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顧瑾心靳修言全文免費

顧瑾心靳修言全文免費

爾淳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名門驚愛靳少追妻99次》是作者爾淳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瑾心靳修言,全文講述的是:很少有人知道,商場上無往而不利的顧瑾心和豪門繼承人靳修言之間,曾經是戀人,人們只看到兩人在職場上激烈的廝殺,卻看不到背后顧瑾心被靳修言寵的無法無天的樣子,更不知道兩人早已經偷偷領了證…

更新:2019/10/17

在線閱讀

《名門驚愛靳少追妻99次》是作者爾淳所著一部長篇豪門總裁類型小說,主角是顧瑾心靳修言,全文講述的是:很少有人知道,商場上無往而不利的顧瑾心和豪門繼承人靳修言之間,曾經是戀人,人們只看到兩人在職場上激烈的廝殺,卻看不到背后顧瑾心被靳修言寵的無法無天的樣子,更不知道兩人早已經偷偷領了證…

免費閱讀

  顧霆磊的話的確有道理,除非是白癡才會選擇今天動手。

  “這次先饒了你,要是下次讓我知道顧瑾心失蹤是跟你又關系的話,我是不會饒過你的!”靳修言放下抓起顧霆磊的衣領然后往外走,這要是放在時間充裕的話,靳修言是一定會拉顧霆磊打一架的。

  當靳修言松開顧霆磊的時候,顧霆磊的脖子都已經被勒出一道紅痕了,“靳修言不愧是一個狠角色,只是很可惜,顧瑾心這次怕是兇多吉少了!”說完,顧霆磊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神情。

  “哥,你沒事吧?”一直藏在暗處的顧韻潔突然就跑了出來,看著顧霆磊的脖子,“你這樣很疼吧?”

  “你少貓哭耗子假慈悲了,顧瑾心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顧霆磊的表情很嚴肅,一點也不像剛才跟靳修言諂媚的樣子,這讓顧韻潔非常的不習慣,難道自己的哥哥就是這樣兩面三刀的嗎?

  “對,就是我做的又怎么樣?誰讓她用話來接我?還有她還說她不會為我走后門的,說什么我不顧忌姐妹之情,大哥,我真的覺得這個女人真的蠢,笑死個人了!”

  “她不蠢,蠢的人應該是你!”顧霆磊看著顧韻潔說道,顧韻潔還以為顧霆磊是在看玩笑,可是看了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沒有在開玩笑。

  “大哥,你怎么能夠用這種話來羞辱我?我好歹也是你的親生妹妹,顧瑾心雖然也是你的妹妹,但是她有我和你親嗎?我們兩個才是同一個父母生出來的,而她是李茹生出來的。”

  講到李茹,顧韻潔的臉就露出了非常嫌棄的表情,要知道,李茹對她的印象就是終年身形都非常的枯槁,神態什么的都非常不正常,想到顧瑾心是一個神經病生出來的,她的優秀對于自己來說,真的不算什么了,她只覺得顧瑾心可憐。

  “你不要用這種不光彩的事情來提醒我,我是你大哥,我也不需要你來提醒我是一個私生子的事情,現在外界依舊是不承認我們,而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什么非得要在這個刀尖跳舞?不要命了嗎?”

  “不會吧,大哥你怎么說得那么夸張啊?我不過就是把顧瑾心關在了暗無天日的地下室罷了,等地下室有人去了,她自然就會被人知道在里面了。”

  “顧韻潔,如果顧瑾心對靳修言說事情是你干的話,大哥就算再怎么有本事也是保不了你的。”

  “我怎么沒有想到這點!”顧韻潔大驚失色。

  “大哥你可一定要救我,萬一靳修言他想要搞死我怎么辦?”顧韻潔臉色蒼白,心里懊悔,早知道就不去給顧瑾心下絆子了,誰知道她背后居然會有靳修言。

  顧霆磊搖了搖頭,“事情還不一定會向我們以為的那樣發展,你以后真的是要小心行事。”

  “對了,說不定顧瑾心根本就是個不受寵的,你不知道嗎?靳修言在國外的時候,一起跟現在的當紅女明星林玉溪一起逛街,真的,我都已經看到了,這就說明靳修言根本就很花心嘛?”

  “呵……那你剛剛有看到靳修言緊張的樣子嗎?男人跟男人之間有直覺,顧瑾心就算不是他所有人里面最得寵的,但是也一定是有一定的分量的,你靜觀其變的,大哥也不是那么絕情的人,必要時候還是會拉你一把的,現在的新人選拔賽比較重要不是嗎?”顧霆磊語重心長的說道

  顧韻潔覺得顧霆磊說的非常的有道理,“大哥你說的對,我一定會努力證明自己的。”

  “你知道大哥的良苦用心就好。”顧霆磊似笑非笑,這次的內定早就已經是顧韻潔了,就算顧韻潔不努力,冠軍也還是會是她,根本就不會有區別,顧韻潔沒有任何天賦而且也自視過高,若是憑實力,連參加賽事都不可能,她到底有幾斤幾兩,自己還是很清楚的。

  “顧瑾心,如果你聽到的話就回答!”靳修言沒有想到自己在這一刻居然會那么絕望,以往的他在商場上無往不利,不管再難的案子,自己也可以迎刃而解,可是當自己遇到顧瑾心的時候,就發現題目根本無解。

  “靳總,我們找了所有的地方就是沒有找到顧小姐。”保鏢們全部都很為難。

  “還有什么地方……一定還有什么地方是漏掉的,快去給我找!”

  既然靳修言都那么執著了,這些屬下還是繼續會去找的。

  吳世沖了過來,“怎么樣?找到了沒有?”

  “一點頭緒都沒有,你說她會不會是因為想要躲避我才會這樣子的?”

  “那不可能,她那種性格,如果想要讓你知道她一點都不在意你的話,反而會很樂意見到你的,就是為了向你證明她一點都不在意你。”

  吳世的話讓靳修言皺起了眉頭,自己有那么讓她討厭嗎?

  “還有什么地方沒有找?”吳世看了看時間,新人選拔賽已經沒有時間去顧忌了,左右估計都會是顧韻潔獲得冠軍,像這種內定的事情,吳世只覺得非常的無趣至極。

  “該找的都已經找了,連公司里的特助都打過電話了,說她就是已經來這里了,唐爽也在找她,你說得對,她也不可能會藏起來。”

  “地下室你找了沒有?這個酒店還有一個地下室的,你不要告訴我,你沒有找過?”

  靳修言沒有想到還有地下室這個地方。

  “好,我現在就去找!”

  “如今你現在是不是很累了?”吳世看著靳修言身心疲憊的模樣,覺得自己兄弟為了顧瑾心實在是付出了太多。

  “累也是要找的。”

  靳修言來到地下室,大喊,“顧瑾心!如果你能聽到的話就回我一聲!”

  可惜依舊沒有回應。

  靳修言沒有鑰匙開門,只好直接用腳去踹了,這個動靜吵來了酒店的侍者過來。

  酒店里的侍者走了出來,“這不是靳總嗎?請問是有什么事嗎?”

  “把地下室里的門全部打開!”

  “這……抱歉啊靳總,這恐怕是不合規矩啊!”

  “不合規矩?”靳修言皺起了眉頭,現在該找的地方都已經找過了,就這個地方沒有找了,就算剛剛自己大聲的喊了顧瑾心的聲音沒有回應,自己也一定要打開這里的門看個究竟的。

  顧瑾心此刻在地下室里,額角都滲出了汗水,她現在已經沒有力氣了,她太害怕了,整個人就好像是處于一片黑暗中,而且還沒有辦法掙扎,“靳修言,救我……不要拋棄我……”實在是太累了,于是顧瑾心閉上了雙眼。

  “你知道我是誰嗎?”

  靳修言的氣場讓侍者害怕,但是這是上頭明確吩咐過的,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守這個規矩。

  “不好意思,這是酒店的規矩!”

  “嗒嗒嗒……”高跟鞋的聲音傳來,靳修言抬頭一看,就看到唐爽穿著職業裝跟高跟鞋跑了過來,看來是很緊張的、

  “怎么樣靳總,找到顧總了嗎?”

  靳修言捏了捏自己的眉頭,“能找的都已經找了,最讓人覺得可笑的就是,這個人說上頭的人已經吩咐過了,不能開這個門。”

  唐爽輕蔑的笑了笑,“很正常,因為這個酒店的上頭就是顧霆磊。”

  一說起顧霆磊,靳修言就覺得非常的不爽,剛剛跟顧霆淚的沖突,他到現在還記得。

  “請你立刻開門,否則的話,你就會丟了這份工作。”唐爽二話不說就走到了侍者的面前。

  侍者也是混口飯吃的,“可是……如果我給你們開了門,我才會丟了份工作吧。”

  “放心吧,那是以前,以前這個酒店是顧氏集團的,只是我們顧總覺得這個酒店放到最后來收購,就在五分鐘前,顧氏集團就已經收購完畢,至于那個顧霆磊,不過是接著顧震天狐假虎威罷了,也就是說你的老板自始至終都是顧瑾心!”

  侍者聽到了這個話,立馬就掏出鑰匙去開門,嘴里還念叨著,“對不起對不起,是小的有眼不識談山,希望兩位不要跟我計較!”

  “誰會跟你計較,只求你快點開門就好,現在救人要緊!”唐爽不悅的說道。

  打開門之后,一片的黑暗。

  直到靳修言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顧瑾心的時候,整個人的心臟好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刺痛至極,沖了過去抱起了顧瑾心。

  “顧瑾心,你沒事吧?”可是卻得不到顧瑾心的任何回應。

  唐爽也臉色蒼白,她從未看到過顧瑾心這副模樣過,一直以來,顧瑾心都是以一份非常堅強的形象在唐爽的面前出現的,她從未見過顧瑾心那么脆弱的一面。

  “快去叫救護車,還愣著干什么?”靳修言大聲呼喊,心里非常的懊悔……如果他能夠早點回國的話,就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了。

  “現在,讓我們宣布,新人選拔賽的冠軍得主就是顧韻潔小姐!”

  顧韻潔立馬就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鮮花和掌聲,一臉的驕傲模樣,場下的顧霆磊也在拍手,但是他的眼神里沒有任何的波瀾,因為他知道顧韻潔會得到冠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大哥,我得到冠軍了,我終于證明自己了!”

  顧韻潔一臉的得意至極,就在這個時候救護車來了。

  幾個集團的領導人全部都站了起來,表情很是嚴肅,這到底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就在剛剛,吳世不在這里,靳修言也不在這里,要知道這兩個人可都是業界的龍頭大佬,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請問顧先生,你知道些什么嗎?”一群大佬通通都圍住了顧霆磊,希望他能夠說出些什么來,畢竟這個酒店在外界的人看來是顧霆磊的,出了事情問他也是很正常的。

  “是嗎?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覺得你們應該去問缺失的人比較好,剛剛我可是全程都在場呢,冤枉人可不是一件非常光彩的事情,你們應該都不希望自己也被冤枉吧?”

  “是是,顧先生說得是。”

  “顧霆磊,你還說這件事跟你沒有關系?”唐爽踩著高跟鞋沖了過來。

  “你說話能不能注意點,什么顧霆磊不顧霆磊的,能不能有點禮貌啊?”顧韻潔不喜歡顧瑾心,連帶著唐爽,她也是看她不順眼。

  “顧韻潔,你太惡毒了,如果這件事情跟你又關系的話,我相信你一定會得到報應的!”

  “報應?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吳世一把拉住了想要繼續爭執的唐爽,“夠了,這件事情放在誰的身上也是有口難言,更何況,像他們這種人,做了也不會承認,我們還是沉默比較好。”

  “可是……”唐爽當然知道吳世說的話是道理,可是她就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太氣人了!

  吳世和唐爽留下來維持秩序,而靳修言則是上了救護車,準備陪顧瑾心。

  顧瑾心只覺得自己處于一個非常黑暗的地方,又陰冷又潮濕,眼前的發生的一切都是李茹撞破了顧震天和姚瑩梅奸情在別墅里面大吵大鬧……自己則是縮在一個柜子里不敢出來。

  “冷……好冷……”

  靳修言盯著在病床上的顧瑾心,“聽到了沒有,快拿被子啊!病人說她冷!”

  護士立馬走了過來,“靳先生,這是幽閉恐懼癥,在生理上,顧小姐是不冷的,所以不需要加被子,加被子的話反而會讓她覺得這是現實不是夢境……”

  幽閉恐懼癥?靳修言很吃驚,她怎么會患了這種病,內心里是非常心疼的,可是又說不上來,在那幾年,她怎么從來都沒有跟自己說過,難道自己對于她就那么的沒有存在的價值嗎?那些曾經有過的快樂和信任難道都是假的?顧瑾心,你為什么瞞著我?

  靳修言在外面等著,直到醫生出來后才問道,“醫生,顧瑾心到底怎么了?”

  “你就是她的男朋友吧?”

  靳修言沒有否認,在他的心里,自己何止是顧瑾心的男朋友。

  “病人其實身體上是沒有大礙的,但是幽閉恐懼癥我建議等她病情穩定了之后帶她去看一下心理醫生比較好。”

  “我知道了,那我現在可不可以進去看她一下?”靳修言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進去見顧瑾心了。

  醫生立刻就阻止了靳修言,“現在還不行,現在病人剛打了鎮定劑,你現在進去可能會打擾她的休息。”

  “好的,那我下午過來。”

  顧韻潔拿到冠軍之后,就回到家里,跟姚瑩梅分享這份喜悅,“媽,你看,我得到冠軍了!”

  “什么?我的女兒居然得到了冠軍?”姚瑩梅非常的震驚,自己的女兒果然是有天賦的。

  “震天,你看,我們韻潔是多么爭氣!”

  顧震天和顧霆磊的表情絲毫不像是高興的模樣。

  “哼!沒準是走什么后門的吧?”顧震天的話就像是一針見血的刺入了顧韻潔的心里,她其實明白,這個獎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顧霆磊替自己打點好關系然后才讓自己獲得的,可是就這么被顧震天說了出來。

  “你也不用心里很不是滋味,這是事實,韻潔,你是我的女兒,我跟你說這些話,不是說你什么,而是希望你接下來的人生可以走的平順,而不是這樣麻痹自己。”

  “好的父親。”

  “好了,我們大家吃飯吧。”

  姚瑩梅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吃飯的時候必須要看電視。

  誰知道,今天一打開電視,電視上就報道了,“顧氏集團總裁顧瑾心疑似病危,靳氏集團總裁靳修言全程陪護,兩個人是否有戀情,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在熊市大酒店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意外,原本這是一場舉世矚目的各大集團的新人選拔賽,卻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大家都表示很遺憾……”王總說道。

  王總就是各大集團之一的領導人,所有的電視臺都在播放這個,而且全程都是在顧瑾心的身上,絲毫沒有報道顧韻潔獲得了新人選拔賽冠軍的事情。

  顧韻潔覺得自己很生氣,“他們為什么都那么關注顧瑾心?那我呢?”

  “都說了你這個獎項,大家都知道是注水的,你又何必要這樣呢?”顧震天又再一次的潑冷水,讓顧韻潔很生氣。

  “爸爸,我好歹也是你的女兒,你是不是覺得顧瑾心樣樣都比我強?”

  “顧瑾心的確是天賦上比你高。”

  “父親你怎么能這樣說話?”顧韻潔的心理承受能力非常差,被他這么一說,立馬就哭哭啼啼了起來。

  姚瑩梅很心疼,“其實這件事情……韻潔自然有自己的不對,但是你也不能說話那么的沖啊!”

  “哼!我是怕她會招惹到什么不得了的人!就怕她會被人搞死還不知道是怎么被人搞死的!”

  顧霆磊沒有說話,他也是認同顧震天的話的。

  “我吃飽了!”顧震天吃完就回房間里了。

  “韻潔啊,你父親就那個樣子,但是他從小就疼你,你可別往自己心里去啊!”

  “我就是不服……”

  顧韻潔沖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放聲大哭。

  姚瑩梅嘆氣,“你是大哥,怎么由著她胡來?”

  “她天性好強,如果不拿個冠軍之類的,她可能永遠也得不到教訓,現在她知道,就算她得到了冠軍,別人的注意力依舊是在顧瑾心的身上,在我看來,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顧瑾心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在醫院,對了,是顧韻潔那個女人把自己關在了地下室,唐爽進來就看到顧瑾心拔掉自己的吊針,“別,顧總,你這是要干什么?”

  “還有新人選拔賽呢!”

  “事情已經過了幾天了,已經沒有新人選拔賽了!”

  “什么?”顧瑾心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嗎?

  “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那冠軍呢?”

  “冠軍還用猜嗎?就是顧韻潔!”唐爽也是一臉的不服氣,顧韻潔明明什么都沒有,做出來的案子還沒有其余人做得好,憑什么可以得到冠軍。

  “看來,我是低估了她。”

  “什么低估?分明就是走后門吧?”唐爽一臉的不可置信,顧瑾心怎么會那么想?

  “事情沒有那么簡單,我是說她大哥買通了那么多人,居然可以得到冠軍,看來是我小瞧了顧霆磊了。”顧瑾心說的的確是事實,原本以為顧霆磊仗著顧震天為所欲為,可是現在看來,是自己太小瞧他了,各大集團的總裁領導人都是人精,怎么可能會被他買通,手段高明讓人不敢恭維。

  “對了,是靳修言送你來醫院的,我覺得接下來他會經常來看你,我希望你們可以重歸于好。”唐爽一直都覺得靳修言很適合顧瑾心,希望顧瑾心可以忘記過去的事情,跟他重歸于好,雖然這個可能性看起來很渺茫。

  “不要在我的面前說那個男人,我對他,已經仁至義盡了!”在國外的時候,跟林玉溪那么的逍遙快活,呵……真是花心。

  “我對花心的人向來都不喜歡。”

  “誰說我花心了?”就在這個時候,靳修言走了進來,唐爽見狀,站了起來,“我公司里還有事情要處理,就先走了。”

  等走了之后,病房里就只剩下靳修言和顧瑾心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