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好運福妻在八零沐小柒

好運福妻在八零沐小柒

揚笙落筆 著

連載中免費

《好運福妻在八零》是由揚笙落筆原創所著的種田文,主角叫沐小柒,講述了在偽善后媽和心機繼妹的推動下,沐小柒終于把自己作死了。重生回到和前夫相親這一天,沐小柒發誓:她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直到她死都握住她手的男人。

更新:2019/10/16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揚笙落筆大神最新作品《好運福妻在八零》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好運福妻在八零最新,好運福妻在八零無彈窗,《好運福妻在八零》是由揚笙落筆原創所著的種田文,主角叫沐小柒,講述了在偽善后媽和心機繼妹的推動下,沐小柒終于把自己作死了。重生回到和前夫相親這一天,沐小柒發誓:她一定要好好珍惜這個直到她死都握住她手的男人。

免費閱讀

  “你為什么哭?”趙旭烈從來不知道,一個女孩的眼淚,會讓自己的心海掀起狂瀾。

  沐小柒退回到座位上,嘴角依然帶著笑,“我才沒有哭。”

  為了掩飾自己的在意,趙旭烈將面前的溫開水一飲而盡。他似乎一點也沒有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做自我介紹。

  門口傳來蔣雪琴的聲音,她進門之前先是看了沐小柒的表情,然后把視線落在趙旭烈的臉上。以過來人的眼光來看,他們兩人有戲!這也正好是她所期盼的結果。

  “我點了一個肝腰合炒,辣子雞丁,魚香肉絲,還有一份糖醋魚和醋溜白菜。”

  沐小柒聞言,眉頭微微上挑,她這個后媽可真是一個蛇蝎女人。相親無論成不成,斷然沒有讓女方付錢這一說法。他們才三個人,蔣雪琴卻點了五個菜,其中還有兩個大菜。

  “服務員,把糖醋魚和魚香肉絲退了,我討厭這兩個味道。”沐小柒沖一旁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

  蔣雪琴聽沐小柒這么一說,眉開眼笑,“你看看我這個當媽的,居然一高興把這事兒給忘了。咱們家小柒小時候吃魚被卡到過,所以聞不得那個味兒。”

  趙旭烈冷峻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利落地坐在那里,不因為中年女人多點菜而惱怒不安,也不因為沐小柒退菜而松口氣。

  這樣的趙旭烈讓蔣雪琴心中很是不屑,不過是個山里的窮漢子,裝什么淡定!

  向來會做人的她面上卻一點沒有表露出來,她很是熱情地跟趙旭烈交流。

  “小趙,你平時靠什么賺錢養家?”

  “種地。”

  “你們家除了你,還有什么人?”

  “我妹。”

  “我看你身體還挺結實的,應該很能干。我們家小柒啊,就喜歡像你這樣有擔當、有責任心的男孩子。”

  蔣雪琴回來之后,沐小柒就沒有再去看趙旭烈。趙家的情況她十分清楚,用不著蔣雪琴在這里膈應人。別以為她不知道,這會兒蔣雪琴心里恐怕正得意著。

  飯菜很快上桌,趙旭烈吃飯很快,他吃完兩碗飯,沐小柒和蔣雪琴才只吃了半碗。

  這一次,蔣雪琴眼里的鄙夷沒有藏住,一閃而過。這人大概是沒有吃過米飯吧?聽說山里的人都吃兩頓,靠紅薯度日。瞧這窮酸相,真是丟人!

  然而,沐小柒卻不這么看。

  趙旭烈雖然吃得快,但他吃飯沒有發出吧嗒嘴唇的聲音,吃菜也只是夾自己面前的。就餐桌禮儀而言,趙旭烈可以算得上良好。

  在蔣雪琴和沐小柒還在吃飯的時候,趙旭烈去外面把帳結了。

  午飯吃完,今天的相親也算正式結束。沐小柒后知后覺發現,整個過程趙旭烈只說了三句話。

  他是不是對自己不滿意?

  這次見面上輩子并沒有發生,沐小柒就算是重生,也在趙旭烈那張冷峻的臉上找不到對自己是否滿意的答案。

  離開之前,蔣雪琴將沐小柒的疑惑問了出來,“小趙,你什么時候有空帶我們家小柒四處逛一逛?”

  這是一種暗示,如果他對小柒不滿意的話,就會說自己沒空。

  “沐小柒,你后天有時間嗎?”趙旭烈沒理會蔣雪琴,直接問沐小柒。

  聽到這樣的問話,沐小柒直視趙旭烈的雙眼,她還以為他對自己不滿意呢。沒想到,居然這么快又約自己見面。

  沐小柒點了點頭,重活一回,她一定會好好珍惜眼前這個男人。

  “后天上午十點,我在平樂縣客運站門口等你。”

  直到客車駛出羅安鎮車站,趙旭烈富有磁性的聲音還在沐小柒耳邊回響。這輩子,他們可以像男女朋友一樣正常交往,然后順利地結婚在一起。不像上輩子那樣,她讓他丟盡了臉面。

  沐小柒和蔣雪琴一路無話,等她們到家已經是下午四點。

  今天是周日,沐月輝沒有出門,聽到門口傳來的動靜,他剛想起身,卻又拿起了一旁的書本,假裝自己沒聽到。

  沐小柒連招呼都沒打,徑直回房。

  倒是蔣雪琴滿臉喜色,當著沐月輝的面把趙旭烈里里外外夸了一遍。

  “小伙子長得挺精神,身高比你都高上一截。我就尋思,他家里沒有公公婆婆為難小柒,有個小姑子遲早是會嫁出去的。你也知道,小柒脾氣不好,能夠免了婆媳矛盾也是好的。”

  蔣雪琴親自給丈夫倒了一杯水,“最關鍵的是,我瞧著小柒對他也挺滿意的,答應了后天跟他單獨見面。”

  “辛苦你了!”沐月輝本就是拿書裝樣子,他順勢放下書本,接過愛人手中的茶水。

  想到小柒上午決絕的態度,沐月輝有些頭疼。他和佳蕓都是溫潤講理的個性,不知道怎么生了這么個不讓人省心的女兒。

  蔣雪琴見丈夫眉頭緊蹙,起身來到他背后,幫他按摩太陽穴。

  “月輝,別操這么多心。把孩子交給我,你還不放心嗎?”

  房間里,沐小柒正在整理自己的東西。她的房間里有一個書架,這里的書全都是她媽媽留給她的。她的親生母親是個才女,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出版社的總編輯。

  只可惜早早地離開了她!

  沐小柒手里拿著她們一家三口的合照,手指撫過媽媽的臉頰,沐小柒熱淚盈眶。

  媽媽,我好想你!

  媽媽,對不起!

  這些書,后來都被那個心機婊繼妹霸占了。甚至連媽媽留給自己的首飾,也都被她拱手送給了那對可惡的母女。

  打開裝首飾的檀木盒子,沐小柒清點之后發現已經少了許多。

  上輩子的她不在意這些東西,但是這一世,她一定會好好珍惜媽媽留給她的一切。

  算一算時間,現在的她已經三年沒有回過外婆家,不知道她老人家身體怎么樣?還有那三個無論自己闖了多大禍事,都會給自己收拾爛攤子的舅舅,她很想很想他們。

  “姐,聽說你今天相親去了?姐夫是個什么樣的人,長得高不高?帥不帥?”沒有敲門,剛到家的沐思思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見沐小柒手中拿著首飾盒子,沐思思的桃花眼滴溜轉了一圈。

  再次見到這個把自己推入火坑的妹妹,沐小柒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激動。她淡淡地看了一眼沐思思,然后把手中的盒子鎖上。

  沒得到回應的沐思思奇怪極了,她不動聲色地察看沐小柒臉上的表情,今天是不是發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早知道,應該去媽媽那里問問的。

  畢竟,自從她認識沐小柒以來,她還從來沒有用這樣冷漠的眼神看過自己。

  “姐!”沐思思拉長了聲音,撒嬌地抱住沐小柒的胳膊,“是誰惹你生氣了?快告訴我,我去給你報仇!”

  沐小柒一把甩開沐思思的手,看著她的眼睛,“你是不是拿我的首飾了?我少了一對珍珠耳環,還有一個金龍吊墜的項鏈。”

  突然被沐小柒這么一問,沐思思都懵了。

  以前的她從來不會在意這些東西,沐小柒的確沒有送過她首飾,珍珠耳環和項鏈都是她借走的。

  只不過,沐思思早就把它們當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壓根兒沒想過要還給沐小柒。

  “你現在就去拿過來給我,我要用!”一向和氣的沐小柒第一次用嚴肅地口吻跟沐思思說話,她臉上的表情仿佛在說:你不去拿,我就自己過去。

  “姐,你不用這樣對我吧?”沐思思難以置信地喊了出來,“我是你妹妹,我又不是外人。”

  沐小柒冷笑道:“你算是哪門子妹妹,不過是改做了沐姓,還真把自己當沐家人。你的臉皮,可真夠厚的!”

  十七歲的沐思思哪里是歷經滄桑的沐小柒的對手,她當場沖回隔壁自己房間,抓住珍珠耳環和項鏈轉身朝沐小柒扔了過去。

  “誰稀罕,還你!”

  這邊的動靜早驚動了沐月輝和蔣雪琴,兩個女孩子還是第一次鬧得不可開交,以往不是一對相親相愛的好姐妹嗎?

  看到蔣雪琴,沐思思哭著撲了過去。

  “媽,剛剛姐姐說我是外人,還說我不配姓沐。嗚嗚嗚……”

  沐月輝神色一凜,厲聲喝道:“小柒,還不快點跟思思道歉。”

  沐小柒正蹲在地上撿耳環和項鏈,金鑲玉的小龍被摔壞了,沐小柒正雙手捧著項鏈發愣。

  “月輝,算了,小柒又不是故意的。她們之間可能有點小誤會,說清楚了就好。你這么吼小柒,會把她嚇著的。”蔣雪琴見女兒哭得傷心,自然更加厭惡沐小柒。

  只是,她不能表現出一丁點的不滿。

  在沐月輝的眼中,她可是一個溫柔賢淑的女人,一向視沐小柒為己出。

  蔣雪琴越是這么說,沐月輝越是生氣,他一把將沐小柒拽起來,質問道:“我讓你道歉,你沒聽到嗎?”

  沐小柒茫然地抬起頭,剛剛地拉扯把她從小龍壞掉的悲傷中帶出來。

  這是媽媽送給她的生日禮物,現在壞掉了!

  見沐小柒沒有絲毫認錯的意思,耳邊思思的哭泣和蔣雪琴的勸慰讓沐月輝火冒三丈。

  “啪!”

  沐小柒的頭被這耳光打得偏了過去。

  就連蔣雪琴和沐思思都沒想到沐月輝會動手,他雖然是個嚴父,但是一向是疼愛女兒的。

  尤其是沐小柒很小的時候,她媽媽因病去世,沐月輝一直覺得虧欠小柒,所以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是雷聲大,雨點小。他總是裝作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其實很在意沐小柒的感受。

  五年前,要不是沐小柒接受了蔣雪琴,他很有可能不會選擇跟蔣雪琴復合。

  再婚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小柒需要母愛,他這個當父親的總有考慮不周到的地方。

  只是隨著蔣雪琴這些年悄無聲息的暗示,沐月輝和沐小柒之間的親密程度大不如前。他們父女之間像是豎起了一道高墻,很難聽到彼此真正的心聲。

  “對不起!小柒,我……”

  沐月輝后悔極了,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打了小柒。

  剛剛的出手真是鬼使神差,手掌上的疼痛提醒著沐月輝,他這個巴掌打得不輕。

  沐小柒的頭一直偏著,這個巴掌把她徹底打醒了。也讓她更看清楚了,上輩子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對面的三個人推入深淵,萬劫不復。

  側過身子,沐小柒背對沐月輝,“媽媽送給我的金鑲玉小龍被摔壞了。”

  她的聲音明明很輕,卻如同重鼓一般捶在沐月輝心間。

  他剛才到底做了什么!沐月輝恨不得給自己兩個耳光!

  “小柒,爸爸……”

  回應沐月輝的是哐啷的關門聲。

  沐小柒靠在門上,仰頭不讓自己的眼淚落下來。跟上輩子的絕望相比,這個巴掌真的不算什么。

  趙旭烈,我好想你!

  慢慢地滑下來,沐小柒雙臂抱著膝蓋,將自己蜷成一團之后,沐小柒冰冷的心勉強有了一點點溫度。

  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沐小柒提著一個行李包打開房門。整夜沒睡的她看起來憔悴極了,她慘白的臉上巴掌印腫得老高。

  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間,這個她住了十八年的家,是那么的陌生。

  鳩占鵲巢!

  從今天起,這里再也不是她沐小柒的家。

  孤零零一個人走在街頭,沐小柒這才發現自己餓了。她自從昨天中午吃飯之后便滴水未進,這會兒聞到早餐的味道,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

  填飽了肚子之后,沐小柒恢復了活力。外婆和舅舅們住在縣城東邊,她需要穿城才能到達。

  周一的早上八點,工人們已經開工,這座縣城熱鬧起來,時不時能夠聽到自行車的鈴鐺聲,還有街坊鄰居的聊天、打招呼的聲音。

  站在外婆家門口,沐小柒的腳仿佛被定住。

  還記得那年外婆過世,她一直堅持到自己趕到醫院,跟自己說了:外婆永遠愛你,才撒手人寰。

  沐小柒的心一抽一抽的痛,上輩子她辜負了太多愛她的人。現在想起來,她是被自己作死的。

  仿佛心有靈犀一般,面前這座樓房二樓的窗戶被人推開。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朝下面張望,她的聲音帶著顫抖,“小柒,是你嗎?你終于舍得來看外婆了。”

  沐小柒哪里還忍得住,直接沖上二樓,抱著外婆痛哭出聲。隨著哭聲釋放的,還有她一直壓在心里的愧疚。感謝上天,讓她能夠重活一回。

  “小柒,外婆的心肝!”

  老人一共生了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她最是疼愛自己的小女兒。

  白發人送黑發人,女兒去世的時候她差點沒緩過勁來。對沐小柒的寵愛,自然也不比對女兒的少。

  等老人看清楚外孫女臉上的巴掌印,她氣得臉色都變了。

  “你爸打你了?”

  沐小柒不想提這事兒,她今天過來也不是為了讓外婆給自己撐腰。在那個家她活得太累了,只要一看到蔣雪琴和沐思思的臉,她就忍不住想要撕了她們。

  “外婆,我想要搬過來跟你一起住。”沐小柒抱著外婆撒嬌。

  年近七十的老人什么經歷過,她和三個兒子一早就看出了蔣雪琴的虛偽。只要那個女人在,就絕對不會讓小柒好過。而沐月輝就是個糊涂蟲,她都不稀得理會。

  “好啊,外婆特別開心。”老人親昵地幫外孫女整理頭發,親自給她煮雞蛋滾臉消腫。

  中午,許家大舅許英勇聽說外甥女回來了,提了一包點心就往家里趕。

  得知小柒要在家里住下,他二話沒說就把小柒安頓在母親的隔壁房間。這一棟四層的樓房都是許家人的,他們三兄弟一人一層倒也親近,而且有各家的私密空間。

  “那邊還有什么東西嗎?大舅幫你搬過來。”從許英勇迫不及待的語氣就知道,他有多盼著外甥女離開沐家。

  身為警察,外甥女臉上的傷雖然好了很多,但是瞞不過他。

  為了不讓小柒傷心,這個身材魁梧,卻細心的大舅愣是一句都沒提,也不問她為什么突然想通了要跟許家來往。在許家人眼中,沐小柒比眼珠子還珍貴。

  沐小柒想了想,“除了我媽留給我的書,別的屬于我的我都帶走了。”

  “得了,這事兒交給你大舅。”許英勇一拍大腿,表示他會單獨給小柒安排一個書房。

  真正拿你當一家人的親人,是從來不會說客套話。

  許英勇下午還要上班,他匆忙吃了午飯,騎著自行車直奔縣城一中。小柒回家這件事,他得提前跟二弟說一聲。三弟現在人在外地,他等會兒回辦公室給他去個電話。

  在縣城一中教書的許家二舅許英才聽說大哥找他,連忙從辦公室里跑了出來。

  這時,許英勇已經走到操場,學生們都在教室里上課,操場上正好空無一人。

  “什么?小柒回來了!太好了!”許英才搓了搓手,恨不得馬上回家見小柒。他們三兄弟對小妹的愛,可以說無微不至。現在小妹走了,小柒身上可是有著雙重寵愛。

  許英勇掏出煙,遞給老二,他的聲音有些壓抑的憤怒。

  “沐月輝這個狗東西,打了小柒。”

  許英才聞言,連煙都不點了。他夾著香煙的手微微顫抖,這是氣憤到極致才有的表現。

  想到早逝的小妹,想到可憐的小柒,這對兄弟恨不得把沐月輝抓過來胖揍一頓。

  然而,他們知道,對沐月輝來說,不理會他比打他更難受。他們也不稀得臟了自己的手。

  “小柒是許家的孩子!”許英才只是這一句,已經完全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下午,許英勇把小柒的事情告訴老三,遠在廣州的許英俊當即表示自己馬上買車票趕回來。沒有什么比小柒更重要!

  當許英勇敲開沐家的門,蔣雪琴下意識后退了一步。

  許英勇身上的警察制服,還有他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給了蔣雪琴無形的壓力。

  “沐月輝這個狗東西在不在?”許英勇的背后,一輛軍綠色的小拖車停在大門口。

  聽到這樣的稱呼,蔣雪琴的眉頭跳了跳,這樣的人都能當警察?看樣子,他是過來替沐小柒撐腰的。

  “不在!”蔣雪琴說完就想關門,卻被許英勇單手撐住。

  “怎么?心虛了?這個家里,還輪不到你做主。沐月輝,你給老子滾出來!”最后一句,許英勇是用盡全力喊出來的。明明已經是下班時間,這個惡毒女人跟自己玩心機?

  沐月輝聽到動靜,連忙小跑步出來。

  “大哥……”

  “狗東西,誰是你大哥!”

  許英勇正在氣頭上,自然沒有好臉色。他鐵塔一般的身材走了進來,徑直朝小柒的房間走去。

  被佳蕓的大哥這么侮辱,沐月輝只當他是在為小柒出氣。他也是早上起床才知道,小柒這孩子居然離家出走了。

  孩子的去向不難打聽,畢竟許家就住在城東。

  許家有多維護佳蕓和小柒,沐月輝心中有數。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沒有當即找過去,沐月輝打算讓小柒冷靜一下。估計這會兒自己要說的話,小柒也不想聽。

  “我來把小蕓的書搬走,以后小柒跟你沒有半點關系!”

  許英勇的聲音鏗鏘有力,不容別人絲毫質疑。

  “大哥,小柒她是我的親生女兒……”

  正打算推門搬書的許英勇轉過身來,一把抓住沐月輝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

  “狗東西,你還知道她是你的女兒!”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