怕你跑了。”

  他這么誠實直白的回答,一下就戳穿了譚慕白那點僥幸的小心思。

  這令她相當厭煩。

  她一言不發的把房門給狠狠的甩上了。

  然后,就聽見門外傳來陸勵南的笑聲,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

  譚慕白眉頭皺的幾乎可以擰起結。

  而陸勵成直到把譚慕白送回家換衣服,都還覺得像是做夢一樣。

  他在譚慕白氣沖沖的回房間換衣服之后,就把結婚證拿出來給方娟跟方麗看:“媽,二姨,這是我跟慕白的結婚證,以后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方娟跟方麗先是在看見結婚證的時候齊齊一愣。

  接著方娟的眼圈就紅了,笑著開口:“這孩子,之前還說沒有男朋友,現在說嫁人就嫁人了,小陸啊,以后小白就得多虧了你照顧了。”

  旁邊方麗也紅了眼圈:“慕白這孩子脾氣不怎么好,你要多擔待,別看你是軍區長大的,你要是真欺負我們家小白,我也跟你拼了。”

  這兩個長輩又是威脅又是囑咐,陸勵南統統點頭,并且承諾:“我把她娶回去,絕對她說往東我不往西,她就是我的小祖宗。”

  方娟跟方麗都被逗樂了。

  那邊譚慕白卻是換完了衣服,冷著一張臉走出來:“媽,二姨,我去上班了。”

  陸勵南立即給她開門,殷勤備至:“我送你去。”

  陸勵南一路上都想要跟譚慕白說幾句話活絡氣氛。

  但是譚慕白就像是一個冰雪雕就的玉美人。

  硬是他找了好幾個話題,都沒有成功讓她從嘴巴里面吐出一個字來。

  倒是他一路上受夠了打擊。

  在送她到了A城人民醫院之后,陸勵南簡直是鞍前馬后的要下去給譚慕白開車門。

  卻沒有想到譚慕白自己打開車門走下去之前,還警告了一句:“把你這輛招搖過市的軍牌車給我開回去!”

  言下之意就是,以后別特么再給我開出來顯擺!

  譚慕白從在軍區醫院實習的時候就是一種謹小慎微的性格,做事求穩,行事低調。

  因為陸勵南曾經聽她的同學說過,譚慕白不喜歡管閑事,更不喜歡惹人妒。

  她最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槍打出頭鳥。

  還有比如‘人怕出名豬怕壯’之類的話,都是譚慕白做人處事的信條。

  所以這么多年來,她在人醫有著良好的人際關系,下到醫院的清潔阿姨,上到醫院的正副院長,都跟她的關系其樂融融。

  除了這兩年一直再跟他在爭搶教授職稱的另一個女醫生——謝婷婷。

  謝婷婷一直跟她維持著水火不容的緊張關系,兩個人都是年紀輕輕的二十八歲。

  都是名校畢業本碩連讀。

  都是已經拿到醫學博士學位。

  都是人醫的招牌女醫生。

  只不過,一個腳踏實地,手中真有兩把刷子。

  而另一個行事圓滑,老少通吃,技術跟心理素質都略差一籌。

  譚慕白是肝膽外科的主刀醫生,一周做下來的手術沒有七八臺,也有三五臺。

  大型手術都會有兩個以上的醫生,一個為主,其他為輔。

  而她最不喜歡的,就是跟謝婷婷這種騷狐貍一起做手術。

  只是不巧,今天她一上班,就被肝膽外科的主任姜壽元找到:“今天你跟婷婷做一下67床病人的手術。”

  “那個病情挺復雜的膽囊結石患者?”

  院長點點頭:“恩,是。”

  譚慕白向來討厭跟謝婷婷一起搭檔,這次這個手術她一早就知道,這個手術不是大手術卻也不是小手術,一個人做不了,這個給謝婷婷打副手的是一個才來兩年的年輕男醫生,叫沈度。

  “這個手術不是沈度跟她一起做的嗎?”

  不是自己的患者,譚慕白不想插手去給人家當使喚丫頭做副手。

  姜壽元聽到譚慕白這句話,恨鐵不成鋼的開口:“那小子還年輕,聽說昨天被女朋友甩了,喝了一晚上酒,別說是做手術,今天就算是爬都已經爬不起來了。”

  “呵,還真是前途無量。”譚慕白冷笑著反諷了一聲。

  姜壽元借機開口:“慕白啊,這不是大手術,你就跟婷婷把這個手術做了,回頭我讓沈度那小子請你吃頓好的。”

  “千萬別,要是喝的再爬不起來了,我不知道又要替她跟謝婷婷多合作幾回了。”

  她這邊答應了院長,沒過幾十分鐘,就安排了手術時間。

  譚慕白去換了手術服,穿著一身淺綠色手術服全副武裝的到手術室里面。

  調來的護士里面有一個是她跟著她一段時間的熟人劉靜。

  劉靜看見她的時候跟她打了個招呼:“譚醫生,今天這手術換您了啊?”

  譚慕白點了點頭,戴著手術帽跟消毒口罩,只能看見秀麗的眉眼。

  沒過多大一會兒,謝婷婷就進來了,謝婷婷比她高了五公分,每次經過她身邊,都是眼高于頂,跟她很不對付。

  譚慕白皺了皺眉,聞見手術室的消毒水味里伴著謝婷婷身上那濃濃的香水味,厭惡的皺了皺眉,才開口:“如果準備好了,我們就開始吧,看好病人的血壓,準備開……”

  “我才是這臺手術的主刀醫生,譚慕白你是過來給我打下手的,別擅做主張行不行?”

  在場的護士對謝婷婷主刀都是抖了三抖。

  譚慕白聞言,卻是按著脾氣點了點頭:“好,謝醫生先請。”

  手術的前幾步都進行的非常順利,然而到了中途的時候,劉靜就出聲提醒:“謝醫生,病人出現膽心反射,心率下降至40次每分!”

  “準備阿托品!”謝婷婷開口。

  但是半分鐘之后,謝婷婷就慌了:“怎么心率還沒有恢復正常?!”

  譚慕白聞言,皺眉凝聲,有條不紊的吩咐其他人:“準備十五分鐘之后再進行注射,停止手術操作,等心率恢復之后再決定是否中轉開腹。”

  手術統共進行了一個多小時。

  但是等麻醉師跟三個護士出來的時候,卻是人人都驚出了一頭的冷汗。

  劉靜陪著譚慕白去更衣室那邊換衣服。

  譚慕白一邊火大的從身上往下脫手術服,一邊罵道:“沒有金剛鉆就別攬瓷器活,明明是自己的病人,居然不知道病人在得了膽囊結石,膽囊息肉的同時還伴有肝血管瘤?她是來做什么的?給病人賣萌的?你看看她那是一副什么樣子?做醫生連半點心思都沒有放在病人的身上,這樣的人居然還跟我一起競爭教授評職?真是可笑。”

  劉靜知道這一次手術把譚慕白氣的不清,畢竟剛才那個手術差點就搞出人命來。

  要不是有譚慕白及時應變,就憑謝婷婷那兩下子,八成是要等搞出事來之后再去找外援來補救。

  而且還不一定能不能補救的過來。

  譚慕白出了更衣室還氣的胸口起伏不定,有兩個剛剛在第五手術室過來的男醫生看見譚慕白臉上帶氣,好心過來問了一句:“怎么了譚醫生?又被謝婷婷氣炸了?”

  譚慕白看見那個笑嘻嘻過來的三十來歲男醫生是心腦科的高帆,壓了壓火氣,開口:“高醫生你就別刺激我了,我剛才做的那臺手術已經很刺激了。”

  高帆今年三十五了,但是還沒有結婚,平時是個老好人,嘻嘻哈哈的,跟醫院的護士長張萍關系不錯,兩個人是發小,就是發展了這么多年也沒有步入婚姻的殿堂。

  這讓好事的人都猜測這兩個人到底是誰有隱疾?

  不過猜歸猜,卻沒有人敢在這兩個人面前當面說,都是開心的時候打趣兩句。

  高帆一聽譚慕白的話,就忍不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旁邊跟著高帆一起過來的小醫生高然也是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高帆挺會安慰人的,畢竟在人醫已經待了十幾年,開口勸她:“這個能者就要多勞,你雖然才到醫院七年,但是你的技術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嘛,而且教授職稱兩年前就有你的提名了,你要是今年評職成功了,可就是咱們醫院里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教授了。”

  旁邊高然也跟著打哈哈:“就是啊,譚醫生人長得好看,又有才華,還是教授,看著都讓咱醫院的女醫生都羨慕嫉妒恨。”

  劉靜也在旁邊開口符合:“譚醫生加上今年都已經評教授職稱三次了,前兩年說譚醫生太年輕才沒有評成功,今年應該差不多了吧。”

  “我看啊,就譚醫生這個水平,妥妥的。”

  “就是呀,要是譚醫生這種精英都評不上,那咱們醫院還有哪個醫生能評上。”

  這幾個人真是把她給捧的夠高,也捧得夠開心了。

  可是評職演講已經講過,資料也已經遞上去,能做的就只有等結果。

  而且,結果剛好就是在今天下午出。

  中午跟高帆等人一起吃食堂之前,那邊陸勵南就打了電話過來。

  她看了一眼,沒有接。

  而且還按了靜音。

  陸勵南堅持不懈的打了幾通,發現譚慕白都沒有接,干脆就發了短信過去。

  譚慕白將短信打開一看,就看見短信上五個大字:“我在你樓下。”

  譚慕白揉了揉眉心,劉靜看見她這個小動作,忍不住開口問她:“譚醫生,您有什么事嗎?”

  譚慕白搖搖頭,然后在短信上面輸入了一個字:“忙。”

  那邊反應了沒多久,就又回了過來——那我下午來接你下班。

  這讓譚慕白稍微有點驚訝,還以為陸勵南會死纏爛打的要求她出去見面的。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