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酒蟲贅婿楊墨翰紀清云大結局

酒蟲贅婿楊墨翰紀清云大結局

月亮上的蛤蟆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月亮上的蛤蟆所寫的都市作品《酒蟲贅婿》主角是楊墨翰和紀清云,小說講的是楊墨翰師父在兩年前將他送到紀家成了上門女婿紀清云的丈夫,而當初答應醫治好紀清云臉的楊墨翰也還沒實現諾言,因此在紀家的楊墨翰也遭受無數冷眼嘲笑,可當他體內封印解除后必定讓妻子紀清云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看酒蟲贅婿楊墨翰將在封印解除后會掀起怎樣的風云......

更新:2019/10/15

在線閱讀

由作家月亮上的蛤蟆所寫的都市作品《酒蟲贅婿》主角是楊墨翰和紀清云,小說講的是楊墨翰師父在兩年前將他送到紀家成了上門女婿紀清云的丈夫,而當初答應醫治好紀清云臉的楊墨翰也還沒實現諾言,因此在紀家的楊墨翰也遭受無數冷眼嘲笑,可當他體內封印解除后必定讓妻子紀清云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看酒蟲贅婿楊墨翰將在封印解除后會掀起怎樣的風云......

免費閱讀

  “喝喝喝,你除了會喝這些猴尿,你還能干什么?”

  “人家開酒坊賣酒都賺錢,你倒好,酒坊開了2年多,不但不賺錢,還倒貼本錢,你腦子是豬腦子?被驢踢了?”

  “那死老頭說你2年后,能把清云的臉給治好,現在都2年多了,清云的臉還是那樣子,你和那死老頭,都是騙子!老騙子帶著小騙子,一窩子騙子!”

  飯桌上,滿臉憤怒的張亞芳,對著女婿楊墨翰破口大罵。

  楊墨翰只是低著頭,握著酒杯不吭聲。

  旁邊坐著的紀清云瞟了他一眼,也是一臉冷漠。

  對這窩囊廢老公,她早就死心了。

  房門忽然被打開。

  紀清琳和一個提著禮物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

  “媽,正豪來看你了。”

  張亞芳看到他們,頓時露出笑臉:“吆,正豪也來了。你們吃飯了嗎?”

  “還沒呢。”

  “楊墨翰,趕緊滾起來!你看不見正豪來了,快去給他們盛飯。”張亞芳喝道。

  “瞎眼了?看到我們進來還不動彈?死皮賴臉的東西!”紀清琳憤然道。

  李正豪卻皮笑肉不笑道:“清琳,你怎么能這樣罵楊墨翰?他好歹也是你姐夫啊。”

  “屁的姐夫!他就是賴在我家里的一條狗,蹭吃蹭喝,一分錢不能賺,我看見他就惡習!”紀清琳罵道。

  而楊墨翰只是臉沉著,對這樣的辱罵,他早就習慣了。

  撕破臉皮的日子快了,何必在意這一天?

  楊墨翰吞下去一口水,站起身來,去給他們盛飯。

  當放碗放在李正豪的面前時,李正豪又笑了:“清琳,你以后不要罵姐夫了,他做家務活,還真是一把好手呢。”

  “哼,除了會做個飯,打掃打掃衛生,他這窩囊廢還能做什么?要不是爸護著他,早就讓他滾出這個家了。”

  小姨子紀清琳,一說到楊墨翰,那就是一肚子氣,嘴巴更是和機關槍一樣,從來沒有好聽的。

  說到這里,她還扭臉對坐在沙發上的楊墨翰叫道:“楊墨翰,你自己說,你是不是一個廢物?是不是我們紀家養著你?”

  她這話真是盛氣凌人。

  一般男人的老婆,真聽不下去。

  可是,一臉黑斑的紀清云,卻不為楊墨翰說一句話。

  她只是坐在那里,玩著自己的手機,仿佛自己妹妹罵的,只是一個局外人一樣。

  因為她也惱楊墨翰,她也恨他。

  楊墨翰目如秋水,不過,他還是忍著。

  憋屈的日子快結束了,再忍忍,忍忍吧。

  飯后,楊墨翰收拾飯桌。

  李正豪打開帶來的禮物,笑著遞給張亞芳道:“阿姨,來的匆忙,也沒來得及給你買好東西,這些小禮物略表心意吧。”

  張亞芳看著紀梵希,施華洛世奇,千百惠等品牌商標,頓時臉上笑成了一團花。

  她是識貨的熱門,這些東西加起來,要好幾萬塊錢呢。

  “正豪啊,你太客氣,來阿姨家還這么破費。”

  轉臉又叫道:“楊墨翰,快去給正豪倒水。”

  楊墨翰從沙發上站起來,去給李正豪倒水。

  李正豪手里端起茶杯,嘴里還客氣著:“怎么能讓大姐夫倒水?這太客氣了。”

  可是,手卻故意一抖,滾燙的熱水,一下子就灑在楊墨翰的衣服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李正豪還裝著道歉呢。

  “倒個水都能倒灑,真沒有!要是燙著正豪,我給你算賬!”紀清琳在旁邊還叫道。

  被燙疼的楊墨翰,眼睛瞬間發紅,心中的烈火,陡然上升。

  不過,他還是手指頭顫抖著,壓下火氣。

  “正豪,請喝茶。”張亞芳招呼道。

  “謝謝阿姨。”

  李正豪一邊喝著茶,一邊打量著紀家。

  早就聽說紀家這幾年,家庭有些沒落,看現在房間的裝飾和布置,確實如此。

  “正豪,我聽清琳說,你家里開的公司挺賺錢的,是吧?”張亞芳問道。

  “也不多,一年近億吧,比起那些大佬,我家是不足掛齒。”李正豪還謙遜道。

  “一年賺1億了,那還不多?太厲害了。”張亞芳贊嘆道。

  “媽,等幾年,正豪的爸爸退位了,他就是李氏集團的董事長了。”紀清琳接過話頭,頗有自豪道。

  “哎呦,那可是大好事啊,正豪真是年輕有為,比你姐家真是強多啦。清琳,你看看你姐,再看你姐夫,我都發愁。”張亞芳不由得比較起來。

  “媽,你愁啥?讓這廢物滾出咱家就是,我看見他就惡心。”紀清琳叫道。

  李正豪的眼里,閃過一抹冷笑。

  “阿姨,我早就聽說,姐姐紀清云,是當年蘇海市第一美女。只是因為忽然生了怪病,害得她嫁給楊墨翰。可惜,可惜。”李正豪一臉惋惜的樣子。

  “唉,要不是那病,我家清云臉上也不會滿是黑斑,又怎么能嫁給這窩囊廢?”張亞芳提起來就傷心。

  “阿姨,現在咱們紀家,正是需要人力物力的時候,不過,要是一個窩囊廢就這么在家吃白飯,我覺得還真丟人。可惜有些人還沒有自知之明,賴在這家里不走,我也真是開了眼界。”李正豪順著張亞芳的話頭,提高聲音道。

  他這話如同針刺,沙發上的楊墨翰抬起頭來,眼神盯著他。

  可是,李正豪根本無視他的眼神,繼續說道:“阿姨,我李正豪要是和這樣的廢物做親戚,說出去也跟著丟人現眼!一個廢物還死皮賴臉賴在這里做什么?!”

  李正豪這一句話,一下子刺中張亞芳。

  他說的是實話,作為李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他真不愿意有個這樣的親戚。

  萬一要是因為廢物楊墨翰,惹得李正豪不高興,那豈不是壞事?

  不行,還真得把楊墨翰,早一天趕走!

  “媽,正豪說的不錯嘛,以后我們要是結婚了,外人問起我姐的情況,我們都沒臉說。趕緊讓廢物滾出咱家!”紀清琳也急忙道。

  這么一來,李正豪的三言兩語,就要決定了楊墨翰的命運:馬上滾蛋!

  砰砰砰!

  房門忽然被猛烈敲響。

  “楊墨翰,去開門!”張亞芳喊道。

  楊墨翰起身拉開房門。

  一個肥豬一樣的男人,滿臉兇悍地沖進來。

  他的身后,還跟著一群身上描龍繡鳳的大漢。

  紀家人都是一驚。

  “你們是干什么的?怎么闖我家來了?”紀清琳皺著眉頭問道。

  肥豬男人有時猥瑣的眼神,在她身上掃了2眼,又直接叫道:“張亞芳,你讓我好找。”

  一旁的張亞芳,早已經變了臉色:“魯哥,你,你怎么來了?”

  “我怎么來了?你心里沒回數?”魯哥冷笑道。

  張亞芳頓時一臉惶恐,陪著笑臉道:“魯哥,咱們到外面說好吧?”

  “別來這套!張亞芳,你也知道不好意思?你也知道要臉?你要是要臉,現在就把欠我們賭場的100萬,馬上拿來!還錢!”魯哥聲音霸氣喊道。

  什么?

  紀家人都愣住了。

  他們知道張亞芳好賭,想不到竟然賭到這個地步!

  這幾年,紀家的敗落,一方面是紀清云不能出門賺錢,生意受損失。另外一個,那就是張亞芳的好賭造成的。

  “媽!你!”紀清琳頓時眼里冒火,看著自己的母親。

  張亞芳神色窘迫道:“我,我也是想贏錢,讓咱家能過好點。”

  “媽,想過好點你就去賭博?你……”一直不開口的紀清云也忍不住了喊起來。

  張亞芳滿臉通紅,低著頭道:“清云,我對不起你們,媽也是鬼迷心……”

  李正豪也看得不由得心里搖頭,這未來的岳母娘,竟然好賭到這個程度。

  “行啦!張亞芳!拿錢!”魯哥厲聲喝道。

  “魯哥,你再寬限幾天吧,就幾天,我馬上操辦好給你。”

  張亞芳哀求道。

  這時候,她臉上再也沒有了對待楊墨翰的狠厲。

  “少廢話!一天也不行!趕緊拿錢!不然老子不客氣!”魯哥根本不松口。

  張亞芳的身子,因為緊張,開始微微發抖了。

  “魯哥。”一旁的李正豪忽然笑著喊道,“怎么?今天跑這里來了?”

  肥豬男人這才注意到他:“吆,這不是李少?”

  魯哥管理著蘇海的地下一個分賭場,而李正豪,偶然也去賭博。

  他不是熟客,但是因為李正豪的身份,所以魯哥對他還是有些印象的。

  “李少,好久不見,你怎么也在這里?”魯哥笑道。

  “他是我女婿,今天是來竄門的。”

  還不等李正豪開口,張亞芳直接道。

  她已經看出來,這魯哥認識李正豪,而且似乎對李,還有著幾分敬畏。

  現在搬出來他是自己女婿的身份,想看看能不能讓他說個情。

  魯哥還真得吃了一驚:“李少,這是真的?”

  他想不到,堂堂李少,怎么能和這敗落的紀家有關系。

  旁邊的紀清琳也很精明,急忙挽起李正豪的胳膊道:“對啊,正豪是我的男朋友。”

  “還真想不到。”魯哥笑道。

  李正豪也笑了:“魯哥,今兒這事,你先給我個面子,那100萬,改天讓阿姨給你送去,我請你喝酒。”

  “李少,這不行!”

  魯哥直接冷下臉來,剛才的客氣,再也不見蹤影。

  “你……”

  李正豪一時間,臉也僵在那里。

  不給面子啊。

  不過,在女朋友家里,總不能比出頭啊。

  李正豪又笑道:“魯哥,欠債還錢,賭場規矩我懂。你也知道我們李家的實力,這區區100萬,不是大數目。這樣吧,這錢先算在我頭上,等我去賭場的時候,全部還給你,怎么樣?”

  “不行!”

  魯哥又是一口回絕。

  紀家人都傻眼了。

  魯哥根本不給李正豪面子。

  根本沒有回旋的余地。

  李正豪的臉色也冷下來,這肥豬,不通人情啊。

  老子好歹也是李家大少,你就不能抬抬手?

  看出來李正豪的不滿,魯哥開了口。

  “李少,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今天這事,是虎爺的意思!誰講情都不行,今天這錢,我必須拿走!”

  虎爺?

  眾人都呆了。

  在蘇海,誰不知道虎爺?

  那是地下灰色勢力數一數二的大佬,他的話,誰敢不聽?

  李正豪的李氏集團,在紀家人眼里是高不可攀,可是在虎爺眼里,那算個屁啊!

  李正豪當場被這個名字,震的干張嘴不能開口了。

  魯哥不再理睬李正豪,又對張亞芳獰聲道:“趕緊拿錢!不然我拆了你這破家!”

  張亞芳嚇得臉色,只能連勝哀求。

  紀清琳急忙對李正豪道:“正豪,你快想想辦法啊,你不能讓媽看著出事吧?”

  李正豪呢?

  這會兒眉頭緊皺,臉上露出難色。

  他家里是有錢不錯。

  可是,因為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不務正業,對家族企業一點貢獻都沒有,他那董事長老爹對他非常惱火和失望,錢扣的死死地,不敢給他亂花了。

  如果說現在,讓他拿出個幾十萬,倒也能拿出來,可是一下子100萬,他還真沒有。

  但是,也不能說沒有啊。

  面對女朋友的哀求,他只能滿臉堆笑對魯哥道:“魯哥,這錢我來還吧。”

  “拿來。”魯哥一伸手。

  “今天我真沒帶這么多,明天,明天就給你可以吧?”

  “沒錢?沒錢你說什么廢話?一邊呆著!”

  魯哥是一點好臉色,都不給李正豪留了。

  李正豪又氣又羞,臉紅的和猴屁股一樣。

  “張亞芳!尼瑪的快點拿錢!不然老子不客氣了!”魯哥提高了罵聲。

  張亞芳看到連李正豪,都不能幫自己,一時間也是心如死灰。

  “魯哥,魯哥,我現在真沒錢,求求你,你再給我2天時間,我去操辦,我就是賣血,我也還給你們……”

  張亞芳滿臉哀求,都要哭了。

  “尼瑪的賣血有幾斤?老子不聽你瞎忽悠!今天你不還錢,哼哼,我給你2條路。”魯哥冷笑起來。

  “啊?你說你說。”

  一聽給2條路,張亞芳急忙讓魯哥說。

  “一條,把你這房子抵押給賭場還錢。”

  “這不行啊,房子沒了,我們一家人住哪里?那還怎么生活?魯哥,你說說第二條吧。”張亞芳一聽要抵押房子,真的嚇壞了。

  “房子不舍得?那好,我給你第二條路。”

  魯哥說到這里,他忽然一指紀清琳:“讓她跟我們走!”

  啊?!

  眾人瞬間身上一涼。

  要是紀清琳跟著魯哥走了,落在虎爺手里,

  那下場還要再說?還要再想?

  她這一輩子,就完全斷送啦!

  紀清琳頓時嚇得花容失色:“不!我不去!我不跟你走!”

  旁邊的李正豪,也想不到魯哥,竟然打上自己女朋友的注意,頓時生氣了。

  “魯哥,你也太過分了吧?她怎么說也是我女朋友,你怎么能打她的主意?”

  啪!

  他話剛說完,臉上就挨了一巴掌。

  “媽的,什么你女朋友?今天晚上就是虎爺的玩物!滾!再多嘴老子打斷你的胳膊!”

  魯哥摸著自己的巴掌,一臉不善叫道。

  李正豪手捂著腮幫子,渾身抖著,卻不敢再開口。

  張亞芳這時候,真是有死的心了。

  要是女兒因為自己的好賭,她還怎么活?

  可是,眼前的局勢,讓她實在想不出辦法。

  她的眼里不由自主地滾落下來。

  “不要讓我妹妹去,我跟你們走!”

  忽然,紀清云開了口。

  眾人又是一驚。

  “姐,不行,你不能去,你不能……”

  聽到自己的親姐姐,要替自己,紀清琳頓時跑過去,抱著紀清云滿臉是淚哭起來。

  魯哥開始一震,馬上又笑起來。

  “我說紀大小姐,你要是2年前,我巴不得你跟我走,我們虎爺看到你,一定會萬分喜歡,可是現在不行了,你這樣子,去了也不能給虎爺賺錢,要你干啥?”

  說道這里,他臉猛地一寒:“把小丫頭帶走!”

  手下幾個大漢,立馬和餓狼一般,朝著紀清琳就要動手。

  紀清琳嚇得失聲尖叫,痛哭流涕。

  一時間,紀家的客廳內,悲云籠罩,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要錢可以,想帶人是沒門!”

  一聲冷喝,忽然響起來。

  “誰?誰他媽在叫?”

  魯哥想不到,這個節骨眼,還有人敢出頭。

  “我。”

  沙發上傳來聲音。

  眾人急忙看去,說話的,不正是窩囊廢楊墨翰?

  一時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小廢物,是腦子進水了吧?

  竟敢在這個時候出頭說話?

  “你有錢,你個廢物哪有錢?”

  張亞芳本來就夠煩心死了,想不到楊墨翰還胡說話。

  “凈充能!你要是有錢,我們家業好過了!你是不是看著我們倒霉,你故意說能話?楊墨翰,咋不死你?”紀清琳想不到這個時候,楊墨翰還搗亂,忍不住罵起來。

  而李正豪,想不到楊墨翰敢出頭,一時間覺得,他壓過了自己,心里也是惱火。

  “楊墨翰,你一個窩囊廢,你還敢檔著魯哥做事?”

  他這話好毒。

  一下子就把楊墨翰,推到了魯哥的對立面。

  “我是窩囊廢,那你李少行,你把事情擺平啊?女朋友都要沒了,還好意思!”

  楊墨翰這句話,如同刀尖,一下子刺的李正豪心疼發抖。

  他咬牙切齒:“楊墨翰,你,你……”

  紀嫁人也想不到,這楊墨翰平時不怎么說話,這會兒怎么一開口,就這么銳利?

  魯哥他們還覺得稀奇呢:“他是誰?”

  “魯哥,他是紀清云的老公,紀家的上門女婿。”李正豪急忙道。

  “哈哈哈,紀家人都死光了?讓一個上門女婿出頭,真尼瑪的好笑死了。”

  “早聽說紀家招個廢物,想不到就是他?”

  “他還敢出頭?當魯哥是善人?”

  一時間,那些大漢都哈哈大笑起來。

  “楊墨翰,你別丟人現眼,滾出去!”張亞芳大喝道。

  就連紀清琳,都忘了自己的險境,對楊墨翰吼道:“廢物!你以為你是誰?你除了能讓人家嘲笑,你還能是什么東西?”

  “呵呵,這會兒還敢在魯哥面前充能,真是傻逼!看看吧,你惹了魯哥,怎么收場?”

  李正豪這句話,又把所有的錯,都壓在楊墨翰身上。

  “媽的!你一個軟飯男,還敢嗶嗶?一會讓你斷胳膊少腿!老子現在很生氣,先把這破家給砸了!”

  魯哥知道要是一下子帶走紀清琳,有些難辦,先砸東西,讓紀家害怕,那就好辦多了。

  那些手下早就按耐不住了,一聽命令,這就要動手砸東西。

  “住手!你們不是要錢嗎?我給!”

  楊墨翰再次大喝道。

  咦?

  這小子神經病發作吧?

  “你給?小子,你的錢在哪里?拿來!”魯哥氣得瞇起來眼睛,一臉憤怒喝道。

  “我的錢,在你兜里。”楊墨翰一臉平靜道。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臉黑線。

  這家伙,真真實實的神經病啊!

  “你他媽敢消遣我?”魯哥吼起來。

  他恨不得要把楊墨翰給撕碎。

  而紀家人,看到魯哥對楊墨翰發怒,他們心里反而覺得痛快。

  早就該揍!

  “踏馬的敢耍魯哥,打斷他的腿!”

  幾個大漢罵罵咧咧的,上去就要對楊墨翰動手。

  楊墨翰卻笑了。

  “魯哥,你也是一方豪杰,我楊墨翰怎么敢消遣你?不過,我說我的錢在你口袋里,我是有道理的。”

  眾人都是一怔。

  “別忙動手。”魯哥喝道。

  他還真被楊墨翰的氣勢感到有些吃驚。因為換了別人,早就嚇壞了。

  可是楊墨翰不但不害怕,還笑著說自己是一方豪杰,倒是讓魯哥有些驚訝。

  大漢都停住了手。

  “道理?我的錢是我的錢,怎么說是你的?有屁的道理?”魯哥冷聲問道。

  “就是,魯哥的錢,和你有毛的關系?”李正豪在旁邊也笑起來。

  可是楊墨翰卻從沙發那里走向魯哥。

  “魯哥,我楊墨翰現在說的話,你覺得可笑是吧?不過,你敢不敢跟我出來,我告訴你原因。”

  說完這句,楊墨翰直接就走出客廳門,站在門外。

  眾人傻眼了。

  這,這廢物玩的哪一出?

  魯哥臉上的肌肉忍不住一抖。

  “尼瑪的,我還怕你?”他身子一動,真的也跟著來到門外。

  手下大漢你看我,我看你,也想跟著過去。

  魯哥一擺手:“你們不要過來,我看看這軟飯男,到底想和我說什么?”

  那些大漢都不敢再過去。

  客廳內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著門口的楊墨翰和魯哥。

  楊墨翰一笑:“魯哥,你附耳過來,我告訴你。”

  魯哥皺著眉頭,還有些猶豫了。

  這些家伙,說膽大是膽大,可是,他這會兒,還真怕楊墨翰玩什么陰謀詭計呢。

  “魯哥,你看看你,怎么?怕我對你耍陰招?我敢嗎?這是我老婆家,你不要多想。”楊墨翰又笑起來。

  魯哥一咬牙,還真的把耳朵貼上去:“快說吧。”

  楊墨翰便在魯哥的耳朵邊上,開始小聲嘀咕著。

  再看魯哥,那臉色,從萬分震驚,到疑惑,再到露出笑容,再到連連點頭。

  客廳所有人,都看呆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