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都市 → 末日成道最新小說更新

末日成道最新小說更新

侯老武 著

連載中免費

《末日成道》是作者侯老武的最新力作,正在火熱連載中,小伙伴們快來看看吧,該小說圍繞著主角吳為的故事展開描述,講述的是:在末日之中,萬法皆空,沒有人能抵擋末日的來襲,也不會有人認為他們能存活到最后,但吳為不同,末日無邊,那就將天撕開一個新的縫隙,打出一片新的天地!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末日成道》是作者侯老武的最新力作,正在火熱連載中,小伙伴們快來看看吧,該小說圍繞著主角吳為的故事展開描述,講述的是:在末日之中,萬法皆空,沒有人能抵擋末日的來襲,也不會有人認為他們能存活到最后,但吳為不同,末日無邊,那就將天撕開一個新的縫隙,打出一片新的天地!

免費閱讀

  幾人熱情的聊著天,共過患難的交情,加上他們本身修為不高,本來就來看看熱鬧的,現在吳為一行來了后頓時覺得信心百倍,這幾人對吳為都有點盲目的相信,當然說崇拜更合適點,只是他們自己沒感覺出來。

  就在幾人聊的開心的時候,一聲尖銳的鳥鳴出現在上空,幾人激動的站了起來,仙府出世了,但是吳為卻是一就坐在那里,幾人看到他還穩如泰山,不禁奇怪,袁明卻是個急性子急忙來拉吳為:“吳道友,知道你們修為高,知道你帥氣,但是這種情況下你就不要耍帥了吧,再不快點那么我們就連湯都喝不到一口了。”

  吳為看著她笑了笑,喝了一口香茗,說到:“袁道友稍安勿躁,我先問你個問題,我們現在去就能爭的過那些大門派嗎?爭不過是吧,而且你覺得現在所有人的目標是什么?”

  陳同也是反應可過來,如有所思的說到:“吳道友說的極是,現在能在前面進去的肯定是幾大派,其他的門派和個人根本不敢率先進去跟他們爭,再者進去的人肯定會直奔整個仙府的控制中心就是鎮府而去,反而對這進去的沿途不會太在意,畢竟他們誰都不想對方得到,那么剩下的化神期修士只能在后面喝口湯,但是不是我吹,有吳道友這般的存在,我們這個團隊的實力是僅次于幾大派的,對那些小派和散修,即使是返虛期散修我們都有壓倒性的優勢,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沿途的天材地寶,吳道友心思縝密啊,我等自愧不如。”

  吳為站起來拱手說到:“過獎了,陳道友你們也是關心則亂,身在此山中而已,我則是旁觀者清,也罷,現在估計都進去的差不多了,我們也進去吧。”

  出了營地,一行人奔仙府而去,吳為和陳同幾人連同韓八一起在前面,蘇九妹則帶著兩個小孩在后面跟著,禁制已經完全打開,顯出仙府,整個仙府流光溢彩氣勢恢宏,很多人都在禁制打開的那里等待,不知道怎么不進去,圍了好大一圈人在那,幾人擠了進去,只見在通道入口有一群人守著,為首的事一位返虛初期修士,后面是十幾位化神期修士,陳同急忙向相熟的道友打聽,陳同好歹也算一教之主,認識他的人也很多,一拿銅錘的化神初期修士看到陳同來了,連忙說到:“陳教主,你快來主持一下公道,這中原的幾大派竟然守住出口不準進入,這仙府好歹是在我們西域的地界上,這些偽君子平時道貌岸然的,今天卻不讓我們進出,簡直太不要臉了,你快給我們主持下公道吧。”

  陳同面露難色,就他的修為跟返虛期修士比還差太遠,沒辦法只得看向吳為,吳為還沒開口,袁明這個大炮筒就開炮了“這幾大派也太不要臉的,把其他派全部擋在外面,吳道友,我們沖進去,看他怎么樣”。吳為點了點頭回答道:“看來只有這樣,等會我發起攻擊,將那返虛期修士逼開,你們率所有人進去。”他再回頭對蘇九妹說到:“跟著我,保護好兩個小家伙。”

  說完,六魂幡祭出,他本身就是打著速戰速決的主意,免得時間拖延的太久,六魂幡一搖直沖那返虛期修士而去,那返虛期修士卻也是發現了吳為,飛出一圓盤形法寶抵住六魂幡,口里急忙問到:“敢問是哪位道友,貧道乃昆侖青云,道友與我昆侖為敵實屬不智,放下法寶聽從我們昆侖的安排方為上策。”

  這也是作威作福慣了,大話脫口而出,而且它還以為吳為的六魂幡是一般的法寶,但是他不認識不代表其他沒人認識,有西域的修士見過鳴沙谷主使用六魂幡,前段時間的鳴沙谷滅門也是因為失去了六魂幡,所以很多人就猜測是誰這么厲害,現在看來吳為才化神后期修為,都很驚訝,只是吳為也不會解釋什么,冷冷的看了一眼青云,直接六魂幡全力使出,只一個照面,青云的圓形法寶就被打成幾塊,本命法寶受損,青云一口鮮血吐出,其他化神期修士看到青云手上額,一窩蜂的攻了過來,紛紛叫著替天行道誅滅邪魔的口號,陳同卻是口里一聲沖啊,率領其他的修士和那些幾大派弟子戰成一團,吳為去世沒有給青云手下留情,再一搖六魂幡將青云直接打到幾丈外,誅心劍一出,抵住泥宮丸,將其一掌拍暈,下了禁制丟給旁邊的人,早有人出來將其壓下去看管,其他人卻是看到吳為舉手投足間就將這返虛期修士打暈,簡直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走,我們進去”吳為大手一揮,那些還在斗法的化神期修士全部都住手了,包括那些大派弟子,開玩笑返虛期都舉手就被抓住了,他們再不識相就是送死了,瞬間讓出一條通道,吳為一行人閃進通道,只見一條紫晶玉通道,在玉璧上種著各種仙草,看年份基本都有幾千年,這種年份的即使是普通的人參都是不得了的上品材料,但是這些仙草都是熒光閃閃,很明顯都有禁制,一群惹已經忍不住了,紛紛祭出法寶想要解開禁制,一時間熒光亂閃,爆炸聲四起,吳為看著這些人搖搖頭,繼續往前走,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出現幾根石柱,撐住一個巨大的穹頂,四根柱子上掛著四樣寶物,分別是劍、鏡、團扇、一把雨傘,寶物上分別有一只朱雀站在上面,泛著紅色火焰的眼神冷冷得盯著吳為一行人。

  進來的一群人眼神狂熱的看著那些寶物,眼神泛紅,吳為知道要遭,剛想阻止他們,旁邊的陳同拉了拉吳為的衣袖,對他搖搖頭,說到:“吳道友讓他們去吧,你覺得你能勸阻得了他們嗎?好不容易進來了,門口那些仙草他們可以不要,但是這四樣寶物明顯就不屬于這一界能煉就出來的,

  試問有幾個人能不動心,說實在的我們幾個也很動心,只是知道吳道友你不動有你的原因,我們跟定你就不會亂動心思,何況我們也覺得這些寶物不對勁,前面那些名門正派走這里經過都沒有打這些寶物的心思,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們以不變應萬變,有人給我們探路我們也樂見其成。”

  吳為看著那些正在和朱雀對峙的人,回答到:“陳道友說的極是,前面走過的幾大派的人不是沒有打過主意,是沒辦法而已,你們看,這穹頂四周都有打斗過的痕跡,還有火焰灼燒的痕跡,所以他們應該是吃了虧,沒辦法而已,這幾只朱雀應該不是法力幻化的,而有可能是神獸朱雀被抓住殺掉收取精魄禁錮在這里的,除非能取得仙府的控制權,其他手段在我們這一界應該還沒有能收他的東西,除非幾樣教主法器,但是誰收了,誰就成為眾矢之的,所以能收的估計也暗中放棄了,我們走吧。”

  幾人聽過連連點頭,都覺得吳為說的對,準備離開繼續往前走,正在此時,那些人終究還是經受不住誘惑,終于有人動手了,一時間一群人向各自喜歡的法寶攻擊過去,頓時各種法寶向幾只朱雀精魄打去,但是他們還是低估了朱雀精魄的威力,朱雀精魄泛出紅色的光,翅膀不斷的扇出火刃,火刃所到之處,輕者法寶受損,重者直接隕落,朱雀之火可是會燒掉元神的的先天之火,和三昧真火齊名,元神被朱雀之火燒著,連入輪回的機會的都沒有,必定身化灰灰,所以一時間死傷慘重,但是雖然死傷慘重,但是一時間根本沒有人退出,法寶的吸引力超過對朱雀的恐懼,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今同理。

  不大一會兒,死傷過半,只有二十多人了,但是他們還是沒有停手的意思,剩下的人還在不斷的狂叫“再加把勁,它們已經不行了,再加把勁,一定要干死它們”

  “就是,大伙先滅朱雀,再分法寶,殺啊”

  這些人完全殺紅眼了,他們完全不明白就四件法寶,這么多人分誰,即使滅了朱雀,他們估計還有一場廝殺,看著這些人,吳為莫名的感到悲哀,人類的劣根性在此顯露無疑,為什么從上古開始,圣人教化人間,教大家平等、仁愛、和平共處,上萬年時間人類卻還是自私陰暗,吳為腦子里突然出現一句“難道人類真的是天生低劣的物種?無可救藥?”

  不,絕對不是,人類當屹立于天地之間,有的人有可能有性格卑劣,但是大部分是好的,我們不應該放棄希望,至于像這些品格低劣之人,很多也是因為所處環境問題造成的,散修一沒背景二沒資源看見寶物失態也是可以理解了,向道這里,吳為六魂幡出手,真元盡出,六魂幡連連搖動,將剩下的二十多人全部扇出幾十丈外。

  吳為這一出手頓時將眾人打懵了,眾人眼含怒火的看著她,卻是知道吳為的實力,不敢對吳為動手,大家對峙了一陣,終于有個人開口發話了“你是要獨吞這幾件寶物?我們知道你法力超群,但是在我們死了這么多人后來搶,好像也沒有道義吧。”

  吳為聽到這樣的話差點笑出來,這個時候他們開始說講道義了,剛才各自爭搶的時候就沒有互相謙讓,現在知道對手很強爭搶不過,就開始講道義了,看著他們這些人,吳為突然覺得很可憐,為了幾件法寶人性尊嚴那些都拋棄了。

  吳為嘆了口氣說到:“我不是貪圖這幾件法寶,我手上的法寶任何一件都比這幾件好,我只是覺得你們這樣難道不覺得可悲嗎?即使你們最后滅掉幾只朱雀,那么這四件法寶怎么分配,還不是要亂戰一氣,最后你殺我我殺你,還能剩多少?最多剩四個吧,你們覺得這樣行嗎?你們覺得是我想你們的寶物?何況幾件寶物還不是你們的,我把你們分隔開來只是想讓你們清醒一下,好讓你們自己想下,如果你們還是堅持奪這幾件寶物,我絕對不反對,我只是想幫你們而已,我還要往前走,其他的隨便你們。”

  吳為說完看了看著二十多人,繼續往前走去,蘇九妹和陳同幾人也看了看這些人,眼神中帶著同情的表情跟了上去,而剩下的這二十多人更多的卻是沉思,但是還是有人眼含怨毒的看著吳為。

  “他這樣說肯定是誆騙與我們的,我們不要信他,大家繼續攻打啊,那幾只朱雀已經不行了,擊殺了朱雀取了寶物我們再討論分配寶物的問題,誰要寶物那么就得拿同等級的各類藥材丹藥秘籍等等來交換,所以別聽他的,殺啊!”

  隨著這一聲嘶吼,一群人又戰在一團,不過他們現在聰明多了,一群人先攻打單獨一只朱雀,不分散人手,吳為對這些人徹底失望了,直接進了內層,身后只剩下法寶的攻擊聲和慘叫聲。

  一行人心情十分沉重,他們也不是圣人,沒那么多的同情心,但是也不喜歡看到同道者在這種情況下心智被幾件寶物迷惑,但是他們自求死路,自己也管不了這么多了,走了不遠,他們都停止了這種無用的想法,不得不停止,因為前面有人攔路了。

  攔住去路就是吳為的老朋友,昆侖雷嘯天,幾年不見,雷嘯天也順利進入化神期,不過只是化神初期,但是跟吳為這個妖孽相比卻是差太遠了,所以雷嘯天看著吳為的眼神也非常復雜,雷嘯天身旁是一位返虛期修士和幾位化神期修士。

  吳為看見雷嘯天臉色也有點不是很正常,畢竟誆騙了他“雷師兄,咱們又見面了!”

  雷嘯天卻是眼神很平靜的看著吳為:“是啊我們又見面了,不過吳為怎么哪里都有你們,你不知道你在被通緝?你還真敢來啊,我最后悔的就是讓你從我手上逃走,當初我不知道情況,你誆騙了我,當我得知你的身份的時候,我很生氣,但是我現在看到你的修為,在幾年時間直接到了化神后期,在這一點我承認我不如你,你確實是個天才,但是畢竟你的修為太低了,你走吧,就當我沒看到過你,如果等幾大派的長輩都出來了,就不好那么說話了,你我有一面之緣,我可以保下你,但是你身后的妖仙宗圣女估計是兇多吉少了。”雷嘯天口中盡是真誠之語肺腑之言,但是吳為卻是不為所動。

  淡淡一笑,吳為向雷嘯天打了一拱說到:“雷師兄當年的贈牌之誼,我吳為沒齒難忘,但是我今天已經來了這里肯定不想空手回去,來都來了,我們肯定想進去看看,何況你們這樣講所有散修都攔在外面,難免被天下同道恥笑,所以我覺得為了天下所有名門正派,道門正宗的名譽著想,你們放我們進去吧,何況我們這一行人里還有茅山幾兄弟,正宗的玄門正宗,你們今天讓開我們也不說什么,說實在的如果真動起手來雷師兄你們幾人不一定擋得住。”吳為寸步不讓。

  雷嘯天正要開口,旁邊的那位返虛期修士開口了,本來想跟著一起進去,卻被分配來看著通道,,本以為他這樣的返虛期高手占在這里就可以把這些化神期小修士嚇退,誰知道吳為卻根本不買賬,還大言不慚的說雙方爭斗起來他們幾人不一定擋得住,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小娃娃口氣不小嘛,自不量力,那么就讓老夫送你出去吧”。

  雷嘯天一看頓時大覺不好急忙對吳為說到:“吳為,這是蜀山凌云長老,返虛期修士,你雖然修為大漲,比我修為都高,但是返虛期修士不是你能抵擋的,快給凌云長老道個歉就算了,我們雖然立場敵對,但是不妨礙我們之間的情誼,所以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情,你快走吧”。

  這雷嘯天雖然功利性強,但是倒也不失為一條有情有義的漢子,所以一直在勸說吳為退走,但是吳為卻不會退,單不說仙府的誘惑,就他承載著其他幾人的信任和希望,如果他退走了,那么對幾人的信心打擊卻是太大,何況吳為完全認為這個凌云根本不是他對手。

  吳為再次向雷嘯天謝道:“多謝雷師兄,我知道雷師兄為我們好,但是我如果連凌云長老這關都過不了,不戰而退那么如何成道?所以還煩請凌云長老賜教,如果晚輩有幸贏個一招半式,那么還請放我們進去。”

  吳為這樣一說,雷嘯天也知道勸不了,而凌云卻是氣的冒煙,這小子大言不慚,膽子不小,連連說要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飛劍出鞘“小子,你今天卻是激怒我了,讓你嘗嘗我蜀山劍法的厲害。”

  吳為打了一拱說到:“凌云前輩,雖然蜀山的功法是以練劍為長,但是晚輩今天卻想以我新煉的誅心劍來討教一二,多有得罪,請見諒。”

  話音剛落,吳為也不管什么樣的禮數,反正他是晚輩,修為也比凌云低,所以直接就動手了。

  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在空中傳來,兩把寶劍擊打在空中,凌云老道雖然修為高,但是就單純的寶劍來說是比不上吳為的,開玩笑軒轅劍的雙胞胎兄弟豈是凌云這種仿制紫青雙劍的仿制品能比的?即使用在多的好材料也不行,武器質量的高低在吳為這里完全抹平了修為上的差距。

  吳為將誅心劍的煞氣外露,整個劍身在一片紅霧之中,而凌云老道的飛劍一沾上就失掉一絲靈氣,剛一接觸還沒有發現,但是隨著接觸的次數增

  加,靈氣就失去更多,飛劍和凌云老道心神相連,頓覺不對,急忙收回飛劍,整個飛劍被一絲絲紅霧纏繞,靈氣盡失,把凌云給心疼的哦,連胡須都立了起來,指著吳為喝到:“你用的什么邪門妖術,竟然能污我法寶,今天跟你沒完,使用邪門妖術人人得而誅之。”凌云老道雙眼泛紅,青筋畢現,完全沒有一派宗師的模樣和風度,連雷嘯天都看不下去了,心里暗想,難怪派里的長老們對蜀山的印象不好,經常稱之為蜀山鼠輩,一個返虛期打不過別人一個化神期的就說別人煉的是妖術,簡直就是丟臉。

  吳為也大開眼界了,懶得跟他多說,直接問到:“這樣是不是我贏了,如果算我們贏了我們就過去了,如果不算我們贏那么我們就另外再打過。”

  凌云畢竟是返虛期大能,修道界頂尖高手,吳為話音剛落,凌云凌空一掌向吳為拍來,也幸好是臨敵經驗豐富,來不及反應,無名小鼎祭出擋在胸前,饒是這樣也被拍飛十幾丈,以后鮮血吐出,蘇九妹飛身撲了過來,身上的丹藥像不要錢似的給吳為喂下去,而韓八卻是一拳直接攻向凌云,但是哪是凌云的對手,也被當場拍飛。

  “原來是妖物,看來小輩你真是邪魔外道啊,什么樣的妖物都有,今天貧道卻是要替天行道了,免得讓你們為禍人間。”凌云臉露兇狠之色,剛才的臉丟大了,肯定要找回場子,直接一頂大帽子扣來,要降妖除魔了。

  雷嘯天卻是尷尬在當場,這兩邊都不愿意得罪,兩邊都不好幫,吳為可是修煉天才,今后有可能還要仰仗于他,而凌云老道卻是正道同盟的,更不能得罪,干著急。

  茅山五子和陳同卻是沒有這方面的糾結,管他什么樣的高手,直接大伙上,眾人紛紛亮出法寶將吳為圍在中間,凌云看到這樣的情景,卻更是震怒“好,看來你們這群邪魔外道今天是要跟我們蜀山作對,那么貧道就大發慈悲替天行道了。”

  雙手搓指成劍兩道見光向眾人刺來,陳同和袁明直接擋在了前面,以他們倆的道行肯定會受傷,但是他們還是義無反顧的擋在了前面,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張小幡擋在前面,六魂幡擋在前面,凌云的指劍擊打在六魂幡上如泥流入海。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都市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