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妃你莫屬冒牌王妃不好惹小說

妃你莫屬冒牌王妃不好惹小說

璃城城城城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妃你莫屬冒牌王妃不好惹》正在火熱連載中,故事遞為您帶來更多精彩!該小說由作者璃城城城城傾心創作,主角是林雙兒葉景云,講述的是:林雙兒作為二十一世紀的神偷,卻在一場行動中被一塊奇怪的玉佩帶到古代,成為不受寵的王妃,葉景云的存在讓她寸步難行,后宅中對她的陷害更是難以終止,但林雙兒無所畏懼一一解決,面對葉景云的求和,林雙兒只有一個字,滾!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妃你莫屬冒牌王妃不好惹》正在火熱連載中,故事遞為您帶來更多精彩!該小說由作者璃城城城城傾心創作,主角是林雙兒葉景云,講述的是:林雙兒作為二十一世紀的神偷,卻在一場行動中被一塊奇怪的玉佩帶到古代,成為不受寵的王妃,葉景云的存在讓她寸步難行,后宅中對她的陷害更是難以終止,但林雙兒無所畏懼一一解決,面對葉景云的求和,林雙兒只有一個字,滾!

免費閱讀

  “張大夫,我家小姐怎么樣了?”小姑娘站在床旁,焦急萬分,“娘娘好像什么都不記得了。”

  林雙兒進入王府后就被小姑娘帶到了梅苑,路上她們聊了幾句小姑娘就敏銳發現眼前的小姐好像失憶了,于是趕忙請來大夫為林雙兒檢查。

  “奇怪,摸這脈象,娘娘身體應該并無大礙才對……”張大夫喃喃自語,隨后捋了兩把胡子,起身走到茶幾旁,拿出紙筆開始寫方子,“也許是娘娘前段時間受到了驚嚇所以出現了記憶的短暫缺失,老夫這就給娘娘您開一個安神的方子。”

  小姑娘咬了下嘴唇,擔憂地看著倚靠在床頭的林雙兒,問:“那大夫,這藥要喝多久小姐才能好起來呢?”

  “不好說,這屬于心病,俗話說得好心病還須心藥醫,你們多陪陪娘娘,也許就能好起來了。”張大夫將方子檢查兩遍后遞給她,并叮囑了許多注意事項,還說過段時日再來檢查便提著藥箱離開了。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悶悶走到林雙兒身邊:“小姐,您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嗎?”

  “你們就這么認定我是你們的娘娘?”林雙兒反問。

  “那當然了,奴婢從小跟著您一塊兒長大,認錯誰也不會認錯小姐您的!”小姑娘篤定,而后轉念想了想,又覺得現狀不錯,便安慰道,“小姐忘了以前的事也好,這樣小姐也能輕松自在一些。”

  之后小姑娘重新給林雙兒介紹三王府的大概情況,并告訴她自己的名字叫阿玖,之前在門口的男人林雙兒猜的沒錯就是三王爺葉景恒,而他懷中的女人是一年前娶進門的小妾,蘇熒。

  “小姐莫擔心,論地位小姐您才是正妻,是三王府的王妃,論背景您還是將軍府嫡女,蘇氏不過是仗著自己漂亮勾搭上王爺的狐貍精。”阿玖得意地仰起了頭。

  之后一個小丫鬟匆匆跑來梅園:“娘娘,林府有人來看您了,正在正廳等您。”

  林府?不就是三王妃的娘家嗎?

  “是誰呀?”林雙兒跟在小丫鬟身后去正廳,隨口問。

  “娘娘您去了您就知道啦。”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個高仿的三王妃。

  林雙兒暗自腹誹。

  穿過長廊后又東拐西拐,可算是到了正廳,林雙兒還未進門,就看見一位婦人三步并兩步地走到她跟前,將她左看看右看看,眼睛漸漸濕潤了起來:“雙兒,雙兒,真的是我的雙兒……”婦人口中喃喃,最后一把將她擁入懷,“這段日子你去哪了,娘還以為你出事了。”說著說著,就開始拿手絹拭淚。

  原來是三王妃的母親林大夫人。

  林雙兒見狀立馬將她攙扶到椅子旁坐下,并出聲安慰:“娘,雙兒知道錯了,雙兒以后再也不會亂跑了。”

  阿玖適時開口,嚴肅道:“夫人放心,阿玖這次一定好好保護小姐!”

  林大夫人欣慰點頭,而后伸出手在林雙兒鼻子上輕點幾下:“你呀你,凈讓娘親擔心。”而后轉頭看向坐在主位的葉景恒,目光一凜,“三王爺,您有什么想說的嗎?”

  “有人稱在江邊看到雙兒遺落的鞋,加上一個月都未找到她。”葉景恒面不改色,“雙兒既然已經嫁進三王府,本王身為她的夫君,自然要為她辦一個風風光光的葬禮。”

  聞言,林大夫人一掌拍在案上,蹭地一下站了起來:“三王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句話在我這可是行不通的。”她輕拍林雙兒的手,“既然雙兒嫁給您,還請您好好照顧她,這樣的情況若是再出現一次,來三王府的可就不是我了。將軍府之女堂堂三王妃,一而再再而三出差池,相信王爺您也不好給皇上一個交代!”遞給林雙兒一個安慰的眼神后,寬大錦袖一甩,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三王府。

  林雙兒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不由默默鼓掌,有個這么關心自己的娘家在古代那可真真是難得啊!

  不過葉景恒竟然僅憑江邊的一雙繡花鞋就斷定三王妃死了,看來他是真不喜歡三王妃啊,之所以這么快就給三王妃下葬是想讓妾室蘇熒早日成為新的三王妃吧?

  沒準三王妃就是被這個渣男給氣的離家出走的,而她又好巧不巧頂著一個“失憶的三王妃”的身份誤打誤撞進了三王府,破壞了葉景恒的計劃,簡直就是撞在了槍口上。

  林雙兒嘆了口氣,那看來待在王府的日子也不會好過了。

  待林大夫人離開后,林雙兒覺得這兒也沒她什么事了,沖阿玖招招手就要帶她回房。

  “站住。”葉景恒從椅子上緩緩起身,走到林雙兒身后,“林雙兒本王很想知道,你這一個月跑哪去散心了?”

  林雙兒露出笑臉:“游山玩水不小心忘了時間。”

  “咚!”

  她剛說完,葉景恒就朝她的腿后用力一踢,她毫無準備地雙膝跪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這一跪,膝蓋處傳來的疼痛立馬遍及全身。

  她知道葉景恒寵愛小妾,不喜正妻,于是強忍住心中怒火,學著小說里看來的劇本端起腔調問:“王爺,這是何意?”

  “呵,一個月不見你變得倒是挺快,孤男寡女,又穿著如此浪蕩,不知羞恥!”葉景恒捏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直視自己,咬牙切齒問,“是不是早在本王不知道的時候,你和他就給本王戴上了綠帽子?”

  下巴仿佛要被捏碎了,林雙兒伸手抓住葉景恒捏住自己下巴的手,企圖讓他松一些力道,卻不料他的力氣太大,自己根本無法撼動分毫,只能艱難解釋:“只是不小心遇見而已,我出了點意外是他救了我。”

  一旁的阿玖趕緊跪在地上:“王爺,方才張大夫說小姐是出了意外失了憶,您現在是什么都問不出來的,請王爺等小姐病好了再做定奪!”

  葉景恒聽到這話,打量了林雙兒一會兒,半信半疑:“此話當真?”

  阿玖連忙從袖中取出藥方遞上去:“回王爺,千真萬確,這是張大夫臨走前給奴婢的藥方。”

  看到藥方,葉景恒這才半信半疑松開手:“忘了也好,不過今日之事你身為三王府的王妃,丟盡了三王府的臉,就罰你在這跪滿六個時辰,然后滾回你的梅苑去,不得出府!”說完,就大步離開正廳,對站在門外候命的近衛凌蕭吩咐,“給本王好好盯著。”

  凌蕭苦著臉應下:“是。”

  而林雙兒跪在正廳中央目瞪口呆地看向葉景恒離開的方向。

  “你讓我跪我就跪?”林雙兒哼哼兩聲就要站起來,屋外的凌蕭像預料到這個情況般,趕緊進屋伸出一只手攔在林雙兒面前:“娘娘,您別讓我為難了。”

  “兄弟,你也別為難我啊,反正你們王爺已經走了。”

  六個時辰,什么概念,十二個小時,就是整整半天啊!

  凌蕭右手虛握拳,抵在嘴邊干咳兩下,小聲對一旁的家丁說:“還不快拿來!”

  家丁聞言捂嘴偷笑,林雙兒正納悶拿什么出來,又在笑什么時,一個家丁已經匆匆跑來正廳,然后偷偷拿出藏在衣服下的蒲團,遞給凌蕭。

  “娘娘,您就將就一下吧,老規矩屬下晚些再偷偷給您送您喜歡的酸菜魚!”凌蕭邊說,邊接過蒲團拍去了上面的灰后才放在地上,嫻熟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慣犯。

  林雙兒樂了,想不到這里的下人都這么向著三王妃,竟然還敢在葉景恒的眼皮子底下幫她偷懶。

  不過……

  她挺直胸膛,咳了兩聲,對著凌蕭伸出一根手指,得寸進尺:“再加一份紅燒肉。”

  “沒問題!”

  得到保證,林雙兒也沒再為難他們,借著長裙的優勢,直接盤腿坐在蒲團上,只要不近看也看不出她究竟是跪還是坐。

  凌蕭看王妃安靜坐在那,長吁一口氣,心情大好地看向四周正在撤府內所有喪葬用品的家丁,不由揚聲道:“娘娘回來了,所有東西都快抬走,晦氣!”

  見林雙兒無聊,凌蕭和阿玖還主動與她聊天,從他們的話里林雙兒知道,三王妃一直都待家丁很好,而且也是個愛玩愛鬧的主兒,在葉景恒納妾之前她也常被罰跪,所以蒲團早在幾年前就經常用到了。

  只是那時候罰跪時間和現在根本沒法比,現在他的心已經完全在蘇熒身上,不過慶幸的是蒲團一事葉景恒可以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有計較。

  晚些時候,家丁們真的送來了熱乎又開胃的酸菜魚和美味的紅燒肉,林雙兒有了飯吃就更把罰跪的憤怒拋之腦后了。

  于是林雙兒來三王府的第一天,就是在蒲團上睡過去的。

  接連幾天林雙兒都閑著無聊,加上葉景恒因為前些日子她和葉景云的事,仍舊不放心勒令她不能出門,她就跟著阿玖熟悉王府的一些布置。

  “我發現,好像王府里除了梅苑都挺好看的。”林雙兒逛了幾天后得出了這樣一個重要的結論。

  阿玖解釋:“回小姐,梅苑本就是府里最偏僻的一個院子,是小姐您想圖個清靜,主動要求搬到梅苑的。”說到這,她停下了前行的步子,指著前面不遠處的院落,“小姐,前面就是熒然苑了。”

  “熒然苑?蘇熒的院子?”

  “正是,小姐我們就不要往前走了吧,前面也沒什么好看的了。”阿玖建議道。

  林雙兒卻不這么認為,遠遠看過去熒然苑比梅蘭竹菊四苑都要大,而且被一條人工小溪環繞,小溪上還修建了幾座小拱橋,這塊地仿若與世隔絕,外圍種了一圈的樹,襯得里面的景色更加神秘。

  不過深諳小說套路的她覺得小三四五六什么的最好還是不要去招惹,便與阿玖打道回府:“回去吧,我們也在梅苑種些花。”

  只是沒走多遠,就聽到蘇熒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王爺,早些回來。”

  細細軟軟的聲音,讓林雙兒不由想起初到三王府的那一天,蘇熒倚在葉景恒懷中低聲啜泣的模樣,我見猶憐。

  這么嬌柔的小姑娘,打一拳應該能哭很久吧。

  林雙兒暗暗猜想。

  “嗯,你趕快進屋吧,別著涼了。”

  聽到那兩人你儂我儂的對話,林雙兒抬頭看著天上高掛的有些刺眼的太陽,自言自語:“他們這么說,會不會太不尊重您老人家了?”

  阿玖輕拉林雙兒的衣袖,小聲道:“小姐,我們走吧。”

  林雙兒現在想走已經晚了,葉景恒早就發現了在樹后的兩人,面不改色道:“偷聽完了,就打算這么走嗎?”

  “我不過是經過此地,無意中聽到罷了。”林雙兒從樹后走到他們面前,“王爺,好久不見。”

  葉景恒眉頭緊了緊,沒說話。

  “妹妹給姐姐請安了。”蘇熒說著,正要彎腰福禮,卻被葉景恒攔住。

  林雙兒見狀,看了他一眼了然一笑:“妹妹客氣了,趕緊回屋休息吧,我也就是隨便逛逛,不多打擾了。”說完就轉身帶著阿玖往梅苑方向走去,只是沒想到葉景恒竟然疾步追上自己。

  “林雙兒,你給本王站住。”

  “王爺,可是有何吩咐?”她不卑不亢,不想和這兩人扯上太多關系。

  葉景恒覺得她這陰陽怪氣的腔調自己著實不喜歡,聽著頭疼,可又不好直說,臉色變了變才道:“以后離熒兒的院子遠些。”

  “王爺真真是誤會了,我待她如妹妹,且不說今日我只是偶然路過,姐姐看望妹妹也有錯?”林雙兒攤手,一臉無辜,“王爺還是早些出門吧,別誤了時辰,辜負了妹妹送行的一番好意。”她聲音故意大了些,眼睛還瞥向熒然苑的大門處。

  葉景恒察覺到她的目光,順著她的視線看到迅速消失在熒然苑門后的衣角,一言不發離開了。

  回去途中,阿玖興奮不已,步伐輕快:“小姐,奴婢發現您這次回來好像真的變了許多!”

  “那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呢?”林雙兒隨手折了枝花,插在阿玖的發髻上,隨口問。

  “當然是變好了呀!”阿玖想到從前三王妃的模樣,嘆了口氣,“小姐您以前其實也是這樣,可自從蘇氏進門后您就整天悶悶不樂,阿玖看著也不開心。”

  任誰見到自己的丈夫又娶了別的女人進門,都會不開心吧?

  林雙兒轉身,捏捏她的臉:“乖阿玖,別想太多,不然老得快。”

  阿玖吸了吸鼻子,拂開她的手:“小姐又拿阿玖開玩笑了!”雖抱怨著,可看到這般有生氣的娘娘,嘴角還是抑制不住的上揚。

  林雙兒沒答話,繼續往回走,捏在手中的花,一如她的心情蔫了下來。

  只怕等三王妃回來,阿玖這傻丫頭又該傷心了。

  熒然苑內,丫鬟冬兒攙扶著蘇熒往屋內走,細心叮囑:“娘娘,進屋休息吧。您的風寒還未痊愈,千萬要小心呀。”

  蘇熒點點頭,邊走邊回頭看了眼剛才林雙兒和葉景恒所站的位置,目光微沉。

  丫鬟青兒為蘇熒抱不平:“真搞不懂,這林雙兒失蹤了一個月,卻在這樣一個節骨眼上回來,眼看著今天就要下葬了,如果她再晚一天回來,這王妃的位置哪里還輪得到她!”

  冬兒看出蘇熒的不悅,趕緊止住青兒,打發她去廚房端藥過來。

  扶著蘇熒在榻上坐下,出聲安慰:“娘娘莫擔心,林雙兒早就不得王爺的心了,等您把身子養好,再為王爺生個胖小子,林雙兒照樣地位不保!”

  蘇熒一只手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想到將來能為葉景恒產下一兒半女,不由抿唇一笑,雙頰染上兩朵紅暈。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青兒就回來了:“娘娘,藥來了。”

  蘇熒接過湯藥,濃郁且苦澀的中草藥的味道讓她不由皺了眉,篤定道:“這不是我的藥。”

  青兒疑惑:“怎么可能呢?這藥奴婢日日端,怎么可能會出錯。”隨即仔細聞了聞這藥的味道,確實和往常的不一樣,回想起去廚房拿藥的時候,見到了梅苑的丫鬟,“娘娘,一定是梅苑的下人拿成了娘娘的藥,青兒現在去再給您重新熬一副。”

  蘇熒點頭,待青兒走遠,對冬兒使了個眼色。

  冬兒與蘇熒當初是同進三王府做丫鬟,兩人之前的感情比與青兒的更加深厚,見狀便附耳過去。待蘇熒交代完事情后,眼中閃現幾絲狡黠的光,匆匆出門去了。

  而另一邊,林雙兒本躺在搖椅上嗑瓜子,頭頂的陽光透過樹蔭灑下來,褪去了大半熱度,溫暖舒適好不愜意,卻突然一陣讓她臉色一變的苦澀味撲面而來,讓她的臉色“刷”的一下黑了下來。

  “小姐,該喝藥啦!”阿玖笑嘻嘻地走來,頭上還別著林雙兒為她插上的小花兒,一步一動,這會兒和她的笑容一樣都讓林雙兒看著晃眼。

  “不喝。”

  “小姐,這可是廚房熬了很久的,您要是不喝這病怎么好的了呢?”

  “可人家大夫也說了,心病還須心藥醫,而且你不是說我這個狀態挺好的嗎?想起來了反倒是徒增煩惱。”林雙兒抓了幾把瓜子放在餐盤里,推搡著阿玖讓她回去,“收了我的瓜子就要聽我的話,快把藥端回去,和廚房說這藥以后不用煎了,看看梅苑有什么好吃的也給他們帶去點吧。”

  阿玖思前想后覺得林雙兒說的格外有理,于是應了聲,把藥又原封不動的帶回去了。

  下午主仆二人坐在院子里乘涼,阿玖不僅八卦,而且小腦袋里裝的東西也多,一張嘴嘰嘰喳喳根本停不下來,和林雙兒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分享她最近聽聞的一些八卦事。林雙兒時不時插嘴一兩句來自二十一世紀人的見解,讓阿玖覺得想法格外新奇又大膽,不由對她豎起大拇指。

  兩人的笑聲、歡呼聲在梅苑回蕩,誰都沒想到今日葉景恒一回王府,就成了林雙兒災難的開始。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