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靈異 → 冥夫生猛

冥夫生猛

奮起的葉子 著

連載中免費

  我在網上租了一個男友,結果半夜這個男人跑到了我家,要和我拜堂! 莫名其妙被冥婚也就算了,夜夜爬上我的床是幾個意思。雖然這個男人帥氣多金加活好,但咱不是同類啊,我內心是抗拒的,你造嗎??! 白楚恒勾起我的下巴,笑容嗜血,“死了最好,我們陰間做夫妻?!?這下好了,嫁了個鬼,連命都搭進去了……
  月光灑進屋子,房間里一片銀白。模糊昏暗卻已足以讓我看清床邊人的臉。是他,我租的男朋友——白楚恒!我不會還在做夢吧!我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直疼的呲牙咧嘴。同時,心里的恐懼瞬間放大!入室搶劫強jian!我遇到現實版了!我趕忙用手捂住眼睛,“不要傷害我,我絕不報警!”聲音因恐懼而變得顫抖,說到最后都帶著哭腔了。我感覺床微微顫了一下,他應該是站了起來?!案襾??!彼焓掷^我的手,說。我不敢不聽話。要是惹......

更新:2018/11/09

在線閱讀

乙未年戊寅月甲寅日,也就是2015年2月7號,星期六。老黃歷上說,主位星西斜無光,死神占據兇神位,大兇,諸事不宜。

我若不是約在那一天見面,也許就不會有后面的事情了。

現在回家過年,有三大恨,一恨單身,二恨攀比,三恨沒錢。我是三恨占了兩恨,單身和沒錢。最后實在無奈,丟不起面子只能學了一把當下流行的網上租男友。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果真是活久見。出租自己宛然成了一個新興高收入的職業。條條框框明確標出了做出什么行為,應該給多少錢,而且還有一份十分正規的檔案,附帶三張照片。我既然都已經豁出去了,那就做到最好,在網上選了一個價最高的,長相最好的就約了見面。

地點是他選的,我到的時候,他已經在等我了。年齡二十五歲上下的樣子,身穿了一身墨色的西裝,皮膚有些蒼白,人也有些清瘦,但長相卻是無可挑剔的,臉如雕刻般菱角分明,漆黑眸子深邃,眉峰似刀,鼻梁挺翹,雙唇削薄。真人比照片中的還有帥氣上幾分,更有照片上無法拍出來的霸氣。

瞧見我坐下,他輕抬眼皮遞過來一份合同,神態高傲。合同上條例清楚,他已經簽了字。我不懂的地方,他也有細細的解釋給我聽。只是從頭到尾,他的眼神都有些冷。

我簽好合同遞給他時,無意瞥到合同右上角有一塊圓形的紅色污漬。我還沒看清那是什么,他就將合同收了起來。

他的薄唇微揚,有一抹得意的笑。但笑容十分短暫,還未等我品出什么滋味,他就又恢復了那張冰冷的死人臉。

也許真的是我太恨嫁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我還做了一個關于他的夢,夢境熟悉,仿佛在冥冥中我已經嫁過他一次了。

夢里是一場古式的傳統婚禮。他穿著喜服騎著高頭大馬走在前面,但表情卻是冷冰冰的,沒有一絲喜氣。我在后面,心里暗暗竊喜,都說夢是人潛意識的反應,我自己竟都沒發現自己這么喜歡他,僅僅一面就做夢都夢到嫁給他了。這就是一見鐘情?

然而很快我就發覺到了不對勁。我并不是這場婚禮的女主角,因為我是隨著眾人,走在后面的。而花轎就在我的身后側,按照現在的說法,我應該就是伴娘。

我逐漸放慢了腳步。當我與花轎并齊時,一陣涼風吹了過來,吹起了轎簾。我透過縫隙看到,花轎里端坐著一個女子,臉色紙白,身穿著火紅色的喜服,更加襯托出她的一張假臉!她不是人,而是紙扎的新娘!是一個紙人!

我嚇得一顫,強忍著沒有叫出聲來。在轎簾落下的一瞬,我分明看到,紙新娘的頭突然轉向了我,黑墨畫出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那股子怨恨讓我渾身顫栗,雙腿一軟就摔在了地上。

趴在地上,我看到,長長的送行隊伍漸漸遠去……而所有的人竟都沒有腳!

而他,在隊伍的最前面向我側目,冷冰冰的一張臉,看向我的目光冰如利刃,渾身上下都透著恨不能將我凌遲的憤恨!

我嚇得又是一顫,低下頭才發現,原本空無一物的手中竟出現一個紙糊的小女孩,紙白的一張臉涂著兩塊胭脂紅的臉蛋,看上去十分駭人。

我身上穿的也不是送親大紅色的喜服,而是黑色的喪服!

我嚇得眼淚都出來了,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聲來惹了那一群人的注意。

他握緊韁繩,將馬停下,隨后的一群人也都跟著停住腳步。他微微側目,冰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沒有說話我卻也能明白他的用意,他是在等我回到隊伍。

我抹了把眼淚,抱起紙人回到了隊伍。

走了許久,前面出現亮光。這時才看清,我隨這些人剛剛穿了一座樹林。在樹林外,有十幾個穿黑袍的人手持火把圍成一個圓形。在圓形中間,設有一個香案,香案上擺放龍鳳紅燭,香案前放一尊棺材。

“吉時到!”一個尖細的嗓子突然大喊一聲。

隨著這聲喊,原本安靜的隊伍變得吵鬧起來。周圍的人仿佛在受著什么折磨,一個個鬼叫起來,或劈開自己的頭,或撕裂自己的胸膛,一時間現場慘不忍賭,最早把自己撕開的人逐漸消散,最后化成一股白煙鉆進了棺材里。

我嚇得跌在地上,不敢再看。剛想要松開紙人捂著耳朵的時候,突然感覺雙臂被一雙小手死死抓住。

我嚇得渾身打了個寒戰。低頭看到,我手里抱著的紙人此刻竟用紙手死死的攥住了我的胳膊,同時,它的頭緩緩的向后轉了一百八十度,朱砂畫的紅唇撕開一個黑洞。

“??!”

我猛然睜開眼。熟悉的出租屋,不但沒給我帶來絲毫安全感,反而讓我覺得更加的恐懼!

因為我的床頭赫然坐著一個人!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