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仙俠 → 修真世界左莫曾憐兒全集免費

修真世界左莫曾憐兒全集免費

方想 著

完本免費 好看的仙俠小說推薦

好看的仙俠漫畫《修真世界》改編自作者方想的同名小說,主角是左莫和曾憐兒,小說講的是左莫是無空劍門毫不起眼的外門弟子,唯一愿望便是能夠獲得無限晶石,卻不曾想在某天意外闖入神奇的修真世界,那左莫將開啟一段怎樣的奇幻之旅......

更新:2019/09/16

在線閱讀

好看的仙俠漫畫《修真世界》改編自作者方想的同名小說,主角是左莫和曾憐兒,小說講的是左莫是無空劍門毫不起眼的外門弟子,唯一愿望便是能夠獲得無限晶石,卻不曾想在某天意外闖入神奇的修真世界,那左莫將開啟一段怎樣的奇幻之旅......

免費閱讀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如同從云端深處傳來。一遍又一遍,回音飄渺,層層相疊,經久不息。

  誰?

  不能忘?

  不能忘什么?

  他霍地驚醒。和往常一樣,渾身濕透,衣服貼在身上,很難受。他坐直身子,

        頭頂的星辰和濃黑的夜色在提醒他,時間離天亮還早。一陣夜風吹來,涼嗖嗖。

  又是這個夢!

  習慣性地吐出一口長氣,時間還早,再睡會吧。

  他復又躺下。

  “莫哥,記得幫我澆水啊。咱月初可是剛訂了協議的,今年收成可就指望你了。”

  還沒走到山口,大老遠左莫就聽到有人在喊。一個看上去約五十歲的老漢,黑瘦黑瘦,

      杵在田里,不仔細還真看不出那站了個人。

  老漢綽號老黑頭,真名不知,無空劍門外門弟子中年齡最大的一位。

  左莫擦了擦額頭的汗,道:“忘不了。別急,明天就輪到你了!”

  他身形像根竹竿,身上絳青色的外門弟子服掛在身上,松松绔绔。

       和他說話時的滑溜截然相反的是他那張僵硬木板臉,陰沉陰沉。

  左莫這張僵尸臉,是他的招牌。一開始大家無不敬而遠之,但漸漸大家發現,他除了這張臉生人勿近外,

       脾氣性格無不是極好,交往才多了起來。兩年過去,外門弟子中他反倒人緣最好。

  老黑頭喜笑顏開,嘴里忙不迭道:“好好好!莫哥你那手絕活,我老黑頭就沒見其他人用出來過。”

  左莫一手【小云雨訣】的確有稱道之處。第三層的【小云雨訣】,在外門弟子里是獨一份。

       也就是憑借這一手,他幾乎包攬了整個門派所有靈田施雨的活。

  【小云雨訣】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訣,人人都會,主要是用來給靈田施雨。

       第一層只需要三五天功夫,便可學會。第二層呢,有個一兩年也能輕易達到。

       但從第三層開始,便需要個人體悟方能習得。整個無空劍門外門弟子里,就左莫一人領悟成功。

  【小云雨訣】達到第三層后,功效大增,能夠大幅度提高靈谷靈菜的產量。

      正因為此,自從他突破三品后,門中地位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稱呼直接從僵尸小莫變成莫哥。

  左莫揮了揮手,和老黑頭告別。

  呲了呲牙,挪了挪肩上的行囊,肩膀隱隱作痛。肩上的三百斤的靈谷,幾乎快把他瘦弱的肩膀壓斷。

  一個瘦弱的僵尸,背著一個比他體形龐大數倍的布袋,艱難地在山道中挪動。

  背著三百斤靈谷,吭哧吭哧走到山門。剛過山門,他一把肩上的布袋丟在地上,

      整個人癱坐在地,上氣不接下氣。

  休息半晌,體力稍稍恢復,他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從懷中取出一張草黃色紙鶴。

  紙鶴巴掌大小,黃草紙折成,上面繪有朱砂畫符。

  輸入靈力,紙鶴見風變大,形體比真鶴略大。細竹為支架,上面糊了一層黃草紙,

       通體畫滿彎曲如蝌蚪的朱砂符印。只是做工明顯不是太好,許多粘合處都有毛邊。

       黃紙的品階很低,紙張中草屑隨處可見。

  從地上把布袋扛到紙鶴背上。

  山門內,外門弟子禁止飛行。這條規矩,這兩年左莫在心里已經詛咒無數遍。

  笨拙地爬上紙鶴背上,紙鶴頓時響起吱吱呀呀竹條被彎曲的聲音。他動作頓時一僵,

      過了一會,見紙鶴沒有崩潰的跡象,才松了口氣。

  “小黃啊小黃,你可不要在這個時候掉鏈子啊。”

  左莫拍了拍紙鶴的頭,紙鶴搖搖晃晃地緩緩離地。

  吱吱呀呀的竹子和紙片聲音再次響起,紙鶴像喝醉了酒般,帶著極詭異的弧形,

      忽高忽低,忽而左傾忽而右斜,沿著山路撲哧撲哧向前飛。

  左莫坐得極穩,他經驗豐富。這只最低品階的風行紙鶴,最多承受的重量不到四百斤,

    現在的重量十分危險。可就是這只“孱弱”的紙鶴,依然讓其他外門弟子眼紅無比。

  外門弟子中,他第一位擁有座騎。當然,至于風行紙鶴究竟能不能算座騎,就不在左莫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在吱吱呀呀的聲音中,搖搖晃晃了五個時辰,左莫的僵尸臉都有些蒼白,東浮才遙遙在望。

  云霧繚繞的半空中,東浮若隱若現。

  當年,東浮真人一劍斬斷山峰,以半截殘峰作底座,建立東浮。五百年過去了,

       東浮也發展成天月界十三重鎮之一。

  修者三千界,天月界排不上名號,它只是一個小界,歷史也不過才一千五百多年。

      一千五百年前,天月仙人發現并執掌此界,她便以自己的名號命名為天月界。

      天月仙人出身昆侖,天月界也就順理成章成為昆侖境所轄的眾界之一。

  之后,相繼有一些真人來到天月界開宗立派,逐漸演化成今日這般景象。

  紙鶴吱吱呀呀地艱難朝東浮山腳下飛去,沿途不時能聽到其他人的笑聲。

      一個單薄的僵尸,坐在一只同樣單薄、形似醉酒的紙鶴上,場面惹人發笑。

  左莫端坐如故,神情自若,仿若絕世僵尸,其實心中對自己頭頂上掠過的座騎直流口水——

        那才是真正的座騎!

  灰體紅喙的是火喙雁,雁背寬大柔軟,坐在上面,幾乎感受不到顛簸,堪稱至尊級享受;

       那一團踩在腳下的是瑞祥云,踏云而行,怎一個瀟灑了得;通體銀白飄浮在修者后背的是霹靂翼,

       雷光流溢,來去如電,想體驗極速的快感嗎……

  這些廣告詞他倒背如流,不過,他也只能背背廣告詞。

  最令人震撼的,是一艘從他頭頂緩緩掠過的千羽福船。整艘船就像一座山峰,

       從他頭頂飛過時,左莫只覺眼前一暗,一抬頭,黑壓壓的船底禁制的光芒隱約可見。

  奢侈果然是修者最大的原罪!

  左莫在心中忍不住再罵了一句,不過當他看到其他修者也狼狽四下散開時,心情頓時愉悅起來。

  又飛了一個時辰,一人一鶴一囊終于抵達東浮山腳下。以小黃只能貼地飛行的孱弱飛行能力,

        想直接飛上東浮是癡心妄想。

  他從紙鶴上爬下來,卸下行囊,收回紙鶴。紙鶴表面裂紋隱現,左莫心中哀嘆,

       難道自己要再重新買一個了?這個想法讓他深刻地感受到肉疼。

  抬頭瞇眼看了一眼高聳入云霄的東浮,和蜿蜒而上數不清有多少級的石階,

       再看了一眼腳邊的行囊,左莫腿肚子頓時一哆嗦。

  “兄弟,要幫忙么?”左莫眼前一暗。

  一個上半身,精壯如鐵塔般的漢子湊了過來。

  “多少?”左莫警惕地問,眼角余光朝四周掃了掃。受到他目光的鼓勵,在一邊坐著的幾位壯漢站了起來。

  注意到身邊的同行似乎要湊過來,壯漢心中一緊,連忙道:“三一品。”

  三一品是指三顆一品晶石。

  左莫驚呼:“殺人啊!”隨即斷然道:“就兩顆,你愿干就干,不愿干就拉倒。”

       此時若是作出驚訝的表情,倒是聲色俱佳,可奈何左莫的僵尸臉沒有任何波動,氣氛頓時有些詭異。

  “太假了吧!”壯漢撇了撇嘴,不過他看了一眼周圍蠢蠢欲動的同行們,一咬牙,干脆點頭:“成!”

  說完他蒲扇般的大手便要伸向地上的布袋,左莫喝道:“慢!”

  “咋了?”

  “先訂協議。”左莫拿出一枚玉簡。

  “就兩顆,用得著訂啥子協議?”壯漢不以為然嘟囔著。

  “保險起見,要不我這身板,到時你跑了,我可追不上你。”左莫依然面無表情,依然言語帶笑。

  無奈之下,壯漢只好和左莫訂下協議,其他人此時才散去。

  做完這,壯漢提起地上的行囊,三百多斤的行囊在他手上輕若無物。

  半山腰,左莫艱難地爬著石階,渾身被汗水濕透。壯漢一臉鄙視道:“你體力可實在差勁。”

       隨即催促:“你能不能快點?我今天還想再做兩單啊!照這速度,咱天黑能到就不錯了。”

  左莫感覺自己就像被從水里撈出的魚,幾乎快窒息。他一屁股坐在石階上,喘著粗氣,

       上氣不結下氣:“我……我不行了……”

  壯漢頓時急了:“這怎么行,你這不是壞我生意嗎?”

  左莫兩眼一翻,面無表情:“你也看到了,我實在沒力氣。”

  壯漢懊惱道:“接你這單,我今天虧大了。”說完,他一手抄起左莫,架在胳膊下,甩開大步,沿石階小跑。

  “你們這些修體的,可真是讓人羨慕。”占了便宜的左莫沒心沒肺道。

  “有什么可羨慕的?吃力氣飯唄。我現在才煉氣五層,能接的活不多。等我到了筑基期,

       能接的活就多了。這年頭,生活不容易啊!”壯漢不由感慨道。

  “是啊!生活不容易!”左莫心有戚戚焉,他忽然想到路上見到的那艘千羽福船,

       不由問道:“哎,剛才那艘千羽福船什么來路?以前沒見過啊。”

  “那是赤野真人的行宮,你可要小心,不要招惹他。”壯漢好心提醒:“你要看到那些穿白衣戴面紗的女人,

       一定要敬而遠之。她們都是赤野真人的美姬,脾氣驕橫得很。不少人觸了她們霉頭,下場很慘!”

  壯漢力量極其驚人,一手提著三百斤的行囊,另一只手提著左莫,說話沒有一絲吃力的感覺。

  “說得是,咱們這些小人物,去觸這霉頭,那是找死。”左莫附合。

  壯漢步伐很大,速度比小黃要快許多,這盤山石階居然只花了半個時辰便爬完。

  左莫爽快地付了兩顆一品晶石,壯漢接過晶石,轉身便急匆匆朝山下跑去。

  “生活不容易啊!”左莫看著壯漢背影,面無表情地發出由衷的感慨。

  對東浮,左莫熟悉得很,扛起行囊,幾下轉彎,便找到要找的地方。

  這是家專門收購靈谷的店鋪,一個小小的店面,門外掛著小旗,上面寫著兩個字:靈谷。

      旗上的符陣能夠保證這兩個字夜晚也能大老遠便看到。

  三百多斤二品靈谷,對這樣的店鋪來說,只是筆小買賣。連掌柜都懶得出來招呼,只是派了個伙計。

  “三十顆二品晶石。”

  伙計沒有談價的意思,左莫也知道自己沒還價的余地,很干脆地點頭。

  這個價格有點低,但去其他店也是一樣,除非他能夠直接提供上萬斤的靈谷,    

       他才會有談價的權利。扣除上繳給門派的額度,三百斤靈谷,是他整整一年辛苦的成果。

  三十顆二品晶石,對他來說,可是一大筆錢。

  揣著三十顆二品晶石,走在街上,左莫似乎感覺周圍行人的眼神都像極了賊。

  東浮的街道寬闊,天空上還飄浮著許多五顏六色奇形怪狀的房子,那些也是店鋪。

       不過,那是高級商區,沒高級座騎、不能御劍飛行的修者,想進都進不去。

       有的高級店鋪甚至像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小島,花草芬芳,仙樂悠揚。

  那些都是左莫連幻想都不會幻想的地方,他素來只看自己碗里的肉。

      街道兩旁的燈籠釋放著明亮柔和的光芒,天空不時傳來各種靈獸的鳴叫,飛行法寶拖曳的光芒,

       比流星雨更加醒目。清涼的夜晚不僅沒有讓人流減少,反而更加熱鬧。

       各商家此時也卯足了力氣,只見各家店員無不穿著整齊一色的制服,

       一左一右站在門口,一人手持銅搖鈴,一人手持八卦銀鏡。

  持銅鐘店員一掐法訣,輕搖銅鐘,悠揚清音頓時從銅搖鈴四下擴散開來:“本店出售法寶,貨種齊全,

      物美價廉。無論您是煉氣期學徒,還是金丹期高手,本店都能滿足您的需求……”

  銅鐘刻的是清音咒,聲音平和中正,絕不刺耳,聽久了也不會讓人心煩意亂。

  持八卦銀鏡的店員配合默契,同時掐動法訣,只見八卦銀鏡光芒閃動,他頭頂上空,

       頓時浮現形式各異的法寶幻像,形態逼真動人。而且隨著銅鈴聲音的變化,

       他頭頂的幻象也走馬燈似地跟著變化。這是海蜃訣,生就幻象,以假亂真。

  若是兩家面對面的商家,便往往可以看到雙方店員彼此怒目而視,手上銅鈴搖得飛快,

       八卦銀鏡上也是光芒急閃。

  沿街兩邊全都是類似場景。

  “五品洞天福地,帶靈泉一眼,面積五百坪,靈氣濃郁,無論是豢養精怪,

       還是種植靈谷靈草,保證您大獲豐收!跳樓價兩百萬五晶,揮淚大甩賣,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本店出售各種高階靈藥,千年老店,品質保證!本店所有藥品,

        皆通過天心靈藥院高級藥理職業認證!請放心購買!”

  “你想考上一字慧劍門嗎?本培訓中心全年招生,傳授各種初級心法,一字慧劍門資深劍修親自授課。

       保證您一學就會,一考就過!還猶豫什么?趕快參加吧!現在報名者可享受八五折優惠!”

  這就是不夜之城,重鎮東浮!

  繁華的重鎮左莫并不陌生,但是還是有些不習慣,他來得并不多。

       倘若不是買了風行紙鶴,來一趟東浮可不容易。

  再華美流彩的街道也會有十字路口,左莫目光茫然,他迷路了。

  該死,又迷路!

  他懊惱又肉疼地拍了拍腦袋。

  無奈之下,左莫走到街旁一棵榕樹下,仰起臉,只見樹枝上站著許多紅色的小鳥。

        小鳥渾身通紅,有著長長的艷紅尾翎,飛起來就像身后拖著一溜火焰,被稱為火焰鳥。

  它們聰慧通靈,能聽懂人言,擅長識途。許多城市都把它們當作路標導引,不過,這不是免費服務。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仙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