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江少的暖婚甜妻云朵的枝椏

江少的暖婚甜妻云朵的枝椏

云朵的枝椏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江少的暖婚甜妻》是云朵的枝椏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蘇唯亦再度回國,已是五年后,她在晚宴上被表姐推給了那個坐在輪椅上孤傲清冷的男人江時珩,本以為是在場的一句玩笑話,卻不料那人當了真,江時珩此人冷面冷心,在遇到之前蘇唯亦不懂愛,但第一眼看她便有了欲念...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江少的暖婚甜妻》是云朵的枝椏所著的一篇現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蘇唯亦再度回國,已是五年后,她在晚宴上被表姐推給了那個坐在輪椅上孤傲清冷的男人江時珩,本以為是在場的一句玩笑話,卻不料那人當了真,江時珩此人冷面冷心,在遇到之前蘇唯亦不懂愛,但第一眼看她便有了欲念...

免費閱讀

  “梁少,您請。”門口處傳來響動,林叔領著一個年輕男人進屋。

  來人正是梁宇辰,他穿著簡單的白T,休閑褲,兩手拎著禮盒,隨林叔往里走,往日里如玉一般的男人此刻更像是一個青澀陽光的大男孩。

  蘇欣怡怔怔地看著來人。

  盛夏的七點鐘,陽光已經很烈了。那人走著,陽光從他身后來,整個人被一圈虛虛的光影籠罩著,看不清樣子,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

  蘇欣怡抽了抽鼻子,心中難堪不已。他披著朝陽逆光走來,而她滿身臟污,心思骯臟。

  梁宇辰自然看到一身狼狽的蘇欣怡,把手中的禮品遞給旁邊的女傭,站到她身邊,朝著蘇遠山微微彎腰,“蘇爺爺,您好,我是梁宇辰,欣怡的男朋友。”說話間,順勢牽住了她有些冰涼的手。

  蘇欣怡望著眼前挺拔修長的背影,他的手掌寬厚溫暖,緊緊地牽著她,眼眶里又蓄滿了水汽,眼淚無聲無息的流著。

  蘇遠山沒說話,一雙略顯渾濁的眼睛打量著面前的人,又掃過兩人牽著的雙手,不緊不慢的開口:“坐吧。”

  梁宇辰拉著蘇欣怡坐到了蘇遠山對面,神情態度自然大方,語氣也是不卑不亢:“蘇爺爺,今日過來,冒昧打擾您了。”

  梁宇辰也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人,形形色色的人見過不少,但面對蘇老的時候還是倍感壓力。

  “我來是想和您解釋一下昨晚的事情。”提到昨晚,梁宇辰明顯感覺到身邊的人瑟縮了一下,緊了緊交握的雙手,繼續道:“欣怡的想法和計劃都提前跟我說過,說到底,昨晚那事我也是有責任的,所以我想著和您道個歉。”

  “婚約的部分我不清楚,但是欣怡和我在一起三年,有些事情并沒有刻意隱瞞,期間她那所謂的未婚夫一次都沒有出現,甚至連江家人都沒有出現過一次,您覺得這正常嗎?”

  蘇遠山不說話,梁宇辰也摸不清他的態度,只能繼續說道:“所以,欣怡向我坦白的時候,我也贊成她解除婚約。而且您當初中意的人不就是表妹嗎?現在也算是重回正軌。”

  “重回正軌?”蘇老把茶杯放到茶桌上,發出不輕不重的聲響,他全程都安靜的聽著面前這個年輕人說話,直到此刻才出口,然而卻讓蘇欣怡心里咯噔了一下。

  果然,蘇遠山下一句話就把她打入了深淵。

  “當初可是她們母子求到我頭上,我才拉下這張老臉去求江家的。”蘇遠山凌厲的視線掃過蘇欣怡,開口的話讓蘇欣怡又一次白了臉,“年輕人,三年的時間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戀人和別的男人有婚約,而你還在為她可惜,可惜她的未婚夫以及家人沒有找上門來?”

  “我以為我的孫女我教育的很好,可是如今我才知道我自己有多失敗。”蘇遠山長長嘆了口氣,起身離開,還能聽到他吩咐林叔:“準備一下,我們下午去看看小七。”

  望著老人離開的身影,梁宇辰唇色發白。如果昨晚他還能欺騙自己蘇欣怡不是故意的,可如今連她的親爺爺都這么說,他還能信她嗎?

  蘇欣怡心神恍惚,她怎么都沒想到她的親爺爺會在她的男朋友面前毫不留情把她說得那樣不堪,轉身對上的是梁宇辰陌生的眼神。

  梁宇辰看著身旁的人,臉色蒼白,掛滿了淚痕,漂亮的眼睛里除了水汽還有驚慌失措和害怕。

  蘇欣怡心下著急,卻不知道怎么開口解釋,只能緊緊的反握著他的手,一遍遍叫他的名字:“宇辰…”

  “欣怡,你現在狀態很不好,先去休息吧。”梁宇辰抽回自己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有些后悔今天到這里了。

  “宇辰!”蘇欣怡急急起身,然而梁宇辰走的極快,大門外留給她的只有一個離開的車尾。

  他走得太快了,快得她想追都追不上,他以前都會等她的啊!

  “啊…”蘇欣怡大喊一聲,抱著自己的頭失魂落魄,她不明白為什么事情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她好恨啊!

  恨自己,恨蘇唯亦,恨柳芳,恨蘇遠山,要不是他說那些話,梁宇辰也不會丟下她就走!

  二樓處,林叔聽著蘇欣怡聲嘶力竭的喊聲,微微蹙眉,但到底還是不忍心,問:“老爺,您剛剛是不是有點兒過了,其實欣怡小姐她…”

  “林叔,”蘇遠山重重嘆了一口氣,什么都沒有解釋,只道:“欣怡那孩子毀了。”

  林叔不解,但是沒敢多問。

  樓下,蘇欣怡靠著別墅的大門緩緩滑落,盛夏的陽光直直的照在身上可她感覺到的是刺骨的寒冷。

  別墅里安安靜靜的,平日里總是忙忙碌碌的傭人也不見了蹤影。蘇欣怡不知道自己在門口坐了多久,雙手撐著地板站起來,但因為長期保持一個姿勢,站起來的時候雙腿發麻,根本走不了路。

  蘇欣怡抹了一把臉,嘴角勾起一個嘲弄的笑容。一個小女傭端著花盆從外面進來見她在這里,有些不確定的問:“小姐,您不進去嗎?”

  蘇欣怡轉頭,眼眶發紅,妝容凌亂,小女傭被嚇得后退了一步,聲音也是戰戰兢兢的:“小,小姐,你怎么了?”

  “呵!”蘇欣怡譏諷一笑,出口的聲音異常嘶啞,“管好你自己吧!”

  小女傭被訓斥,有些愣愣的,好久都沒回過神來。

  平日里優雅端莊的小姐,怎么會變得狼狽不堪,還如此可怕。

  把花盆放到落地窗邊,看著客廳里用過的茶盞和一疊散亂的報紙,又看了看空蕩蕩的客廳,撓了撓頭,今天怎么沒人收拾?

  擦了擦手走過去收拾茶桌,又瞥了到報紙上的內容,加粗加大的標題上寫著:江家太子江時珩和蘇家小姐蘇唯亦訂婚。

  心下疑惑,蘇家還有另一個小姐嗎?不過江少一直都是A市女人的夢中情 人,他訂婚了,難怪小姐失魂落魄呢?

  不過,那江少不是成了半個廢人了嗎?小姐怎么還這么傷心?

  蘇唯亦再次醒來后,已經下午四點鐘了,外面日頭依舊毒辣,神清氣爽的伸了一個懶腰之后才掀開被子下床。

  拿過睡前按了靜音的手機翻看消息,有五通未接電話,三個來自江時珩,兩個是蘇家的,還有兩條江時珩的短信,大概意思是中午給她點了外賣,讓她記得吃。

  嘖,太霸道了。

  蘇唯亦一邊想著,一邊下樓,順手把門口監視系統的錄音功能打開,機械的聲音在頭頂響起:現在是中午12點30分,訪客請留言。

  然后是一道陌生的男音伴隨著驚奇聲響起:蘇小姐你好,我是梅齋的送餐員,江先生為您訂的餐已經送到,請您及時取餐。

  之后每隔一個小時這個男人的聲音就會響起,截止目前有三個同樣的留言。

  蘇唯亦下樓的腳步一頓,這個男人還真的是……

  送餐員的聲音之后是一道有些蒼老的嗓音,小七,你在家嗎?我和林叔過來看看你。

  系統提示時間是三點四十,二十分鐘前。

  蘇唯亦又把監控畫面調出來,看到頭發花白,拄著拐杖被林叔攙扶著的蘇遠山,許久未動。

  系統畫面徐徐流轉,一個穿著紅白相見的年輕男人出現,帶著帽子看不清長相,但是從他手里拎著的兩個盒子以及門鈴響了兩聲之后沒開就自動留言的熟稔動作來看,應該是那個送餐員。

  “撲。”蘇唯亦被他這一系列動作給弄笑了,系統還在實時播放著他的留言,蘇唯亦晃晃悠悠的走到門口開了門。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還在錄留言的送餐小哥看著被打開的門一臉懵,隨即反應過來,這應該就是那個一下午都沒出現的蘇小姐。

  “你就是蘇小姐吧?”送餐員是個年輕的小伙子,看到蘇唯亦臉紅了一下,主要是他送餐這么久還沒見過長得這么美,氣質還獨特的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把盒子往前送了送,“這是江先生給你點的餐。”

  “謝謝。”蘇唯亦伸手接過,翻了翻,拿出一瓶水遞給他,“這一下午辛苦你了。”

  小伙子伸手接過,還有些不好意思,“不麻煩,江先生給的跑腿費很多,你男朋友對你真好。”

  蘇唯亦沒接話,笑了笑。

  打開餐盒,里面放著兩個清淡的時蔬和一碗紅豆薏米粥,很香。

  想了想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又附了一行文字:‘下午餐收到了,很美味,謝謝’,點了發送。

  很快那邊回了信息,吃完之后再拍一張。

  蘇唯亦瞄了一眼,笑了笑。

  **

  盛夏的夜晚,即使有風吹過也帶著一股熱氣。夜幕初臨,各色的霓虹燈亮起,光影在匆忙而過的行人身上劃過,無聲無息。

  一輛紅色的跑車自地下車庫駛出,疾馳在郊區的公路上,半開的車窗有風灌進去,吹亂了駕駛位上那人的一頭秀發。

  蘇唯亦一手操控者方向盤,一手拿著剩了半截的香煙,火光明滅。

  城北川菜館。

  即使位置偏遠,但因為這里味道正宗,價格親民,盛夏夜晚依然賓客滿盈。

  川菜無辣不歡,即使寒冬臘月來這兒也能吃得滿頭大汗,更何況盛夏季節,因此店內空調打的極低。

  蘇唯亦穿了一件印著卡通人物的黑T,同色熱褲,一推門就感覺一陣涼風撲面而來,有點兒冷。

  臉上未施粉黛,長發隨意的披散著,手里拎著一個簡單至極的白色帆布包,很大眾化又簡單的打扮,但骨子里的艷色和散漫不羈的特性依然吸引了店內多數食客的注意力。

  沈嘉坐在靠里面角落的位置上,自然沒有看到蘇唯亦進來,拿著手機好像在和人聊天。

  蘇唯亦視線隨意的掃過餐廳,這邊的格局她很熟,外面沒找到人便提步往里面走。

  “等很久了?”看著沈嘉面前的半杯水,蘇唯亦拉開他對面的椅子,隨口問道。

  “沒有,也是剛到。”沈嘉有些慌亂的收起手機,拎起水壺給她倒了半杯水,又拿起旁邊的菜單遞了過去,“先喝點水再點菜。”

  “謝謝。”蘇唯亦接過水杯和菜單,道了謝,一邊和站著的服務生報自己喜歡吃的菜,一邊問沈嘉:“你有什么想吃的嗎?”

  “沒…”沈嘉搖頭,恰巧有服務員端著一盆水煮魚走過,辣味刺鼻,沈嘉感覺鼻子一陣不適,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蘇唯亦手中的動作一頓,“你不能吃辣?”

  “最近有點感冒,這味道很濃。”沈嘉有些尷尬的扯了紙巾擦鼻子,其實他確實不能吃辣。

  “那你不應該約在這兒的。”蘇唯亦擰眉,放下了菜單,很不贊同的看著他。

  “沒事,你不是喜歡吃嗎?”沈嘉示意她繼續,然而蘇唯亦已經揮手讓服務員下去了。

  氣氛有片刻的沉默,以前兩人出去吃飯的間隙也經常如此,等菜的這段時間總是沉默的,然而今天除了沉默還多了點尷尬。

  “咳,”沈嘉喝了一口水潤嗓子,先開口問道:“你昨晚去了江老的壽宴?和江少訂婚的消息又是怎么回事?”

  沈嘉今天一天都很忐忑,昨晚他打電話給她的時候,正好在演奏樂隊不遠處,不知道她有沒有聽出來。

  雖然不確定,但是萬一她聽到了,自己無論如何也不知道怎么解釋,便想著先發制人,占領先機。

  聽完,蘇唯亦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似譏似諷,讓人莫名膽寒。

  “哦,你不知道嗎?”蘇唯亦蔥白手指把玩著水杯,漫不經心的抬眸,“你昨晚不也在嗎?”

  沈嘉眼中有一閃而過的慌亂,就像做了壞事被老師抓包的小學生一樣,但很快鎮靜下來,不死心的問:“你怎么知道的?”

  “就你昨天打電話,現場的音樂聲有點兒大。”蘇唯亦看著對面的男人,長相清秀,氣質一般,那時年少,總覺得他身上帶著光,如今看來,有點兒…

  說不上來什么感覺,但挺沒意思的。

  沈嘉想開口解釋,視線不經意掃過隔壁桌,已經到嘴邊兒的話又硬生生給咽了下去,兩張桌子間有鏤空隔斷,燈光昏暗,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他不敢確定。

  蘇唯亦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可以隱約看到一個年輕女人的剪影,心下了然,也不等他開口了,直截了當:“我們分手吧。”

  清清冷冷毫無波瀾的敘述語。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