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八零年代小福星沐小柒

八零年代小福星沐小柒

揚笙落筆 著

連載中免費

《八零年代小福星》是由揚笙落筆原創所著,主角叫沐小柒,講述了村里那個兇神惡煞的二流子,居然白撿了一個漂亮的小福星!自從沐小柒到了趙家,那對被他們欺負和瞧不起的兄妹就跟開了掛似的,一路福星高照。重回十八歲,沐小柒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個把她寵上天的男人。沒想到,未來的商界大佬年輕時又兇又狠,卻依然護她如命。

更新:2019/10/14

在線閱讀

  故事遞提供揚笙落筆大神最新作品《八零年代小福星》新書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八零年代小福星最新,八零年代小福星無彈窗,《八零年代小福星》是由揚笙落筆原創所著,主角叫沐小柒,講述了村里那個兇神惡煞的二流子,居然白撿了一個漂亮的小福星!自從沐小柒到了趙家,那對被他們欺負和瞧不起的兄妹就跟開了掛似的,一路福星高照。重回十八歲,沐小柒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個把她寵上天的男人。沒想到,未來的商界大佬年輕時又兇又狠,卻依然護她如命。

免費閱讀

  見哥哥抱了一個受傷昏迷的女孩子匆忙跑回家,趙白雪一時之間有些愣住了。

  女孩的臉色也太白了,白得好像已經死去一般。聽到哥哥叫自己,趙白雪連忙掐了自己一把,跟著跑進房里。

  “小雪,你來幫她換濕衣服。”趙旭烈看了一眼妹妹的身量,最后還是從架子上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遞給妹妹。

  趙白雪點了點頭,在哥哥離開房間之后,她手腳麻利地幫沐小柒換上干凈的衣服。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哥哥這么在意一個女孩子,趙白雪湊近了才發現,這個姐姐長得好看極了。

  剛下過暴雨的萬興村到處都是稀泥和水坑,泥濘不堪。頭發花白的史老頭被一個瘦高的少年拉著一路狂奔。

  “慢點,哎喲,我的布鞋全打濕了!小兔崽子,再跑我的老命都沒了。”老頭一邊抱怨,一邊氣喘吁吁。

  他好好地在家磨藥,還沒回過神就被這小子給拖出了家門。

  “天大的事,您要是去晚了,這個世界上說不定又少了一條鮮活的生命。您老人家擔待點!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還從來沒有見烈哥這么緊張過,十萬火急!”

  史老頭聽少年這么一說,連忙摔開他的手。

  “你給我說清楚,是不是趙旭烈又惹禍事了?不說清楚我就不走了。”

  “哎!您老人別磨蹭了。烈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從來沒有主動招惹過別人。”侯萬康再次拽住史老頭的手。

  他醫術一等一的好,就是這脾氣倔得跟老黃牛似的。

  “我知道你跟趙旭烈是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小兔崽子。他上次可是跟我保證過的,以后再也不打架了,敢情這話跟放屁似的?”

  侯萬康不耐煩解釋,拖著史老頭就跑。

  要知道他認識的趙旭烈,可是泰山壓頂而面不改色的人。如果他剛才沒看錯的話,烈哥急得臉色都變了,可見極其在乎懷中的女孩子。

  等史老頭風風火火被拖到趙家,趙白雪已經替沐小柒換好了衣服,臉上和身上的泥水也已經擦洗干凈。

  這么著急找他,就為了房間里這個女娃?

  史老頭平息了好一會兒,朝趙旭烈豎起一根手指頭,“人我可以救,答應我一個要求。”

  侯萬康詫異地看著趙旭烈毫不猶豫地點頭,他眨了眨眼睛,這真的是他認識的烈哥?他沒看錯吧!

  “她的右腿腳踝扭傷,身體臟器目前看來無礙;頭部受到撞擊,失血過多,具體情況還要等人醒來再說。”史老頭診斷完,挑眉看向趙旭烈。

  這個女娃子,到底跟他什么關系?他竟然這么在乎。

  趙旭烈冷著一張臉,不理會史老頭的眼神,心中卻暗自松了一口氣。

  “你不問問我的要求是什么?”史老頭打開藥箱,一邊給沐小柒清理傷口,一邊偷瞄趙旭烈。

  “我向來說話算話,只要不是過分的要求,我保證做到。”趙旭烈主動幫史老頭打下手,他的眼神里有著明顯的關切。

  史老頭手上的動作一頓,抬起頭來,“你和她什么關系?”

  趙旭烈微微一愣,“不認識。”說完,他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她受傷昏迷他心里很不好受。

  “頭部受到劇烈撞擊的后果可大可小,你把人撿回來想過后果沒有?萬一她要是癱了、傻了、賴上你怎么辦?”史老頭長嘆一口氣,繼續手里的動作。他并非嚇唬趙旭烈,也不會因為這種可能不盡心醫治女娃。

  他和趙家兄妹的父親是很好的朋友,眼前的少年像極了他父親年輕時的模樣。

  只不過,自從好友離世,八歲的趙旭烈就變成了一頭孤狼。他的兇狠讓所有想要欺負他們兄妹的人望而卻步,這副鎧甲保護了自己,卻也豎起一道厚厚的屏障。

  除了好友侯萬康和徐廷偉外,史老頭第一次見到他這么重視一個外人。

  他該不會是喜歡上眼前這個女娃了吧?

  “事情沒有你想的這么復雜。”趙旭烈看了一眼昏迷中的沐小柒,他總覺得這個女孩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處理完沐小柒身上的傷口,天色已經徹底黑了。

  史老頭離開之前交代道:“她晚上極有可能會發燒,要是高燒不退你就把這包藥喂她吃了。今天晚上很關鍵,熬過去明天早上應該會醒來。到時候,你再來叫我。”

  趙旭烈點了點頭,叮囑好朋友侯萬康一定要把史老頭安全送到家。

  村里還沒有通電,家家戶戶都用煤油燈照明。家里僅有的兩盞煤油燈被侯萬康拿走一盞,盛下的一盞正放在灶臺上。

  豆大的火苗跳躍著,趙白雪將煮好的紅薯湯遞給趙旭烈,“哥哥,餓了吧?”

  趙旭烈雙手接過紅薯湯,眼底多了一些不確定,他連妹妹都沒有照顧好,現在又帶回來一個不知道醒來會變成什么情形的女孩。

  他這個哥哥,好像真的很不稱職。

  昏黃的燈光下,趙白雪小口小口地喝著紅薯湯。

  “哥,你別想太多。我很慶幸你是我的哥哥!救人是應該的,我支持你。”

  自從父親十年前去世,他們兄妹相依為命艱難地活下來。一種無形的默契,早早地將他們聯系在一起。

  趙旭烈的心中就像堵了一塊大石頭,他輕輕地嗯了一聲,三下五除二喝完手中的紅薯湯。

  夏天的夜里,蛐蛐聲和蛙聲不斷。趙旭烈守在沐小柒床頭,時不時檢查一下她有沒有發燒。果然跟史爺爺預料的一樣,后半夜她突然發起了高燒。

  趙旭烈將冷毛巾敷在沐小柒的額頭上,扶她坐起來,準備給她喂藥。

  誰知道她的牙關咬得死死的,沒辦法,趙旭烈只好把手洗干凈,用手指撬開她的牙關。當手指接觸到她柔軟的舌尖,趙旭烈仿佛觸電一般,立刻縮了回來。

  心跳加速,手指上的電流似乎傳導至心間,讓他整個人變得怪怪的。

  不愿意吵醒熟睡的妹妹,趙旭烈好不容易給沐小柒喂完藥,自己也出了一身汗。

  雖然知道吃了藥不可能馬上見效,趙旭烈還是被沐小柒額頭上燙手的溫度給嚇到。這么燒下去,人會燒壞掉的。

  躺在床上的沐小柒臉頰緋紅,綁了紗布的腦袋左右搖晃著。她似乎很難受,眉頭緊皺的同時,雙眼一直在流淚。

  面對這樣的女孩,趙旭烈難得手足無措。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弄的,居然會從山坡上滾下來。看她的樣子,不像是村里人,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趙旭烈,趙……旭烈……”沐小柒燒到渾身發抖,嘴里喃呢著趙旭烈的名字。仿佛只有這樣,才能夠減輕身體的痛苦。

  “你說什么?”趙旭烈想要聽清楚女孩在說什么。

  “趙……旭烈……趙……旭烈……”

  當趙旭烈聽到女孩叫出自己的名字,他的心湖蕩起一圈圈漣漪。趙旭烈難以置信地睜大雙眼,她認識自己?

  可是,為什么他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趙旭烈也不知道,應該怎么解釋自己心中那股莫名奇妙的熟悉之感。

  面前的女孩是那樣無助,她的聲音里包含著依賴,甚至是眷戀。

  “我在!”趙旭烈想了想,輕輕地握住女孩的手。“我在這里,不要害怕,你一定會扛過去的。”

  昏迷中的女孩仿佛能夠聽懂他的話,將頭靠了過來,蹭了蹭。

  濕毛巾換了一條又一條,趙旭烈幾乎一夜沒睡,好在后面溫度降了下來。直到雞叫后,趙白雪起床,才把哥哥叫到自己房里補眠。做飯的時候,趙白雪猶豫再三,還是在鍋里煮了一個雞蛋。

  沐小柒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里面媽媽去世的第二年,爸爸娶了一個新的妻子。那個女人帶了一個比她小兩個月的女兒進門,從此她成了家里的透明人。繼母的兩面三刀,那個妹妹的巧舌如簧成了她童年的惡夢。

  但凡是她喜歡的東西,那個妹妹一定會搶走。

  她的爸爸,她的未婚夫,她的設計成果全都被妹妹霸占。

  直到趙旭烈的出現,他就像是太陽一般,照亮了她的世界。在他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呵護和寵愛,他也是唯一妹妹搶不走的愛人。他卻為了保護自己在車禍中去世。然后,她重生回到了十八歲。

  劇烈的頭疼讓沐小柒的記憶漸漸變得模糊,她痛苦地皺緊眉頭,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耳邊傳來一聲“我在,別害怕”,安撫了沐小柒的痛苦。

  是誰在跟她說話?是誰?他的聲音好熟悉,讓她覺得特別安心。

  處于昏迷中的沐小柒眉頭舒展開來,她的拳頭也放松下來。

  睜開眼睛之前,沐小柒聞到了一股稻草的味道。額頭上的疼痛刺激她緩緩地睜開眼睛。

  “你終于醒啦,我去叫我哥!”

  糯糯的聲音傳來,沐小柒只來得及看到一個瘦弱的背影,眼前的雕花大床以及打了補丁的蚊帳是那樣的陌生。

  這里是哪里?她怎么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試圖用雙臂支撐著坐起來的沐小柒軟軟地躺了回去,她身上一陣酸軟無力,整個人好似被打了一頓。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沐小柒扭頭,對上一雙清澈堅毅的眼睛。少年右眉梢的刀疤特別明顯,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又兇又冷漠。

  不知道為什么,沐小柒在看到來人的瞬間,眼淚順著眼眶流了下來。她的心暖融融的,好像長久以來的期盼終于實現。

  “請你走近一點,好嗎?”

  聽到沐小柒的聲音,趙旭烈心中一顫,面上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他依言靠近,不知道這個謎一樣的女孩到底想要做什么。

  沐小柒拉了拉趙旭烈的衣襟,示意他彎腰,然后撫上他右眉梢的刀疤,“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趙旭烈對上眼前又大又圓的杏眼,心動的同時,想起昨天半夜女孩喃呢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那三個字從她口中說出,仿佛在趙旭烈的心湖投下一顆石子。

  然而,這種情緒波動只是在趙旭烈的眼里一閃而過,很容易被人忽略。

  “我不認識你,昨天我發現你的時候,你正躺在河壩上。”趙旭烈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直起腰,轉移視線,“小雪,你去請史老頭過來。”

  不同于別的少年清脆的聲音,趙旭烈的聲音低沉、渾厚,仿佛大提琴聲拂過耳旁。

  趙旭烈沒有忘記昨天史老頭說過的話,女孩醒來立刻通知他過來檢查。

  此時女孩的表現讓他心中充滿了疑惑,她為何在昏迷中用那樣的語氣喃呢自己的名字,而自己明明站在她面前,她卻不知道自己是誰。

  難道是重名重姓的人?她口中的趙旭烈并不是自己?

  史老頭是村里唯一的醫生,自從十多年前被下放到萬興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醫術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認可,他也是趙旭烈最信任的人。

  等待的間隙,趙旭烈用瓷盅倒了一杯水,他扶著沐小柒坐起來,然后把水遞給她。

  沐小柒口渴得不行,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喝完水,沐小柒伸手摸到自己額頭上的紗布,然后抬頭看向趙旭烈,“你真的不認識我?我好像什么都不記得了。”

  聽了這話,趙旭烈的臉上難得露出驚詫的表情,然后轉為了然。

  看來,她不只是摔破頭這么簡單。

  聽說昨夜昏迷的女娃醒來,史老頭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十分鐘后,他面色嚴肅地收回替沐小柒檢查的手,先是看了一眼趙旭烈,然后站起身來面向沐小柒。

  “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記得,我推斷應該是顱內血塊壓迫神經導致的暫時性失憶。想要恢復,有兩個途徑。其一是通過開顱手術解決,風險特別大;其二,等顱內的淤血自然化開,時間未知。”

  史老頭探究地看著沐小柒的眼睛,這個漂亮的女娃子,倒不像是裝的。

  失憶?

  沐小柒抬手扶住自己的額頭,她閉上眼睛,努力的回想之前到底發生了什么。

  只可惜,一切都是徒勞,她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更別提其他。

  “你發現我的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嗎?我身邊有沒有什么能夠證明我身份的東西?”沐小柒睜開眼睛,看向對面右眉梢有刀疤的少年。

  雖然他看起來很兇,在她心里,這個人是值得信任的。

  趙旭烈早知道她會這么問,“我昨天傍晚在河壩撿到你,你應該是從坡上滾下來的。當時你身邊沒有任何東西,我猜測即便是有,也可能掉進河里了。”

  史老頭的目光落在沐小柒的手腕上,上海牌女士手表?

  這可不是普通家庭能夠買得起的,更何況是戴在這樣一個年輕女娃的身上。想必,她的家庭非富即貴。

  他實在是想不通,她為什么會出現在萬興村?

  “你別擔心,我再去河邊找找。昨天暴雨之后漲水了,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趙旭烈冷靜地分析道。

  眼前的女孩是那樣無助,他總想為她做點什么。

  沐小柒垂下眼眸,眼淚在眼眶里打轉。沒有什么比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更可怕的事情了。她想要張口請他們暫時收留自己,卻怎么也開不了口。

  “你的身體還很虛弱,要好好休養。其他的事情,等身體養好了再說,失憶只是暫時的。”史老頭勸慰了一句,轉身離開。

  趙旭烈去河壩找東西,家里只剩下了趙白雪和沐小柒。

  將剝好的雞蛋放進米粥里,趙白雪端著土碗小心翼翼走進房間,“姐姐,你應該也餓了,先吃點東西吧。”

  沐小柒第一次有機會打量面前臉色蠟黃的少女,她看起來可能十二歲左右。身材瘦弱的她眼里閃爍著堅定的光芒,跟她的哥哥一模一樣。兄妹兩人長得很像,尤其是那雙堅毅的大眼睛。

  手上恢復了一些力氣的沐小柒很快吃完面前的白粥和雞蛋,她拉住趙白雪的手。

  “謝謝你!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一頓飯。我是不是給你家添麻煩了?”這個家,即便是沐小柒沒有走出房間,也知道十分貧苦。這份白粥和雞蛋,恐怕是家里最珍貴的食物。

  趙白雪搖了搖頭,“姐姐,別擔心,你肯定會好起來的。”

  沐小柒剛想開口,一陣劇烈的頭疼襲來,她緊緊地咬住下唇,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細密的冷汗打濕了她的頭發,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姐姐,你怎么了?”趙白雪的聲音打著顫兒。

  沐小柒倒在床上,雙手抱著頭,整個人因為疼痛蜷縮成一團。

  “趙……旭烈,我想……想起了趙旭烈這個名字。他對我很重要。”沐小柒剛剛說完,便痛暈了過去。

  這可把趙白雪給嚇壞了,她剛想出門找史爺爺,正好侯萬康進門,“猴子哥,你快點把史爺爺請過來,姐姐她又暈過去了!”趙白雪的聲音帶著哭腔,她擔心自己給沐小柒吃的東西有問題。

  剛到家沒多久的史老頭又一次來到趙旭烈家,他給沐小柒重新檢查了一番。

  “小雪,說說剛才的情形。你不用害怕,她暈過去并不是你的錯。”史老頭見趙白雪嚇得眼眶都紅了,連忙安慰道。

  趙白雪回憶起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把整個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趙旭烈的聲音,“小雪,你是說她只記得我的名字?”趙旭烈沒有告訴他們,昨天夜里昏迷的女孩同樣在喃呢自己的名字。

  這種奇妙的感覺,趙旭烈從來沒有體會過。

  侯萬康和史老頭同樣吃驚,他們一個是光屁股就玩在一起的伙伴,一個是見證了趙旭烈成長的長輩。他們十分確定,暈過去的女娃一定不知道救她的人就叫趙旭烈。

  自從她今天早上醒來,他們一次也沒有提過趙旭烈的名字。

  “小雪,你看看她換下來的衣服和褲子,或許包里有線索。”無意間救回一個滾落山坡女孩,這個女孩醒來失憶卻記得自己的名字,這對趙旭烈來說,太不可思議了。

  可偏偏,這是真實存在的。

  趙白雪將沐小柒換下來的外衣和外褲抱了過來,她從褲兜里翻出一條手絹。手絹的右下角繡了一個柒字,女孩的衣服一看就是大城市的打扮,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有用信息。

  史老頭給了趙旭烈一個眼神,示意他送自己出去。

  “等她好得差不多了,你就把她送到鎮上的派出所去,他們會幫助她。阿烈,想必你也看出來了,她不屬于這里。無論她是因為什么原因來到這里,也不管她是不是恢復記憶,你都不應該把她留在家里。我昨天的要求,就是這個。”

  史老頭的眼睛里充滿了回憶和感慨,他說完之后,也不等趙旭烈答復,接過藥箱就走。

  趙旭烈看著老頭離開的背影,一腳將地上的石子踹飛。他自然是明白史老頭為什么會這么說,他也會按照史老頭的要求做。

  這一次,沐小柒只是昏睡了一個小時便醒來。知道趙白雪嚇壞了,她還專門向她道歉。

  “小雪,你知道嗎?我什么都不記得了,連我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忘記了,我卻記得趙旭烈這個名字,連我自己也覺得好神奇。對我來說,他肯定是比自己還重要的人。”

  趙白雪提前被哥哥囑咐過,不能告訴姐姐哥哥就叫趙旭烈。她也只是跟沐小柒說自己叫小雪,并沒有提及姓氏。

  聽到沐小柒的話,趙白雪假裝整理東西背過身去。她不會撒謊,也怕被姐姐看出自己臉上的不自然。

  就這樣,沐小柒在趙家一住就是七天,她身上屬于趙旭烈的衣服也已經換了下來。穿上她自己的白襯衣和黑色修身小腳褲,沐小柒顯得跟這里更加格格不入。

  “小柒姐姐,我去河邊洗衣服。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別到處走,找不見你我會擔心的。”趙白雪端起木盆,看向坐在堂屋門口的漂亮姐姐。

  因為不記得自己的名字,手絹上留下來的柒字成了沐小柒的身份標識。經過這些天的休養,她除了扭傷的右腳還沒有康復,額頭上的傷口已經在結疤。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去吧。”沐小柒手中拿著一本線裝的地理圖志,她在自己住的房間里看到了很多舊書和報紙,征得主人同意之后,她可以隨意翻閱。

  陽光照在她的身上,從趙家路過的村民刻意放緩腳步,只為多看一眼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娃子。

  聽說她是趙旭烈撿回來的?

  河邊,正在洗衣的趙白雪被一顆突然扔下來的小石頭濺得滿身都是水。

  “是誰?”趙白雪氣憤地抬起頭,正好看到對岸一群十來歲的孩子。“你們怎么搞的?捉弄人好玩是吧!”

  “哈哈,哈哈哈。趙白雪,聽說你哥給你白撿了一個嫂子回來,是不是真的?”孩子當中,一個向來跟趙白雪不對付的女孩子撇了撇嘴,鄙夷地看著趙白雪,“別以為你嫂子長得好看就了不起,搞不好跟你那個沒見過的媽一樣,扔下你們跑了。到時候,人財兩空。”

  趙白雪心中一痛,面上卻不服輸,“王桂芝,你這么針對我,你姐姐知道嗎?”

  王桂芝的姐姐名叫王夢蕓,全村的人都知道王夢蕓喜歡她哥哥趙旭烈,想要給她當嫂子。正是因為這樣,王桂芝處處都與她為敵。

  被趙白雪落了面子,王桂芝恨恨地瞪了過來,“你們都給我聽著,朝趙白雪面前扔石子。她和她哥哥都是掃把星,克死了趙四叔不說,連他們的媽媽都不要他們。他們都是不祥的人,應該滾出我們村!”

  像這樣的屈辱,趙白雪從小到大經歷過無數次。

  只不過,這一次是當著村里好多人的面,河邊洗衣服、挑水的人不在少數,可偏偏大家都裝作沒聽見。

  兩行熱淚順著趙白雪的臉頰滑落,她彎腰繼續洗衣服,任由那些飛濺起來的水花將她的衣服和頭發打濕。哥哥說過,越是這個時候越要堅強。狗咬你,你總不能跟它一樣咬回去。

  “你們在做什么?住手!”沐小柒遠遠地看到有人欺負白雪,拄著手杖快步走了過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