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盛世甜寵秦少的小嬌妻全文

盛世甜寵秦少的小嬌妻全文

士多啤梨醬 著

連載中免費

《盛世甜寵秦少的小嬌妻》是作者士多啤梨醬傾心創作的一部長篇都市豪門小說,主角是沈念念秦墨寒,這是一個陰差陽錯的故事,也是一個總裁追妻火葬場的故事,一起來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沈念念的家人為了彩禮將她送到某個老男人床上,可是進來的人卻是年輕總裁秦墨寒,一次次的相遇,讓沈念念跟秦墨寒有了牽扯不斷的緣分…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盛世甜寵秦少的小嬌妻》是作者士多啤梨醬傾心創作的一部長篇都市豪門小說,主角是沈念念秦墨寒,這是一個陰差陽錯的故事,也是一個總裁追妻火葬場的故事,一起來看看吧,全文講述的是:沈念念的家人為了彩禮將她送到某個老男人床上,可是進來的人卻是年輕總裁秦墨寒,一次次的相遇,讓沈念念跟秦墨寒有了牽扯不斷的緣分…

免費閱讀

  話說到這里已經沒有什么意思了。

  沈念念忽然想到,周惜雨最有可能從誰那里聽到過自己的名字。

  那不就是葉惜惜嗎?

  葉惜惜和自己不止見過一次面,再加上又都是在秦家,怎么著都有可能和周惜雨說起自己。

  看來周惜雨聽了以后也不是毫無印象的。

  沈念念覺得此刻再和周惜雨待在一起有些尷尬,便找了個借口道:“我去看看我朋友怎么樣了。”

  說完也不等對方有反應,便轉身忙不迭地離開了。

  周惜雨倒是也沒有阻攔,只是望著沈念念的背影,若有所思。

  站在大會議室門口沒多久,李丹妮就從里面出來了,看她的表情,不用直接問,就知道結果如何了。

  沈念念見此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對于這個結果也算是心知肚明,早有預見。

  李丹妮不是最后一個試鏡的,不過因為不抱什么期待,也對最終中選的人沒有什么興趣,所以兩人沒有什么心思和之前等在外面的人一樣等著看結果。

  試完了也就離開了。

  只是在臨走前,許久不見的周惜雨又走了過來,問沈念念是哪個地方的人。

  沈念念據實答了,也不知道周惜雨要去干什么。

  但是她也無所謂了,因為她直覺自己以后也不會和這樣的貴婦人扯上關系的。

  在坐著電梯離開大廈的時候,李丹妮挽著沈念念的胳膊有些好奇地道:“念念,那個周總跟你很熟嗎?”

  沈念念自然搖頭說不,因為她和周惜雨認識的契機估計還是因為葉惜惜,那么也就必定牽扯到了秦家和秦墨寒。

  這件事情沈念念還是想要瞞住的,所以她找了個另外的借口道:“我猜是因為我和她長得有些相像吧。連她自己也看出來了。”

  本來李丹妮確實也覺得兩人之間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相似,不過因為沒人點明,她一時半會兒倒沒有察覺出來。

  現在被沈念念點明了,李丹妮先是恍然大悟似地拍了一下手道:“對啊!我就是想說這個。而且剛剛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在看你,看來明眼人都看出來這點了!”

  沈念念聞言尷尬地扯了扯嘴角。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明明她根本就沒有報名,只是陪著朋友來參加試鏡。

  可是就是因為和曾經的女主角外貌上的相似,已經讓不少人默默地把自己當成敵人了。

  所以說娛樂圈就是可怕啊!

  明明只是一個最初級的網劇拍攝,大家也都是沒有表演經驗的素人而已,卻已經有那么多的人表現出了敵意。

  到時候要是真的進了娛樂圈,雖然敵意表現得不會那么明顯,畢竟段位都高了。

  可是那也代表著各種惡意更加難以提防了。

  再加上沈念念覺得自己就是倒霉體質,沒事都能招惹一堆麻煩。

  要真的置身于一個麻煩多多的環境里,恐怕遲早要得抑郁癥的。

  李丹妮管自己在那里嘰嘰喳喳,兩人一路下了電梯,朝大廳走去。

  大廳里有西點屋,有咖啡店,看來都是為了方便在這幢樓辦公的白領們休息而設置的。

  反正今天有時間,心口的一塊大石頭又落了地,李丹妮非要扯著沈念念去那邊的咖啡店喝一杯。

  沈念念看了一下價格,倒是可以接受,遂也坐了下來,點了一杯大寒天牛奶茶。

  李丹妮偏愛喝咖啡,點了一杯香草拿鐵。

  拿到飲品之后,李丹妮沒喝幾口,眼睛倒是沒有少往電梯口瞄。

  因為李丹妮坐的方位是背對著電梯的,所以她每次去看電梯都得把頭扭回去,這也使得她的動作看起來尤為顯眼。

  沈念念覺得好奇,問道:“怎么?你還有其他認識的人在這里試鏡嗎?”

  李丹妮又看了一次才回過頭來擺了擺手道:“不是啊,我是看那個周總有沒有派人下來追你!”

  說這話的時候,沈念念嘴里正含著一口飲料,聞言差點噴出來!

  她好不容易給控制住了,卻還是咳嗽個不停,不得不拿出紙巾來捂住嘴,好半天才緩過勁來。

  “周總為什么要派人下來追我啊!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沈念念覺得好笑死了。

  李丹妮卻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正確,深以為然地托著腮道:“怎么不是大人物啊!念念,我告訴你,剛剛那么一個會議室的人我看過了,適合演女主角的人,還真的沒有!”

  沈念念矜持地笑了笑,這種事情她不好評論的。

  不過那天填寫報名表的人有多少她還是看到過的,最后卻只來了那么幾個人,也足以說明導演組是認真挑選過的。

  單從這一點上來看,當時在會議室里面的每一個人都是不容小覷的。

  光看臉,你還真的不能說明什么。

  “那又怎么樣?”沈念念輕啜一口牛奶茶問道。

  李丹妮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道:“什么怎么樣啊?里面根本選不出來啊!既然選不出來,你又長得和當年的女主角那么像,當然選你嘍!”

  這算是什么邏輯啊。

  沈念念現在算是知道了,原來李丹妮非要拉自己在這里喝咖啡是這個意思啊!

  不是真的想要喝咖啡,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還想著周惜雨派人下來把自己叫回去啊!

  “算了算了,別說人家根本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就算會,我也不是演戲的料。我連在鏡頭前面正常做個表情都覺得吃力。”

  李丹妮可不買賬,她把吸管咬得扁扁地道:“你每次都這么說,真的到了鏡頭前究竟會怎么表現又有誰知道呢?說不定你天生就是演戲的料兒呢,只是謙虛罷了。”

  沈念念仍舊搖頭,表示自己有幾斤幾兩她還是清楚的。

  李丹妮于是又開始大肆談論起娛樂圈里的事情了,她表示現在的一些流量小花的演技也不見得有多好,全是瞪眼型演技,結果收視率不照樣很好。

  現在年輕人吃的都是顏值,只要臉好看就行了!

  然而令李丹妮沒有想到的是,半個月之后,《江南煙雨夢》女主角的人選及定妝照一出來,連顏值都沒有,讓人看了就不想去追究演技了。

  活脫脫地打了她的臉!

  經過了一場并不算轟轟烈烈的海選,《江南煙雨夢》的一系列角色總算是定下來了。

  令李丹妮感到意外的是,雖然她當初大言不慚地去報了女主角這個角色,落選也是在意料之中的。

  但是她還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落選后還有機會去出演其他角色的。

  這個角色就是女主角的丫鬟!基本上全程和女主掛鉤,只要女主在的地方她就會在。

  不過哪怕得不到這個角色,李丹妮還是照樣會去關注這次選出來的女主角是誰。

  結果一搜索以后,頓時忍不住捂著臉哀叫:“這是什么女主角啊!還不如選我呢!”

  也不管同在一個宿舍的王玉潔會不會露出奇怪的目光來了。

  沈念念聞言也忍不住好奇地走了過來,想要看看最后被選上的女主角究竟是誰。

  她本來對這件事情是沒有這么感興趣的,不過因為李丹妮的夸張反應,再加上這部網劇的演員招募她也或多或少地參與了一些。

  因此就過來看看所謂的女主角到底是誰。

  結果李丹妮一把屏幕伸過來,沈念念看著上面女主角的定妝照,就覺得有些眼熟的樣子。

  仔細一看底下標的名字,頓時明白過來了。

  原來定妝照底下明明白白地寫著“女主角田新柔,葉惜惜飾”。

  這恰恰是最不能理解但似乎也是最應該的結果。

  李丹妮不知道葉惜惜是誰,猶自在那里捧著臉怪叫:“什么鬼啊,這個葉惜惜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我都沒有看到她來試鏡,怎么最后倒是選上了呢?”

  似乎是實在受不了李丹妮的聒噪,王玉潔背著包摔門而出。

  聲音很響,完全地表達了自己心里面的抗議之情。

  不過她出去了以后,李丹妮反而更加無所顧忌了。

  “什么鬼啊!連試鏡都不來試鏡的,就直接當女主角了,好歹也稍微意思一下吧。她要是來試鏡了,那好歹還能夸一句是因為演技過人。試鏡都不來試,一點誠意都沒有。不知道又是哪個地方來的大小姐。”

  雖然清楚哪怕不是葉惜惜也輪不到自己,不過葉惜惜這種人當女主角就是李丹妮也不服氣。

  所以她就好像關乎到切身利益一樣不停地在宿舍說啊說。

  沈念念看了看李丹妮氣鼓鼓的臉一眼,最終還是好心告訴了她真相。

  免得這丫頭真的鉆牛角尖了。

  “你呀,也別氣,人家還真是大小姐。她就是那位周總的親女兒,人家出錢給親女兒拍戲,也沒有什么說不過去的嘛。而且說句老實話,就是她自己想上陣拍,恐怕也沒有人敢提意見。”

  這話是沒錯的,周惜雨保養得不錯,也是老演員了。

  雖然息影那么多年,但是表演的基本功想必還是在的。

  現在很多女明星這個年紀了也照樣演女主角,只要保養得好,大家也不會說什么。

  然而李丹妮知道這件事情以后,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

  “你說這個葉惜惜是那個周總的女兒?這怎么可能啊!長得一點都不像,說你是她女兒倒是有人信!”

  沈念念聞言,心里頓時咯噔了一聲。

  不知道為什么,這句本來像是開玩笑一樣的話,卻如一個炮仗扔進了平靜的湖面,在沈念念心底里激起了千層浪。

  一個她無數次想過卻又從來不敢深想的猜想再次浮出了水面。

  那就是。。。她沈念念,真的就是李彩芳的親生女兒嗎?

  這個疑問自沈念念懂事起,就無時無刻地不在叩問她的內心。

  就像一條正在冬眠的蛇,每當受到刺激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去啃咬沈念念的內心,讓她飽嘗疑惑之苦。

  從小到大,無論是改嫁前還是改嫁后,李彩芳對沈念念都鮮有好臉色。

  這不是因為她時刻心情不快,而更偏向于是不喜歡沈念念這個人。

  自從知道了有重男輕女這個思想存在,沈念念還以為這是她性別帶來的錯誤。

  但很可惜沈雨柔的誕生恰恰說明了這個猜想也是不對的。

  李彩芳并不是有重男輕女,討厭女孩那種陳舊思想的人,她真的就是單純地討厭沈念念而已。

  一種令人無法理解的討厭!

  或許,沈念念覺得自己應該去求證一下當年生產的時候,李彩芳是否難產了,甚至到了危及性命的時刻。

  只是沈念念唯一可以想到的一點,否則她真的無法理解一個女人為什么會這么討厭自己的親生骨肉。

  她明明什么也沒有做錯?為什么要被區別對待。

  “啊呀,還真是啊。那看來可能長得像爸爸吧,這可怎么辦啊?聽網上的人說她脾氣不好!我還要跟她對戲呢!”

  沈念念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李丹妮正在網上搜索關于葉惜惜的消息。

  本來像葉惜惜這樣從來沒有出演過劇的素人,應該是搜不到什么消息的。

  不過一來她身份特殊,二來可能真的脾氣不太好,所以倒是也讓李丹妮搜到了好些相關帖子。

  似乎都是葉惜惜曾經就讀的高中學校的貼吧里的帖子。

  至于大學,除了同一個寢室的,大家交集也不多。

  而且沈念念估計像葉惜惜這樣身份的人,可能也不會住校,而是每天上學放學都有司機接送。

  接觸少了,傳聞自然也就少了。

  李丹妮看著很擔心的樣子,尤其是帖子刷得越多,臉色就變得更加不好看了。

  她又開始詢問沈念念的意見,要沈念念幫忙決定究竟要不要演丫鬟這個角色。

  這次沈念念沒有再拿主意了,只是叫李丹妮自己決定,她得趁著周末回老家一趟,去找自己的生父。

  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的話她終其一生都只能活在疑惑當中不得解脫。

  而隨著那些知道真相的人逐漸離去,她將再也無法知道答案。

  索性即使離婚多年,但沈念念的生父李江從未離開過原來生活的城市,也沒有變換過住址。

  所以沈念念要找到他還是很容易的。

  這個周末就是空閑的日子,趕得巧不如趕得早,沈念念決定周末就去看望自己的生父。

  當然也得事先打一下招呼,對方已經再婚了,也有屬于自己的家庭。

  當公交車播報著終點站已到的時候,已經是接近晚上六點的時候了。

  沈念念掏出手機來看了看,她還沒有吃晚飯呢。

  從京市坐高鐵,然后再轉公交車,其實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要怪只能怪她出來得晚了。

  算了,晚飯就先不吃了吧,等到見過父親以后再吃也不遲。

  沈念念知道自己的生父梁杰現在已經重組了家庭,不過孩子還在念小學,比沈雨柔小了好多歲。

  看來從那段失敗的婚姻里走出來,梁杰花了比李彩芳更長的時間。

  不過越是這個時候,家庭就越需要照顧,所以梁杰的時間相對來說也更為緊急了。

  這個時候不是梁杰在湊沈念念的時間,而是沈念念在碰梁杰的時間了。

  下車以后,沈念念掏出手機來給對方打了個電話。

  “喂,爸,我到了,你在哪兒呢?”

  對方在電話那端說了些什么,沈念念點了點頭,然后掛了電話。

  兩人約在一家名叫楊傳老廚的連鎖小飯館見面,看樣子梁杰是準備在外面吃飯了。

  “來了?坐吧。”

  沈念念趕到的時候,梁杰已經在店里一個靠近收銀臺的小桌子旁邊坐下來了。

  他本來是打算在門口等等大女兒的。

  但是奈何楊傳老廚的生意不錯,眼看著人就要滿了,梁杰只能先找一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后給沈念念發微信。

  沈念念到了以后,點了一份套餐,目光不經意地開始打量起對面的生父來。

  梁杰和四年前沒有多大變化,還是戴著一副眼鏡,文質彬彬的樣子。

  只不過眼角的細紋,還有逐漸開始變白的頭發,還是顯露出了歲月的痕跡。

  她的生父,是一名小學數學老師,為人本分老實,收入也還可以。

  更重要的是,梁杰的脾氣很好。

  從沈念念懂事起,到后來梁杰和李彩芳離婚為止,她幾乎從未看到過父親發火。

  哪怕是和李彩芳的吵架,可能明面上來說確實是吵架。

  但看多了以后,沈念念明白,那其實更像是李彩芳單方面的無理取鬧。

  但即使如此,李彩芳還是和梁杰離了婚,而沈念念也被判給了李彩芳。

  “哎,爸沒什么本事,不能請你吃大餐,將就著吃吧。”

  套餐端上來了,梁杰給沈念念遞了雙筷子,嘴里感嘆著道。

  沈念念接過了筷子,忙說不介意。

  李彩芳和梁杰離婚以后,梁杰每個月都會給撫養費,也會單獨給沈念念零花錢。

  包括兒子沈濤的醫藥費也一直在支付一部分。

  不然的話,就以李彩芳那個性格,絕對不會供沈濤到現在這個時候的。

  而現在梁杰再婚了,其實沈念念不用有意去打聽就能知道父親的現任妻子肯定也不好說話。

  他手頭肯定沒有多少錢,不然也不至于說這種話。

  “爸,我這次過來,其實是有些事情想問你。”沈念念扒了一口飯道。

  梁杰想想也覺得應該是這樣,畢竟沈念念在京市讀大學的,現在又還沒有畢業。

  自己又只是個十多年沒有生活在一起的父親而已,干嘛特意跑回來看他呢?

  “有事情就說吧,雖然咱們父女倆聚少離多的。但到底還是親人,你在爸這里不用有避諱的。”

  梁杰給沈念念夾了一塊肉說道。

  沈念念倒是也沒有推辭,她知道父親一直對于當年沒有爭取到自己和弟弟的撫養權心懷愧疚。

  要是她連這么一點表現機會都不給梁杰的話,對方就該傷心了。

  “嗯,我……我就是想問問我媽當年生我時候的事情。”

  沈念念略微猶豫了一下道。

  其實現在這個時候提李彩芳,對于梁杰來說也是一種傷害。

  即使他們當年有過感情,也早就在一次又一次地爭吵中消耗殆盡了。

  因此沈念念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因為和李彩芳有關系,梁杰顯而易見地愣了一下。

  但隨即臉上又勉為其難地露出了一絲苦笑來:“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

  沈念念的表情也變得微妙起來,她尷尬地咬了咬嘴唇道:“爸,你知道媽一直不太喜歡我。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曾經做過讓她不高興的事情。”

  此話一出,即使小飯館里人來人往,非常熱鬧,但是在梁杰耳朵里聽來也忽然變得安靜起來。

  女兒的臉好似剎那間在他眼前放大了。

  那里面夾雜著不解和委屈,還有一絲若有若無的希望和深深的疑惑。

  是的,那么多年過去了,對于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沈念念一直都在等待一個答案。

  她想知道真相,無論怎么樣都好!

  然而梁杰也不知道,他只能安慰沈念念。

  “念念,你媽或許只是重男輕女而已。你沒有錯,是她的思想不對。小濤那里你也不用去比較,或許他會這樣,也是上天為了懲罰你媽那種不正確的思維吧。男孩跟女孩一樣好,沒有什么區別。”

  這個答案似乎在意料之中,但多少令沈念念有些失望。

  她放下了筷子,有些挫敗地捂住了臉,聲音里透出了濃濃的疲憊。

  “可是我媽后來結婚生的女兒,她就很喜歡。和對待我全然不同,所以我就在想這究竟是因為什么。”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