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盛唐小書生封長生全文免費

盛唐小書生封長生全文免費

書無顏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小說完結免費推薦

穿越古代小說《盛唐小書生》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書無顏傾心創作,主角是封長生,講述的是:貞觀盛世,萬邦來朝。 揚州的清風、細雨、斜柳和瓊花。西湖的平湖秋月、斷橋殘雪、雷鋒落照與蘇堤春曉。皆使文人墨客流連忘返,沉醉其中。 封長生一朝穿越來到這令無數人羨慕的時代,大放異彩。 其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風流。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穿越古代小說《盛唐小書生》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書無顏傾心創作,主角是封長生,講述的是:貞觀盛世,萬邦來朝。 揚州的清風、細雨、斜柳和瓊花。西湖的平湖秋月、斷橋殘雪、雷鋒落照與蘇堤春曉。皆使文人墨客流連忘返,沉醉其中。 封長生一朝穿越來到這令無數人羨慕的時代,大放異彩。 其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風流。

免費閱讀

  趙青側目望向沈武,只是覺得有些熟悉,但是一時之間卻也沒有想起來。

  反而是旁邊一直認真聽著教習念誦文章的王仲回答道:“他叫沈武,是揚州知州之子,與我父親也是同窗好友。”

  王仲雖然只是在幾年前才見過沈武一面,但是依舊將他認了出來。

  聽見王仲的話,封長生才了解的點了點頭:“原來是知州之子。”

  封長生不僅僅在學院里面觀看圣人古籍,還將整個唐朝的官員等級也了解了一遍。

  知府是一州之地最大的官員,在朝廷中也是從四品的官員,而知州這個官職可謂是比知府還要少,當然這并不是說知州比知府更高級,知州也只是相當于從五品的官員而已,說他少是因為知州的權利基本上與知府相差無幾,而一地只需要一位知府就可了,沒有必要畫蛇添足,當然凡事皆有例外。

  沈武的父親便是揚州的知州,這揚州將近臨海,是海鹽制作的圣地,加上前朝開通的大運河也正好路過揚州,是以揚州比杭州更繁華幾分,而揚州如此重要,陛下自然不會將如此之地交給一個人打理,于是沈武的父親沈清秋就被陛下派來了揚州,做了個知州,與揚州知府一起共同治理著揚州,并且每隔半年便要回京敘職,面見陛下,將揚州的發展等等據實以告,同時也會商量揚州下半年如何發展。

  所以這知州雖官職不如知府,但是見面依舊是同級相稱,雖不能獨自掌握一州之地,但是得到了圣上的垂青,也算是有得有失,福禍自知。

  在封長生出神的時候,臺上的教習已經讀完了整篇文章,帶著一股意猶未盡的語氣宣布道:“第一場,浮云隊獲勝。”

  說完后教習將手中的紙稿交于一旁等候的雜役,繼續說:“下一場,浮云隊出題,鴻雁隊答題。”

  宣布完之后,教習看了看雙方的人,說道:“你們準備好了沒?”

  在收到肯定的眼神之后,教習說了句“比試開始!”就回到了臺下。

  鴻雁隊。

  在李鴻的身邊一個瘦弱的男子低聲說道:“這第一場這么大的優勢都被逆轉了,我看這一場有點玄啊!”

  “竹子,別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上一場也就那幾個人運氣比較好而已,這次可沒這么好運了。”另一個微胖男子聽見之后,立馬回道,不過這話他自己也有點不太相信,接下來眾人皆將眼神看向了自己的隊長李鴻。

  此時李鴻可謂是頂著巨大的壓力,不僅僅是因為這一場如果不贏那他們的比分就是二比零,浮云隊完勝,而輸給這個俞柳他自己也會不甘心。

  更是因為第一局是自己決定要現場擬定題目,而不是用早已準備好了的問題,說不定這樣就算他們會贏也絕不可能這么輕松。

  李鴻拳頭緊握,并沒有注意到其他隊員的表情,而是一直盯著對面,下一局自己必須贏。

  浮云隊出題比起上一局鴻雁出題的速度可是快了不少。

  俞柳走了出來對著李鴻說道:“李兄,你我二人皆是喜愛詩詞之人,這第二場便定為填詞如何?”

  “填詞?”李鴻腦海中一閃而過這兩個字,“俞兄先請。”

  填詞也就是對方說出兩句詩詞,你負責將詩詞補充完整,與對對子比較相像,但是又截然不同,對對子下聯只要符合上聯的排列與韻腳便可以了,但是詩詞不一樣,你想要填詞自然要弄懂別人的殘句當中想要表達的是什么,然后依照作者當時的感情,將詩詞全部寫出來。

  所以不僅僅是要求對手詩詞的基本功,還要有超強的理解能力。

  填詞也算是最難的一種比試方式,殊不知現在也有許多古代的殘句流傳下來,沒有人能夠完善。

  俞柳也不客氣,將自己隊伍之前商量好了的殘句說了出來,至于沈武,他在比賽開始之前便已經說好,只有他們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他才會幫他們,否則不會出手,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提問的環節。

  “不知情字寫幾何,卻道千千結難舍。”俞柳說完后,看著李鴻說道,“李兄,這是小弟前幾日偶然得之的一首殘句,還望李兄賜教。”

  偶然得之不假,但是這句詩卻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而是他在西湖散步時偶然自,身旁路過的馬車中聽到的,當時俞柳并沒有反應過來,加上馬車又太快,所以俞柳只聽得了這么兩句。

  回家后,俞柳也曾試圖將這首詩還原,也曾尋遍了古籍,但是依舊沒有任何頭緒,今天在這里將這幾句詩說出來,既是希望能將這首詩填補完整,又是希望可以憑借著這首詩找到當時馬車當中的那位女子。

  想著當時柳樹成蔭,微風將車廂的簾布吹開,露出了一邊側臉,讓俞柳也是一怔失神,可惜等他反應過來之后,也只是剩下這兩句殘詩而已。

  “不知情字寫幾何,卻道千千結難舍?”李鴻幾人也沒有懈怠,在俞柳給出題目之后,就圍在一起討論開來。

  而不管是臺上的沈武或者是臺下的封長生與王仲也對著這句詩默默思索,特別是沈武,這俞柳是是什么水平,在跟他在一起這一個月里,他怕是再清楚不過了,今日說出這樣的詩,說是俞柳寫的他也不會相信。

  雖然不信但是沈武也沒有揭穿,低頭自己默默思索了起來,人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天才的,之所以沈武與封長生幾人被稱作天才,不僅僅是因為封長生開了掛,更是與這份時時專研的精神分不開。

  雖然這是鴻雁隊的題目,但是也不影響他自己想著。

  鴻雁隊在想著答案,浮云隊卻是什么也沒有動,安安靜靜的看著他們。先前也說過,比賽的規則是他們自己制定的,第一場鴻雁隊出題的規則是一回合只有這一道題,雙方各寫一篇文章,而這第二場填詞的規則便是一方出一方答,答完之后另一方也出一句殘詩,若是雙方都答不出來,就是平局。

  一炷香的時間過得很快,特別是對認真做著某件事的人來說就更快了。

  顯然這首詩并不是用幾分鐘就能寫出來的,李鴻幾人雖然想了許久,也只是勉勉強強拼出了一首詩,說是拼也算是勉強,在場的諸位都是整個杭州未來的基石,自然不需要臺上的諸位評委夫子評判也知道此詩的質量如何。

  聽到李鴻念出自己的詩句之后,俞柳也有些黯然,終究還是補不齊這首詩。

  不過他回頭的時候看見沈武也在閉目思索,于是心里升起了一點希望,“表弟,你寫出來了嗎?”語氣帶有三分期冀。

  聽到俞柳的話,沈武才睜開了雙眼,張口說道:

  “沙場征戰幾時休,殘陽老馬惹人愁。

  曾記年少醉當歌,恣意百花羅扇側。

  不知情字寫幾何,卻道千千結難舍。

  若是當年初見時,霓裳為衣莫相辭。”

  一首詩吟完,一旁的俞柳眼睛便亮了起來,這詩與那首殘句匹配非常,如果不是知道沈武才來到杭州沒有幾天,俞柳都認為他也見過那位女子,聽過這首詩。

  沈武的聲音不大,但是擂臺只有這么大,對面的李鴻也聽見了沈武做的詩,他們自然不會認為這是沈武幾人在作秀,而真的是他自己剛剛一個人在一炷香之內作出來的。

  看著自己五人辛辛苦苦拼湊而成的詩句,再聽聽沈武自己寫的詩,一股挫敗感立刻縈繞心間,自己等人六歲啟蒙,如今十余載苦讀,竟然不如一位稚童。

  這一刻給李鴻的打擊還是蠻大的,但是能和俞柳成為對手而且惺惺相惜這么久,李鴻的臉皮也與俞柳的差不了多少了,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不管怎么說自己幾人已經成功的寫出了一首詩,下面就是自己出題,到時候只要出個難句讓他們答不出來,那自己等人還是有機會將比分扳平的。

  臺下,王仲思索無果之后向著一旁的封長生問道:“封兄,你可有詩句!”

  雖是疑問,但是王仲的語氣倒是肯定無比,正所謂術業有專攻,王仲對于詩詞歌賦雖然比一般的學子好一些,但是他主要學習的依舊是各種經傳史義,這作詩的本事還是封長生最為擅長。

  封長生也不謙虛,看著周圍李洛兒也是一臉的期待,張口說道:

  “古亭酥雨亂如麻,才思小姐誰人家。

  不知情字寫幾何,卻道千千結難舍。

  相思暫留惜昨日,不叫伊人思年華。

  小生此去無經年,金釵回首結發游。”

  沈武距離封長生這邊比較近,加上封長生也沒有刻意的壓低自己的聲音,所以在封長生說話之時,沈武就已經注意到他,聽完封長生的詩之后,他那漠不關心的眼神有了一絲波動,隨后看向了封長生這邊,開口說道:“不差!”

  “什么不差?豈止是不差,表弟你實在是太厲害了。”俞柳沒有注意到沈武的小動作,還以為他是在說自己,于是激動的夸獎道。

  “俞柳,你知道他是誰?”沈武從來到俞柳家之后,就沒有叫過他表哥,不過俞柳已經習以為常,也不介意。

  在聽到沈武的問話之后,俞柳也是將視線順著沈武的手指看向了封長生一行人。

  若是其他的學長自然不會關注一個新生,就算是這個人已經在杭州城名聲大燥,但是他們這種老生關心的卻并不是什么曲水流觴之類的小會,而是向著府試做著準備。

  所以實際上封長生的名聲也只是在小一屆的學子圈里面流傳,但是還是沒有進入到成年的書生眼中。

  當然除了那些愛好詩詞的人除外,就比如說曾經的鹿鳴書院小詩王徐青。

  恰巧俞柳就剛好若是徐青也從他的口中知道了封長生。

  于是俞柳看著封長生帶著一絲謹慎:“他叫封長生,聽說吟詩作詞倒是有一手,就連徐青那家伙也不是對手,要是他也參加了這場比試那倒是有點難搞。”

  不過聽到俞柳這么說,沈武倒是沒有什么害怕的心思,反而有點興奮:“果然,我沒有看錯人!封長生!”

  擂臺上,不管沈武對封長生有多感興趣,最終比試依舊是要開始的,剛剛一句鴻雁隊成功的填好了詩詞,所以該鴻雁隊出題。

  依舊是李鴻,他開口朗聲說道:“俞兄,我們出‘朝登雪山雪漫天,問客今夕是何年?’”

  這句詩自然也不是李鴻想出來的,而是以前看的古籍上有這兩句,他此刻也只是借用而已,畢竟規則上沒有說出的殘句是自己想出來的,為了能贏,李鴻也算是不要面子了,而且那本古籍比較偏僻還是孤本,說是他自己想的其他人也不會知道。

  此句殘句并不想俞柳出的題目那么晦澀,但是難度更甚,先是寫出登山之景,但是卻沒有寫出為何登山,這就要靠他們自己琢磨了,而后的一句問客今夕是何年?這句是在問別人還是自己?有些類似爛柯人的味道,爛柯人是一個典故名,典出南朝梁任昉的《述異記》中,最出名的一句就是劉禹錫的“到鄉翻似爛柯人。”這一句,廣為流傳。

  而此句“問客今夕是何年?”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就連沈武也高看了李鴻一眼。

  一場比試,精妙之語迭出,讓很多原本圍繞在別的擂臺邊上的學子都來到了這里,讓原本稀松的人群逐漸擁擠起來。

  所以在李鴻說出這句詩詞之后,引起的震動不比其它地方小,就連評委席上的各位夫子的眼神也轉移到這場比賽上。

  寫詩一般人都是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情才會寫的深刻,能打動人心,這樣才是流傳百世的名句,但是世上從來不缺少天才,李商隱的“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李賀的“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樓半開壁斜白。玉輪軋露濕團光,鸞佩相逢桂香陌。”。

  他們沒見過嫦娥也沒有看見過月宮,但是這些詩都是千古名句,誰能說半句是非呢?

  沈武在眾人的期待中退出了冥想的狀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休息了一會才說道:

  “把酒觀月月似鉤,天下人家各相同。

  朝登雪山雪漫天,問客今夕是何年?

  十年思量自難忘,鳥去人歸行難將。

  村前柳樹鬢如霜,回首好似夢一場。

  ”

  為何登山?只為看輕回到故鄉的道路,問客現在是何年,問的是時間嗎?不!他是在嘲諷自己離開故鄉之后,自己已經記不清楚是多久了,他問的是自己,因為自己離開了自己的故鄉,所以他不管到了哪里,自己依舊是一個客人。

  自己的家在遠方,這里雖然好但是依舊不是自己的家。

  十年思量,點名了時間,作者已經離開了十年了啊?這既是對上一句今夕何年的回答,又是對自己思鄉之情已經溢于言表。

  就算是離開了自己的家鄉十年,可是依舊不敢忘懷,鳥兒指的是大雁,大雁南飛是必然的事情,就如同自己要回到自己家鄉一樣,無法阻止。

  “行難將。”將要回鄉的時候卻有點難以落步,這也從側面表現出作者對家鄉的擔憂與猶豫,擔心自己見到的故鄉還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嗎?

  村子前的柳樹依舊是原來的樣子,可是自己的頭發已經斑白了,站在柳樹旁,回想著自己的一生,從當初年輕氣盛的離村而去,站在柳樹旁發誓,要干出一番大事業,到現在自己行將就木,又重新回到了這棵柳樹下,好像以前的重重都如同夢一樣。

  封長生在沈武念出這首詩之后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也正因為如此,他也將這位沈武當成了自己最大的對手,不過,封長生看著身邊的朋友笑了笑,如果我們在擂臺上相遇,最后一定是我們勝利。

  不同于封長生的信心滿滿,臺下有許多都是報名參加擂臺的學子,不過因為現在沒有抽到他們,所以現在正在觀看別人的比賽,也算是了解自己未來對手的情況。

  而他們能有信心來參加,自然也不是庸才,如同封長生一般,他們自然也聽懂了這首詩蘊含的意義,可以說這已經不是填詞了,這句殘句本來就是這首詩的一部分,沒辦法分開。

  所以他們在激動的同時,還在祈禱自己比賽時千萬不要遇到沈武,不然的話自己干脆直接認輸好了,這人太無解了。

  看著臺下學子激動的表情,李鴻也自然明白自己這場比試是輸了,輸的很徹底,不過!

  李鴻走到俞柳身邊說道:“俞兄,這次我可不是輸給你,而是輸給這位小兄弟。”

  雖然輸了但是要李鴻向著俞柳承認自己不如他,是根本不可能的。

  俞柳聽了之后,帶著一臉笑意的說道:“李兄也不用太過在意,要知道他也把我虐的很慘。”

  兩人對立但是也并不是敵人,有一種惺惺相惜之感油然而生。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