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校園 → 柳茉簡沐辰小說

柳茉簡沐辰小說

吉月朔日 著

連載中免費

校園小甜文《被校霸撩了怎么辦》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吉月朔日傾心創作,主角是柳茉簡沐辰,講述的是:開學第一天,高冷美女學霸柳茉得罪了令人聞風喪膽的校霸簡沐辰,眾人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第二天,簡沐辰居然跟柳茉表白了?!吃瓜群眾紛紛表示驚掉下巴,而在第三天,本以為甜蜜的兩人卻發生了生死決斗,這場景讓人看不明白!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校園小甜文《被校霸撩了怎么辦》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吉月朔日傾心創作,主角是柳茉簡沐辰,講述的是:開學第一天,高冷美女學霸柳茉得罪了令人聞風喪膽的校霸簡沐辰,眾人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第二天,簡沐辰居然跟柳茉表白了?!吃瓜群眾紛紛表示驚掉下巴,而在第三天,本以為甜蜜的兩人卻發生了生死決斗,這場景讓人看不明白!

免費閱讀

  簡沐辰跑了七八公里,跑的大汗淋漓,但他特興奮,一點也不覺得累。

  回到家的時候,蘇婉云還在客廳看韓劇,看的哈哈大笑,見到自家兒子回來,瞥了他一眼,繼續看電視。

  由于剛剛劇烈運動,還沒緩過來,簡沐辰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他換好鞋,走到客廳,打了個招呼:“媽,我回來了。”

  蘇婉云打趣道:“喲,住酒店的第一位客人來了。”

  簡沐辰聽他媽這樣說,就知道他爸還沒回來,他笑笑,解釋道:“我晚上剛去跑步了。”

  蘇婉云看了他一眼,催促到:“快去洗澡,一身的汗,臭死了。”說著拿過身邊的袋子遞給他,“今天和朋友去逛街,特意給你買的衣服,放假就別穿校服了,不要浪費了這么帥的臉蛋。”

  簡沐辰額頭直冒黑線,他知道接下來,他媽又要沒完沒了的夸她自己了。

  “你知不知道,你長得這么帥,都是因為我基因好,我這么年輕貌美,保養的這么好,天天鍛煉養身,雖然四十歲,但看上去不過也就三十出頭,你說是不是?”蘇婉云女士自戀起來,無人能敵。

  簡沐辰敷衍的點點頭。

  蘇婉云繼續說道:“我和你一起出去,人家都以為我是你姐姐呢,對了,你十一準備去哪玩?”

  簡媽媽話題轉的如此之快,簡沐辰佩服的五體投地,他淡淡的答道:“和同學一起出去玩。”

  聽到同學兩個字,簡媽媽一下就來了興趣,立馬開口道:“可不可以...…”

  “不可以。”趁蘇婉云還沒問出來之前,簡沐辰趕緊拒絕了他媽,因為他媽要說的是可不可以帶她一起去。

  簡沐辰有些頭疼,為什么自己有一個這么熱衷于參加自己同學活動的媽媽呢。

  想起讀初中時同學聚會活動被他媽支配的恐懼仍然歷歷在目。

  簡沐辰估計他媽是韓劇看多了,他從沒見過這么少女心的媽媽,讓他同學叫她姐姐,聚會還要策劃安排真心話大冒險這種老土又老套的游戲。美其名曰,增進同學們之間感情。

  而且他媽還特別八卦。跟班上所有同學都能打成一片,尤其是女孩子,什么秘密都跟他媽分享。

  前車之鑒,從此以后同學聚會,不管他媽怎么央求,簡沐辰再也不帶他媽一起去了。

  蘇婉云不甘心,還準備再勸說一下,簡沐辰聽到外面汽車的聲音,心想回來的還真是及時,他接過蘇婉云手上的衣服,大聲喊到:“爸,你回來了啊,媽在等你,我先上去了啊。”說完,趕緊逃離現場。

  蘇婉云見他不愿意帶自己去玩,只能委屈的喊到:“老公,你回來了,那個臭小子他欺負我。”

  簡民國四十出頭,一米八的身高,渾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高大帥氣,一家人基因這么好,簡沐辰就是隨便長也長不歪啊。

  簡民國走進來,伸手抱了抱簡媽媽,說道:“臭小子怎么欺負你了?”

  “他明天出去玩不帶我去。”蘇婉云向簡民國告狀。

  簡民國捏了捏蘇婉云的臉說:“他不帶你去,我帶你去,誰稀罕他,就我們倆,不帶他這個電燈泡。”

  “好。”蘇婉云笑著摟著簡民國滿意的答道。

  簡沐辰回到房間,把衣服往椅子上一扔,拿出手機,有個未接電話,一個小時前柳茉打過來的,當時自己應該是在跑步沒聽到。

  他趕緊回了個電話過去,電話響了很久柳茉才接起:“喂。”

  “你是睡了嗎?沒打擾你吧?”聽到柳茉略帶睡意的聲音簡沐辰猶豫的問道。

  柳茉從床上坐起來說道:“沒有。”

  簡沐辰打開衣柜邊找衣服邊問道:“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我是想告訴你,我加了你微信,你通過一下,”柳茉用手把頭發攏到耳朵邊,她感覺的耳朵有些發熱。

  “好,我馬上添加。”簡沐辰把免提打開,退出通話界面,點開微信,新好友里面有個好友請求,一只白色可愛小貓的頭像,微信名茉茉。簡沐辰立馬點了通過。

  柳茉見簡沐辰不說話,又補充到:“任意剛剛把明天集合的時間地點發給我了,明天任意也去嗎?”

  簡沐辰一邊修改備注一邊說:“明天任意和顧蔓蔓都會去。人多一點好玩些。”

  柳茉笑笑,語氣輕快的說:“好,他們倆挺有意思。”

  簡沐辰嘴角微揚:“那你早點睡吧。明天見。”

  “好。”

  “等等。”

  “嗯?什么事?”

  “..….晚安。”

  “.…..晚安。”

  掛斷電話,柳茉看到微信好友申請通過,她點開簡沐辰的微信,微信名很簡單,簡哥。

  微信頭像是一張自拍的風景圖,陽光、沙灘、大海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柳茉笑了笑,還真是和他一樣,簡單又自戀。

  翌日,六點的鬧鐘準時響起,柳茉伸手把床頭柜的手機鬧鈴劃掉。她從床上坐起來,發了會呆。

  實際上柳茉昨晚一晚上都沒睡□□穩,可能是有些興奮吧。

  她晃晃腦袋,雙手在臉上捏了捏,讓自己清醒一點,去衛生間洗漱時,被鏡子里的自己嚇了一跳,黑眼圈這么重。

  柳茉皮膚本來就白,襯托之下黑眼圈更顯眼,她又不會化妝,只好頂著碩大的黑眼圈出了門。

  由于不太熟悉路線,等柳茉趕到集合地點的時候,其余三人早已經到了。

  看到柳茉過來,顧蔓蔓遠遠的對她招手,然后跑過去挽著她的手,笑著說:“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哎,你昨晚沒睡好嗎?怎么黑眼圈這么重?”

  柳茉露出一絲淺笑,忽略掉她后面的問題,解釋到:“我剛坐錯了車,耽誤了點時間,但答應會來,就一定會來。”

  “那我們快過去吧,他們倆可是等很久了。”顧蔓蔓挽著柳茉的手臂笑著說道。

  等柳茉走近,才看清楚簡沐辰今天穿了件白色短袖襯衣,穿白襯衣就像校草啊,藍色休閑短褲把他的大長腿顯得更長了,腳上還踏著雙白色休閑板鞋。

  看上去干凈又清爽。

  柳茉覺得簡沐辰這身打扮還挺像晏嵐嵐每天為之瘋狂尖叫的小明星。

  簡沐辰心情不錯,第一次看見柳茉穿除了校服以外的衣服,T恤加牛仔短褲,這打扮還真是來游樂場玩的。

  簡沐辰發現柳茉雖然個子小小的,但腿還挺長。看了一會,他微微皺眉,這也太瘦了吧。

  “嗨,柳大美女,你終于來啦!”任意開心的跟柳茉打了個招呼。就趕緊催促道:“我們快點進去吧。”

  顧蔓蔓攔住他們:“等下,我忘記戴帽子了,這么大太陽,會曬黑的。”

  她轉過頭對柳茉說:“茉茉,我們先去買頂帽子吧。”

  任意一聽還不進去,急著說道:“大小姐,游樂園里面有賣的,我們先檢票進去,今天十一人特別多,我特意買的VVIP票,快快快,先進去再說。”

  顧蔓蔓無奈,瞪了任意一眼,說道:“那等下你去給我們買帽子。”

  “好好好,大小姐,我去買。我們快進去吧。”只要能趕緊進去,任意什么都答應。

  幾人在快速通道檢票進去,國慶節真是不管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幸好任意買了VVIP票,免了排隊之苦。

  兩個女生一進去就很興奮,這么少女心可愛的地方,誰能把持的住。

  但兩個男生興致缺缺,他們純粹是來陪女孩子的。

  兩個女孩子在前面興奮的到處看,商量玩哪個項目。天氣太熱,柳茉臉上一下就被曬的紅紅的。

  簡沐辰不動聲色的走在柳茉身后,利用身高優勢幫她遮擋太陽。

  柳茉感覺到頭上的一道陰影,回頭看見簡沐辰若無其事的站在他身后,假裝在看風景。

  這一舉動擊中了柳茉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她突然就放松下來,既然出來玩那就好好玩,最好是能變成美好的回憶。

  “不如我們去坐過山車吧!”柳茉指著不遠處突然開口提議道。

  “好啊、好啊,我剛就想說去坐過山車,但我怕你不敢玩,就沒說,沒想到你也和我一樣的愛好。”顧蔓蔓激動的說道,邊說變拉著柳茉往那邊跑。

  “啊,不是吧,那個太危險了。我們換一個吧。”任意一臉苦不堪言的說道。

  轉頭看了看簡沐辰,誰知他的表情也沒好到哪里去,原來兩個人都這么慫。

  顧蔓蔓見兩人站在原地沒動,大聲催促道:“快點兒,后面還有很多項目,抓緊時間。”

  兩人不情不愿的的走了過去。還沒坐上去,任意的臉就黑了。他抱著旁邊的欄桿死活不上去。

  顧蔓蔓在一旁笑的形象全無。

  柳茉在一旁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看了一眼簡沐辰,簡沐辰雖然沒抱著欄桿,但也是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

  柳茉走過去故意問道:“你怕啊?”

  簡沐辰故作鎮定的說道:“誰怕啊,我才不怕。”

  柳茉心想,還嘴硬,待會就啪啪打臉。她笑著說:“那我們趕緊上去吧。”

  待柳茉坐在椅子上扣好安全帶,簡沐辰才僵硬著身體坐了上去。

  這邊顧蔓蔓還在勸說任意,一看柳茉她們都已經準備好了,著急地說:“你一個大男人,這樣子丟不丟面子啊?”

  任意一聽顧蔓蔓說自己沒有男子漢氣概,瞬間不干了,立馬松手往車上一座。

  等安全帶扣好再看著旁邊笑的幸災樂禍的顧蔓蔓,任意才知道被她激將法給吭了。這是趕鴨子上架下不來了。

  車才剛啟動,任意就哇哇大叫起來,簡沐辰也好不到哪里去,雙手緊緊的抓住防護欄,眼睛緊閉,一臉嚴肅,柳茉看著他這幅樣子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

  原來校霸也有這么慫的時候。

  過山車在經過第一個九十度直角下坡時,全車人發出了響徹山谷的尖叫聲。

  當然這叫聲里面一部分是害怕的大叫,一部分是興奮的大叫。

  簡沐辰和任意就是典型的害怕的大叫,兩人從坐上車開始,眼睛都沒睜開過,手一直死死的抓住防護欄,喊叫聲震聾欲耳。

  任意在中途還一度喊的喘不過氣來,他們家一家老小的名字被他求救的喊了個遍,顧蔓蔓眼淚都笑出來了。

  簡沐辰也好不到哪里去,雖然沒亂喊亂叫,但柳茉一直聽到他嘴里振振有詞的念到:“別怕、別怕,深呼吸、深呼吸。”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怎么可能冷靜的下來,簡沐辰最終放棄抵抗,跟隨身體本能大叫起來。

  柳茉被逗得咯咯直笑。然后輕輕捏了捏簡沐辰的緊張地發抖的手,示意他放松。

  但這種狀態下的簡沐辰哪里還控制的住自己。

  等到四人下來以后,簡沐辰和任意臉色慘白,雙腿發軟,癱坐在一旁,簡直就和兩條咸魚沒什么區別。

  顧蔓蔓笑著打趣道:“平常這么橫,我還以為你們有多厲害呢,原來這么慫。”

  柳茉去旁邊買了幾瓶水遞給他們。等兩人緩過來后,和顧蔓蔓交換一個眼神,對簡沐辰和任意說:“你們倆就在這里休息吧,我和蔓蔓去玩其他項目。”

  任意手一伸,攔住要走的她們說:“不行,要一起去。”

  顧蔓蔓嘲笑道:“我們去玩大擺錘你去不去?”

  任意苦著臉哀求道:“蔓蔓大小姐,我們去坐旋轉木馬吧,那些項目不適合女孩子。”

  顧蔓蔓就想捉弄他們,繼續說道:“那些游戲都是小朋友玩的,你們不去沒關系的,在這等我們。”說著挽著柳茉就要走。

  一直沒說話的簡沐辰咬咬牙,起身拍了拍任意的肩膀,對柳茉和顧蔓蔓說:“我們舍命陪美女,走吧!”

  “還是簡老大爽快,厲害。”顧蔓蔓對著簡沐辰豎了個大拇指,贊嘆道。

  柳茉看著簡沐辰發白的臉色有些不忍心,開始她和顧蔓蔓是想捉弄他們倆來著,但現在看來,他們倆應該是有恐高癥吧。

  柳茉建議道:“不如我們去坐旋轉木馬吧。”

  “不用,”簡沐辰忍著不適,說道,“今天本來就是陪你們出來玩的。不用管我們。”

  “既然簡老大都這樣說了,那還等什么,快走吧。”顧蔓蔓興致勃勃,任意也不再繼續拒絕,拖著快要廢掉的身體,舍命陪美女,只為博得美女一笑。

  接下來的項目,什么刺激玩什么,大擺錘、海盜船、跳樓機一個不落的全玩了一遍。

  這下簡沐辰和任意是真的廢掉了,倆人趴在路邊狂吐,感覺五臟六腑都要吐出來了。

  柳茉和顧蔓蔓過意不去,把下午的游玩項目取消,去旁邊的酒店開了間房,讓兩人睡了一下午。柳茉則陪顧蔓蔓去旁邊的商場買買買。

  旁晚時分,休息了一下午的簡沐辰終于緩過神,他睜開眼看到旁邊睡相全無的任意,嫌棄的一腳把他踢下了床。

  任意從疼痛中醒來,摸了摸屁股,一臉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老大,我們這是在哪啊?現在什么時候了?”

  簡沐辰煩躁的抓抓頭發,從口袋里摸出手機一看,都快七點了,睡了這么久,肚子也有點餓。

  他向四周看了一眼,沒看見柳茉和顧蔓蔓的蹤影,這么晚會去哪里,簡沐辰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過去。

  “喂,你們醒了?”柳茉開口問道。

  “嗯,你們在吃飯嗎?”聽背景聲音有服務員在上菜。

  “嗯,我們在酒店餐廳吃晚飯,你們快下來吧。”柳茉說道。

  “好。”簡沐辰掛斷電話,和任意輪流洗了個澡。才不急不慢的下去。

  顧蔓蔓遠遠看到他們,向他們招手:“這邊,快來。”

  任意休息了一下午這會生龍活虎,他一屁股坐在顧蔓蔓身邊,夾起烤好的肉大口吃起來。

  “好吃。”任意嘴里含著肉含糊不清的說道。

  顧蔓蔓拍了一下任意的肩:“德行。”

  簡沐辰坐在柳茉身邊興致缺缺,胃里的東西都吐完了,這會肚子空空,但又沒什么胃口。

  柳茉叫服務員送了兩碗粥過來:“你們先喝點粥,再吃其他東西。”

  任意正吃肉吃的歡,抬頭說道:“沒關系,我的胃鐵打的,吃肉就行。”

  柳茉又轉頭看看簡沐辰,拿勺子把粥攪拌好遞給他,示意他喝。

  柳茉親自送了,簡沐辰哪有不接的,他覺得這碗粥就是靈丹妙藥,喝下去頓時精神百倍。

  任意吃了幾碟肉后,嚷嚷著要喝酒,顧蔓蔓也正有此意,兩人一合計讓服務員送了一箱啤酒過來。

  任意給四人一人開了一瓶酒:“來,干杯。”

  柳茉一怔,臉色有些尷尬的開口道:“我不會喝酒。”

  簡沐辰帶著一絲驚訝的眼神看著她:“從來沒喝過酒?”

  簡沐辰身邊的朋友,不管男男女女什么都玩,喝酒這個項目是入門級的游戲。

  柳茉搖搖頭。

  任意在一邊慫恿道:“喝啤酒就跟喝水一樣,不會醉的,你試一下。”邊說邊遞了一瓶啤酒給她。

  顧蔓蔓攔住他:“她不會喝,別讓她喝。”

  柳茉想了一會接過任意遞過來的啤酒說:“沒關系,我嘗試一下。”

  聽到這句話簡沐辰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隨即淺笑道:“你喝吧,有我。”

  顧蔓蔓嘖嘖說道:“就是有你們才不能喝。”

  任意不服氣的說道:“我們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人嗎?”

  顧蔓蔓懟道:“是。”

  “你!”任意被氣得說不出話。

  柳茉看著兩人笑了笑,直接喝了一大口,但因為第一次喝又喝的太急,柳茉直接嗆了一口。

  簡沐辰遞了張紙巾給她,手無意識的拍了拍她的背說道:“你慢點喝。”

  柳茉接過紙,說了聲謝謝。小臉蛋因為咳嗽而漲得通紅。

  任意對著柳茉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女中豪杰,比某些啰啰嗦嗦的人強多了。”

  顧蔓蔓一巴掌拍在任意頭上:“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任意摸摸腦袋,求饒道:“好好好,大小姐說什么都對。”

  四人吵吵鬧鬧,說著學校發生的有趣的事,聽著任意吹牛。

  不知不覺四人一起喝了快兩箱啤酒,連柳茉都喝了五瓶。

  任意和顧蔓蔓已經開始劃拳了,兩人聲音之大,引得周圍的人紛紛看向他們這桌。

  簡沐辰只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裝作沒看見。

  柳茉伸手還準備再喝一瓶,簡沐辰攔住了她,勸到:“差不多了,你不能再喝了。”

  柳茉紅著臉,口齒不清的說道:“不嘛,我還要。”語氣里帶著從來沒有過的溫柔和撒嬌。

  簡沐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喝多了,他感覺有些熱,他搶過柳茉手里的瓶子,把喝的坐都快坐不直的柳茉扶正。然后叫了服務員過來結賬。

  任意和顧蔓蔓說要回房間打游戲,兩人先回了房間。

  這邊柳茉喝高了,吵著鬧著要出去吹風,拉都拉不住。簡沐辰沒辦法,只能陪著她去外面吹風。

  喝醉酒的柳茉像是完全換了一個人,既不是冷冰冰的也不會動手打人。

  兩人跑到酒店不遠處的海邊,柳茉興奮的對著海水大喊大叫:“啊~,我好開心啊。啊~~~~~~”

  簡沐辰站在一旁雙手抱在胸前,眼神憐愛的看著她。他知道柳茉是在通過這種方式釋放她心里的壓力。

  柳茉跑到簡沐辰跟前,抬頭看著他的眼睛,對著他眨眨眼,像小朋友求表揚一樣,一臉期待的問:“你今天開心嗎?”

  看著眼前這個小臉微紅,鼻尖微微冒汗的柳茉,這個和平常大相徑庭的柳茉,簡沐辰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說道:“我很開心。”

  聽到簡沐辰的回答,柳茉捂著臉害羞的低下頭,然后小聲的說道:“我也很開心,我好喜歡今天。”

  柳茉的話讓簡沐辰有些口干舌燥。他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做出些什么,于是決定還是先回酒店。

  奈何柳茉死活不肯回去,一會說要吹風,一會說要去看演唱會,最后干脆自己唱了起來。

  那歌聲簡直魔音繞耳,簡沐辰心想還好這么晚了,周圍沒人,不讓要被投訴了。

  柳茉越唱越來勁,一個人開了一場演唱會:“下面的朋友你們好嗎?借我你們的手,熒光棒揮起來。”

  簡沐辰簡直哭笑不得,被她強迫打開手機燈當做熒光棒揮動著。

  這還不夠,柳茉唱了一半又說:“來,下面這首歌由你們來唱,”說著又把礦泉水瓶做的話筒伸到簡沐辰面前讓他唱。

  簡沐辰接過礦泉水瓶,一開口,柳茉都驚訝了,如此溫柔的聲音,直擊柳茉心底。

  她雙手捧著臉,靜靜地看著簡沐辰,陶醉在他的歌聲里,聽的如癡如醉。

  一曲唱完,柳茉賣力的鼓掌,毫不吝嗇的贊美道:“好帥啊,好好聽~”

  柳茉的反應讓一直傲嬌的簡沐辰都有些不好意思,他摸摸鼻頭,笑著朝柳茉走過去,結果一不小心腳下被什么東西絆到,直接撲倒了柳茉。

  兩人緊緊挨在一起,四目相對,只聽到彼此急促的呼吸聲,簡沐辰喉結不自覺的滾動了一下。

  就在這時柳茉居然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慢慢閉上了眼。

  簡沐辰感覺身體一陣燥熱,他心里吐槽了句我靠,然后深呼一口氣,停了兩秒一咬牙迅速從柳茉身上撐了起來,耳根發熱,滿臉通紅。

  他也不看柳茉,咳了一聲,低聲說道:“先回去吧。”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聽見任何動靜,簡沐辰低頭一看,怎么還閉著眼睛,他以為柳茉是不好意思,俯身去,仔細一看,她居然睡著了。

  簡沐辰無奈的笑笑,一把抱起柳茉回了酒店。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校園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