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羅瑛秦佚最新章節

羅瑛秦佚最新章節

江行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神醫嬌妻有點壞》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江行傾心創作,主角是羅瑛秦佚,講述的是:羅瑛奮斗多年,終于爬上了醫院主刀的位置,沒想到天降橫禍讓她在一場車禍中穿越回到古代,成為窮山溝里的一個小農婦,面對逆境,羅瑛不認命,面對帥哥秦佚,羅瑛想盡辦法讓秦佚給她打工還債,最后成了她的如意郎君!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神醫嬌妻有點壞》正在火熱連載中,該小說由作者江行傾心創作,主角是羅瑛秦佚,講述的是:羅瑛奮斗多年,終于爬上了醫院主刀的位置,沒想到天降橫禍讓她在一場車禍中穿越回到古代,成為窮山溝里的一個小農婦,面對逆境,羅瑛不認命,面對帥哥秦佚,羅瑛想盡辦法讓秦佚給她打工還債,最后成了她的如意郎君!

免費閱讀

  治療氣血兩虛最好的方劑是八珍湯,需要人參、白術、白茯苓、當歸、川芎、白芍藥、熟地黃、甘草等八種藥材。上好的人參不易得,甘草在這種地方也沒得采,她的藥箱中倒有一些,只是用著少著,沒了還要翻山越嶺到城里買。而且甘草幾乎是方劑必有的藥,這時候用完了,若之后急要,計將安出?

  所以嘛——羅瑛兩眼泛光地看著鍋里燉成白色的排骨湯,肚里的饞蟲呼呼作響。

  這是飲食療法,為了病號早日康復,她還加了紅棗,桂圓和山藥。

  補中益氣!

  健脾養心!

  最重要的是——

  山藥排骨湯的味道也太香了!!

  羅瑛簡直熱淚盈眶,她有多久沒吃過肉了!?

  灶房里的炊煙紅紅火火地飛上青天,誰也沒有注意到,房中被遺忘的男人突然睫毛輕顫,接著緩緩睜開了雙眼。

  地爐鐵鍋用起來不太方便,但是做起飯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好吃。飽滿的大米晶瑩剔透,肥瘦恰當的排骨軟爛噴香。羅瑛端著滿滿當當的盆子和碗筷,興高采烈地回到了房間。

  哐咚,哐咚——鐵鏈撞擊木板發出劇烈的響聲。羅瑛動作不停,將飯菜一一擺在桌子上,抬頭沖對面道:“喲,受這么重的傷,力氣還挺大。”

  蘇醒的男人赤著上半身,手腳都被粗細不一的鐵鏈緊緊綁在床沿上,掙動無果后,滿臉怒容地瞪向已經端起飯碗的羅瑛。

  羅瑛理所當然道:“不好意思,雖然我是個善良的大夫,但事關安全問題,我不能信任你。以防萬一,就借了幾條拴狗的鏈子。”

  男人死死抿著唇,額上暴起青筋,掄起拳頭狠狠砸在床板上。

  “哦,別生氣,我對你沒有一點惡意。”羅瑛往嘴里扒口米飯,被香出了一臉幸福,語氣輕快道:“只是想跟你先談好條件——那鏈子結實著呢,別白費力氣了。”

  男人深深呼吸,咬緊牙關,僵硬地平躺回去。

  見他有妥協的意思,羅瑛放下碗筷,搬個椅子坐在了床邊。

  “首先,你得知道是我救了你。”羅瑛指指他腰間和腿上的包扎,“從水中撈你出來,還給你治了傷口。嚴格來說,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男人垂眸掃了一眼小腹,臉色稍微好了些。

  羅瑛勾唇笑笑,“明白就好。那么,為了我的人身安全,請你一五一十回答我下面的問題,可以么?”

  男人莫名地看她,點點頭。

  “首先,你是個逃犯么?”

  男人很迅速地搖了搖頭。

  “是江湖人?有殺你的仇家?”

  男人也搖了搖頭。

  羅瑛松口氣,笑道:“也就是說,就算你待在這里,我也不會受到牽連,有性命之憂對吧?”

  男人詫異地看著她,點了點頭。

  羅瑛語氣輕快起來,繼續道:“既不是逃犯,也不混江湖。衣著特殊,又會武,是哪家的侍從或暗衛么?”

  男人點頭,倒是對這個奇怪的女人刮目相看了。

  “主家應該是權貴……”羅瑛摸摸下巴,思索片刻問:“那你傷成這樣,算是任務失敗?你若回去,豈不是會受責罰?”

  男人眸光黯淡,抿著唇,難得地沒有做反應。

  羅瑛挑挑眉,沒有刨根究底。

  “你現在有錢么?”

  男人瞪起眼,臉色黑如鍋底。他都這幅模樣了,身上有沒有錢,還需要問?!

  “別處也沒有存點么?”羅瑛不可置信,“你們做保鏢的工資這么低?!”

  男人咬牙,賭氣轉過頭,眼不見心為凈。

  “哎,那就沒辦法了。”羅瑛遺憾地嘆口氣,繼而點頭道:“可能真是天意。”

  男人脖子有些發僵,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鬼名堂。

  “既然這樣,”羅瑛將他的腦袋扳回來,狡猾地呲牙一笑:“那就請你,用勞動償還吧!”

  簡陋的磚瓦屋里,算盤的聲音劈啪作響。

  羅瑛掰著指頭,一板一眼地數著迄今為止,以及自此往后要花在這撿來的病號身上的開支:“高級自制金瘡藥半瓶,這是最貴的,還有給你退燒消炎的,補血益氣的,再加上我的人工費,專利費,以及精神損失費,抹掉零頭后共計60兩。”

  在無辜病號詫異的目光中,她將算盤歸零,又撥了幾個珠子,“按照傭工一天30文……算了給個友情價五十文吧,一天五十文的話,你總共要在這里工作三年零四個月。”

  羅瑛沖他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包住宿,當然吃穿用度自己解決。能接受么?”

  男人已經懵了,他完全聽不懂人工費,專利費這些稀奇古怪的詞,但模模糊糊理解了女人的意思——是要留他在這里打雜么?

  “能,還是不能?”羅瑛手指敲著床板,笑容里滿載威脅,哪里是有商有量的樣子。

  男人躺在床上,看著頂上的木梁磚瓦,臉上的表情漸漸松動了。良久的沉默后,他輕輕點了點頭。

  反正,就算離開此地,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里。

  羅瑛滿意地拍手,“那就這么說定了!”

  綁在床沿上的鐵鏈嘩啦一響,男人抬起手,以眼神示意:可以解開了吧?

  “不急。”羅瑛笑笑,站起來看著他道:“最后一個問題。”

  “你為什么一直不說話?”

  小屋中一陣詭異的沉默。

  羅瑛神色平淡地等著他開口。

  男人抿抿唇,片刻后不情不愿地用手指在床板上寫:喉有疾,不能言。

  “哦?這樣啊。”羅瑛饒有興致地挑挑眉,“我居然沒看出來?什么時候開始的?”見他臉色有異,又補充道:“醫者本分,我就是問問。”

  所以他還得必須回答不是么!男人的耐心快要告罄,寫字的動作也不耐煩起來:生而如此!還要如何?!

  “不如何。”羅瑛淡淡回一句,替他解開了手腳上的桎梏。

  “吃飯吧,湯都要涼了。”她重新坐回桌邊,端起碗開始扒飯。

  這一次不拖泥不帶水,倒讓男人有些側目。他坐起來揉了揉手腕,看一眼桌上色香俱全的排骨,目光充滿懷疑。

  “還愣著干什么?”羅瑛瞪他,“這頓飯可就抵一碗藥了!花了我不少銀子呢。”

  是為了我做的?男人默默地坐到桌邊,不太相信女人會這么好心。

  “你先喝湯。”羅瑛盛出一碗白的湯汁,放在他面前,“幾天沒吃飯,先吃流食養胃。”

  濃郁的香味在鼻間散開,男人忍不住,端起嘗了一口。

  竟然意外的美味。

  他不重酒色,以前跟著主家也算吃過不少酒樓的飯菜,卻都只為果腹而已。無論什么珍羞,嘗過一遍便忘到一邊,什么味道也記不住。

  眼前這碗湯,竟讓他第一次有了食髓知味的感覺。

  “珍惜吧你,”羅瑛臉上露出得意,“這是你第一次,興許也是最后一次,喝到這么好的排骨湯。”

  男人視而不見,將碗中的湯汁一飲而盡。

  一頓飯兩人還算是賓主盡歡。飽餐過后,羅瑛將碗盆一摞,挑眉道:“啞巴,以后我做飯,你洗碗,知道么?”

  什么啞巴!?男人握緊雙拳,臉色發青,覺得有些屈辱。

  羅瑛無辜地眨眨眼:“你又不說自己叫什么。”

  你又為何不問?!男人咬牙,伸出修長的手指在桌上寫到:秦,佚。

  他叫秦佚。

  九歲進入幽冥閣,出師后,在惠王府上當暗衛六年。擅使長刀,精通暗器,為主子不動聲色地清理威脅到地位的臣工,雙手染滿了無辜者鮮血。

  像影子般活了快二十年,從未想過會有一天被一個山野村姑如此拿捏。

  “我知道了。”羅瑛笑瞇瞇道:“那秦佚,刷碗去吧。”

  秦佚瞇眼,指著自己光溜溜的上身:衣服呢?

  “哦哦,這我倒是忘了。”羅瑛拍拍腦袋,一副剛想起來的樣子,“對不住,你的衣服被刀劃得破破爛爛,早已經被我扔了。”

  沒等秦佚發作,她忙補充道:“不過我托孫大姐給找了一套她亡夫的,你稍等!”

  說著風風火火地跑到了隔壁。

  秦佚按住額角,已經對她口中時不時冒出的詭異說詞麻木了,不管“亡夫”不“亡夫”,好歹有件衣服穿吧。

  農夫的衣服式樣簡單,料子也粗糙,好在洗得十分干凈。秦佚穿上后,手腳都露出一大截。

  “不錯,還是挺合適的。”羅瑛面不改色滿口胡言:“干活方便。喏,這是布鞋。”

  秦佚試了試,還算合腳,也沒有什么怨言。

  “那你在家休息洗碗,我出門討床被褥。”羅瑛皺著臉捶捶肩,今晚絕對不能再湊合了。

  這就走?秦佚挑挑眉,雖然他會言出必行,但沒有想到這人真的能對自己放心。

  說到底還是個村里的姑娘,總要單純一些。

  秦佚目光放柔,對她稍微有了點改觀。

  “哦對了。”羅瑛沒走出院門,又轉身跑回來,扶著房門探頭笑道:“忘了提醒你,之前沒醒時,我喂你吃了點——不太好的藥。”

  秦佚:“……”

  “放心,有毒就有解,只要每月服一次解藥,就不會有生命危險。”單純的女大夫和善地補充道:“當然,解藥也只有我能做出來,所以別想著亂跑哦。”

  “……”

  秦佚端著待刷的碗碟,呆滯地看著那一抹嬌俏的身影漸行漸遠,胸中一口悶血噴薄而出——

  這是哪里來的妖精啊?!

  多了個人,就要多一口飯了。

  羅瑛抱著從張嫂家買來的被褥,一路走一路想著怎么解決今后的吃飯問題。

  缸里的米還能吃些天,就撐到月底趕集去買。菜和肉蛋類的就比較難辦了,總不能天天找人家要。房子后面有塊荒地,可以收拾出來撒點青菜。豬肉是不能去買了,坡底下姓劉的媳婦家里倒是喂了些雞,可以隔些日子去買只。或者,等趕集的時候,也自己買些雞仔養著……

  想著想著便走到了家門口。

  “羅姑娘!”

  羅瑛剛要推門,就見身后坡底下跑上來個婦人,一手拉著個半大的男孩,一邊焦急地沖她喊:“我家小彪肚子疼得厲害,求求你給治治吧!”

  男孩兩手捂著肚子,張開嘴嗷嗷痛哭,聲音大得把屋里的秦佚都驚動了。

  “快進來。”羅瑛急急忙忙跑過去,把被褥扔到秦佚懷里,將婦人和小孩帶到屋里坐下。

  孩子的肚子撐得滾圓,臉上糊滿了鼻涕眼淚。

  羅瑛蹲下,輕聲哄道:“不怕不怕啊,告訴姐姐哪里痛?”

  孩子哭得喘氣,抽抽搭搭道:“肚,肚子。”

  “這里么?”羅瑛輕輕點他的肚臍上方,小孩登時嚎地更大聲了。

  秦佚把被褥放到空床上,皺眉走了過來,看到羅瑛的表情時微微一愣。

  這人也有這么嚴肅的時候?

  羅瑛仔細查看了小孩的舌苔,又把了下脈,臉色放松了些,問婦人道:“午間吃的什么飯?”

  “他爹從城里回來帶了些油貨小吃,這孩子貪嘴,一沒注意都進到他肚里去。不一會兒就喊著肚子疼,肚子疼,嚇得我趕緊帶他過來。”婦人摟著兒子止不住地心疼,擔憂地問道:“姑娘,這有的治么?”

  “只是突然油膩的東西吃多了,腸胃受不住。”羅瑛安撫地笑笑,起身道:“我開個導瀉的方子,回去煎服兩次就沒事了。”

  她說著,從藥箱里取出個紅色的瓷瓶,往手中倒出了個丸子來。

  “來,先把這個吃了。”羅瑛笑著哄孩子道:“山楂大蜜丸,不苦,好吃著呢。”

  孩子吸吸鼻涕,張嘴吃了進去,閃著淚光的眼睛微微瞪大——真的不苦!

  又酸又甜,比麥芽糖還好吃!

  孩子眼巴巴地含在嘴里,都舍不得咬碎了往下咽。

  羅瑛輕笑,從箱子里挑出幾樣藥材,拿黃紙牢牢包好,交給婦人,“回去便煎了,要熬半個時辰。服后看孩子下午的情況,若還是肚脹,晚間吃罷飯再煎一回就好了。”

  婦人接過,感激地彎腰作揖:“謝大夫,謝大夫。”

  羅瑛笑著擺手:“分內的事。”

  婦人抬起頭,有些遲疑道:“那,診金……要多少?”

  秦佚冷眼相視,心道這人估計又要說那些古古怪怪的詞了。

  誰知羅瑛微微一頓,想了想道:“錢兩便罷了,嫂子,你家有多余的菜種么?”

  村里家家種菜,菜種都少不了。婦人不多時便捧來了一袋子,青菜蘿卜,豌豆萵筍,凡是平常吃的,應有盡有。

  羅瑛高興地接在手里,心想種菜的事情算是有著落了!

  婦人還是有點過意不去,道:“大夫,這些都是自家留的,值不了幾個錢,要不,你再要點別的?”

  羅瑛眨眨眼,將一直在一邊傻站著的秦佚扯到跟前,彎眼笑道:“那就勞煩嫂子,給我的夫君找身衣裳穿吧。”

  “……”秦佚僵住脖子,目瞪口呆低頭看她。

  婦人也愣了愣,目光在二人之間掃過,瞬間恍然大悟:“哦!原來大夫那日拉來的,是自家男人啊!”

  羅瑛微笑,抓住秦佚的胳膊,貼得更近了些:“他來時遇上山匪,被人家打暈了扔到河里,什么也沒剩下。嫂子家要是有穿舊的衣裳,便給找他一身吧。”

  “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么,大夫看著就是個良家女子,怎么會……”婦人話到嘴邊忙咽了回去,神色尷尬道:“哦,都是村里人多嘴多舌,大夫別往心里去。”

  羅瑛搖搖頭,表示并不在意。

  “我這就回去取衣裳,”婦人笑呵呵地道:“剛好我家男人個子也大,能給小哥找件合身的。”

  “有勞嫂子了。”

  兩人目送婦人出去,秦佚立刻抽開自己的胳膊,警惕地看著興高采烈的小村姑。

  這家伙是要打什么主意?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