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仙墮煙鎖紫淵全文免費

仙墮煙鎖紫淵全文免費

陰燭葵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仙俠小說推薦

主角是煙鎖紫淵的小說名是《仙墮》是由陰燭葵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俠虐戀小說,替身梗,先虐后甜。喜怒無常護短神君×仙魔同體小龍王。主要講述的是:煙鎖只是月湖里區區一只小龍,一次在參加紫淵神君的婚禮時,不知為何渾身赤裸地出現在了婚房中,旁邊還躺著新娘七公主,之后七公主以為失身于他便選擇自盡,而煙鎖便成了殺死七公主的主要嫌疑人……

更新:2019/09/29

在線閱讀

主角是煙鎖紫淵的小說名是《仙墮》是由陰燭葵創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仙俠虐.戀小說,替身梗,先虐后甜。喜怒無常護短神君×仙魔同體小龍王。主要講述的是:煙鎖只是月湖里區區一只小龍,一次在參加紫淵神君的婚禮時,不知為何渾身地赤.裸出現在了婚房中,旁邊還躺著新娘七公主,之后七公主以為失身于他便選擇自盡,而煙鎖便成了殺死七公主的主要嫌疑人……

免費閱讀

  煙鎖看著對面的男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紫淵神君。”

  男人看了煙鎖一眼,忽然冷笑一聲,道:“你真是厲害,有魔界君主為你保命,如今仙皇也動不了你分毫。可本.君不明白,你為何要毀了七兒!你喜歡她?還是恨她?”

  “不是的!不是……”煙鎖搖頭說道:“小仙不敢對七公主有僭越之心!神君,小仙尊敬您,尊敬七公主,小仙真的沒有想過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你.為何欺辱七公主!”紫淵神君目中露出血痕,一想起七公主的慘狀,他心中不禁大悲起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那天夜里在宴廳喝喜酒,覺得有些悶就去紫薇園賞花,但是沒想到我喝醉了,就暈倒在了紫薇園里.。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看見七公主被綁著,身體……我給她解開繩索,她扯下仙絹,看見了枕邊人是我,而不是神君你……七公主說她對不起你,決心尋死,我阻止了,可是我仙力微薄,阻止不了她……神君,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會變成那樣!我真的不知道啊!”

  煙鎖說了這么多,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這種說辭,連旁觀之人也不會相信,更何況深愛七公主的丈夫,紫淵神君!

  “一派胡言!你還不承認,想等著魔君來救.走你是嗎?呵……本君為了天界生靈,可以不要你命。但是,你也別想好過!”

  紫淵神君憤而拍碎桌子,抓著煙鎖的長發,將其推倒在地。

  他只運行了一重法力,就逼得煙鎖身上現出了瓣瓣水藍色的龍鱗。

  這.龍鱗稀疏現形,若隱若現,竟在夜里襯得煙鎖清秀干凈的容貌,有傾世迷人之錯覺。

  紫淵捧著煙鎖的臉,嗤笑一聲:“你長得這般妖孽之形,想必本君的坐騎元火雄獅會對你這魔龍很感興趣。”

  “坐騎?不,不要!.紫淵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這樣對我……”煙鎖面色蒼白起來,他瞬間流下驚恐的淚水,苦苦乞求道。

  “不要?你傷害本君的七兒之時,可曾想過會有今日!魔龍,給我過來!”

  紫淵拖著煙鎖的長發,將人拖拽出.屋外,就要將其丟給自己的坐騎。

  “紫淵,不要、不要這樣……紫淵,求求你,殺了我,你殺了我吧。能死在你的手上,我死而無怨。”煙鎖崩潰哭了出來,他寧愿自己就此命喪黃泉,也不想自己在紫淵面前,被一只畜生.侮辱。

  “……”紫淵松開煙鎖的頭發,轉頭看去,卻忍不住看得出了神。

  煙鎖的長發凌亂地披在肩上,他的衣衫因為紫淵粗暴的拖曳松開了,露出大片嬌嫩的肌膚,肌膚之上因為情緒激動而現形出瓣瓣美麗的龍鱗,.龍鱗有光,水藍之色,襯得煙鎖的五官在月色下,魅惑非常。

  “吼——”

  元火雄獅知道主人的心意,踏著步子,走到了煙鎖身后,粗糲的舌頭舔過煙鎖光潔的背部,發出恐怖的粗氣聲。

  “紫淵……我寧愿死。.”煙鎖忍受不了這種羞辱,他抬頭看著紫淵,顫抖著手掌,摸上自己的心臟,就要挖下去。

  “你給我活著!”

  紫淵不知道為什么,竟然異常激動,他身影一動,已經將煙鎖的手握住,狠狠折斷。

  “啊!”煙鎖.痛喊一聲,被紫淵用手掌捂住了嘴巴,因為痛感流出的口水,潤濕了紫淵的手掌。

  他疼得渾身冒冷汗,水藍色的鱗片更是越來越多。

  “畜生,滾!”紫淵看著自己的愛寵,竟覺得討厭至極,將其一腳踢開,疼得元火.雄獅翻滾了幾圈兒,癱坐在地上,委屈地嗚咽了起來。

  “你要死?休想!失去七兒的痛苦,本君要在你身上,統統發泄!”

  紫淵笑得恐怖,他抱起了煙鎖,回到屋內,房門自動關閉,結界立刻升起,隔閉了整個寢宮.大殿。

  他將煙鎖壓在地上,摸上他胸前的龍鱗,一個狠心,捏住那鱗片,嘶啦一聲,鱗片連著皮肉,濺起鮮血,被男人拔掉!

  “啊——”

  鱗片連心,煙鎖痛得大喊出聲,兩眼瞪圓,兩顆眼球幾乎凸了出來。

  幾個呼吸的時間,煙鎖卻覺得比一千年都漫長,他只翻了個白眼,便徹底昏迷了過去。

  昏迷的他,因為身體的痛感還在,所以一直抽搐著,許久才停下來。

  “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紫淵神君握著手中染了.血的龍鱗,紅色的血滴答在了地上。

  不知為何,他的指尖竟微微顫抖著。

  自從被拔了龍鱗之后,煙鎖就被關在了火牢之中。

  他是龍,性屬水,怕火。

  紫淵把他關在火牢之內,想必也是恨透了他。

  .沒有將他扔進元火深淵,可能也是怕他扛不住元火煉化死了,從而導致魔族發難。

  牢獄之中,暗無天日。

  也不知道究竟過去了多少天,終于……煙鎖被縛魔索拉扯著,從火牢之中,放了出來。

  縛魔索一開,他.便恢復了自由。

  只不過龍骨斷了,還未接上,又被撕龍鱗,之前還被紫淵神君打過,他的五臟六腑都有傷患,經毒火侵蝕,已經是將死之軀,茍延殘喘了。

  放他出來的人,是紫淵神君身邊的侍者,婚宴上煙鎖見過他.。

  “神君讓我為你治傷。”侍者開口,溫和動聽,他攙扶起煙鎖,將人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接骨會很痛,你忍著點。”

  侍者名叫丹珀,跟在紫淵身邊已經近兩千年,醫術高明,有起死回生之術。

  天界.仙醫院的老者,時不時都要來紫薇宮前來找丹珀請教。

  “謝謝。”煙鎖虛弱開口道。

  他的脊骨被斷,丹珀將他翻過身,扯下他的衣衫,摸著背上的龍鱗,道:“你冷靜點,收起鱗片。我為你把龍骨接上。”

  “.嗯。”煙鎖盡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龍鱗一瓣瓣地隱沒在皮膚之下。

  丹珀拿出一枚淡綠色的丹藥,給煙鎖服下,道:“一會兒你會失去意識,失去感官力,這樣才能忍受接骨之痛。”

  他說完,煙鎖就不清醒,閉上了.眼睛。

  丹珀的手指,觸碰在煙鎖的背部,順著脊骨,一節節往下撫摸,找到了斷骨之處,他神色自若,更加專注,指尖融入進了煙鎖的皮肉之內,不出血腥,只有小小的響聲,煙鎖的身體顫了一下,從丹珀的體內傳出源源.不斷的能量,從接觸之處,灌入進了那斷骨之位!

  完成了接骨,丹珀也面色蒼白了一些。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這才留出精神,看著側著臉趴在他床榻之上的煙鎖。

  “你那么溫柔,又怎么會對七公主做那種事….…我不信。”丹珀喃喃自語道。

  說著,他歇息了一會兒,又給煙鎖驅了體內的火毒,調養身體。

  煙鎖始終昏迷著,不省人事。

  看著這樣的煙鎖,他很心疼。

  雖然只和這小龍王在婚宴上見過幾次,但煙鎖.的笑容和溫柔讓他印象深刻。

  后來發生了七公主的事,他跟在紫淵神君身后,親眼見證了煙鎖的悲慘……他真的很心疼這條小龍。

  他忍不住伸出手掌,想要摸摸煙鎖的臉,就被一道傳音玉簡嚇醒!

  他這是在做.什么?

  “速來紫薇園。”

  這是紫淵神君的聲音。

  丹珀不敢怠慢,他給煙鎖整理了衣服以后,立刻奪門而出,直奔紫薇園。

  在他走后,房間之內,憑空凝現出了一個人形。

  正是……紫淵神君。

  男人面色不太好看,他冷漠著走近床榻,看著側著臉趴睡的煙鎖,怒道:“魔龍,竟敢勾.引本君的侍從……”.

  煙鎖做了一個夢,這個夢好真實。

  有疼痛有淚水,有幸福有歡愉。

  他夢見,那天夜里,和紫淵神君成親的,不是七公主……而是他,月湖龍王,煙鎖!

  “煙兒,喝了這杯酒,.我們就是夫妻了。”

  紫淵神君沒有冷漠如冰,而是溫柔帶笑地掀開了他的紅蓋頭,與他交杯共飲。

  煙鎖甚至打心底兒想要相信,這個夢是真的。

  他緊張又幸福,將酒全部飲下,咽入喉中,剛要開口,就被紫淵.神君摟在懷里,激烈地吻了起來。

  煙鎖喘不過氣,被吻得滿臉通紅,好不容易被放開,喘了口長氣,很是丟臉。

  紫淵神君大笑起來,捏著煙鎖的臉蛋兒,笑道:“我的煙兒,真是可愛至極。你這么緊張做什么?連換.氣都忘了嘛。”

  “我……我一定會緊張啊!我喜歡你已經一千年了,今天終于可以和你在一起。你肯定已經把我忘了……你不會記得我的……”煙鎖紅著臉說道,很是難為情。

  “一千年?我們數日前才認識,你又怎.么會喜歡我一千年這么久?”紫淵神君詫異地說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記得,一千年前,你在天涯海林救過的一條小藍龍了。”

  煙鎖目中露出追憶,笑了出來。

  這段回憶,是他重逢紫淵之前,最幸福的時.光。

  “天涯海林……”

  “記不得過去沒關系,只要,你能記得我們的現在還有未來,就好了。”

  煙鎖主動抓住了紫淵神君的手,他的心簡直快要跳出來了。

  “好。煙兒放心,本君現在還有未來,都會很.疼你。”

  紫淵神君將額頭貼上煙鎖,循著他敏感的耳朵,一路親吻下去,二人衣衫盡褪,坦誠相待,共度春宵一夜。

  這個夢好美,好真實,

  煙鎖簡直不敢醒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醒過來,身份就變回了.紫淵神君的仇人,紫淵神君不會再親吻他,不會再溫柔待他,而是會折磨他、羞辱他,讓他痛不欲生。

  他寧愿自己,永遠地死在這場夢里。

  至少,他可以得到虛幻的一場幸福。

  “……”紫淵神君坐在床邊,面.如土色。

  他的手掌覆在煙鎖的心臟之上,手指,在微微顫抖。

  “魔龍,你這宵小鼠輩,竟敢遐想如斯!莫不是因為對七公主忌恨在心,所以才痛下毒手?你好狠的心!”

  他想要推醒煙鎖,卻因為手指發抖,扯.開了煙鎖的衣衫,露出他的身體。

  紫淵神君不敢看去,他轉過頭,緊張地呼吸起來,心中好亂,腦海里更全都是煙鎖夢中那兩具瘋狂交纏的身體,他吞咽著唾液,緊握拳頭,消失在了寢殿之內。

  再出現時,紫淵神君.已經恢復了鎮定。

  紫薇園中,丹珀已經等候了一會兒,心中焦急。

  算算時間,煙鎖也快要醒過來了,他還要為他繼續治傷。可神君遲遲未到,他便不能離開。

  “丹珀,你在想什么?”

  紫淵化身出現,坐.在了石桌前。他淡淡開口,心中卻已經洞悉了丹珀所想。

  丹珀如實回答道:“回稟神君,丹珀在想那條龍,他傷勢不輕,若是不及時處理,可能會落下病癥。”

  “你倒是誠實。”紫淵微微一笑,說道。

  “丹珀.的命是神君給的,丹珀不敢對神君有半分隱瞞。”丹珀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好。本君叫你來就是告訴你,以后去歡情臺給魔龍治傷。他現在就在歡情臺,以后也會在歡情臺。”

  紫淵神君手指微動,遠在尊香殿的煙.鎖,已經被瞬間轉移到了歡情臺。

  “歡情臺……丹珀明白。”

  丹珀臉色微變,低下頭顱,恭敬地說道。

  歡情臺,顧名思義,里面住的,都是紫淵神君養在紫薇宮里的情寵兒。

  紫淵神君不拘男女情愛,其.天生神格,不受天宮天條束縛,修自在道行。

  歡情臺里,人也不多,不算煙鎖,情寵兒不過二人,都是女子。

  東殿住著百花神女白秋仙,侍從眾多,前呼后擁。自從七公主死了以后,她更是公然把自己當做了紫薇宮.的女主人。

  西殿則是住著折星天官鳳采,此女性情冷漠,身邊只有一個婢女跟隨,平日都是鎖門不出,只修行仙法。

  歡情臺憑空多出了一個人,白秋仙當然感知到了,更是梳洗打扮好了,就帶著一眾侍從婢女闖進了.歡情臺最隱蔽的偏苑。

  煙鎖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一群男男女女圍著。

  “你們,是誰?”

  他警惕地坐了起來,找到墻角處背靠著站直,此時他才意識到這一點自己的龍骨被接上了。

  “我當是什么大.人物,不過是一條小龍而已。長得也不怎么樣,清秀有余,俊美不足,又是個男的,神君怎么會看上你這種低檔貨,還送進了歡情臺……”

  白秋仙嘟起嘴,很是不解。

  她指著煙鎖,把人從頭貶低到了腳,幾乎是一無.是處。

  煙鎖緊抿著嘴唇,看著白秋仙,等女子閉了嘴,才輕飄飄地說了句:“您是高檔貨,我不和您爭。”

  “那當然!本神女天生麗質,自然是高檔貨!”白秋仙得意洋洋地說道。

  “神女,他諷刺您是貨。”.留楓面無表情地說道。

  白秋仙的臉上頓時僵硬了笑容,她眼珠轉動,氣憤地瞪著煙鎖,怒道:“你竟敢罵我是貨……本神女殺了你!”

  她的頭發都有些炸了起來,一沖而近,就要下殺手,一掌劈死煙鎖。

  “我.死了魔族就會滅了天界,你也跑不了。”煙鎖微微一笑,柔和地說道。

  “……你是,月湖龍王煙鎖?”

  白秋仙果然停了手,她看著煙鎖,目中除了震驚,還有敬佩。

  “原來你就是月湖龍王煙鎖,失敬失敬!”.

  女人的態度急轉,甚至是握住了煙鎖的手,含淚說道:“哥你真是厲害啊!膽大包天,無與倫比!我白秋仙這輩子沒服過誰,就服一個你!”

  “啊?”煙鎖有些懵了。

  白秋仙繼續說道:“你不知道,我早就看.七公主那個小賤丫頭不順眼了,仗著神君喜歡她,整天踩在我頭上拉……那個,堵我門口欺負我,還反告我黑狀!你把她弄死,那就是間接替我報仇了,普天同慶啊!哥,別的不說了,從今天開始,歡情臺我罩著你,誰敢欺負你.,你說一聲,只要這個人不是神君,本神女必定要把他打得滿地找牙!”

  “……謝謝。”

  “不客氣!”

  稀里糊涂的,煙鎖就和白秋仙結為了異姓兄妹。

  甚至是煙鎖身上的傷,都被白秋仙用百花神露治得好了一半兒,已經可以自由走動了。

  尊香殿中,紫淵神君閉目打坐,好不容易入了定,卻極不穩定,清明之中,總有邪祟之思閃現,模模糊糊,待他看清了,竟驚醒出一身冷汗!

  “怎么是他。”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