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

小說首頁分類書庫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總裁 >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輕點愛》在線閱讀 > 正文 第3章 手感真的很不錯呀

第3章 手感真的很不錯呀

醉君憐 2222字 2019-01-14

  半夜十二點,耀天酒店,總統套房內。

  “進去洗澡!”

  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沙發上的云淺淺抬起頭,望著走出來的人,一張臉紅的猶如辣椒一般!

  前方的人只在腰間裹了一條浴巾,頭發濕濕的,水珠滴落在古銅色的皮膚上滑動,一路經過那無人能夠抵抗的八塊腹肌,消失在了浴巾中,很不起眼的細節,但是云淺淺卻覺得異常的誘惑,心里燒的慌。

  站起來就直接一頭沖進了浴室,連抬頭都不敢!

  身材好有什么了不起呀,暴露狂,就在中午前,自己看到他還要喊舅舅呢,一點兒都沒有長輩的做派!

  可是那八塊腹肌真的好想摸摸呀,手感一定很好,再加上那張明顯禍國殃民的臉,不去娛樂圈真的可惜了!

  也許真的是酒精的作用,云淺淺這會兒的思想真的是放飛了不少,換平常,她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

  宮逸晨斂眉望著已經關上的門,眼底閃過了一絲笑意,他還沒來記得說浴巾只有一條,她就迫不及待的進去了?

  似乎,可能,大概,這對他比較好!

  洗了個熱水澡,云淺淺感覺自己舒服了不少,理智也回歸了幾分,想到自己居然在林安睿的舅舅面前說自己要玩男人,她就想直接在地上打個洞直接鉆進去!

  真的是太丟人了!

  對著鏡子拍了拍自己紅通通的臉頰,她還是出去趕緊謝謝宮逸晨,然后趕緊回去吧。

  只是在她準備穿衣服的時候,囧了!

  衣服呢,為毛里面連塊浴巾都沒有!

  這兒難道不是耀天酒店嗎,難道不是全康城最好的六星嗎,為什么連個浴巾都只有一個!

  宮逸晨的確是披著浴巾出去的,但是他怎么不告訴自己,里面沒有浴巾了,耀天的服務這么差,他這個做總裁的知道嗎?

  聽著浴室里的水聲消失,但是云淺淺久久都沒有出來,宮逸晨的眼底一片笑意,緩慢的動作帶著幾分優雅。

  伸手將高腳杯倒得滿滿的,嘴角的笑很邪氣,高大的身軀站了起來,走到浴室門口輕輕的敲了幾聲,磁性的聲音傳了進去:“剛才想提醒你的,這個房間是我的,所有的東西都只有一份!”

  所以,浴巾也只有一條!

  云淺淺想死的心都有了,現在怎么辦,她總不能就這樣出去吧。

  視線落在了地上的臟衣服上,捂住臉哀嚎了一聲,剛才完全沒注意,臟衣服全部都濕了,壓根沒辦法穿!

  怎么辦,怎么辦!

  “要不要我幫你拿條浴巾!”宮逸晨低沉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了進來。

  這會兒聽到這句話,真的是天籟之音。

  云淺淺赧然開口:“那……那麻煩你了!”一張臉羞的通紅,兩只手局促不安的擰在了一起。

  “把門打開!”

  “啊?”云淺淺懵逼。

  “門不開我怎么遞東西進去?”宮逸晨看著自己手中的酒杯,眼中氤氳著洶涌的欲望,臉上的笑容很是邪氣。

  到嘴的肉沒了?在他宮逸晨這里,是不可能的!

  “哦,哦!”云淺淺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宮逸晨說的是東西,而不是浴巾。

  小心翼翼的把門打開了一條縫,整個人都藏在了門后,只露出了一雙眼睛,還伸出去一條胳膊。

  宮逸晨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白嫩的手臂,深邃的眼神變得幽深,將自己手中的高腳杯塞進了云淺淺的手中,淺笑著開口:“拿好!”

  浴巾?絕對不可能,怎么感覺是個玻璃容器!

  云淺淺慢慢的收回了胳膊,看著足足有三百毫升的紅酒,傻眼了。

  “那個……你拿錯了!”她要的是浴巾,好嗎!

  “沒錯!”宮逸晨笑得邪惡,心里的算計里面的人壓根不知道。

  “你在酒吧那說的話,我還記著呢,先把酒喝了,空杯子給我,我在給你拿浴巾去!”

  她說什么了,她怎么不記得!

  云淺淺忽然有種不太妙的感覺,看著手上的一大杯紅酒,第一個出現的念頭就是倒掉。

  似乎是看到了云淺淺的動作,宮逸晨涼涼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喝完才有浴巾,倒掉的話,這可是我收藏的珍品,這一杯的價值大概是在二十八萬,等你還了我再給你拿浴巾!”

  二十八萬,云淺淺的嘴角抽了抽,他怎么不去搶!

  云淺淺很郁悶,撅著嘴詢問:“我不喝完就沒浴巾?”

  回應她的是宮逸晨漸漸走遠的腳步聲。

  MD!拼了,不就是一杯紅酒嗎,二十八萬呢,她這輩子還沒喝過這么貴的酒,值!

  直接捏著鼻子就仰頭灌了下去,換氣都沒有。

  坐在沙發上慵懶的人一臉的期待,酒后亂性,玩男人,還不知道誰玩誰呢!

  “我喝完了,浴巾拿來!”

  聽著浴室里人忽然變大的聲音,宮逸晨的眼神幽深了幾分,這是又斷片兒了?

  邁著那雙模特都為之嫉妒的大長腿,宮逸晨輕輕的摁下了鎖,嘴角的笑容很邪氣,直接一把扯下了腰間裹著的浴巾,伸手遞了進去!

  視線都變得模糊的人看到眼前出現的白色,動作很遲鈍的接了過來,圍在了身上,打開門,看著眼前的男人,瞳孔忽然放大。

  她看到了什么?

  一個裸男,還是一個看起來很帥氣的男人,只是她怎么有些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呢?

  搖了搖自己昏沉沉的頭,云淺淺徹底斷片的腦子壓根沒想起之前的事情,大著舌頭開口:“你……你誰,為……為什么不穿衣服!”身材好就可以炫耀嗎,不過手感真的很不錯呀。

  云淺淺的手已經伸了過去,在宮逸晨的胸口輕輕的撫摸著。

  宮逸晨眼底發紅,望著全然醉了的人,目光似乎能夠將人吞噬,低沉的聲音充滿了誘惑:“我的浴巾給你了,你不記得了?”

  一把抓住云淺淺還在移動的手,宮逸晨感覺自己全身都叫囂的厲害!

  云淺淺低下頭,望著自己身上的浴巾,然后抬起頭,兩只眼濕漉漉的,看著眼前有些模糊的臉:“那就還給你了!”

  宮逸晨松開了云淺淺的手腕,看著她伸手扯下了身上的浴巾,腦海中轟然爆炸,炸的他理智全無。

  將一臉無害,完全不知道什么情況的云淺淺抱到了床上,宮逸晨目光灼灼的看著身下的人,身體一沉就壓了上去……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書架

評論

上一章 | 章節 | 下一章

章節X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

福彩3d开机号历史记录