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傅楨紀芙蓉小說

傅楨紀芙蓉小說

香九里 著

連載中免費

《傅少勿擾本宮要出道》是作者香九里所著一部長篇穿越言情小說,主角是傅楨紀芙蓉,講述的是:紀芙蓉從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穿越成為現代聲名狼藉的富家千金,男友的拋棄,姐妹的陷害,讓重生之后的紀芙蓉冷笑,現在的她可是在后宮里存活到最后的尊貴存在,根本沒在怕的!沒想到,傅楨的出現,讓紀芙蓉失去方寸,怎么回事?這個男人斗不過!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傅少勿擾本宮要出道》是作者香九里所著一部長篇穿越言情小說,主角是傅楨紀芙蓉,講述的是:紀芙蓉從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穿越成為現代聲名狼藉的富家千金,男友的拋棄,姐妹的陷害,讓重生之后的紀芙蓉冷笑,現在的她可是在后宮里存活到最后的尊貴存在,根本沒在怕的!沒想到,傅楨的出現,讓紀芙蓉失去方寸,怎么回事?這個男人斗不過!

免費閱讀

  穆心蘭不安的看著她:“芙蓉,你還有什么事?”

  “既然你要和我劃清界限,那就劃得徹底一些吧!”紀芙蓉上前兩步,狹長的鳳眸瞇起來,閃動著惡作劇的光芒,“這個包是我買給你的,得留下。”

  穆心蘭的臉色難看了一下,她把包里的東西掏出來裝進衣服口袋,把包還給紀芙蓉:“還給你。”

  紀芙蓉把包扔到地上:“還有你身上的衣服,從內到外,都是我買的。”

  “芙蓉,你是想羞辱我嗎?”穆心蘭難以置信的看著紀芙蓉。

  紀芙蓉平時多疼她啊,多聽她的話啊,現在居然想讓她脫光衣服裸奔!

  “你說呢?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穆心蘭,趕緊脫,別等我親自動手!”紀芙蓉冷笑。

  像穆心蘭這種賤人,她見得多了。打著柔弱的旗號,啃盡姐妹的骨血。

  “芙蓉你……”

  穆心蘭委屈的哭了,慢吞吞的脫下外衣,扔到地上,再開始解襯衣鈕扣。

  宋軒本來不想理紀芙蓉,反正他們已經分手了,以后再無瓜葛。但是看他看到穆心蘭在脫衣服!

  宋軒急忙拉下車門沖過去:“紀芙蓉你個賤人,你想對心蘭做什么?”

  “嗚嗚!芙蓉逼我把衣服還給她。”此時,穆心蘭已經解開最后一顆襯衣鈕扣,她眼角含淚,楚楚可憐。

  宋軒幫她把衣服拉起來,回頭憤怒的瞪著紀芙蓉: “紀芙蓉你有病吧?”

  “女人事,男人別插嘴,滾開!”紀芙蓉冷笑,玉指慵懶的拂過鬢角,順了順頭發。

  這只是一個很平常的舉動,卻給人一種無法反抗的雍容氣度。

  有那么一瞬間,宋軒竟然被她給威鎮住了!

  “宋軒,我怎么辦?我是紀家的養女,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紀家的……我要裸著出去嗎?那我寧愿去死!”

  穆心蘭的哭訴,讓宋軒清醒過來了。他昂著下巴,不屑的看著紀芙蓉:“紀芙蓉,你現在是窮瘋了,竟敢這樣欺負心蘭!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你休想!”

  “哦,那你是要替她賠錢給我?”紀芙蓉問。本宮現在很缺錢啊很缺錢!

  宋軒冷笑:“紀芙蓉,伯父伯母在天上看到你這德性,怕要氣得吐血。心蘭是她們的養女,和你一樣有享受遺產的權利,你憑什么作踐心蘭?”

  “真的嗎?”紀芙蓉皺了皺眉,她對現代的法律,并不熟悉。只知道原主記憶里,穆心蘭粘著紀夫人干了所有好處,貪婪到沒有分寸。

  甚至還反過來陷害紀芙蓉……

  “總之,以后你休想再欺負心蘭。”宋軒護著穆心蘭上車,宋軒一轟油門走了。

  房東嫌棄:“趕緊收著你的東西走,你的事情都傳遍了!年紀輕輕私生活亂七八糟,把我好好的別墅都污染了。真后悔當初把別墅租給你!”

  紀芙蓉心一塞:“房東太太,能不能寬容幾天,等我找找房子……”

  “不行!你趕緊走,我把法師都請好了,要好好除除別墅里的污濁之氣。不然以后都租不出去。”

  紀芙蓉只好進去收東西。

  除了衣物、皮包、鞋子,就是一堆信用卡。錢包里的總共不到一百塊!

  首飾什么的,更是不見蹤影。

  不用說,都被穆心蘭卷走了。

  姐妹一場,臨了穆心蘭還斷盡她的后路,實在可惡!

  紀芙蓉隨便收拾了一包衣物,離開別墅。兜里揣著從林志斌那順來的幾百塊,紀芙蓉決定去住旅館。

  但走上大街,她才知道自己有多臭名遠揚!

  “看看,那不是紀芙蓉嗎?她還有臉出來逛街啊,看看她那走路的姿勢,蕩的呀!”

  “可能是被操多了,腿合不攏。”

  “好想扔個臭雞蛋過去,砸花她那張狐媚臉。”

  “……”

  紀芙蓉耳力很好,把那些議論聲都聽得清清楚楚。

  堂堂一國之后,被人如此污蔑,皇后娘娘要忍不住發威了!

  垂立在身側的雙手,不知何時捏成了拳頭,關節咯咯響。

  忍住忍住,她是來找人治失眠的,不能揍人。

  “紀芙蓉!”

  突然有人喚她的名字,紀芙蓉冷靜下來,卸了內力轉頭。

  啪!

  一顆臭雞蛋砸過來,正中紀芙蓉的臉。散發著惡臭的蛋黃蛋清流下來,紀芙蓉差點兒就吐了。

  她憤怒的用手抹去污穢,準備揍人。

  人潮洶涌,來來往往,每個人都在假裝漠然,卻又忍不住流露出嘲弄與不屑。根本不知道是誰扔的臭雞蛋!

  紀芙蓉深吸一口氣,她可是一國皇后,不能亂打老百姓。忍!

  她在街邊買瓶礦泉水把臉洗干凈,再抬頭,卻看到大屏幕上播放的新聞里有她。

  【《我是歌后》半決賽的冠軍紀芙蓉昨夜被曝出私生活混亂,的丑聞,甚至和節目導師有勾結。據悉,紀芙蓉還長期虐待紀家養女穆心蘭,致其身上多處淤青……】

  附近了幾張穆心蘭的淤青照,人證物證俱全,再度把紀芙蓉壓在爛泥里,難以翻身。

  紀芙蓉的唇角狠狠一抽:她明明是受害者好么!

  原主對穆心蘭有多好,她太清楚了。但凡有一顆糖,絕對要分半顆給穆心蘭。現在這半顆糖,卻準備噎死紀芙蓉。

  偏偏紀芙蓉現在名聲太臭,就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說什么都不會有人信的。

  至于洗刷冤屈什么的,她還沒有頭緒,不如先去捕夢。

  早點兒捕足百夢之靈,早點兒布陣回鳳嵐國。

  天色漸漸暗下來,紀芙蓉隨便買了點兒吃的,決定去公園的休息凳上湊和一晚。

  傅園,秦凌風悄悄的躲在一邊接電話:“是的,老太爺啊,這是二爺惟一愿意接觸的女人……嗯嗯,好的好的……”

  掛了電話,秦凌風走進客廳。

  傅楨在專心致志的看財經雜志,昨晚救紀芙蓉的事,好像一種輕風吹過,對他的生活毫無影響。

  唉,怪不得老太爺要操心了。二爺這樣子,怎么交得到女朋友?

  秦凌風清清嗓子,說:“二爺,紀小姐租住的別墅被房東收回了,穆心蘭投奔了宋軒,紀小姐在公園里尋了根長凳,看樣子是打算在那兒過夜。”

  傅楨眼眸一凝:一個十七歲的姑娘,在公園過夜,那多危險!

  “二爺,公園是開放式的,晚上多是流浪漢和壞人,紀小姐很危險啊!”秦凌風表情夸張,故意把事情說得很嚴重。

  傅楨涼涼的看了他一眼,繼續看財經雜志。

  “二爺,可能明天就有新聞報導紀小姐在公園被性侵了,畢竟紀小姐那么美……聽說前久就有個女人喝醉了,在天橋下被流浪漢群輪了……”

  啪!

  傅楨重重的把雜志拍到茶幾上,冷眼瞪著凌風:“就你多事!你要心疼,你去幫!”

  “好嘞!我去!”秦凌風屁顛屁顛的走了。

  傅楨胸口憋著一口氣,俊顏緊緊的繃著:“站住!”

  秦凌風停下腳步,回頭不解的問:“二爺?”

  “你還真心疼?看上紀芙蓉了?”傅楨冷冷的問,空氣莫名就酸了。

  秦凌風在心中暗笑:看吧,二爺就是對紀小姐上心了。

  不管紀芙蓉名聲有多壞,只要二爺看得上,他就要幫忙。而且,老太爺說了:不管公雞母雞蛋,只要能下蛋就是好雞!

  現在,紀芙蓉就是那只好雞。

  “我親自去。”傅楨站起來,矜貴的撣撣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塵,“幫員工完成終身大事,老板有責。”

  秦凌風:……

  老板你什么時候這么體貼了?

  ————————

  午夜的公園,靜悄悄。

  紀芙蓉躺在長凳上,雙手枕在腦后,看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睡不著,凳子太硬了。

  想當年闖蕩江湖的時候,天為被地為床,打馬御街上,快意江湖。但現在,似乎被皇帝嬌慣了,沒有柔軟的床鋪就睡不著。

  想念鳳嵐國,想念她的皇宮。

  “啊——”

  突然,一陣凄厲的叫聲傳來。紀芙蓉蹭的坐起來,警惕的四下張望。

  黑暗中,公園附近一幢居民樓里亮起一盞燈火,緊接著窗簾拉開,一個孤單弱小的身影出現在窗下,對著夜色吼:“不要再來我了!不要再來找我了!”

  那還是個孩子,從身高身形看,不超過十歲。

  紀芙蓉想到了曦寶。如果曦寶還活著,也該和這個孩子一樣大了。

  一般孩子做惡夢都會縮到被子里躲起來。但這個孩子卻主動現身,對著空氣喊叫,想把惡夢吼走。倒是勇氣可嘉,像她的曦寶。

  紀芙蓉彎了彎唇,仔細觀察。孩子的頭頂有淡紅色的光,這不是他第一次做惡夢了。

  淡紅色是最低級別的惡夢之靈,但足夠摧毀一個孩子幼小的心靈了。

  緊接著,孩子的媽媽來了,她緊緊的把孩子抱懷里,啜泣著安慰:“寶貝,你又做惡夢了嗎?”

  “媽媽,我害怕……”

  憤怒中攜帶著無限的恐懼。

  紀芙蓉怔怔的看了一會兒,足尖輕點,御風朝那戶人家飛去。飛到一半,她想起這里是新世界,落進小區,辨別了一下方向步行上樓去敲門。

  “誰?”女人警惕的問。

  “我是催眠師,能幫你家孩子擺脫惡夢。”紀芙蓉說。

  大半夜的,哪有催眠師主動上門的?女人不敢開門:“我家沒有孩子做惡夢,你走。”

  “我是紀芙蓉,你認識我嗎?剛參加了《我是歌后》的比賽。”紀芙蓉挑明身份。

  女人透過貓眼看了看,發現來敲門的是個瘦弱的女生,松懈不少:“那又怎樣?”

  “你兒子做惡夢很久,夜夜驚醒,如果不治,他會瘋的。”紀芙蓉說。

  女人啜泣了起來:“我知道,我找過醫生、道士……全都治不好……”

  “我能幫你,真的。”紀芙蓉真誠的說,“你讓孩子出來和我見見,我真的能治好他。”

  女人還是不信:“你一個小姑娘……”

  僵持了幾分鐘,紀芙蓉無奈的取下左手食指上的靈戒:“那把你這枚戒指放到你兒子的眉心,一分鐘后再拿下來還我。”

  銀戒在走廊燈下顯得格外神秘,女人猶豫了一下,把門打開一條縫,迅速把戒指拿走,再砰的一聲關上門。

  女人按照紀芙蓉的說法,把戒指放到孩子的眉心中間,默數時間。

  一分鐘后,孩子恐懼的眼神變得平靜了。他看著自己的媽媽,哇的一聲哭出來:“媽。”

  “兒子,你怎么了?”女人慌了。

  “媽,我不害怕了,我想睡覺。”孩子委屈的嗚咽著。

  女人松了口氣,抱著兒子安慰了一番,等兒子睡了才開門把戒指還給紀芙蓉:“不知道有沒有用,但還是謝謝你。”

  戒指上隱隱有光,紀芙蓉笑著收起戒指:“不客氣。一個人帶著兒子很辛苦吧?不要再哭了,你把眼睛哭瞎孩兒他爸也回不來,反而會嚇到孩子。”

  “啊?”女人大吃一驚,“你,你怎么會知道?”

  “都在你兒子的夢里呢!”紀芙蓉說,“他變心了,心如磐石不可回轉。你們的每一次吵鬧都是孩子的惡夢。”

  女人的眼淚涌出來,她捂著嘴,壓抑的流著淚,卻不敢哭出聲來。

  真的是她沒日沒夜的哭泣,嚇到了兒子嗎?

  “行了,我把惡夢收走了。以后你注意心態,孩子就不會做惡夢了。”

  紀芙蓉說完就走了。

  午夜安靜的樓梯上,只有她輕微的腳步聲在回響。

  身后,女人慢慢拉開門,雙手合十沖紀芙蓉的背影深深的鞠了個躬。

  ……

  靈戒里

  淺紅色的夢靈已經被凈化成白色,飛進一個夢靈球中,滋養著里面的金色碎片。

  紀芙蓉很高興,第一次在異世界捕夢,很有成就感。

  但是,這里的人好難溝通啊,要怎樣才能讓大家相信她是“催眠者”,能幫他們趕走惡夢呢?

  紀芙蓉坐在長凳上,手撫著額頭,冥思苦想。

  她年紀小,名聲壞,還窮!

  別說賺大錢了,能把身上背負的債務解決掉就不錯了。

  黑色布加迪緩緩停在公園外,傅楨放下車窗,看著十米開外的紀芙蓉。

  從他這個角度看,紀芙蓉大概在哭。

  也是,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流落到露宿公園,怎么也會害怕的。

  想到師父的交待,傅楨低聲喚:“凌風。”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