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誤惹厲少請低調小說

誤惹厲少請低調小說

靈異人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總裁文完本推薦

《誤惹厲少請低調》是作者靈異人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豪門小說,主角是夏幼南厲誠桀,講述的是:夏幼南被未婚夫拋棄,又慘遭繼母陷害,走投無路之下,她被站在權利頂端的厲誠桀所救,只提出一個條件,讓夏幼南成為她的女人,隨著跟厲誠桀的深入相處,夏幼南終于知道,這不是她的時來運轉,而是厲誠桀的別有圖謀…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誤惹厲少請低調》是作者靈異人所著一部長篇都市豪門小說,主角是夏幼南厲誠桀,講述的是:夏幼南被未婚夫拋棄,又慘遭繼母陷害,走投無路之下,她被站在權利頂端的厲誠桀所救,只提出一個條件,讓夏幼南成為她的女人,隨著跟厲誠桀的深入相處,夏幼南終于知道,這不是她的時來運轉,而是厲誠桀的別有圖謀…

免費閱讀

  夏幼南從昏迷中醒了過來,看到半空吊架上懸掛著兩個液體,微微皺眉。

  這是,醫院嗎?

  看著屋子里的擺設,有點眼熟像是醫院的豪華VIP病房。

  她怎么會來醫院,而且腦袋很疼,昨晚的事,她怎么沒有什么印象?

  正想支起身子,發現腿上有重物被人壓著,很不舒服,她用力一踢。

  撲通一聲,有什么東西掉到了地上,那人吃痛出聲。

  夏幼南看到地上徒然出現的男人,驚呆了。

  她指著他,“你,你你誰啊?怎么會睡在這兒。”

  小趙迷迷糊糊地爬了起來,正張嘴要解釋,話還沒脫口,就見她抄起桌邊的一個玻璃水杯,罵道,“哦,我知道你是干什么來了,你個死小偷,竟敢跑來醫院作案,看我不打死你!”

  小趙身子一閃,水杯啪的一聲甩碎到了墻上,小趙驚魂未定。

  “你你你聽我解釋!這位小姐,不是你想的樣子,這是誤會!”小趙一面躲避一面解釋。

  夏幼南才懶得理會他的說詞,“誤會你個頭,你個死小偷,敢偷我夏幼南的東西,你不想活了。”隨手拿起一個枕頭就是一頓狂揍。

  小趙被打的慘叫連連。

  聽到病房里的動靜,一雙骨節分明的手握住門把,擰開了門。

  小趙看到走進來的人,立馬將夏幼南推開,見到救星似的跑到了那人的身后,“厲少,救命,她瘋了。”

  厲誠桀皺了皺眉,看著滿室羽毛飛舞著,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夏幼南一愣,聽到那人喊他“厲少”,原來他們是一伙的。

  不過,看他衣著華貴不像是小偷,難道她真的誤會了?

  看著厲誠桀,夏幼南越看越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

  她仔細地在腦海里尋索了一遍,終于想起了那張臉。

  怎么會是他?

  她一眼認出了厲誠桀,擔心會被他給認出來,急忙舉起手里的枕頭擋住自己的臉。

  “那,那個,看來真是場誤會,哈哈,沒,沒什么事,我先走了。”夏幼南尷尬一笑,抱著枕頭就要溜。

  沒走幾步,就停了下來,原因是因為門被他給擋著,她走不過去。

  這就有點尷尬了……

  看著抱著枕頭擋著臉的夏幼南,厲誠桀邪邪地勾了勾唇,一抹壞笑從嘴角快速劃過。

  沒人捕捉到他那抹笑容。

  見他好半天不說話,她偷偷地探出腦袋,瞟了他一眼,他似乎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他,抬眼看向那道目光。

  見他看向自己,她趕緊躲開險些被他捕捉到的眼神。

  好險,差點被他給發現?

  厲誠桀無語地皺起眉頭,隨后,下意識地勾起一抹玩味。

  死丫頭,怕我認出來。居然想逃?我擋著門,看你還怎么逃?

  見他站在門口絲毫沒有要讓開的意思,夏幼南不悅地蹙緊了眉。

  看來,想要他主動讓開,怕是不可能了。

  那就只能——

  她長舒了口氣,抱著懷里的枕頭,小心翼翼地來到厲誠桀的面前。

  “這,這位先生,麻煩您,讓讓道。謝謝!”

  他沒有理她,仿佛沒聽似得,站在那里依舊紋絲未動。

  小趙似乎看出厲少是故意攔著不讓她過去,下意識捂嘴笑了起來。

  但很快便遭到了厲誠桀飛過來的白眼,脖子縮了縮,識趣地退了出去。

  看到小趙離開,夏幼南羨慕不已,她也想離開,可是,面前這尊瘟神擋著不讓路。

  他丫的,他是不是故意裝聾子沒聽到?

  夏幼南好想上前將他一把推開,但她沒那個膽,上次的事件她還記憶猶新。

  怎么會傻乎乎的再往槍口上撞,她抱著枕頭,干著急。

  她嘆了口氣,算了,死就死吧!

  小心翼翼地走到厲誠桀面前,剛走近他,就清楚地聞到一股他身上獨有的荷爾蒙味道,忽然,心臟頓時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她有點緊張。

  當肩膀觸碰到厲誠桀胸膛時,她明顯的發現他的肩膀有些微微地一怔,俊美絕倫的臉上快速閃過一抹異樣。

  就在她快要越過他時,突然開口道,“站住!”

  低沉略帶磁性地聲音再她耳邊響起。

  夏幼南聞聲頓足。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懷里的枕頭就被某人大力地從懷里收走,然后扔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

  夏幼南無語地看著他這波動作,沒留意到,他的目光一直注視著她,俊臉輕勾起抹冷笑。

  那怪怪的表情恰好被夏幼南捕捉了個正著,忽然心里騰升起一抹寒意。

  剛才,他那是什么表情?

  難道,被他給認出來了!

  不等她想完,厲誠桀已經坐在了沙發上。

  他以疊腿式坐姿,優雅地坐在沙發上,渾身上下透露著與生俱來的王者氣質,像極了一位出入凡塵的王子,美得讓人無法直視。

  他目光幽深地打量著她。

  她顯然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毛骨悚然。

  上次沒掐死她,已經算是便宜她了。

  這次跑到了他眼皮底下,還不被他往死里整?

  不行,不能逃避了,是該面對他的時候了!

  大約,過了幾秒鐘。

  夏幼南干脆抬眼迎了他幽深地黑眸,“說吧,你到底想怎么樣?”

  要殺要剮,給她來個痛快!

  厲誠桀勾唇淺笑,故裝糊涂道,“你是再說上次的事?”

  明知故問!

  一臉不爽地夏幼南,白了他一眼,然后坐到了病床上。

  見她不說話,滿臉不悅的表情,盡收他的眼底。

  “上次的事,我已經派人查了,的確是個誤會。如果需要道歉,我可以……”他說的極其誠懇,但聽到夏幼南耳邊,總覺得有些虛偽做作的感覺。

  “不必了,我才沒有你那么小氣。”

  不過,她怎么會在醫院,難道是——

  她似乎想起了一些畫面,畫面里一輛車停在她前面,她來不及踩下剎車,直接撞了過去。

  似乎想起了什么,她下意識捂住了嘴,“該不會昨晚……”

  撞的是他的車!

  “想起來了!”厲誠桀目光看向她,眼底不知是何情緒。

  夏幼南有些心虛,一時不敢抬眼去看他,低著個頭。

  “賠償一事,我會全權負責。你,你放心吧。”夏幼南說的很是誠懇,與先前的態度大不一樣。

  厲誠桀聞聲,瞇了瞇眸,也不跟她客氣,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那個,謝謝你送我來醫院。”如果沒猜錯的話,她能夠出現在醫院,也是托了他的福。

  畢竟,以當時那種狀況,除了他,恐怕沒人會那么好心的送她到醫院!

  這聲謝謝,她還是有必要說的。

  厲誠桀不語,表情淡淡地看著她。

  大概過了幾秒鐘。

  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厲少,您讓查的事,屬下已經查到,這是您要的資料。”

  男人將手里的資料遞給了他,他接過資料,認真的翻閱。

  夏幼南抬眸望了眼那助理,似乎在電視上的經濟頻道里,見過他。

  這個人經常代表厲氏參加活動,接受各媒體采訪。

  他是厲氏集團的高管艾斯,剛才他稱呼他為“厲少”,難道他是那個自稱江城第一大家族厲氏集團的董事“厲誠桀”。

  確認了他的身份后,她不再淡定,傳聞厲氏集團的前任董事長厲玄曾是她母親的愛慕者。

  也就是說他父親曾經愛慕過她母親,而且她外公夏閔行還是厲玄的商業啟蒙師。

  這還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們倆個已經——

  雖然那啥不是在她意愿之下,但是事實就是如此,她也沒辦法不去承認。

  一想到這層關系實在是讓人有些驚魂未定!

  傳聞當時她母親夏天與他父親厲玄一度被稱為商業界的“金童玉女”,只是不知道為何,她媽媽最后選擇了沈侯晟那個人渣。

  如今想想,當初媽媽的眼光還真是差的離譜。

  再看看人家厲……

  算了,人家都去世好幾年了,好可惜,連見見他的機會都沒有了。

  不過,看看他兒子厲誠桀,總應該能從他的身上找到一些他父親的蹤跡吧?

  瞧瞧厲誠桀這修長的腰身,以及那四塊堅實的腹肌,實在是……

  腦子里忽然閃現出那晚,他赤著上身,露出腹肌的畫面。

  實在是美的很吶!

  不知不覺間,傻傻地笑出了聲。

  卻沒發現某人與他的助理艾斯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

  艾斯發現她一直盯著他們厲少,眼底浮起一絲了然,原來又是看上他們家厲少了。

  看上也沒用,他們家厲少不近女色的。

  艾斯心里這樣想著,下意識看向厲誠桀,卻發現他們家厲少的視線則是停留在……

  驚雷從空中劈過,艾斯被打臉,這臉打的也特快了些吧!

  只是他們家厲少什么時候對女人開始有興趣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艾斯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再次看

  了過去,這一看,徹底驚呆了。

  他們家厲少居然看著那女人,笑了。

  厲少居然笑了。

  他有多久沒看到他們家厲少笑了,記得那還是五年前的事情。

  這天大的好消息,回去以后,一定要告訴老夫人。

  老夫人聽了保管會很開心。

  艾斯趁他們沒注意偷偷拿手機給厲誠桀照了張微笑的相片。

  他前腳剛把手機放起,后腳就被夏幼南給發現了,她疑惑地看向艾斯,艾斯表情劇變,忙向她做了個“噓”的動作,要她保密。

  夏幼南神色微愣,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沒當場揭穿。

  望著厲誠桀那骨節分明的手,以及那俊美的五官,烏黑璀璨的眸子,專注于手中的資料,絲毫沒發現她。

  這么帥,估計他父親也丑不到哪里去。

  想到沈侯晟的顏值,夏幼南越來越替她母親感到不值了。

  這么帥的帥哥不要,非要嫁給沈侯晟那王八羔子,真是豬油蒙了心。

  厲誠桀和助理艾斯聽到她惋惜的嘆息聲,下意識抬眼看向了她。

  似乎發現了他們的目光在注視自己,夏幼南面色尷尬地笑了笑,隨即立刻垂眸,不再看他。

  真丟臉啊!

  還好沒發現她在盯著他,要不然更丟臉。

  厲誠桀合上手里的資料,將資料交給了艾斯,艾斯接過資料,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

  夏幼南微愣,抬起詫異地眸子看向他們倆。

  “這什,什么東西?”她不明白他們為什么把這東西給她。

  “這是我們家厲少查的資料。夏小姐先看看,看了之后你自會明白。”

  厲誠桀眸光幽深地看了夏幼南一眼,然后起身離開了病房。

  艾斯沒有離開,而是站在夏幼南旁邊。

  夏幼南一臉疑惑地抬眼看向艾斯,艾斯朝她別有深意地點了點頭,然后立在一旁安靜的等待。

  夏幼南忽然感覺這氣氛不大對,怎么感覺怪怪的。

  她遲疑了幾秒后,還是翻閱起里面的資料來,這一看不要緊,一看,她的血壓蹭蹭地往上飆。

  這竟然是他們華睿集團這十多年的運營機密。

  “你們居然調查我們華睿的內幕?”夏幼南情緒激動道。

  “夏小姐別激動,我們不是有意要窺探貴公司的機密,我們這么做是幫您徹底的了解一下,這十幾年來華睿再你父親的管理下,有什么變化而已。沒有別的意思!”艾斯耐性解釋道。

  聽了艾斯的話,夏幼南蹙了蹙眉。

  心下暗想,如果厲氏要對華睿不利,這些好不容易打探到的資料,怎么會輕易的讓她看?莫非,他真的是來幫她的?可是,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夏幼南想了會兒,繼續往下看,當看到資料最后一頁時,她終于明白他們的意思。

  他們是想告訴她,沈侯晟這十幾年對華睿所為的盡心盡力原來是為了侵吞華睿集團所做的努力罷了!

  看著手里的那些資料,夏幼南恨不得將它撕個粉碎,但她不能,這些都是控告沈侯晟侵吞華睿的證據,她非但不能撕毀,而且要保護好。

  “夏小姐,你,你還好嗎?”艾斯見她臉色異常難看,擔心詢問。

  夏幼南冷靜回神,目光凌厲地看向艾斯,看著她的眼神,艾斯微微一怔,總覺的她變得有些不一樣。

  “艾斯先生,資料我已經看完了,你們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了?”

  她不相信這世上會有免費的午餐,也更不會傻到會相信憑那所謂的關系,厲誠桀就好心的幫她。

  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目的,外公曾經告誡過她,商場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敵人,只有無盡的利益。

  艾斯面色微愣,正要說些什么,門再次被推開。

  厲誠桀走了進來。

  夏幼南抬眸望向他,只見他目光深邃,黑眸玩味地盯著她。

  他嘴角噙著莫測地笑容,拍了拍手掌,朝著她緩緩地走了過來。

  “原以為你是個蠢笨的小丫頭?但現在看起來,是我弄錯了。”他磁性般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夏幼南微愣,只覺耳朵癢癢的,異常難受,不悅地弩眉。

  說話就說話唄,干嘛,離她這么近。

  夏幼南不悅地往后退了退,冷著一張白皙的臉,“厲少,有什么話,快點說。”

  見她態度很不是友好,厲誠桀蹙了蹙眉,但絲毫不影響他此刻的心情。

  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在等一只頻臨死亡的小白兔,為了求生掙扎求救的樣子。

  他勾唇淺笑,目光幽深地看著她,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只是,手指驀地勾住她的下巴,邪魅俊俏的臉上勾起一抹玩味。

  “我幫你奪回華睿,而你只需做我的女人!”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她面前響起,望著那張俊臉,夏幼南愣住了神。

  “什,什么?”似乎沒料到他會這么說,一時驚呆了。

  他似乎發覺了她這點,邪魅地勾唇朝她呼出一抹氣息,淡淡地薄和味道從他嘴里吐出。

  她立即回神,不悅地皺眉看著他。

  “誰,誰要做你女人!我,我我才不是這么隨便的人!”她看著他絕美的臉,緊張地拒絕道。

  “呵!”似乎她的拒絕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冷呵出聲,嘴角彎起一抹冷冷地弧形,“傻丫頭,還看不明白局勢嗎?”他捏起她垂于耳垂的發絲,幫她溫柔地撩起。

  夏幼南微微蹙眉,一臉嫌棄地看著他,“你,什么意思?”

  他冷嗤一笑,“再你躺進手術室的一小時,你那所謂的父親沈侯晟已經召開記者會,將你踢出了華睿的董事會,并且解雇了你再華睿的代理總裁。”

  她震驚地后退了一大步,顯然被他所說給驚呆了。

  “什,什什么?”她面色慘白,不相信他說的話,情緒激動,“不,不會的!他沒有權利這么做,我,我才是華睿集團的董事長,他怎么能……”說到這兒,她沒留意到厲誠桀唇角揚起的嘲笑。

  但她似乎意識到了什么,臉上的驚訝之色逐漸消失。

  她怎么給忘了,她和李家的婚約已經取消,李家在華睿又是她在華睿唯一支持她的股東,能有今天,應該早在意料之中!

  只是沒想到這一切來的如此快速,快到讓她措手不及。

  夏幼南氣憤地咬著薄唇,眼底隱隱透著一股濃濃地怒意。

  望著她那憤怒地小臉,厲誠桀勾唇輕笑,“你現在已經沒有后路可選了!除非……”他目光冰冷地盯著她,望著那雙因憤怒而變紅的雙眸,“除非,你想親眼看著你外公的心血,徹底落入沈氏手上,你才知道后悔?”

  她震驚不已地連連后退,他步步緊逼,眼底由憤怒轉變為驚恐,她雙眸慌亂地開始四處亂轉,不知所措的模樣,讓人心疼。

  厲誠桀想伸手去安慰她,但不知怎的,手遲遲沒有落到她的肩膀,只能看著她滿臉無措地蹲在地上無聲痛哭。

  大約過去了十多分鐘。

  厲誠桀轉身,正要離去,夏幼南以為他要離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就像是站在懸崖邊那顆唯一能救命的稻草。

  他都能感覺到手背上傳來的疼痛感,看著她仰起淚痕的小臉,不卑不亢道,“幫我救華睿!你讓我做什么,我都答應你!”說完,眼淚像斷線的紙鳶落了下來。

  看著她,有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另外一個人,梨花帶雨的模樣,楚楚可憐地看著他,很快便觸動了他內心深處最柔軟的一處薄物。

  拽住她的手,將她從地上用力拽起,用力一把擁入了懷里。

  她錯愕地趴在他肩膀,白皙的臉龐緊緊靠在他懷里,眼淚打濕了他的衣服。

  他溫柔地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我答應你!只要你乖乖的,讓我做什么都可以!”他將她用力地擁緊,生怕她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

  直到,某女被他勒得快要透不過氣來,他才松了手。

  望著眼前那張充滿驚訝地臉龐,厲誠桀瞬間恢復了神智,俊臉微沉地撇開,漠然道,“只要你安分守己,不給我惹麻煩!華睿的事,我會幫你解決!接下來,你就聽艾斯的安排吧!”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望著絕然離開的厲誠桀,夏幼南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剛才那表情算什么意思?是他自己要她做他女人的,又不是她逼他的?擺什么臭臉給她。

  艾斯見她神游,也不好意思打擾,耐性地站在旁邊等候。

  等她回神,她才發現艾斯還站在她旁邊,她尷尬地看了他一眼,想起剛才她那個糗態,尷尬極了。

  她尷尬地朝他勉強一笑,艾斯也很有禮貌性地向她點了點頭,然后道,“夏小姐,不必過于擔心。既然厲少答應幫你,他一定會言出必行。您就放寬心,暫時在這里好好養傷,等您傷好后,我會親自來接您回厲家別墅。”

  聽到要帶她去厲家別墅,夏幼南表情一僵,似乎想起了什么,詢問道,“我聽說,厲家有位老夫人,她……”

  沒等她把話問完,艾斯便尷尬地看了她一眼。

  “呵呵呵,老夫人雖然看上去有些嚴厲,但她人很好,應該不會太為難夏小姐的!小姐,不必擔憂,有什么,厲少會幫您的!”

  “呵呵呵……”他會幫她嗎?瞧,他剛才黑著臉離去的樣子,搞得恨不得遠離她十米開外。

  不欺負她就不錯了,還幫她,她可沒抱什么希望。

  艾斯說了幾句寒暄話后,離開了病房。

  一時間,整個病房只剩下了她自己。

  望著空蕩蕩的房間,還有先前的事,就如同做夢似得在她腦海里不停放映。

  一星期后。

  李然不知從哪里得知夏幼南出車禍,住進圣德安醫院的消息。

  名義上前來探望的李然,其實就是想來夏幼南面前羞辱她。

  李然在沈幼西的陪同下,一大早就來了圣德安。

  人剛走進大廳,沒多久,就被醫院的護士給攔了下來。

  而這時,夏幼南剛好做完檢查,從走廊里走了出來,恰好,遇見了李然母女。

  見到李然母女,夏幼南本能的轉過身,就要離開。

  卻被李然母女一眼認了出來,還當著大廳所有人面,喊她的名字。

  “夏幼南,你給我站住!”

  無視護士們的阻攔,李然母女急切地走了過來。

  夏幼南見大廳里人們異樣的目光,望著自己,眼見自己避無可避,只好硬著頭皮回過了身。

  “果然是你!”沈幼西嘲諷一笑道。

  “我還以為媽認錯了人,沒想到還真的是你,呵,幾天不見,長本事了?”想起了今早上的娛樂新聞,上面說她與厲氏集團董事厲誠桀的緋聞,就氣不打一處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