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金鳳華庭西子情免費章節

金鳳華庭西子情免費章節

西子情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古言小說完本推薦

《金鳳華庭》是西子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老南陽王病逝前,為女兒安華錦安排了一樁婚事,未婚夫乃名門世家顧家的七公子顧輕衍,安華錦聽聞以后一蹦三尺遠,堅決不嫁,傳聞那顧七公子生的風華絕代,是個不可多得的溫潤公子,但只有安華錦知道,這人的皮囊之下,是一顆多么歹毒的黑心....

更新:2019/09/11

在線閱讀

《金鳳華庭》是西子情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說,這篇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老南陽王病逝前,為女兒安華錦安排了一樁婚事,未婚夫乃名門世家顧家的七公子顧輕衍,安華錦聽聞以后一蹦三尺遠,堅決不嫁,傳聞那顧七公子生的風華絕代,是個不可多得的溫潤公子,但只有安華錦知道,這人的皮囊之下,是一顆多么歹毒的黑心....

免費閱讀

  四月桃花開,長公主廣撒名貼,在千頃桃花園舉辦一年一度的賞花宴。

  安華錦接了長公主托當今圣上放在兵部折子里一道送到南陽王府的名帖,時間緊迫,跑斷了兩匹馬腿,才趕著正日子口進了京城。

  她一身風塵灰頭土臉地來到桃花園外,勒住馬韁繩,瞅著排長隊遞名帖進桃花園門的浩浩湯湯長隊,咋舌片刻,隔著鬧哄哄的車馬人群,看到矮胖的公主府管家帶著奴仆逐一檢查名帖核實身份,十分仔細認真的模樣,一盞茶也放不進去幾波人,她躺在馬背望天歇了一會兒,喘了幾口氣,干脆地坐直身子,打馬折回。

  她累死了,沒力氣排隊,反正她來過了,進不了門,那是因為人多,不怪她。

  她剛調轉馬頭,公主府管家眼尖,隔著人群高喊,“可是南陽王府的小郡主來了?”

  安華錦放開韁繩的手一頓。

  公主府管家睜大眼睛瞅了瞅,又瞇著眼睛瞧了瞧,然后嘿嘿一樂,立即快步跑了過來。

  人群立即給他讓出了一條道,無數車里馬上的人都好奇地向安華錦看了過來。

  長公主府管家顫巍巍的胖身子一步三晃,跑過幾十輛車馬人群,汗流滿面地來到了安華錦馬前,雖累的喘不上氣,但滿臉褶子都笑開了。

  安華錦瞧著他,徒生敬佩,怪不得能做長公主府管家多年屹立不倒,這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隔了這么遠,她一身風塵灰頭土臉,他竟然還眼尖地發現了她,真是本事。

  安華錦端坐在馬上沒動,手里晃著馬韁繩把玩打圈,笑瞇瞇地歪頭打招呼,模樣看起來年少輕狂又不正經,“老管家好啊,你眼神真好使,我這副模樣,三年沒見,竟然還讓你認出了我。”

  管家歇過氣兒,連忙笑呵呵拱手,開口更是如抹了蜜一樣,帶著一股子親近勁兒,“哎呦,小郡主,奴才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認不出,也不敢認不出您啊。長公主從月前將給您的帖子遞給皇上走兵部折子,就見天地盼著您來京呢。今兒一早千叮嚀萬囑咐奴才,只要看到您來了,立馬請進去見她。”

  安華錦揚了揚眉,探了探身子,坐下馬走了兩步,俯身靠近管家耳邊,笑著壓低聲音,“是么?照您這樣說,您連陛下哪怕認不出,也能認出我來?”

  管家臉一僵,激靈靈打了個寒顫,轉眼后背就濕透了,滿臉褶子擰在了一起,抖著嘴角一時間接不上話來。

  安華錦欣賞了片刻,哈哈一笑,用馬韁繩敲了敲管家的肩膀,力道把控的極好,不輕不重,“開個玩笑,天下誰人敢和陛下比?”

  管家看著安華錦,心里罵娘,這個小姑奶奶呦,還是這么黑心黑肺,他今日臉都笑的炸開了迎接她,沒得罪她啊,果然是個玩死人不償命的主,三年不見,捉弄人愈發爐火純青道行高深了。好好一個小姑娘家,這樣下去,還嫁的出去嗎?

  不,他不該懷疑,天下女子,誰嫁不出去,她也嫁的出去,南陽王府小郡主,排著隊的人想娶。

  長公主巴巴地盼著她來參加賞花宴,不就是為了替顧家說媒嗎?生怕她擰著性子不來,還不了顧家的人情,擔心了好幾日,如今她來了,還是這副跑斷了馬腿似乎生怕錯過賞花宴的邋遢樣,可見,是不是也中意顧家的親事兒?

  還別說,顧家的七公子,那可真是天上沒有地上只一個的人兒,不足弱冠,豐姿毓秀,腹滿經綸,誰見了誰不夸?就連陛下每年都會夸他幾遭,他是從小被陛下夸到大的。普天下,皇子宗親子侄們都算著,也不及一個顧輕衍。

  就這樣的妙人兒,多少人想嫁,就連公主們都眼饞,可惜,誰都沒份。

  老南陽王慧眼識炬,早就把人定下了,陛下給老南陽王做臉,很是同意,顧家的老爺子也給老南陽王和陛下面子,對結兩姓之好樂見其成,于是,今年開年小郡主過了及笄之禮后,顧家便拖了長公主做媒,長公主見還顧家人情的機會到了,巴不得的,痛快答應了,保這一撞親事兒。

  這不,就等著今日賞花宴二人借著春風桃花,聞著千頃桃花香相看了。

  顧七公子自是沒的挑,但這小郡主,實在是一言難盡。

  真怕是白白可惜了顧七公子那么干凈剔透的人兒。

  管家心里酸甜苦辣地想了一遭,面上自然不敢表現出來,他是真怕這位小祖宗,三年前,她第一次進京,將京城攪了個天翻地覆,拍拍屁股走人了,皇后娘娘給她收拾了三個月的爛攤子,才拾掇干凈,宗室里最跋扈的小王爺都敢打的去了半條命,她還怕誰啊?

  管家臉上重新笑開了花,“小郡主,您可別拿老奴開玩笑了,您開的起,老奴可開不起。長公主等著您呢,快隨老奴進去吧!”

  “行,走吧!”安華錦撒了怪他眼尖的悶氣,也不再難為他,晃著馬韁繩,跟著他在眾人或羨慕或嫉妒或好奇或打量開出的道中間噠噠噠地騎著馬慢悠悠地進了桃花園。

  長公主對給顧家和南陽王府保媒這樁事兒十分有熱心腸,聽聞安華錦來了,大喜,親自迎了出來。

  安華錦騎了幾日馬,下了馬后,兩股戰戰,走路竟與長公主府管家肥胖的身子走出了異曲同工之妙,也是一步三晃,似乎隨時就要絆倒。

  長公主遠遠瞧著,問身邊的杜嬤嬤,“這……是那小丫頭沒錯吧?”

  杜嬤嬤仔細瞅了瞅,“回公主,沒錯,就是安小郡主。”

  長公主頓時犯了愁,“這丫頭這副模樣,怎么能相親?顧輕衍能瞧得上嗎?”

  杜嬤嬤也覺得情況不容樂觀,“三年前,小郡主來京時,雖性情不討喜,脾氣大,但也是個一眼看去就水靈靈的美人坯子,這如今……趕路太累了吧。”

  長公主立即拿定主意,“嬤嬤,你命人快去吩咐仙繡坊的掌柜帶著最好的小姑娘穿的成衣和胭脂水粉過來,這副模樣可不行,得趕緊好好給她拾掇一番。”

  杜嬤嬤點頭,連忙吩咐了個腿腳勤快做事利落的人去了。

  長公主重新換上如花笑臉,見安華錦走近,一把拽住了她手腕,熱情的如花樓里哄姑娘的媽媽,“小安兒,本宮總算把你盼來了。本宮算著日子,你應該早些天就來了才是,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兒耽擱了?”

  安華錦站穩身子,笑瞇瞇地看著長公主,“路上倒沒耽擱,只不過陛下送去的兵部折子五天前才到南陽。”

  長公主一驚,脫口不敢置信,“怎么會?兵部折子一個月前就發走了,本宮親眼看著皇兄吩咐下去的。”

  安華錦無辜地眨眼睛,“事實就是五天前到的。”

  長公主心想著兵部折子就是這么拖延耽擱的嗎?皇兄可知道?她壓下震驚,面露憐憫,“可真是難為你了,怪不得趕路趕得這一副模樣。”

  安華錦見長公主抓著她手腕不松手,她順勢拿起來長公主的手擦臉上的汗,“長公主您的名帖,皇上又金口玉言讓我必須來,不來就是抗旨不尊,我就算跑死了也得來啊,天下誰的面子不給,也必須給陛下和您的面子。”

  長公主感覺手蹭了汗淋淋的小臉,頓時粘膩膩的,身子一僵,看著安華錦五花三道的臉,一時失了言語。

  安華錦拿公主的玉手擦了汗,見好就收,笑嘻嘻地趁機抽出了自己的手,“長公主,我餓死了,有沒有飯吃啊,再不吃飯我就要暈過去了。”

  長公主醒過神,“你可不能暈過去。”話落,對杜嬤嬤說,“快,帶著小郡主去吃東西。”

  杜嬤嬤心想著這安小郡主還是昔日慣會折磨人的性子,長公主最討厭汗,夏日里一日沐浴三回,她竟然拿公主的手擦汗,不知是無心的,還是故意的。

  杜嬤嬤立即掏出帕子,快速上前擦了擦長公主的玉手。

  安華錦跟沒看見似的,催促,聲音軟綿綿的,“杜嬤嬤,快走啊,再不走我真要餓暈了。”

  杜嬤嬤立即收了手,“走走走,小郡主,您和奴婢來。”

  安華錦上前兩步,肩膀搭在杜嬤嬤肩頭,整個人恨不得爬去杜嬤嬤身上,撒嬌地用臉蹭了蹭杜嬤嬤肩背,“嬤嬤,我要吃芙蓉水餃,脆炒玉蘭,粉蒸排骨,蔥油燜雞,醋溜虹魚,紅燒奶鴿……”

  地上跑的,天上飛的,水里游的,齊全了!

  杜嬤嬤嘴角抽了幾抽,狠狠心咬牙答應,“老奴這就吩咐廚房去做,您沐浴先墊補兩口點心。”

  “先墊補點心再沐浴。”

  “也……行!”

  二人說著話顫巍巍地走遠,這回只杜嬤嬤一個人顫。

  長公主深吸了好口氣,才勉強沒讓自己暴走八圈,她一點兒也不敢看自己的手,怕忍不住給剁了,“快,備水,本宮要沐浴。”

  千頃桃花園里不止種了千頃桃花,還修建了公主行宮,水榭宣臺,隨著安華錦踏進桃花園,行宮里便是一陣雞飛狗跳的忙碌。

  安華錦墊補了幾塊可口點心,又咕咚咚灌了一氣水,然后才任由杜嬤嬤帶著人親自伺候著沐浴。

  剛進了浴桶里,安華錦便睡著了。

  杜嬤嬤見浴桶的水在她進去后眨眼就黑了,想著這一路上她該是吃了多少土?即使小姑娘睡著了,她也不敢嫌棄造次,使了粗使婆子抱出安華錦,重新換水。

  換了三次水,總算把人洗吧干凈了,杜嬤嬤和伺候的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仙繡坊的掌柜是趕了一輛大車來的桃花園,車里裝了所有仙繡坊小姑娘穿的成衣。

  經過三年前安小郡主把京城攪的驚天動地那一場事兒,誰也不敢小瞧和得罪這位主。聽說長公主是要她穿的衣裳,二話不說,全裝車送來了。

  杜嬤嬤見了一車的衣服也不奇怪,面不改色地挑挑揀揀,挑出了幾十件料子最好顏色最好式樣最好正適合安華錦穿且一件比一件貴的衣裳,又拿了十幾盒最好最貴的胭脂水粉,之后對掌柜的說,“都記長公主府賬上,十日后去府中領銀子。”

  “好嘞!”掌柜的眉開眼笑,想著長公主對安小郡主真好,這一趟值了。

  杜嬤嬤帶著人給安華錦穿衣梳妝打扮,安華錦睡的跟豬一樣,完全不知道被人擺弄著收拾。

  杜嬤嬤心想著小郡主可真沒心沒肺啊,即便再累,也不能這樣睡啊,這里可是京城,臥虎藏龍之地,陰謀詭計之地,陽奉陰違之地,見面含笑背后捅刀子之地,她怎么就一點兒防人之心都沒有呢?也太赤誠了!

  這般收拾了一個時辰,眼見天色就到晌午了,據長公主的安排是晌午讓顧輕衍和安華錦在桃花園最好的風景地帶醉花亭相見,二人一邊賞花一邊共進午餐,風吹桃花落,美人,美酒,佳肴,桃花舞,簡直不能更有意境。

  氣氛有了,桃花釀喝了,那自然就人染桃花色,彼此越看越合心合意,風吹桃花動,也許就互相動情了。

  至于動情到什么地步,就不是長公主能把握的了,雖然若是一不小心生米煮成熟飯進展太快有點兒傷大雅,但是親事兒成了才是最重要。她人情還了,南陽王府和顧家成了親家,皇兄滿意,皇嫂滿意,幾全其美。

  長公主想的好,沒想到安華錦成了睡不醒。

  她也不敢讓人掐她,更不敢用水潑她,反而怕顧輕衍來的太早,眼看晌午,當問了管家幾次,管家都說顧七公子有事兒耽擱了,還沒開來,她反而松了一口氣。

  既然顧輕衍還沒來,那就……先讓她睡吧!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