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八十年代嬌氣慫包章節目錄

八十年代嬌氣慫包章節目錄

金歌鐵馬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八十年代嬌氣慫包》是作者金歌鐵馬傾心創作的一部長篇穿越甜文,主角是姜悠蔣文斌,講述的是:姜悠從出生起到后來,一丁點苦都沒吃過,沒想到平地摔一跤到了八零年代,成了孤苦無依飯都吃不飽的小可憐,地主家的傻兒子蔣文斌對人從來都是惡語相向,卻不想面對姜悠這個小慫包難得溫言軟語,眼看著小慫包拿著自家糧食散播救人,他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見,能怎么辦呢,他也很愁啊…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八十年代嬌氣慫包》是作者金歌鐵馬傾心創作的一部長篇穿越甜文,主角是姜悠蔣文斌,講述的是:姜悠從出生起到后來,一丁點苦都沒吃過,沒想到平地摔一跤到了八零年代,成了孤苦無依飯都吃不飽的小可憐,地主家的傻兒子蔣文斌對人從來都是惡語相向,卻不想面對姜悠這個小慫包難得溫言軟語,眼看著小慫包拿著自家糧食散播救人,他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見,能怎么辦呢,他也很愁啊…

免費閱讀

  不同于她撒嬌時的哭,眼眶紅紅紅,小鼻自一抽一抽的,沒有絲毫的美感。

  蔣文斌抿了抿唇,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半晌,低頭輕訓:“好了,哭的丑死了,我明天再來看你,家里離的這么近,星期天不就回去了嗎?有什么好哭的!”

  姜悠吸了吸鼻子抬頭傻乎乎的問:“我還能回去嗎?你不是說只讓我住一個星期?”

  “誰讓你欠我這么多錢,我不得看著點。”蔣文斌看著哭的鼻頭紅紅的姜悠,難得的調侃。

  姜悠有點開心,抿了抿嘴抬起頭望著他又問:“那你明天真的來看我?”

  “嗯。”蔣文斌點頭。

  “那拉勾,你要是不來,你就是小狗。”說著姜悠伸出了小手指。

  看到姜悠舉到面前的小手指,蔣文斌抽了抽嘴角,沒動。

  姜悠扁著嘴又要哭:“你是不是想騙我……”

  蔣文斌黑著臉,僵硬的伸出小手指快速勾了一下。

  黑與白,粗與細的對比在半空中揚起,落日的余暉撒在上面唯美且堅定。

  蔣文斌開車走的時候,姜悠還依依不舍的在與原地看了好久,眼淚在眼眶中打著轉,硬是憋著沒掉下來。

  后車鏡里的身影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變成一個黑點,蔣文斌才伸手往下拉了拉油門,加快了行駛的速度。

  看不見車了,姜悠拎著蔣文斌給她買的東西,轉身往宿舍樓走去,相比來之前的左顧右盼,回去時的姜悠腦袋耷拉著,也不覺的這片校園新奇了,興奮感消失之后,只剩下陌生感。

  只覺得這片校園又大又空,周圍的人全是生面孔,一個人認識的人也沒有,有一種全世界只有她孤身一人的感覺。

  想到蔣文斌說明天還會來看她,姜悠把手里的包抱進懷里,悄悄為自己打了打氣,加快了回去的速度。

  姜悠抱著包站在宿舍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推開門,往里走,臉上揚起笑容。

  看著宿舍里已經來的三個人,或臥、或站、或坐。姜悠微笑且有禮貌的伸手打招呼:“嗨,你們好啊,我叫姜悠。”

  住在在姜悠下鋪對面的女孩,最先反應過來,也揚起笑臉朗聲回道:“你好,我叫林爽,爽朗的爽。”

  緊跟著睡在林爽上鋪,正在鋪被的人趙芳芳也抬頭望向姜悠,有點靦腆的回笑了一下:“你好,我叫趙芳芳。”

  住在林爽下鋪旁邊的人回頭審視的看了一眼姜悠,過了一會才小聲的說:“我叫李二丫。”說完又轉身整理自己的東西去了。

  姜悠不知道,在她沒來之前,整個寢室里根本就沒人說話,現在才算是打破寂靜。

  姜悠抱著包坐在自己床上,低頭翻了翻,把一包牛奶糖拿了出來,這是蔣文斌叮囑她要給大家分的。

  姜悠從里面抓了把糖捧在手心里,走到林爽跟前說:“你吃糖嗎?味道還不錯,要不要一塊?”

  說著把捧著的糖遞到林爽跟前,林爽看著姜悠手里的糖笑著說:“那我就不客氣了啊,我也帶了好吃的,等會我也拿出來給你們嘗嘗。”說完就伸手拿了一塊。

  這年頭,糖還算是挺稀罕的東西。

  姜悠又捧著糖遞給趙芳芳,趙芳芳帶著高原紅的臉上有點害羞,禮貌的拿了一塊,說了一聲:“謝謝。”

  此時李二丫,已經不整理東西了,一屁股坐在還沒鋪被子的床板上,坐在床上左顧右盼的,眼神亂瞟,像是在看風景一樣。

  在分糖的姜悠沒注意這些,對面的林爽看到這一幕,頓時想起了她那奇葩的二伯娘,心里頓時有點警覺。

  姜悠照著前兩人那樣,把糖捧到李二丫面前,姜悠還沒說話,李二丫自己就開口了,小聲又怯怯的說:“我自己拿就可以了。”

  說完自己就伸手去拿,好像生怕姜悠給她拿一樣。

  不小的手掌,黝黑黝黑的,一把抓走了許多,看了眼姜悠掌心還剩下的兩顆糖,李二丫覺的有點可惜。

  姜悠看著手心里剩下的兩塊糖有點沒反應過來,此時李二丫又開口了輕輕弱弱的說:“你應該還有,那剩下的這兩顆糖就給我吧?”說的好像是剛才沒給她一樣。

  說完不等姜悠回答,就想伸手去拿。

  姜悠眼神一變,咻的一下收回手,把糖攥進手里背到身后。

  然后直視著李二丫,小模樣異常天真的張口道:“不行呀,林爽和芳芳她們才拿了一塊呢,你都抓這么多了。”可口中說出的話卻絲毫都不留情,直接揭露出□□裸的現實。

  說完轉身就走,把手里的剩下的兩顆糖,一顆給了林爽,一顆給了趙芳芳。

  李二丫頓時像是被欺負了一樣,小聲的怯怯的道:“你不是還有很多嗎?”

  姜悠眨眨眼睛回頭望著她,瞬間變的比她更委屈最一扁說:“那是我花錢的買的,你花錢了嗎?不應該是我想給誰就可以給誰嗎我媽媽就這樣叫的我呀。”一句話頓時咽的李二丫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姜悠往自己床鋪走去,壞笑的彎起眼睛,哼,她又不是傻子,這種人侯府多著呢,不僅能裝,壞心眼還多,裝誰不會啊,這可是她的生存之道呢。

  姜悠覺得自己不壞,但也從不覺的自己是個濫好人。

  林爽和趙芳芳看李二丫的眼神都變了,糖又不是什么便宜東西,剛才她那一把抓的可不少了,怎么能開口說出這樣的話。

  給你是情分,不給你是本分,兩人心里頓時拉起一道障壁。

  姜悠脫掉鞋,盤坐在床上,開始翻蔣文斌給她買的東西,有些是她自己要的,有些是蔣文斌去給她買的。

  衣服鞋子襪子毛巾鏡子……翻著翻著竟然還找到了一把頭花,姜悠小嘴一翹,勾起一個弧度。

  趕緊拆了頭發,打算重新給自己挽一個。

  對面的的林爽看到正對著鏡子挽頭發的姜悠,有點羨慕的無問:“姜悠,你洗頭發不麻煩嗎?”

  說完還摸著自己的齊肩短發感嘆道:“唉,我頭發又粗又厚,洗了半天都不干,一狠心我就給它剪了。”

  姜悠手里動作不停的抬頭望她回道:“不呀,你現在這個發型也很好看的,看著又干凈又爽利。”

  “真的嗎?”有點開心的摸摸自己的頭發,被人夸獎總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

  編完后,把頭花卡在挽成的花瓣中間,姜悠開心的左右照了照鏡子,心想,要是蔣文斌在她著,自己肯定要好好的夸他一頓,真是太貼心了!

  不過,大黑熊不在,想到這,姜悠有點低落的垂下肩膀。

  低著頭的姜悠沒有注意到,李二丫在一遍一遍偷瞄她床上的東西。

  姜悠把東西收一收,鎖進了柜子里,李二丫這才收回眼神,有點失望。

  捧著趙芳芳給的地瓜干和林爽給的炸青豆。

  姜悠邊吃邊夸:“芳芳,你媽媽做的地瓜干真好吃,阿姨好厲害呀,林爽你奶奶也好厲害啊,青豆炸的又脆又酥!”說完還嘎嘣嘎嘣的連嚼了好幾個。

  趙芳芳被夸的有點臉紅,連連擺手,她覺得這和剛才姜悠給的奶糖一點都比不上。

  林爽則大方的開心道:“我回去可得和我奶奶好好說叨說叨,我室友夸她做的東西好吃,她肯定很開心。”

  姜悠嚼著東西騰不開嘴,小腦袋猛的點了點,贊同的豎起大拇指。

  幾個人邊吃邊聊,李二丫此時不在,剛才在看到林爽和趙芳芳拿出來的東西后,她就起身端著盆出去了。

  屋里剩下她們三個,樂的自在。

  幾個人聊的正歡的時候,孟箐箐推門進來了。

  開門就爽朗的說:“喲,這都吃上了。”說完還調侃的看向姜悠:“中午吃魚沒吃飽?”

  姜悠嚼了兩口青豆,嬌氣的哼了一聲:“我正長身體呢。”

  小模樣的神氣的不行,孟箐箐笑的扶著門框,看向其他兩個室友,自我介紹道:“我叫孟箐箐,是姜悠的親戚。”

  姜悠是蔣文斌的人,陸樺又是她對象,三下五除二,就等于姜悠是她的親戚,這樣說也沒錯。

  姜悠正嚼的咯嘣咯嘣的騰不開嘴,自此以后在宿舍人眼中孟箐箐的就成了姜悠的親戚。

  因為入學的時間是兩天,目前宿舍一共只來了他們五個人,八人間的宿舍,還有三個沒來。

  幾人在陌生中互相試探著熟悉,姜悠也學著自己一個人在陌生的環境里成長。

  目前為止,情況還不錯。

  晚上,幾個人一起到食堂吃完晚飯,打水洗澡后,就休息了。

  新學的第一天,又點累,又有點興奮,再加上這個陌生的環境,不熟悉的床,不熟悉的屋子,好多人在這個夜里失眠。

  姜悠側躺在床上,兩手交疊的放在枕頭的一側,有點睡不著,她想家,想媽媽,也想……大黑熊。

  翻來覆去到后半夜,姜悠才算是徹底睡著。

  姜悠熟睡,此時,她身體里的善珠開始旋轉發光,珠里的善水開始一波一波的涌起翻滾,突然猛的漲了一毫米,又翻涌了幾圈后,才開始平靜。

  直到徹底穩定下來后,善水開始從善珠里溢出來,分別形成幾股涌向姜悠身體的各個脈絡,小心平穩又迅速張揚。

  睡著的姜悠沒什么都知道,正做著香甜的夢。

  夢里她又變成了一只貓,還靠自己的本事抓了條大魚,正站在湖邊,一只貓抱著條魚傻笑個不停,此時一個大黑熊跑了過來,兇巴巴的搶走了她魚,挑完刺又兇巴巴的還給了她。

  由于昨天晚上一直到半夜才睡著,所以姜悠又賴床了。

  孟箐箐喊了幾聲,但看著她咕扭咕扭拉被子的萌狀,伸手輕輕點了點她的小臉,還是沒忍心叫她起來。

  反正今天學校還在迎接其它的新生,又沒有什么事要做,就讓她睡好了。

  就自己和林爽她們出去逛校園了,昨天一天忙著開學的事情,都沒好好逛逛,就連李二丫都跟著一起出去了。

  轉眼就宿舍沒有人了,靜悄悄的,只剩下姜悠一個。

  床上的人朦朦朧朧的翻個身子,砸砸嘴,又進入了熟睡。

  這邊,蔣文斌想起昨天答應了姜悠的事,一大早就起來了,整理好正打算出門,此時,顧毛毛來了,胡炎也跟著一起。

  蔣文斌拉門的手頓了一下,把人帶進客廳。

  顧毛毛一屁股坐到沙發上,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信封裝著的東西遞給蔣文斌:“吶,這是你說的那個小姑娘的工資。”

  蔣文斌點點頭,伸手接過來。

  顧毛毛的又接著開口:“這些工資并不是全部的,這次胡炎去找人要工資的時候,還發現了點別的事。”

  蔣文斌眉頭皺起,問:“什么事?”

  顧毛毛聳了聳肩,伸手給自己倒了杯水,下巴對胡炎挑了下一說:“胡炎,還是你跟斌哥說吧。”

  胡炎看向蔣文斌,表情有點嚴肅的開口:“你說的那個叫姜悠的,她的工資一大部分都被一個叫蘇子珊的人取走了,我朋友說,這是她進酒吧簽的協議上就允許的。”

  停頓了一下,胡炎有點猶豫的開口:“我朋友還說,姜悠上次走的時候,好像是因為一個客人的原因。我朋友趕過去的時候,桌子上已經堆了滿滿的空酒瓶,亂七八糟的放在一起,哪位纏著的姜悠的客人已經暈倒在了地上。”

  蔣文斌想到自己第一次見到姜悠的場景,散落的扣子,沖天的酒氣,頓時臉色有點難看,要是那個人不暈過去,后面會發生什么一點都不難想像。

  手不自覺的攥緊了信封,眼神冰冷的問:“誰?”

  “我查了一下,發現是青石南街的一個混混,人家都叫他蛇頭。我昨天和毛毛還堵了他,他說他是拿錢辦事,是幫一個叫蘇金寶的辦的,他怕我們打他,又多說了一點別的事……”

  “什么事?”蔣文斌冷冷的問。

  這次顧毛毛接話了:“說什么賣房子的錢他拿的也不多,大頭都給了蘇家什么的,他就是只牽了個錢。”

  顧毛毛抬頭有點也不解的往向蔣文斌:“斌哥,不就是拿一個工資嗎?怎么還能牽出房子的事?什么房子?”

  此時蔣文斌沒有回答,整張臉都冷了起起來,渾身散發著冷氣,眼神沉沉的盯向手里的信封。

  半晌才開口道:“行,我知道。”

  顧毛毛撓撓頭疑惑的與胡炎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沒說話。

  顧毛毛還略帶了點失望,本來還想看看斌哥的八卦的,現在什么都沒看成。

  走的時候顧毛毛才想起來自己還有別的事忘了問:“斌哥,上次有個小服裝廠找到我,想讓我們給他們廠子里弄一批機器。”

  蔣文斌沉吟了一下回道:“先不談,你們先把手里的這批貨送過去,等猴子手里的事忙完,我再看看情況。”

  顧毛毛和胡炎正了正臉色點點頭,走了。

  蔣文斌伸手把手里的信封撕開,看著里面的三百塊錢,再想到剛才胡炎說的話,怒火與冷氣在身體里交雜出現。

  蔣文斌到宿舍樓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了中午,周圍還有好多來往的家長進進出出。

  頓了一下,蔣文斌直接抬腿上去了。

  站在宿舍門口,蔣文斌抬手打算敲門,剛敲了一下門就開了。

  看著被一下就敲打開的門縫,蔣文斌臉一黑,竟然不鎖門!

  此時屋里傳來一陣抽泣聲,聽出是的誰的聲音后,蔣文斌猛的推開門,快步走了進去。

  空蕩蕩的屋子里,只有姜悠一個人坐在床上,坐在床上哭的一抽一抽的。

  姜悠聽見動靜,抬頭看見進來的蔣文斌,瞬間掀開被子,跑下去,猛的抱住蔣文斌把臉埋進他的懷里,嗚咽聲愈發的大了,像是找到了可以依賴的人一樣。

  小臉埋進他的懷里不出來,嘴里還嗚嗚的哭著,口齒不清的說:“我又變,又變,嗝!丑了,我不要上學了,我是不是要死了?嗝!我不要在這,我要回家,嗚嗚嗚……”

  蔣文斌被抱的猝不及防,整個身體瞬間都僵硬了,手腳都不知道往那放。

  視線俯視著懷里毛茸茸的腦袋頂,聽著姜悠嗚嗚嗚的哭泣聲,蔣文斌有點手足無措,半晌,才像個機器人似的極其緩慢的抬起胳膊,手掌輕輕罩上姜悠的腦袋,一下一下的往下順著頭發,有點僵硬的輕哄道:“不丑,不丑,你一點都不丑。”

  蔣文斌的勸哄絲毫不管用,姜悠的眼淚珠還是不停的往下掉,松開蔣文斌,姜悠往后退了幾步,哭著舉起手臂給他看,嗚咽道:“我一覺醒來就成這樣了,胳膊上腿上全都是,嗝!只要是露在外面的地方全都有,我是不是要死了,嗚嗚嗚……”

  說完像是想起什么,姜悠猛的用手蓋住臉:“你別看,嗝!我臉上是不是也都是這樣?”

  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但看著姜悠上的露在外面皮膚上滿是一塊一塊的紅斑,蔣文斌也嚇了一跳,沒有回答姜悠的話,伸手拉過姜悠就往外走:“現在就去醫院!”

  姜悠掉著眼淚點點頭,跟著走了幾步,想起什么,又掙開姜文斌的手,跑回去拿了一件外套。

  走回蔣文斌跟前,紅著眼眶看向他,哽咽對他開手說:“我,我不要,不要,嗝!自己走,會被人看到,看到的,嗝!”

  蔣文斌僵著身體對上她的視線,但是看著她紅紅的鼻頭,小臉哭皺成一團,委屈的不行。

  猶豫了一下,膝蓋微彎,兩手用力,把人給抱進了懷里。

  姜悠頓時整個人都縮進了蔣文斌的懷里,用手里的外套把自己從頭到腳都蓋住了,嚴嚴實實,不留一絲縫隙。

  小手揪住蔣文斌的襯衣,把臉埋進去,不愿意出來,眼淚的溫度一會就把蔣文斌的襯衫燙濕了。

  蔣文斌抿了抿唇,快步向外走去。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