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完結+番外

誰的等待恰逢花開完結+番外

長著翅膀的大灰狼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到最后我們白頭偕老,是因為我們之間除了相愛之外,還有許多的相互合適,大至世界人生觀,小到一碗湯的咸淡口味,還有我對你那些合理或者不合理的小脾氣的理解。
  兩年多以前。*****上半身向前傾斜四十五度,右手滑過左胸,伸至左腋下。咬牙,手指盡力再伸長一點、再伸長,用力貼合住背上的肉,往回攏、攏、攏。換左手,相反方向、相同步驟再來一次。然后,從車窗玻璃的反射里,葉沐很滿意的看到身上穿著的V領上衣變的立體起來。所以說胸不是用來隆的,而是用來擠的。把B罩杯硬生生擠出C罩杯效果來的某人,得意洋洋的對著車窗玻璃照來照去,手又伸進衣服??......

更新:2018/11/08

在線閱讀

  “葉沐!盧矜不喜歡112號,她說要人魚公主的感覺,必須是藍色的貼身小禮服,所以堅持要設計師剪去那個大裙擺。”

  “葉沐!木子那把吉他還沒到。”

  “葉沐道具師請你過去一趟,他說他那邊有些特殊情況需要你親自處理。”

  “葉沐!編導大發脾氣!你快去看看!”

  一堆助理和工作人員包圍之下,穿著襯衫仔褲的葉沐一頭利落短發,手里劃拉著節目表,走得飛快,不時的向身邊的助理確認接下去的行程。

  “叫導演去搞定編導。告訴道具師,讓他自由發揮。木子換快歌,不等那把吉他了。跟盧矜說,要么穿那件衣服上去,要么隨便光著,她自己選。”處理一堆又一堆的人和事,葉沐習以為常的快節奏,“小晴!過來!你跑什么!”

  “葉沐……成了成了……”助理小晴上氣不接下氣的,笑容卻是異常燦爛的:“咱們演唱會這一站的主贊助……一次性到位!制作讓我趕緊來告訴你,他說……比原先我們要的,還多了百分之四十!”

  葉沐垂著眼在翻手上的表格,聽到這里頓了一下,抬起頭來,“什么?”

  “是真的!‘梁氏’的公關部主動來找的咱們!”小晴非常興奮的說。那“梁氏”是C市商界的龍頭企業,總裁梁飛凡據說有黑道背景,手下五個總經理又皆出自當地名門望族,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因此實力財力之雄厚,不可想象。

  葉沐心里微微一動,頓時有了不好的感覺,“來的人是誰?”

  “容二少!”小晴提起這個城中黃金單身漢前三名,羞澀抿嘴一笑。

  果然。

  葉沐臉上什么表情也沒有,唇卻緊緊抿了起來。

  這時攝影棚那邊傳來一陣談笑聲,隨即化妝間的門被推開,制作人紅光滿面的探進半個身子,“葉沐!快來!介紹個大貴人給你認識!

  容二少,給您介紹一下:那位就是帶盧矜的經濟人,我們公司的新銳金牌經紀,葉沐!”

  葉沐側臉往那邊看去,正對上那一雙丹鳳斜飛、風流無限的桃花眼。

  以前多少個夜里,那雙眼睛曾經在她枕側溫柔的笑彎著,而如今隔著眾人,葉沐平靜的把文件往腋下一夾,怡怡然的迎上去,“你好。”

  容巖那時正從門外走進來,臨時搭建的化妝間門框有些矮,他人高,低了低頭才進門來,葉沐話音剛落,他一抬頭對她微微一笑,神色如舊。

  葉沐舌尖含著的那句“好久不見”,無故噎住。

  導演這時也收到消息從外間趕過來了,招呼四周的工作人員:“大家都把手頭活放放!今天提早放工了!”說完他回頭拉上葉沐到容巖和制作人面前,興高采烈的:“走!咱們一起吃晚飯去!”

  *****

  今晚本來就要宴請一些贊助商,現在添了容巖,更是熱鬧。葉沐在包間外面打了個電話才進去,只有容巖身邊還空著一個位子。

  正是春寒料峭的時候,他在室內脫了外套,就只穿著件薄薄的黑色毛衣,袖口往上捋了些,露出肌肉勻稱的小臂。

  他左手上戴著的銀色手表,是兩年前情人節時葉沐送他的禮物。

  葉沐別開目光,坐下時悄悄的把左手衣袖往下拉了拉。

  她一坐下,制作人就發話了:“葉沐,盧矜來不了,她的酒你得替啊!”

  葉沐“哦”了一聲,“那是應該的,”她端起面前的酒杯笑吟吟的站了起來,“各位,這里是盧矜出發的地方,也是這次全球巡演的最后一站,有了在座各位的鼎力支持,我們有信心也有責任把這一場做到最好!盧矜排練很緊張,今晚她不能來了,我替她敬各位一杯,我干了,大家隨意!”

  葉沐說完,真的一仰頭干掉了杯里的酒。

  容巖一只手的食指在桌上扣著,人閑閑散散的坐著,葉沐放下酒杯來,他在一片叫好聲里伸手夠了自己的杯,輕輕和她的空杯碰了碰,一聲清脆,他然后笑著湊到唇邊,也是一干而凈。

  這下桌上熱鬧了,這幾個贊助商都在C市做生意,容巖背后的梁氏和容家,不管哪一個都對他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像這種小場面容二少卻親自出席,這幫人精早就看出了端倪。

  “葉小姐!”有別家的老總客客氣氣的笑著叫葉沐,“容二少這么給面子,我們還是第一回見,葉小姐真是有面子!”

  葉沐臉微紅,那酒辣,一口悶掉,辣意一股線的下去,辣的她眼睛都是水汪汪的,就這么轉頭向身邊的人一笑:“是嗎?那真要多謝容二少賞臉。”

  “你叫我什么?”容巖看著她眼里的水汽氤氳,瞇了瞇眼,低低的說。

  葉沐不答,避開不看他。

  眾人平時拍馬無門,眼下這等順水人情當然一個個的都搶著做,有拍桌叫好的,有紛紛攛掇葉沐接著敬容巖的。

  容巖不聲不響,用那種“隨你把我怎么樣”的眼神,只是看著她。

  葉沐視若無睹,反而看向同桌的制作人,制作人見狀笑起來:“我說各位老總,你們就這么在一旁干吆喝那可不成,回頭容二少喝多了,改天找我們葉沐算賬,你們倒好,摘的一干二凈,我們葉沐不是吃大虧了么?”

  制作人輕點,有機靈的立刻附和:“絕不能讓葉小姐吃這個虧!這樣,這杯酒,容二少只要喝下,贊助費我加十萬!”

  “下一杯酒我的!十萬!”

  “我也十萬!”

  ……

  群情高漲,整桌只剩容巖一人還是坐著,他手里捏著葉沐剛才碰過的杯子,骨瓷在他修長的指間閃著溫潤的光。一桌人報價喊了個遍,只等他喝酒了,他示意葉沐滿上。

  “呵,”容巖輕笑,漫不經心的樣子,“回頭我該被那哥幾個笑話了,頂著梁氏的名號在這兒喝杯酒,身價也就是個十萬。”他說完舉杯向第一個開價十萬的老總敬了敬,笑著喝下。

  葉沐立刻又給容巖滿上第二杯,容巖照例舉杯敬第二個開價的,第二人早就轉過彎來,豪氣的一揮手:“要是自家兄弟擺桌喝酒開心就算,容二少今天代表梁氏來,這杯酒我出一百萬!”

  容巖“哦”了一聲,淡笑,一飲而盡。

  后面的人自然都陪著小心,一轉眼一圈酒喝下來,一大筆熱氣騰騰的贊助費進了口袋。葉沐覺得自己應該高興的,可她一轉臉瞥到那頭容巖安靜的在座位上垂著眼,心里頓時半點喜悅都沒有了。

  *****

  容巖很久沒喝過這么多的酒了,從洗手間催吐了出來,胃里還在翻騰,特別難受。他低著頭扶著墻站了一會兒,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感覺好一點,正想走回去,一睜眼卻看到葉沐俏生生站在面前。

  “哎——”容巖困惑的伸手揉了揉她頭發,似真似假的自言自語:“看來是真醉了,幻覺都出現了。”

  葉沐打掉他的手,沒好氣的說:“是我!”

  容巖“恩”了一聲,手往下滑扣著她的后腦勺,他低下頭去,笑的極壞:“親著會不會也那么逼真呢?小沐,你今晚出現的真早……”

  他當真就要湊上來,葉沐連忙推開他,瞪了一眼:“容巖!你少借酒裝瘋!老實點我送你回去,不然扔你在這兒出洋相!”

  容巖側著身靠在墻上,笑吟吟的看著她:“你不在,我睡哪兒都一樣……沒事兒,你就把我扔這兒吧!等明天我酒醒了自己回去。”

  葉沐深吸一口氣。

  “走!”她面上陰晴不定,終于一咬牙攙起他。

  容巖和葉沐先后消失,一眾人精頗有默契的集體先行退場。他們回到包廂,竟然已經一個人也沒有,葉沐把容巖扶著在沙發里坐下,她返身出去結賬。

  前臺不肯收錢,在葉沐的堅持之下面色為難。一會兒有經理模樣的男人小跑步趕來,笑容滿面:“葉小姐,二少爺的局一向是先記賬,年終的時候一統再結算。”

  葉沐把卡推過去,“不干他的事,今天是我請客。”

  “那不也一樣嘛……”經理陪著笑臉,又說:“哦——剛才我見二少爺醉的不輕,已經安排好了,這個給您,有什么需要請您隨時吩咐。”

  他遞給葉沐的,是一張房卡。

  葉沐本來還想堅持一番自己付賬,這下看人家都這樣了,想來再怎么解釋也是多余,當下默默的把信用卡和房卡都收回。

  她推門進去,容巖正平躺在沙發里,一只手手掌心朝上遮在眼睛上,他挺直的鼻梁被燈光投射,鼻翼處打下一小片陰影。那光與影都無形,卻瞬間抓住了某人的心。

  葉沐手指無意識的捏緊,被手里的毛巾燙了一下,這才回過神來。

  她把毛巾展開敷在他臉上,容巖“唔”了一聲,閃電般抓住了她的沒來得及縮回的手。

  “放開……”葉沐輕輕掙扎。

  容巖的臉被毛巾蓋住,聲音悶而低:“不。”

  葉沐使狠勁一翻手,折了他的胳膊一記,抽身而出,容巖“霍”的翻起,越身一把拉住她,“小沐!”

  葉沐故技重施,他卻再不肯松手,任由她推拉踢扯,把她圈進懷里,隨她怎么鬧。

  “怎么把頭發給剪了……”等她終于折騰停下,容巖貼在她鬢角附近輕輕的蹭了蹭,嘆了聲,“人也瘦了,好像還黑了?”

  葉沐在他的懷抱里動彈不得,從身到心都在顫。

  容巖手收的更緊了些,“小怪獸,”他滾燙的唇貼在她冰涼的耳垂上,語句模糊而熱烈:“你終于回來了……

  我很乖,你不在的每一個晚上,我都是一個人睡的。”


下一頁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