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季糖謝立全文免費

季糖謝立全文免費

咬貓耳朵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咬貓耳朵所寫的靈異作品《收養一群偏執反派后》主角是季糖和謝立,小說講的是有著一座厲鬼收容所的季糖每天任務便是給予厲鬼無限溫暖,沒多久季糖就眾望所歸的成了厲鬼們的團寵,那這個奶潤溫柔的少年在收養這批偏執反派后將有怎樣驚奇的際遇?能夠給予他溫暖的又將是何人.......

更新:2019/10/16

在線閱讀

由作家咬貓耳朵所寫的靈異作品《收養一群偏執反派后》主角是季糖和謝立,小說講的是有著一座厲鬼收容所的季糖每天任務便是給予厲鬼無限溫暖,沒多久季糖就眾望所歸的成了厲鬼們的團寵,那這個奶潤溫柔的少年在收養這批偏執反派后將有怎樣驚奇的際遇?能夠給予他溫暖的又將是何人.......

免費閱讀

  謝立的未來……?

  季糖緊緊攥著玻璃杯,杯面的牛奶泛起白色波紋。

  謝立錄下這段播音時,已經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那時的他眼中,想要的未來是什么?

  柔和磁性的男聲,在老舊的錄音機中繼續響起。

  “我先說說我想要的未來吧,我希望未來能參加威納音樂頒獎大會,想看見我家的向日葵群盛開,想要努力奏出最棒的音樂,想要體會到溫暖……還想……”

  最后一句他并沒有說下去,話語消失在低啞輕松的輕笑中。

  季糖知道他最后想要什么。

  想要活下去。

  活著,努力完成他所渴望的一切。

  但永遠都不可能了。

  季糖抿起唇,另只手緊緊地攥住衣角,黑潤的眼眸閃爍著不明意味的水光。

  男聲帶著笑意,換了一句話:“你們呢?想要什么樣的未來?”

  季糖陷入沉默。

  他清楚謝立的性格。

  謝立性子一向內斂沉悶,不會和人大大方方地談理想和未來。

  除非……是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說話。

  謝立臨死前,可能將這期播音調到二十年后放出。

  他清楚地知道,到二十年后,自己已經沒有觀眾了。

  他可以在那時肆意地說出自己最渴望的東西。

  那時沒有人會聽見了,再也沒有人會議論他、厭棄他。

  所有人都早已將他忘記,他自己說什么都可以。

  ——但那時的謝立,永遠都想不到。

  二十年后。

  他還有一個觀眾。

  季糖。

  那是在漫長的灰暗時光中,他的唯一變數。

  “我可以聽聽你們想要的未來嗎?”錄音機內的男聲輕松道。

  季糖閉上眼睛。

  那時的謝立,肯定以為這段播音播出后,沒有觀眾回答他。

  但……是有的。

  少年睜開眼,溫柔地注視著錄音機。嘴角揚起濃烈的笑意,眉眼彎彎,像天邊柔和的明月。

  他一字一頓地對錄音機內的提問回答道:

  “我有一個想要的未來……”

  “是希望謝立先生能好好的。”

  “他要成為全世界最棒的音樂家。”

  少年柔軟的嗓音,似乎擁有了穿越冰冷時光的力量,能夠去揉揉二十年前那名青年的腦袋,帶著最溫暖的溫度。

  錄音機內的男聲沉默一會,像是聽到有人回答他那般,輕輕地輕笑,但沒有做出任何評價。

  那時的他,耳朵早已廢掉了,聽不見任何聲音。

  “謝謝大家和我聊天。”

  接下來,便是演奏曲子的時間了。

  這期播音,謝立演奏了一首小提琴版的《卡農》。

  很溫柔。

  一曲畢。

  這期播音也隨之結束了。

  季糖摘下錄音機耳機。

  深夜的蟲鳴聲以及草動聲,把氛圍渲染得異常寂靜和柔和。

  季糖揉揉眼睛,默默把收音機收好。

  臨睡前,他悄悄看了一眼明天要前往頒獎會的車票。

  ****

  威納音樂的頒獎會在首都舉行。屆時,音樂界所有知名人士都會出席。

  季糖下車時,正是三更半夜。

  頒獎會在早上九點舉行。

  少年背著背包,站在空無一人的車站中。

  首都在北方,溫度很低。少年裹著一件毛絨雪色大衣和牛仔褲,脖間圍著白色圍巾,穿著厚厚的絨毛帆布鞋。整個人在灰色色調的車站中,顯得異常白凈。

  車站在郊外,深夜之時沒有什么人。

  冬天的夜空很晴朗,璀璨的星點在天邊閃爍,清爽的微風掠過。

  季糖白天睡了一天,晚上并不困。但他還是想找家小旅館歇會。

  他走出車站,突然在外面的石橋上看見一個人影。

  那男性人影修長而筆挺,在黑夜中像塊筆直的石碑。

  季糖覺得有點眼熟。

  他揉揉眼睛,看見對方周身冒出的黑氣。

  季糖:“……”

  他摸摸背包里的五三練習冊,又摸摸懷中的小提琴。

  嗯。

  是謝立跑出來了。

  季糖有點疑惑。

  不過他想想。

  自己臨走前……并沒有告知對方自己要去哪。

  而是二話不說,就揣著對方坐車跑了。

  謝立難免會擔心,要出來問一問當事人季糖。

  這相當于,謝立還不知道自己要帶他去頒獎典禮。

  季糖瞇起眼,眼眸蘊含起笑意。

  他拿出小本本,寫上幾句話,緊緊地攥在手心中。然后起身向熟悉的人影奔去。

  夜空驟然下起雪。

  小雪花如同細碎的絨毛,緩慢地天中落下,快要鋪面整片地,像雪白的月光映照而下。

  *

  謝立站在橋上,意外看見他的少年向他奔來。

  他瞳孔微縮。

  少年渾身披滿柔和的雪花,來到他懷中。

  被季糖揉得熱乎的紙條,塞到謝立手心中。

  那殘余的溫度似乎能將所有冰雪融化。

  【——謝先生。】

  【您在二十年前說過,想看見你家中的向日葵群盛開。我回家后,一定會讓曾經的向日葵開得很燦爛。】

  【您想努力演奏出最棒的音樂,我陪你,支持你。】

  【您想參加威納音樂頒獎大會。】

  【——我們天亮后就去。】

  【您想要的未來,我都會努力地幫您實現。】

  謝立所渴望過的美好,都被少年數盡攥入了手中。

  謝立的情緒有一瞬間的悸動。

  他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望著懷里的少年。

  季糖細軟的黑發和圍巾,都染上小雪花。小雪花像毛茸茸的光團,圍繞著他,把他襯成一團更毛茸的光團。

  不知怎的。

  謝立很想親一口他。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