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木魚觀察日記穆語商拯

木魚觀察日記穆語商拯

菜小栗 著

連載中免費

由作家菜小栗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木魚觀察日記》主角是穆語和商拯,小說講的是豪門繼承人穆語是一線新聞記者,某天她在吃東西時意外吃到一個未上市研發中高科技納米級電子芯片,而后她成了一個神奇的女人,此時作為電子學教授的商拯奉命調查穆語體內芯片構造,看穆語能否成功攻略成功商拯這朵高嶺之花.......

更新:2019/10/02

在線閱讀

由作家菜小栗所寫的都市言情作品《木魚觀察日記》主角是穆語和商拯,小說講的是豪門繼承人穆語是一線新聞記者,某天她在吃東西時意外吃到一個未上市研發中高科技納米級電子芯片,而后她成了一個神奇的女人,此時作為電子學教授的商拯奉命調查穆語體內芯片構造,看穆語能否成功攻略成功商拯這朵高嶺之花.......

免費閱讀

  近兩年,A市高新區內迅速崛起了眾多創業園,他們像取暖般團團緊促,日間常常傳遞出新鮮且澎湃的活力,

      但在此時,卻是一派蕭索的味道。

  不遠處的城市高架,直至深夜也像銀河般閃耀著,不費吹灰之力的給整座城市鑲上了璀璨的邊。

  人們似乎很容易忽視,在偌大的城市角落,還有這么一個地方,聚集著許許多多渺小又偉大的夢想。

  “我不是一直想弄明白,你大伯在世的時候想在這里建個什么,”腳下燈牌的光,固執地投映在穆謹言頰邊,

         他深吸一口氣,“但是今天,突然不想知道了。”

  穆語望著他,眼睛亮晶晶的,她拼命忍住想哭地沖動,“哥,昨天晚上,金雞大廈失火了。”

  穆謹言回眸,蹙眉點了點頭,“恩,我看到報道了。”

  “有一名消防員……直到今天早上,我們去現場拍攝的時候,他們才找到他。”

       她眨了眨眼睛,想到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在最好的年華戛然而止,終于還是忍不住落下淚來,“王警官說,他今年才二十一歲。”

  穆謹言動容地攏了攏妹妹顫抖的肩膀,默默聽她顛三倒四地訴說著自己,有些難熬的一天。

  “還有七哥,你認識的,今天他收工以后,一句話也跟我不說,我很擔心他,可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安慰他。我總是叫你尊重我,自己卻什么都沒有替你分擔,你已經夠辛苦了,我還這么自私……”

  穆語吸了吸鼻涕,“哥,雖然大伯和伯母過世的時候,我還小,但我答應過你,永遠都會記得他們。”她說到這小嘴一撇,腦門抵在穆謹言肩膀上,又哭了起來,“今天是我做錯了,對不起。”

  穆謹言見狀好笑地拍了拍她的頭腦勺,“我又不是在氣這個……”

  穆語哭著抬頭,“所以你果然在生氣嘛!”

  這下穆謹言徹底被眼前的活寶給逗笑,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年穆謹言只有九歲,父親興高采烈地驅車,帶母子二人參觀眼前這片廢棄的廠房,對于九歲的他而言,這一方土地顯得無比寬廣。

  父親張開雙手描述著一個相當美好的未來,那意氣風發的樣子,永遠定格在穆謹言腦中。豈料返程途中發生的意外,卻將他們遠遠帶離他今后的所有人生。

  穆語的大伯和伯母在意外中不治身亡,小小的穆謹言斷了兩根肋骨,被送進了ICU。

  三天的時間里,穆云峰曾先后接到六次病危通知。穆謹言大難不死,穆云峰便理所應當的得到了他的監護權。

  為了永遠銘記逝去的家人,穆云峰將公司更名為大哥的名字——“云啟”。

  一歲多的小穆語突然多了個大哥哥,便成天都粘著他陪自己玩,也就是那時,穆語像一道鉆進烏云里的光,照亮了穆謹言最煎熬的日子。

  十八歲時,穆云峰將大哥臨終前取得的這片土地歸還給他,他站在父親臨終前到過的這片廠區,才驚訝地發現,這里并非像記憶中那樣寬廣。

  他開始學會直面自己軟弱的地方,因為想象會夸大美好,同樣會夸大痛苦。

  他的眸子溫暖起來,又伸手去捏穆語的臉頰,“時間過的真快,小穆語都這么大了。”

  穆語任他這么掐著,含糊不清地問道:“哥,有什么是我可以幫你做的嗎?”

  她大眼睛里閃爍著誠懇,害他一時間竟不知從何說起,只搖了搖頭,“沒什么,就是上頭盯著這塊地動工,公司又有個項目一直談不下來,不用擔心。”

  “最近沒怎么見著萌萌,萌萌去哪兒了?”穆語歪頭一臉八卦的樣子。

  “關她什么事?”穆謹言一提到于助理,就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穆語早就探破這其中的奧秘。

  “哥,我說你一把年紀也是時候定下來了,我也想要個嫂子啊!”她小聲嘀咕,“免得你成天注意力全集中在我身上,就我一人倒霉。”

  穆謹言瞇眼岔開話題,“你快說這地方建什么,哥送你當嫁妝,今年就動工。”

  “好啊你穆謹言!這么著急把我嫁出去,都不說舍不得我。”

  他在這頭自說自話起來,“我最近認識一個教授,挺欣賞他的,要不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不是吧?哥,教授你都往我這介紹,那得多大年紀了?我才不要!”

  “人家可是在中科院當過研究員的最年輕的教授,一表人才!你見過的,從醫院送我們回家的那位,要是一般人我可看不上。”

  穆語拍拍屁股作勢要走,“那人從后腦勺就開始冒傻氣,我才不喜歡那樣的呢!”

  穆謹言也起身,彎腰拾起地上的垃圾,“什么‘那人那人’的,沒禮貌。”

  “哎呀!”穆語氣急敗壞地跺了跺腳,“剛才不是在說你,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還有,少開亦然的車,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看上什么車我給你買,那家伙老換車,你開來開去的不熟悉,不熟悉就不安全。”

  穆語翻了個白眼,知道穆謹言又要開始念經了,“哥,我還差一點就存夠錢買車了,你就別念我了,行嗎?”

  “你今天是不是又沒接到老穆的電話?要不是我幫你應付了他,他才是真的要念你。”

  穆語這才想起爸爸那個越洋的未接來電,有些后怕,恨不得給哥哥捏肩捶腿,“好嘛,那我幫你追萌萌啊!”

  “我不要。”

  “你要的!”

  “穆語,我警告你不許騷擾我助理。”

  “穆謹言,”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你臉紅的樣子太可怕了!”

  “穆語,閉嘴。”

  穆語停下腳步,哭笑不得地瞧著自己那個正兀自走在前面,努力掩飾害羞的哥哥。

  她真喜歡看他像孩子似的模樣。

  *****

  商拯從實驗室出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凌晨一點。

  整座頂創研發中心的大樓,只有一間實驗室還亮著燈。

  商拯這頭才剛帶上門,屋里幾位年輕的工程師,就忍不住爆發出一陣哀嚎,東倒西歪地癱倒在實驗臺下。

  “殺了我吧!我給我個痛快!”

  “莫非商教授是真人AI?我們好像晚飯沒吃?午飯也沒吃??”

  “商拯其人,名不虛傳。”

  ……

  走廊的感應燈隨著商拯地移動一盞盞亮起,又在他身后緩緩熄滅,終日一塵不染的白大褂,反射著LED清冷的光線,更稱得他發線烏黑,唇紅膚白。

  似是想起什么,他停下腳步輕輕嘆了口氣,反身往回走去。

  夜聲人靜之時,樓內落針有聲,走廊盡頭實驗室傳來的動靜,在此刻顯得存在感十足。

  商拯蹙眉有些稀奇,自項目團隊組建以來,他還是頭一次見同事們這么活潑。他在實驗室門口站定,猶豫要不要敲門再進去,但只一瞬便作罷,抬手就刷開了門禁。

  眾人聞聲皆是噤若寒蟬,見了鬼似地望向門口,全無方才朝氣蓬勃的樣子。商拯瞧自己不大受歡迎,索性就這么扶著門,一步也沒有踏進去。

  “給你們點了宵夜,在休息室。”他挑眉露出一個自以為溫和的微笑,以示友好。

  “謝謝教授!”

  “謝謝商總!”

  “您辛苦了!”

  商拯點了點頭,補充道:“但是放得太久,已經冷掉了。”

  “……沒關系的!冷掉也能吃!”

  “是啊!宵夜永遠是好吃的!”

  “您費心了,謝謝商總!”

  商拯見孩子們滿臉真摯,反倒不忍心提醒他們,這個時間吃冷飯的諸多不宜。

  他又點了點頭,“不客氣,吃完早點回去吧。”語畢,他后退一步,動作麻利地將門帶上,再次離開了實驗室。

  “你們說商總聽見咱說他壞話了嗎?”

  “我就知道教授這么好看,心一定不是黑的。”

  “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說的對,男神愿意請我吃冷飯,我已經很知足了。”

  ……

  商拯雙手插袋不疾不徐地往辦公室方向踱去,隱約聽見待客區有樂聲傳來。

  他蹙眉調轉方向拐了過去,就瞧見李珀正歪著身子斜倚在沙發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樣。

  日間循環播放公司宣傳片的電子屏幕正開著,光影明明滅滅地掠過他睡夢中緊蹙的眉心。

  才稍微接近他,商拯便嗅到一股濃烈的酒氣,他蹙眉掩鼻,毫不客氣地踢了踢這廝的腳后跟。

  李珀嘟噥著從睡夢中驚醒,瞇眼恍惚地望向光影交錯中那道修長的人影,喃喃道:“我的拯,你可回來了。”

  “這么晚過來做什么?”

  李珀聞言艱難起身,踉蹌地扶著商拯的肩膀站直,“干嘛對人家這么冷漠!我當然是有事情找你,這幅樣子又不敢去你實驗室。”

  商拯其人,對待工作極其嚴苛,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實驗室里杜絕三樣東西,手機、鐘表和沒用的人。如果你不幸加入了商拯的團隊,那么從此辨別時間的方法,將會只有一個,那就是——看、太、陽。

  倒不是商拯刻意要求這么做,只是科學家的圈子實在太小,分明是對待工作鞠躬盡瘁的“光榮事跡”,可傳來傳去就變成了喪心病狂的“魔鬼法則”。

  他的雙手仍然插在褂子口袋里,微微側身抖落李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像是連一個多余的表情都懶得給他,“什么事?”

  李珀故作嬌憨地抬手,虛點了下商拯挺拔的鼻梁,獻寶似的從懷里掏出一張燙金的邀請函,“我給你送這個來了!這可是王院士親自叫我轉交給你的,他今天晚上見著你沒來,那個失望呀!”為了突出王院士地失望,李珀忍痛將大腿拍的啪啪響。

  “是昨天晚上,”商拯難掩嫌棄,只瞄了眼電子屏幕上的時間,強調到,“祖宗,現在已經快凌晨兩點了。”說完,他長腿一邁大步流星地往辦公室走去。

  李珀這會兒還暈的厲害,全憑本能地拽著他跟了進去,“你得好好準備講座的課題!咱今年年底的獎金發不發得出全靠你了!”

  頂創生命科技是國內一支新興的“高科技醫療設備研發制造”團隊,上市短短三年,他們便猶如異軍突起般,迅速搶占了眾多外資持股企業的市場份額,經營范圍從“生命信息支持”到“數字超生”,小而精卻無孔不入。

  在此期間,商拯作為頂創特聘的微電子科學技術專家,任總工程師,帶領團隊連連突破無數技術難題,攬獲眾多國內外大獎。

  李珀是頂創的創始人之一,主要負責企業商務,如果說李珀是即主內又主外,那么商拯就是既不主內也不主外,他只負責項目開發和生產監督。

  但按李珀的話講,即便是商拯什么都不做,只要他在頂創一天,那就是頂創的一面金字招牌。

  “我不去。”商拯不假思索,“如果你想‘798’在明年投產的話,就不要打擾我。”

  “我的拯!你不能只考慮明年的事,你也替咱考慮考慮今年的KPI嘛!”

  商拯精神高度集中了整天,此刻已經難掩倦意,他頭痛地閉上眼睛,蹙眉無奈地思考,為什么最近身邊的人會變得一個比一個難纏?

  關鍵是,他最拿難纏的人沒辦法。

  在生理與精神的雙重碾壓下,商拯舔著后槽牙,沖李珀點了頭。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