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歷史 → 血盟千年經超沈夢辰

血盟千年經超沈夢辰

經超沈夢辰 著

連載中免費

《血盟千年》是由經超沈夢辰為主演,講述了以五代十國時期的“溪州大戰”“溪州立柱盟約”等歷史事件為背景,講述了被尊為“彭公爵主”彭士愁,通過溪州大戰最終成為溪州割據政權首領和湘西土司制度締造者,奠定湘西八百年彭氏土司王朝之基礎的故事,演繹了該時期溪州彭氏家族、豪酋老蠻頭勢力、土酋惹巴沖勢力以及楚王馬氏家族之間的明爭暗斗與恩怨情仇,體現了土家族人們的政治家國情懷和人文主義情懷,以及對中國歷史的重要貢獻。

更新:2019/10/12

在線閱讀

      血盟千年電視劇原著小說,血盟千年沈夢辰大結局,血盟千年最新章節,《血盟千年》是由經超沈夢辰為主演,講述了以五代十國時期的“溪州大戰”“溪州立柱盟約”等歷史事件為背景,講述了被尊為“彭公爵主”彭士愁,通過溪州大戰最終成為溪州割據政權首領和湘西土司制度締造者,奠定湘西八百年彭氏土司王朝之基礎的故事,演繹了該時期溪州彭氏家族、豪酋老蠻頭勢力、土酋惹巴沖勢力以及楚王馬氏家族之間的明爭暗斗與恩怨情仇,體現了土家族人們的政治家國情懷和人文主義情懷,以及對中國歷史的重要貢獻。

免費閱讀

  卻說夏景生離開何家時,聽著那一室慌亂的陣仗,心情委實低落。

  孫聞溪開著車,抽空瞥了眼副駕上的人。

  從早起到現在,夏景生都是這副漠然的樣子,他嘴上不說,孫聞溪卻能感覺到。

  夏景生的心情非常不好。

  片刻后,孫聞溪打破了沉默:“你怎么知道那討債娃娃的身上,帶著何家孩子的東西?”

  夏景生看著窗外,像是全然沒聽到孫聞溪的話一般。

  “想什么呢?這么入神?”孫聞溪見人沒反應,輕笑一聲。

  “你說什么?”

  孫聞溪沒再追究方才的問題,他一面打著方向盤,一面篤定道:“你心情不好。”

  夏景生沒有否認。

  他攤開手掌,看著自己的掌心。

  掌心瑩潤白皙,上頭的紋線很淺,不像何開晟的掌紋那般,又重又深。

  “當初給何開聘測那‘懲’字,測出他遇到了正緣桃花,卻沒想到這朵正緣桃花是荷娘。是我忽略了字面的意思,懲字,刑也,何開聘出身優渥,卻生性懦弱,今日之事,皆是對他不負責任的懲罰。”

  孫聞溪微哂:“原來你也有算不準的時候。”

  “我又不是神仙,哪能事事皆知。”夏景生唇邊泛起一絲苦笑。

  “可否麻煩孫少,送我去一個地方。”他說。

  車子順著夏景生所指的方向開去,漸漸遠離鬧市,人煙越來越少。

  “這是要去哪兒?”

  “墓園。”

  孫聞溪一怔,踩下剎車,詫異地看向夏景生。

  “今日,是我娘的忌日。”夏景生看向窗外蔥郁的樹叢。

  “抱歉,我……”

  “六歲那年我偷偷溜出家玩,我娘在找我的路上被車撞了,從那以后,汽車就成了夏家的不祥之物。”

  孫聞溪恍悟,原來這就是夏景生鮮少坐汽車的原因。

  “如果當時我沒有偷偷溜出去,我娘就不會有事……”夏景生的聲音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每次去墓園,我都乞求我娘原諒我……”

  孫聞溪的手輕輕搭上他的肩:“荷娘在難產之時還顧及著孩子的安危,你娘曾經那么努力地保護你,她一定為此而感到欣慰,又怎么會怪你呢?”

  溫柔的聲音在夏景生耳邊響起,溫暖從肩背慢慢包圍過來。

  在過往的歲月里,人人都指責他的任性,卻從來沒有人像孫聞溪一樣,告訴他一個母親會為保護孩子而感到欣慰。

  “把手伸出來。”孫聞溪說。

  夏景生伸出手。

  孫聞溪將他的手掌展開,指尖輕輕拂過他手掌的生命線:“我娘是生病走的,她走的時候我還小,很多事情記不清了,唯有一件事我一直記著。她臨終前拉著我的手,對我說,她這輩子最欣慰的事情,就是看我一天天長大,最遺憾的事情,是沒辦法再陪我成長,日后若是想她了,就看看手上的生命線,那是她留給我的禮物。”

  “對你娘來說,沒有什么事情比你的安危更重要,所以,她定然不會怪你的。”又端詳著他的掌紋道,“你的掌紋好淺。”

  孫聞溪沒有看見夏景生泛紅的耳廓,更不知道指尖拂過掌心那微癢的觸感,讓夏景生心頭一陣悸動。

  “都說夏大少爺精通相學,不若你替我看看手相?”說著,孫聞溪將手伸到夏景生面前。

  沒來由地,夏景生的目光直直地往孫聞溪的感情線上看去。

  竟然是“一馬平川”半點波折都沒有。

  夏景生難以相信地抬眼,都說眼帶桃花的男子容易惹來桃花劫,生性風流多情,明明孫聞溪也像是這一掛的,可他的感情線……

  孫聞溪見夏景生一直盯著他看,含笑道:“你這般瞧著我,我心慌。”

  他說的是真心話,夏景生那個眼神,的確看得他心念微動。夏景生卻當他嘴上沒把門:“時候不早了,走吧。”

  孫聞溪知道他心里掛著事兒,也收了調笑的心思,專心開車。

  不多時,山間墓園到了。

  夏夫人的墓在墓園的黃金位置,冢前立了石質墓碑,墓碑上嵌著夏夫人的照片。

  她淺淺地笑著,眉宇間有絲淡淡的愁緒,一看就是一個極其溫柔的女子。

  夏景生長相肖母,與夏夫人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娘,我來瞧您了,這位是我的……朋友。”夏景生對著照片中人輕聲說。

  “伯母好,我叫孫聞溪,是景生的朋友。”這是第一次,孫聞溪如此親昵地稱呼夏景生。

  繼而,夏景生在墓前與母親敘話。

  孫聞溪自覺地走遠了些,不知為何,他總有種被窺伺的感覺,倏地,他抬眼看向遠處的灌木叢:“誰在那里,出來!”

  孫聞溪一聲頓喝,灌木叢后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后一個人從草叢后站起身來,那人身上還掛著相機,直接沖著兩人拍照。

  孫聞溪快步上前,擋住那人的去路,冷聲道:“你想做什么?”

  “孫少,我是《江城晚報》的記者。”那人笑嘻嘻地說。

  “你跟蹤我們?”孫聞溪眼神如刀。

  “我這不也是想拿第一手資料嘛。”說著,那人眼神在他身上掃了一圈。

  夏景生很快發現了這邊的狀況,走了過來。

  那記者瞧準機會開口道:“夏大少,坊間傳聞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當年夏夫人殞身,就是你刑克六親的結果,對此你怎么看?”

  夏景生一滯,長久以來梗在心頭的大石被人一語道破。

  他還未答話,就聽孫聞溪說:“無稽之談!”

  記者見孫聞溪開了口,更是興奮,忙從包里掏出紙筆,不依不饒道:“孫少何出此言?”

  “夏夫人的車禍是意外,景生身為獨子,痛失至親,你不多加體諒,反而深挖陳年的瘡疤,是何居心!”說著,他拉住夏景生的手,“我們走。”

  夏景生的手很涼,面上無甚表情,唯有眼中偶爾閃過的波瀾泄露了他此刻內心的不平靜。

  他的命格的確是天煞孤星,這種命格雖不會對己身造成傷害,卻會給周遭的人帶去禍患。

  許多能人異士在出生時都帶有異象,夏景生出生之時,天色上一刻還艷陽高照,他呱呱墜地時,卻下起了瓢潑大雨,電閃雷鳴。

  算命先生說,這孩子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刑克六親,拖累家業。

  夏功成一聽,登時變了臉色,還是剛剛分娩的夏夫人拼命懇求,夏景生才得以留在夏家。

  只是從那以后,夏功成對他一向不甚待見,到了開蒙的年紀,也沒給他安排老師。

  為了能后繼有人,夏功成很快納了一房姨太太,有了夏景瑞。

  幼年的夏景生,尚不能完全理解父親的冷待,可他知道他與夏景瑞在夏功成心目中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譬如夏景瑞犯了錯,夏功成只會笑著調侃兩句,而他犯了錯,少不得要被罵“豎子不可教也。”又譬如夏功成對夏景瑞的功課十分上心,卻從不過問他的學習。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如果夏夫人沒有出事,夏景生或許能一直安生地當他的夏家大少爺。

  可他六歲那年,母親出了車禍。

  他只記得,那日他偷溜出去玩,待到傍晚想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回家,卻被堵在了大堂,夏功成板著一張臉,一句話不說,抄起家伙就往他身上砸。

  小小年紀的夏景生被嚇住了,初時還會哭喊,到后來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夏家眾人怕再打下去會出人命,好歹將夏功成勸住了。

  夏景生大病一場,暈暈乎乎地就被送出了家門,他被送到了別莊,養在一個道士身邊。

  別莊里沒有伺候的奴仆,素衣粗茶,凡事都要親力親為。夏景生跟著師父學習道法,他天資聰穎,稟賦極佳,加上刻苦努力,很快便學有所成。

  如此過了許多年,夏景生成年之際,已能通曉三界之事。彼時夏功成發現,夏景瑞在生意上委實沒有天賦,又想起了被養在別莊的夏景生。

  將人接回家來,才發現夏景生精通道法,全然不似當初的無知少年。他的一雙眼睛仿若能夠看透一切,夏家上下都不敢惹他。

  夏景生下意識地瞥了眼孫聞溪,只當這人嘴上說著不在意,心里還是在意的。

  畢竟沒有人,會愿意和一個天煞孤星做朋友。

  正想著,車子忽然停了下來。

  車窗外傳來一陣叫好聲,夏景生抬頭望去,見路旁架了一個戲臺,正在上演木偶戲。

  一張戲單從車窗外塞了進來:“貴客路過瞧一瞧,今日這出貍貓換太子可精彩哩。”

  孫聞溪解開了安全帶。

  “你想看?”夏景生詫異道。

  “嗯,你陪我。”

  夏景生全然沒有看戲的心思,可孫聞溪愣是拉著他:“我這是第一回看木偶戲。”

  夏景生拗不過他,下了車。

  兩人在后排尋了個空位坐下。

  好戲已然開場,正演到小皇子被人掉包,由宮女送去后井殺害的戲碼。

  孫聞溪看著那宮女人偶身上劣質的油彩,輕嘆一聲:“稚子何辜?”

  “你說什么?”熱鬧的人聲中,夏景生沒聽清。

  “最無辜的就是那個被掉包的小皇子。”孫聞溪看著夏景生,一字一句地說。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歷史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