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小姐的男寵完整版

小姐的男寵完整版

元媛 著

連載中免費 好看的現代言情小說

  她左等等、右盼盼,就是等不到她那位“男寵”倒是發現他和她的小表妹溫柔親熱得很
  混蛋!笨蛋!王八蛋!該死的凌微風!笨男人!頑固!不解風情!簡直是……他奶奶的混蛋到極點!」杜小月不停來回走著,邊走邊破口大罵,愈罵就愈氣,愈氣就愈不甘心,愈不甘心就愈覺得自己好可憐、好委屈……「什么叫作我不是他理想中的妻子?不然他想要的妻子是怎樣?我杜小月是哪里不好了?讓他這么不喜歡?」她大聲嚷嚷,眼眶兒不爭氣地紅了起來。她雖然總是一副自信傲然的模樣,可是追了十年,那該死的臭男......

更新:2018/11/07

在線閱讀

  羞怯敏感的芳心

  只為你輕顫

  只為你一人悲喜……

  天方亮,雞鳴聲響起,畫破了寧靜。

  嚴府的仆人們也跟著動了起來,開始準備一天的工作。

  身為表小姐的貼身丫鬟,玉兒捧著水盆,慢慢走進滿月閣,想著小姐應該還在歇息,她還有時間做其他的工作。

  可一走進內室,卻看到平常不睡到正午絕不起床的小姐已坐在梳妝鏡前整理頭發,讓她愣了一下。

  「小姐,妳怎么這么早就起來了?」天才亮耶!離正午還很久耶!

  「我今天要出門。」杜小月打個呵欠,勉強打起精神,她好久沒這么早起了,真的好困哦!

  玉兒擰了條濕手巾來到小姐身旁,將手巾遞給小姐,再拿起一把象牙梳幫小姐梳理頭發。

  「妳又要出門找凌少爺啦!」邊梳著柔順的長發,玉兒的嘴卻沒停下。

  想也知道向來晚起的小姐今兒個會這么早起,一定是去找凌少爺!

  說到凌家少爺和小姐的事跡,恐怕全北城的人沒人不曉得。

  話說小姐八歲那年竟在市集大喊說要娶一個小姑娘回家,附近的人全聽到了,而且一傳十、十傳百,沒一下子全北城的人都知道這件事了。

  當然,這件事也傳進嚴府,差點沒讓嚴老爺和夫人昏倒。女人娶女人,這成何體統呀!

  可后來才知道,小姐放話說要娶的小姑娘是男的,就是凌家的大少爺凌微風。

  說到凌家,在北城也是個有名的家族,自從二十年前帶著一大筆財富在北城落腳后,經營的生意舉凡酒樓、賭坊、布莊……什么都有,就連現在城里最有名的花坊──百花閣,也是凌家的。

  聽說凌家老爺之前是土匪,后來改邪歸正成了個生意人,雖然做的生意滿不正當的,可是造橋鋪路什么的都少不了他,倒也是北城人人尊敬的大善人。

  不過可能是之前壞事做太多了,唯一的兒子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差點活不過三歲。求神拜佛之后,凌家開始把兒子當女兒養,只要能撐到十五歲,那就一輩子平安順利了。

  也就是因為這樣,凌微風從小就穿女裝,這是北城的人都知道的,而且凌微風的長相簡直跟凌夫人一模一樣,是個美人胚子,他的女人裝扮可迷煞不少人,聽說還有不知情的公子們上門求親哩!

  沒想到,讓杜小月看上眼,放話說要娶回家的人就是凌微風;不過幸好是男的,這點可讓嚴家慶幸多了。

  不過,當杜小月知道凌微風是男的時,大家都以為她會放棄,畢竟她的喜好一向只在姑娘身上。

  沒想到杜小月反而追得更積極了,而且決定不娶人家過門,反而要嫁到凌家去,還在北城撂下話,說凌微風是她的人,要是哪個女人敢沾惹,就等于是跟她杜小月作對!

  這等惡霸行徑傳遍了整個北城,更讓嚴家老爺和夫人差點沒氣昏,丟臉得不敢出門。

  就這樣,杜小月整整追了凌微風十年,現年也十八歲,是個老姑娘了,卻還嫁不出去,而且根本沒人敢上門提親。

  這么離經叛道的姑娘,哪個人家敢娶進門?就算長得再美,這么惡霸的女人還是沒人敢要呀!

  「嗯!聽說他今天會去酒樓查帳,我要去堵人!」杜小月揚起嘴角,銅鏡里映出一張自信的清麗臉龐,狡黠的眼睛骨碌碌的,亮得像天上的星辰。

  哼!她已經好些天沒見到凌微風了,想也知道他在躲她!

  沒關系,躲嘛!盡量躲嘛!她又不是沒眼線,早在幾天前她就得到他今天要去酒樓的消息,關于今天的見面,她可是計畫了好久呢!

  玉兒幫小姐弄好頭發,走到衣柜前挑著衣服。「可是,小姐,凌少爺躲妳躲那么徹底,妳真的能堵到人嗎?」

  她相信小姐一到酒樓,里面的人一定會通報,搞不好凌少爺一得到消息就趕緊走人了呢!

  「當然能!」杜小月自信地哼了聲,「我連他什么時辰會到酒樓都知道了,包準他走不掉。」

  「哦!」玉兒明了地點點頭。「那小姐妳要穿哪一件?」

  知道小姐今天要見情人,她特地選了幾件衣服讓小姐挑。

  杜小月瞄了一眼,纖手一指。「紫色的好了。」穿什么不重要,憑她的姿色,再美的衣服也只是襯托罷了,重點是要追到人!

  一想到凌微風,杜小月立即揚起笑容。

  她好喜歡他呢!一開始確實是因為他長得美才追他,可他總不理她,視她于無物,這挑起她的好勝心,發誓一定要追到他不可。

  可時日久了,漸漸的,他在她心里的分量愈來愈重,她的眼里只看得到他,只要是他的一切她都喜歡,無可自拔地喜歡。

  可是呀,他卻一點也不懂她的心,巴不得離她遠遠的,彷佛她是豺狼虎豹似的,討厭死了!

  哼!一點也不懂女人心!不過沒關系,她跟他耗上了!

  揚起**,杜小月甜甜地笑了。

  對于凌微風,她勢在必得!

  *** ** *** ** *** ** ***

  風月樓是北城第一大酒樓,也是凌家的產業之一。

  杜小月穿著一襲淡紫色的云裳,發上的金步搖隨著腳步而微晃,一張清麗的芙顏漾著一抹甜甜笑容,慢慢踏上風月樓的臺階。

  酒樓里的小二一看到她,當場變了臉色,正要轉身通報時,身后卻傳來一道軟軟的嗓音。

  「小李子,你要上哪去?」

  小李子當場無聲**,可又不敢反抗,只得涎著笑臉轉身,討好地問著:「杜小姐,真是稀客呀!妳今兒個怎么會來?」邊問邊使眼色,要其他的小二趕緊上樓通報。

  「別使眼色,要上樓的人全給我站住,陳掌柜你也是!」杜小月輕輕一哼,聲音軟軟的,不輕也不重,可一聽到她的話,真的沒人敢動。

  「杜小姐妳……」陳掌柜苦著臉,不知該怎么辦。主子早下命令了,只要一看到杜小月就馬上通報,違者定罰,他可不想被罰呀!

  「我又沒欺負你,臉這么苦做啥?」杜小月沒好氣地睨他一眼,水靈般的眸子瞄向樓上。「你家主子在樓上對吧?」

  她揚著笑,明知故問。

  「我……這……」陳掌柜欲言又止,不敢說實話,可眼前這個杜小姐他也惹不起呀!

  北城里的人誰不知道,惹到杜小月絕不會死,可絕對會比死還不如,先不論她那狂妄膽大的性子和一身好武藝,單她背后的嚴家就沒人敢惹呀!

  「是不是呀?說話別吞吞吐吐的!」杜小月撇著嘴角,不耐煩了。

  「我……」陳掌柜哭喪著臉求饒。「杜小姐,我求求妳別為難我了。」

  主子前腳才進來,她后腳就追來,定是知道主子的行蹤!

  「呿!」杜小月輕啐一聲,被陳掌柜緊張的模樣逗笑了。「逗你玩的,這么緊張做啥?」

  陳掌柜還能怎么辦?也只能苦笑回應了。

  「好啦!不鬧你了!你家主子在哪一房?告訴我。」杜小月把玩著頭發,軟聲問著。

  「這……」他是知道,可他不敢說呀!他可沒忘記主子的命令。杜小月不耐煩地揚眸看向陳掌柜。「別一直這這這的,還不快說!」

  「可是主子已下令……」

  「一見到我就要通報,否則就有你們好看,是不?」不用聽,這些話杜小月早就倒背如流了。

  「是……」哈著腰,陳掌柜干笑著。

  「好吧!」杜小月也不勉強。「我自己上去找,這總行了吧?」

  反正樓上的雅房就那幾間,一間一間找,她就不信找不到!

  「杜小姐……」陳掌柜一驚,連忙要阻止,可他哪擋得住?杜小月身影一閃,迅速地走上樓。

  「杜小姐,我求求妳別為難我!」不行呀!要是讓主子見到杜家小姐,主子一定會罵他失責,到時恐怕他這位置就坐不住了!

  「吵死了!別擋路!」杜小月沒好氣地嚷嚷,引起了客人的注意,每個人都等著看好戲。

  「杜小姐呀……」陳掌柜想伸手抓住杜小月,可她快速地閃過,沒一會兒就來到第一間雅房。

  正要推開門,房門卻自行拉開,一名小廝恭敬地低下頭。「杜小姐。」

  「哇!這么快?第一間就找到啦?」一見到凌微風的貼身小廝,杜小月笑得更得意了,腳步一踏,自若地走進房里。

  「爺,我……」陳掌柜不知所措地站在門外。

  「沒關系,你們全退下去。」凌微風淡聲命令。

  「是。」聽到命令,酒樓老板拿著帳簿跟著小廝一同退出房外。

  沒一會兒,精致的雅房內就剩下杜小月和凌微風兩人了。

  *** ** *** ** *** ** ***

  杜小月抬眸望著眼前的男人,**仍然揚著笑意,帶著一絲得逞的狡黠。

  凌微風喝著上好的碧螺春,狹長的黑眸淡淡掃了杜小月一眼,俊美如儔的五官在一身白衣的襯托下更顯俊逸。

  「是巧巧泄漏了我的行蹤吧?」想也知道,會告知杜小月的,也只有自己的胞妹凌巧巧了。

  「嗯哼!」杜小月不承認也不否認,蓮步輕移,自然地坐到凌微風大腿上,小手環住他的頸子。

  「誰教你躲人家躲得這么兇,好些天沒見你了,人家想你嘛!」她嬌滴滴地噘起小嘴,軟軟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撒嬌意味。

  對于她的主動,凌微風連皺眉也懶了,卻還是忍不住說道:「妳一個姑娘家,就這么大剌剌地坐到男人腿上不好吧?」

  杜小月挑眉,呵呵笑了。「討厭!咱們都這么熟了,你害羞什么嘛!」說著,她不怕臊地快速親了他的嘴一下。

  哦耶!偷襲成功!他的唇好軟哦!呵呵……

  凌微風立即變了臉色,臉上的冷靜霎時有了裂痕。「杜小月,妳……」他瞪大眼,沒想到她會這么大膽。

  「怎么?喜歡嗎?我還可以再來一次哦!」杜小月說著,還真的要再親一次。

  凌微風趕緊閃過,將她抱起放到椅子上,然后離她遠遠的。

  「杜小月,妳就不能有個姑娘樣嗎?」凌微風揉著額角,他真的拿她沒轍了,所有的冷靜只要一面對她就會瓦解。

  她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冷言冷語和冷漠態度,總是笑呵呵的,一臉無所謂地纏在他身邊,不管他怎么躲、怎么閃都沒用。

  十年下來,他想不習慣也難,而對待別人的冷漠態度,只要一面對她,不用多時就會立即破裂。

  「有差嗎?反正咱們遲早要成親的。」杜小月拿起凌微風喝到一半的碧螺春,不在意地一口喝光,藉以掩飾心里的害臊。

  拜托!她大膽歸大膽,這可是第一次主動親人耶!人家她也是很羞的耶!

  誰教他總是那么被動,害她不得不主動!

  「妳……」凌微風無言地在心里嘆氣,每次都這樣,他這輩子所嘆的氣全都是因為她。

  「我說過了,我不會娶妳的!」不知說過幾次了,他再次重復這句話。

  杜小月無所謂地看著凌微風。「沒關系,你不娶我,我可以娶你,只要你不介意入贅,我也沒意見,就怕你爹娘會因為你入贅而氣死,這可不好吧?」

  青筋隱隱浮現,凌微風深吸口氣,冷冷說道:「我是不可能入贅的!」

  「你好龜毛哦!不入贅也不娶我,你到底想怎樣?你說呀!」杜小月很無奈地看著凌微風,他看她的眼神活似她在無理取鬧似的,這算什么嘛!

  凌微風不禁感到好氣又好笑,他不討厭杜小月,甚至可以說是喜歡她,她的聰明和自信,讓人很難不喜歡。

  「杜小月,我可能娶任何女人,就是不可能娶妳!」他看著她,斬釘截鐵地說著。

  「為什么?」見他一臉堅定,杜小月也跟著沉下臉,明亮的眼眸定定地看著他。

  因為她太難掌握了!

  她追了他十年,這十年的時間夠他了解她了,她的膽大妄為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的狡黠機智更讓她獨樹一格,特別引人注目。

  正因為這樣,對他來說,她并不適合成為一個妻子,他不認為有人綁得住她,他想要的是柔順乖巧的妻子,讓他不需投注太多的心力。

  可她不一樣,她太引人注目了,有時候就連他也無法移開視線,他不喜歡這樣。

  而且,他比誰都清楚,她之所以纏定他,是因為他有張太過漂亮的臉龐;如果哪天出現一名更俊美的男人,搞不好她就會轉移目標,并且遺忘他。

  他對她,并不是那么重要──想到這點,凌微風的心不由自主地掠過一抹刺痛,讓他微微皺眉。

  「沒有任何原因,只能說妳不是我理想中的妻子人選。」他堅定地說著,卻看到她眼里快速掠過一抹受傷,讓他一怔。

  可不一會兒,她的臉上又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讓他懷疑他剛才是不是看錯了?

  「很抱歉,凌微風,我說過了,我纏定你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是嫁定你了!」

  說完這句話,杜小月頭也不回地走出雅房。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離開他,凌微風微愣著,想到她那一閃而逝的受傷表情……

  是他看錯了嗎?

  唇上隱約殘留著屬于她的芳香,不禁讓他恍惚了。

  唉!對她,他到底該怎么辦才好呢?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