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玄幻 → 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聞翹寧遇洲番外

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聞翹寧遇洲番外

霧矢翊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玄幻小說

以聞翹和寧遇洲展開故事情節的玄幻小說《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是由作家霧矢翊所著,小說講述的是聞翹是個貌美能打的半妖,機緣巧合她和貌似不能修煉的廢柴寧遇洲結合在一起,殊不知在她眼中的廢柴夫君其實是滅世大魔頭轉世,看先婚試愛的霸王花聞翹和大魔王寧遇洲之間會迸發出怎樣的小火苗......

更新:2019/06/26

在線閱讀

以聞翹和寧遇洲展開故事情節的玄幻小說《夫君是未來大魔王怎么辦》是由作家霧矢翊所著,小說講述的是聞翹是個貌美能打的半妖,機緣巧合她和貌似不能修煉的廢柴寧遇洲結合在一起,殊不知在她眼中的廢柴夫君其實是滅世大魔頭轉世,看先婚試愛的霸王花聞翹和大魔王寧遇洲之間會迸發出怎樣的小火苗......

免費閱讀

  睡夢之中,喉嚨泛起一陣癢意,無法控制地咳嗽出聲。

  聞翹和往常一般,是咳醒的。

  她蜷縮著身體,捂著嘴咳,陷在被窩里的瘦弱的身軀因咳嗽一顫一顫的,咳嗽的聲音也斷斷續續地響著。

  一只手放到她背上,為她輕拍撫著因咳嗽而顫動得厲害的身體。

  咳嗽漸歇,聞翹眨了眨眼睛,濃密微翹的眼睫毛如蝴蝶振動的翅膀,她轉頭看向為她拍背的人,神色有些呆呆的,仿佛還未清醒。

  “好些了嗎?”

  她愣愣地點頭,人還是傻傻的。

  一襲月白色長袍的男子披衣而起,胸前的衣襟微敞,露出精致的鎖骨和小半片胸膛,

      烏黑的長發柔順地滑落在胸前,幾縷沒入衣襟,襯得那皮膚白晳如玉。

  俊美的面容笑意溫煦,如清晨的一縷微風,柔柔地拂過心頭。

  “早安,阿娖,要起來嗎?”寧遇洲問。

  聞翹點了點頭,想起昨天她已經成親了,嫁給東陵國的七皇子,這里已經不是聞家的汲水院。

  寧遇洲扶她起床,小心翼翼的,透著說不出的溫柔,一如他這個人給世人的感覺。

  聞翹盯著他半晌,坐在床邊,將手指縮在寬大的袖子間,小聲地說:“能讓憐月進來嗎?”

  寧遇洲含笑應了一聲,起身到屏風后換衣服,然后出去喚人。

  一會兒后,憐月和幾個侍女進來,伺候她洗漱更衣。

  穿戴整齊后,聞翹在侍女的指引下,來到用膳的花廳,便見寧遇洲已經坐在那兒。

  桌上擺滿了靈食,都是用蘊含靈力的食材膾制的,不僅元靈力豐富,而且味道極佳,非凡俗的食材可比。

  寧遇洲招呼她坐下,一盅紫靈米熬的粥放到她面前,并夾了一個南瓜狀的小包子到她面前的碟子里。

  “吃吧,看看合不合胃口。”他溫聲說,語氣格外溫柔。

  自然是合的。

  這一桌靈食,靈廚變著花樣地整治,連偌大的聞家家主都沒辦法這般奢侈地享用,

     可見寧氏的財大氣粗,連一個不能修煉的皇子都這般奢侈。

  當然,聞翹猜測,應該是成昊帝寵他,好東西都送到七皇子府。

  聞翹吃得不多,五分飽左右就停筷。

  寧遇洲問道:“不合胃口嗎?”

  “不是,很好吃,只是我的食量不大。”聞翹解釋,心里極感謝他的用心,不過總覺得他一副恨不得馬上將她投喂得白白胖胖的樣子。

  這么想著時,就見身邊的男人臉上果然露出遺憾之色,憐惜地說:“你吃得太少了,

      這些靈食的元靈力比較溫和,多食用一些于身體有益處。”

  聞翹道一聲謝,保證下次會努力吃的。

  寧遇洲被她認真的樣子弄得忍俊不禁,想說什么,見她乖巧地坐在那兒看自己的模樣,最后伸手輕輕地撫了撫她纖弱細瘦的背。

  用過早膳后,他們便進宮拜見東陵國的國君成昊帝和寧氏族人。

  雖然七皇子府距離皇宮只有幾步距離,但侍從們仍是準備了妖獸車,七皇子扶著聞翹上車,兩人坐著妖獸車進皇宮,直到紫寰殿前方下車。

  紫寰殿里,以成昊帝為首的寧氏族人都在,共有二十來人,皆是寧氏嫡系。

  聞翹看了一眼,沒看到當日去聞家商議婚期的寧化元。

  她心里很快了然,估計今日出現在這里的寧氏族人,皆是成昊帝這一輩以及寧遇洲一輩的寧氏族人。

     雖說成昊帝重視這樁婚事,想給小兒子長臉,但到底寧遇洲不能修煉,

      寧氏再重視也有個度,如今殿中這么多人,也是看在成昊帝的面子上來的。

  寧遇洲領著聞翹走到成昊帝面前,同他行禮。

  成昊帝是個五官端肅、氣質威嚴的男人,修為深不可測,和寧遇洲并不像,反倒是一旁候著的五皇子寧平洲和成昊帝比較像。

  成昊帝一臉欣慰之色,給了聞翹見面禮,說道:“你們以后和和睦睦的,我就高興了。”

  “謝謝父皇,我們會的。”寧遇洲微笑道。

  聞翹也道了謝。

  接著又拜見其他寧氏族人,先是和成昊帝同輩的,接著是和寧遇洲同輩的。

  寧氏族人對聞翹都十分和氣,雖然態度生疏,至少是客氣的,沒有落她面子。

  一個穿著綠湖色羅裙、玉雪可愛的少女上前,笑盈盈地道:“七嫂,我是寧瑤珠,排行九,七嫂可以叫我阿九。

      七嫂長得真好看,我和七嫂一見如故,以后能不能去七哥府里找你玩?”

  聞翹眨了眨眼睛,看向寧遇洲。

  寧遇洲微笑道:“還是別去了,阿娖身體不好,和某些人是不一樣的。”

  怎么不一樣?

  在場的寧氏族人聽罷,年長的沒什么反應,年紀小的已經忍不住偷偷笑起來。

  寧遇洲還是這般不給人面子。

  九公主寧瑤珠俏臉微僵,未等她說什么,寧遇洲已經帶著聞翹和下一個寧氏族人見面,

      十分不給面子,氣得她俏臉微紅,嘴巴撅得高高的。

  見過寧氏族人后,寧遇洲便攜著聞翹回府,其他寧氏族人也紛紛離去。

  寧瑤珠跟著兄長寧平洲去寧氏的演武場,氣憤地說:“那寧遇洲算什么?一個不能修煉的廢材,

      要不是父皇寵他,他以為他能在寧氏立足?”

  寧平洲神色淡淡,并不搭腔。

  今日聚集在紫寰殿的寧氏族人,并非個個都是成昊帝的子嗣,寧氏的規矩,

      所有嫡系的弟子同皇帝的兒女們一起排行,尊為皇子和公主,同享寧氏嫡系的資源。

  寧平洲和寧瑤珠是親兄妹,不過他們并不是成昊帝的兒女,而是成昊帝兄弟的孩子。

  他們稱成昊帝為父皇,但都知道這位可不是他們的父親,雖然敬重他的修為,卻不會愛屋及烏,對七皇子這不能修煉的廢材敬重。

  寧遇洲一個不能修煉的廢材,憑什么占用寧氏的修煉資源?不僅如此,還給一個外人送那么多珍貴之物,敢情是拿他們寧氏的東西當人情。

  這也是寧瑤珠最不喜的。

  東陵國元靈氣稀薄,修煉資源也稀缺,寧氏在東陵國的修煉者眼里確實財大氣粗,但出了東陵國這地界,在外什么都不是。

      寧氏的弟子除了天資縱橫的三皇子寧哲洲和五皇子寧平洲外,其他人的修煉資源并非外界所想的那般豐厚,

      還須自己努力爭取,才能得到可供他們修煉用的資源。

  所以寧遇洲將寧氏的修煉資源白白送給一個對寧氏毫無奉獻的外人,寧瑤珠哪里高興?

  這不僅是寧瑤珠的想法,也是很多寧氏族人的想法。

  不過因成昊帝在,就算心里不服,也不敢像寧瑤珠這般表現出來。

  快到演武場時,寧平洲突然說:“半月后鱗臺獵谷開放,聽說寧遇洲也會去。”

  寧瑤珠突然怔了怔,懷疑地問:“你確定?他一個廢材去那里作什么?”

  “不知道,我聽父皇說,屆時會安排潛鱗衛跟他一起進入鱗臺獵谷保護他。”寧平洲難得勸戒妹妹,

      “阿九,其實你不必特地針對他,寧遇洲不能修煉,縱使有再多的天材地寶,也不過短短百年便會死去。

      何況以他這般愛出風頭的性子,遲早有一天,他會自食其果,且看百年后,他待如何。”

  寧瑤珠如何不知是這個道理,但那人生生戳在面前,連存在都是一種錯誤,就讓她忍不下這口氣。

  連帶的,對嫁給寧遇洲的聞翹也不喜。

  今天見的人太多,聞翹沒記住幾個,回來后更是忘個徹底。

  回到七皇子府,將周圍的侍女都遣出去,聞翹抱著窗臺的花盆,查看花盆里剛冒芽的駐顏花。

  寧遇洲不在,回來時便有府里的管事叫走他。

  見沒什么事,聞翹又開始修煉,一邊積蓄元靈力,一邊催生那株發芽的駐顏花。

  元靈力不要錢的輸送下,駐顏花慢吞吞地長了一寸高,冒出兩片嫩嫩的葉片,

       那嬌嫩易折的模樣,和她手心里的那株小苗苗竟然有幾分相似。聞翹張開手心,意念微動,掌間出現一株寸許高的小苗苗。

  為了證實手心里的小苗苗和駐顏花不是一個品種,聞翹特地將手掌心的小苗苗和花盆里的駐顏花放到一起觀察,

      得出一個結論:剛發芽的靈草都有幾分相像,其余的并不像。

  她松了口氣。

  差點以為自己是株駐顏花,那就搞笑了。

  聞翹雖足不出戶,但也知道沒有駐顏花修煉成人的事,或許在上界有這種可能,但圣武大陸沒有。

       而且駐顏花除了駐顏外,沒有其他用途,她的半妖之骨總歸不會這么沒用吧?

  經過這段日子的摸索試驗,聞翹已然明白,手心里的小苗苗和她的妖骨血脈息息相關,

      她能催生草木之花,汲取植物反饋的草木精氣淬練己身,也是因為覺醒的半妖血脈神通。

  這是正常的修煉之人無法做到的。

  至少她從來沒聽說過哪個修煉者能給靈植種子輸送元靈力,就能促使它們生長發芽,

       就算是木系的元靈根修煉者,也不可能做到,這種事情簡直是駭人聽聞。

  然而身具神異血脈之人可以。

  聞翹如今已經明白,自己身具的這血脈神通,擁有可以催熟靈草生長的作用。

  可以催熟靈草生長是什么概念?

  聞翹本能地感覺到危險,更不敢隨便暴露自己的半妖血脈的神通。

  草木精華雖不是元靈氣,卻也是天地間極為精純溫和的一種自然精華,吸收其修煉,

       效果并不比單屬性的元靈氣差,甚至能讓她修補破敗的身體,減少些病痛折磨。

  聞翹知道自己身上的半妖血脈來得蹊蹺,是以她也不敢輕易透露,連催生植物吸收草木精氣也是小心翼翼。

  直到華燈初上,寧遇洲方才回來。

  他走進臥室,便見到坐在榻上看書的聞翹,眸色柔和溫潤。

  聞翹放下書,慢慢地站起身,想了想,輕聲問:“你回來了,用膳了嗎?”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